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总裁他病的不轻》在线阅读 > 正文 生老病死,人间疾苦

生老病死,人间疾苦

辞野归祯 2022-06-23
纪绍棠脸上闪现出出一种病态的潮红,她低着头,拣起撒落在地的衣物,一件件再次穿起,拘谨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她还没忘了自己的目的。贺颜深呼出来一口浊气,“还站着干什么?滚回去,昨天的事你说回去一个字,我给你很好看。”纪绍棠吓得一浑身哆嗦,想走却一拖再拖迈不她还没忘记自己的目的。。...

纪绍棠脸上浮现出一种病态的潮红,她低着头,捡起散落在地的衣物,一件件重新穿上,拘束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她还没忘记自己的目的。

贺颜深呼出一口浊气,“还站着干什么?滚出去,昨晚的事你说出去一个字,我给你好看。”

纪绍棠吓得一哆嗦,想走却迟迟迈不开脚,她还有事没办成呢。她捏着手指,强作镇定:“贺先生,你不想让我说出去,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贺颜深猛地将一个枕头摔出去,砸在了纪绍棠的脑袋上,“你还敢跟我谈条件?你怎么敢威胁我?谁给你的胆子?”

一连三个问句,纪绍棠没法答,她只能尽力掩饰自己的脆弱,说:“贺先生我没有很过分的要求,我只是希望您高抬贵手,不要再对我们这些底层的小啰啰下手,毕竟这也会脏了您的手不是?”

贺颜深冷笑一声:“对你下手?我犯不着,看着都恶心。”不知道是谁昨晚热情似火。

纪绍棠深吸一口气:“贺先生,请您不要再在监狱里特别照顾我的母亲了,你要出气尽管找我就行,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贺颜深看着纪绍棠,没反驳也没有同意,只是说:“滚出去。”

纪绍棠知道自己再坚持一定会惹怒贺颜深,那遭殃的就不是妈妈一个人了,她忙转身,出了卧室。

纪绍棠走后,贺颜深下了床,去浴室洗了个澡。

贺颜深从来没有酒后乱性过,即便再醉,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什么。

认错人这种地低级的错误,贺颜深从来不会犯。

而至于什么更深的原因,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从公寓出来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了,纪绍棠忍着疼一步一步走着,掏出手机看了眼,主任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她。她忙回拨了过去,安静地听着对方不满的指责。

昨夜折腾了一夜,待睡着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

“小纪,年轻人应该谦卑,低调。我们这碗饭吃的的就是资历和技术。你还年轻,资历不够,虽然技术还行,但是你看同你差不多时期进医院的几个现在都已经和你不在一个水平线了,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吗?”主任的话隔着听筒传来,有些失真,却如此的现实。

纪绍棠没接话,经验告诉她,这会儿多说多错,不如沉默。

主任又说:“现在已经不像以前了,你懂我的意思吧。行了,快来上班吧,十点半有个手术,你给我做助手。”

纪绍棠“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人打了她一巴掌又给了一颗糖,谁知道他什么意思呢。

贺颜深刚给手机开了机,纪绍柳的电话就迫不及待的打了过来,他沉默了两秒,滑了接听。

“颜深,对不起啊,昨晚我是真的有事儿才不能去接你。我早上给你熬了粥,现在送过来好不好?”纪绍柳声音娇娇软软,很容易勾起人的保护心思。

贺颜深莫名松了一口气。这种感觉更给了他一种在和纪绍棠偷情的感觉,更让他不爽。

贺颜深开口,声音冷冷淡淡,听不出情绪:“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纪绍柳:“颜深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我是真的有事,下次我一定来接你好不好。对了,我昨天听小白说你昨儿叫我媳妇儿了,我好开心啊颜深。”说到这里,女人的声音染上欢快的气氛,很容易感染人。

贺颜深皱眉:“没有。”他叫的不是她。

纪绍柳一愣,她聪明的选择不再提这件事,换了个话题:“颜深,我粥已经熬好了,你就让我给你带过来吧,我熬了三个小时呢,六点多就开始了,你多少喝一口,不然人家不甘心嘛。”

贺颜深揉着眉头,他清楚的记得六点多的时候他才睡下,趿着拖鞋出了房间,匆匆扫了一眼,说:“我准备去公司了,你熬的粥放保温壶里吧,我中午可以吃一点。”

纪绍柳:“那好吧,那我中午去公司找你。”

挂了电话,贺颜深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门,随便拿了个面包出来咬了一口,又皱着眉放了进去。

冰箱里的东西已经放了两天,早就不新鲜了。

他换了鞋,拿了车钥匙出门。

所有人都在按部就班,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日复一日的体制下,有些人已经活成了机器,有些人成了体制人,而有些人想要打破牢笼却总在原地踏步。公司里,员工们整整齐齐的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忙碌,昨天同时间他们也这样。

贺颜深进了办公室,秘书报了文件夹进来,一项一项给他念他的今日行程。

突然,贺颜深抬手打断了她朗诵般的宣读:“下午的会议都推掉,晚上约一下欧尚的赵总,地址你看着定,要一个包厢就行。”

秘书拿笔在下午的行程那里画了叉,抬头:“好的贺总。”

贺颜深:“嗯,通知一下项目部的人,十分钟后把中山苑的项目策划发给我一下。销售部这个月的业绩表出来了吗?”

