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总裁他病的不轻》在线阅读 > 正文 吵架

吵架

辞野归祯 2022-06-23 19:07:18
“小纪阿姨,的话我死了,你能不能够帮我说妈妈,让她切记难过,我会很乖的。妈妈肯定要把我的骨灰带去家乡,我尤其不喜欢旗里的一片湖,我希望能妈妈把我的骨灰洒在湖里,我要像鱼儿一样自由的的在水里游。”小姑娘好像了不在意自己会会死了,她扭着头认真地地看妈妈一定要把我的骨灰带去家乡,我特别喜欢旗里的一片湖,我希望妈妈把我的骨灰洒在湖里,我要像鱼儿一样自由的在水里游。”。...

“小纪阿姨,如果我死了,你能不能帮我告诉妈妈,让她不要伤心,我会很乖的。

妈妈一定要把我的骨灰带去家乡,我特别喜欢旗里的一片湖,我希望妈妈把我的骨灰洒在湖里,我要像鱼儿一样自由的在水里游。”

小姑娘似乎已经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死了,她扭着头认真地看着纪绍棠,把遗愿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说了出来。

半个月前,纪绍棠来查房的时候,小朋友还悄悄告诉她,不想死,想永远奔跑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看蓝天白云。

小姑娘又开口了,脆生生的声音,“小纪阿姨,如果我能活着回到家乡,我一定会送你一只小羊羔。

你知道吗,刚生下来的小羊羔特别可爱,软软的,小小的。

正好现在是羊羔出生的季节,每年这个时候,草原上会降临一堆这种小天使,我真的特别喜欢。

我多么希望爸爸能让我抱着它们睡觉啊,可是他从来不允许。”

纪绍棠看着小姑娘眼睛里多出来的一点神采,没什么反应。

她天生就木纳,对于情绪的感应也不是很敏感。她能感受到对方的悲喜,却只有那么一点点。

或许小羊羔是小姑娘的光,但是这并不是她喜欢的物种。

病房里多情的实习生已经在抽鼻子了,纪绍棠看着才八岁的小女孩,只叹了口气。

手里的病历越捏越紧,纪绍棠站起身,转身离开病房。

生老病死,本来就是人间常态。“死”在一个才八岁的孩子身上尚且还远,但是生病的小姑娘却已经思考了这个问题。

急性白血病,一个要人命的病。

一个实习生看不下去,走上前摸了摸小姑娘圆溜溜的脑袋,说:“小古力,你一定会好的。你会在草原上自由的奔跑,你也能有一只能抱着睡觉的小羊羔。”

古丽巴哈尔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但愿吧。

人至耄耋,尚且想着再贪念这人间的光阴,偷得余生。没有人真的觉得活着不好,只是有些人不得不死。尚且一个八岁的孩子,又怎么会不贪恋生呢?

一轮查房结束,除了古丽巴哈尔,再没有让人难受的事。

纪绍棠回到办公室,主任都已经下班了。办公室里就剩下一个和纪绍棠年纪差不多大的年轻男医生。

看到纪绍棠进来,对方收了自己手里的工作,走过来递给纪绍棠一块巧克力,说:“我看你今天状态一直有些不对,昨天又失眠了吗?”

纪绍棠没有接巧克力,只摆了摆手,“我不太喜欢吃。”对方只能尴尬的收回手。

纪绍棠将病历整理好,“昨晚没有失眠。”

年轻医生叫徐天,28岁。因为年轻又帅气,在一众医生护士里面颇受欢迎,患者也喜欢他。

徐天:“那就行。非必要时刻还是不要吃安眠药助眠,对身体不好。”

纪绍棠:“我知道了,谢谢你徐医生。”

礼貌又疏离的对话,徐天没在上赶着和她搭腔,一边脱了白大褂一边朝门口走去,大概是准备回去了。

傍晚。

贺颜深驾车到了秘书定的餐厅,坐在包厢里百无聊赖的玩手机。

游戏进行了一半,赵明诚才姗姗来迟。

后者带着一身的社会气息,一屁股坐在贺颜深对面的座椅上,“小贺总终于肯赏脸吃个饭了?”

贺颜深挑眉,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抿了一口,“这话应该我说才对。”顿了顿,他又说:“赵总,你来迟了。”

赵明诚根本不把他一个黄毛小子看在眼里,几句客套话说完就端起了架子,“公司里有事,我也走不开。小贺总今日请吃饭,怕不是单纯的吃饭吧。”

贺颜深一笑:“当然。”

赵明诚翘起二郎腿,“不知道小贺总找我有什么事?”

贺颜深又呷了口水,“赵总,不如你先吃点东西,我们慢慢聊。”

赵明诚摆摆手,“行,正好我也没吃晚餐。”

贺颜深看着对方大鱼大肉往嘴里塞,只坐在一