小秘书慌慌张张的在便利贴上写关键字,闻言抬头:“贺总,王总监今天请假了,销售部的业绩表他没有发过来。”

“行,先出去吧,我待会儿再叫你。”

“好的贺总。”

秘书出去后,贺颜深打开电脑,看了眼华熙的股票图又退了出去,打开页面上的一个word加密文档,在上面输入了什么。

项目部的人进来的时候,贺颜深刚编辑完文档。

“贺总。”

贺颜深抬抬手,示意对方坐下。他打开刚才项目部发过来的文档,一目十行的看完,说:“方案还行。中山苑是高档别墅区,除了基础配套设施之外还需要适合居住人群的一些娱乐场所。方案上面还缺些什么你应该明白了吧。”

沈总监点头:“我知道了贺总,我们整个部门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纪绍棠一进医院就去挂号处的大厅里拿了盒避孕药,抠了一颗和着矿泉水吞了下去才去了外科部。

主任正在看一张CT图,余光看到她进来,并没有说话。

部门里几个主治医师都在,有的埋头写着什么,有的在看病历,有的闲坐着,看来今天外科并不忙。往常周一的时候,他们总是忙的团团转,今儿却都闲在这儿,颇有些奇怪。

大概是看出纪绍棠在想什么,主任将手里的CT放下,说:“今天外科没有新来的病人。”

纪绍棠点了点头,脱了外套,找到自己的白大褂穿上,将散落的头发囫囵拉到一块儿,找了很皮绳儿扎起来。她找主任要了等着做手术的人的病历,又去病房做了个常规检查,然后坐在手术准备室等待手术。

十分钟后,主任换好了手术服,在她之前进了手术室。

一个简单的囊肿切除手术,但是因为囊肿位置靠近右肾,很难把握下刀位置,主任才决定亲自操刀。

手术刀割开肌肉组织后,患者的肾暴露在眼前,两颗完整无损的健康肾。主任小心的避开肾去切割囊肿。

三个小时过得不快不慢,待主任将囊肿取后,纪绍棠握着缝合针将患者的刀口缝了起来,手术宣告结束,并且很成功。

医生护士们鱼贯而出,在准备室脱防护服,摘手套,消毒。

“纪医生,你今天是不是不太舒服啊。我刚才看你缝针的时候,手好像有一点点抖。”一个小护士边收拾手术器具边说。

他们做医生的,最忌讳的就是手抖了,手稳是医生的基本。小护士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纪绍棠缝针的时候手抖了。

她回过头,轻轻的笑了笑:“对,昨天失眠了。抱歉,主任,是我的问题。”

主任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小护士说:“这事儿下不为例。好在今天没造成什么难以挽回的后果,不然医闹起来可有你受的。远期防范才是最好的防范,你明白吗?下次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纪绍棠是主任亲自带过的实习生,后来毕业之后又来了医院,主任对她也算好,并没有当面让她下不来台来,只叮嘱了几句。

纪绍棠感激地看着主任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小护士也被年长一些的护士拉走了,这场闹剧就此落下帷幕。

手术结束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一行人去食堂吃了些残羹剩饭又投入忙碌的工作中。

纪绍棠带着几个实习生查房,到一个小孩的病房。

小朋友穿着医院里的病服,原本浓密的黑发掉光了,圆溜溜的脑袋,苍白的脸,五官很可爱。她们进去的时候,她正坐在病房的桌前画画。在画什么她们没看出来,总之很抽象。蓝色绿色,绿色上又有几团白色的东西,轮廓不太明显。

小朋友很乖,静静地坐在那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纪绍棠走过去蹲下来和她平视,问她:“你今天怎么样啊,有没有不舒服?”

小朋友停下画笔,冲她摇了摇头。

纪绍棠点点头,又问:“那你在画什么?”

小朋友指着画,说:“我的家乡。小纪阿姨,你看,这是蓝天,这是白云,还有大片大片绿油油的草地,草地上有好多好多绵阳,白色的,很软,也很可爱。”小姑娘来自内蒙古,家里放牧为生。得病之后来B市求医已经有三个月了。

纪绍棠看着她的画,不知道说什么。

她很清楚,这个小姑娘凶多吉少。小姑娘得了白血病,骨髓穿刺化疗都做了,原本一头有些卷曲的头发也都因为治病掉光了。她干净澄澈的眼睛也在病痛的折磨下显得不再憔悴。家里有四个姊妹,陪她就医的就母亲一人,父亲在日复一日的希望被磨灭之后,放弃了小姑娘会康复的念头,回家乡去照顾在家里的几个孩子。

纪绍棠张了张嘴,最后也只说了一声:“会回去的。”

小姑娘苍白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希望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全员恶人 生老病死,人间疾苦 吵架 点到为止 温情 学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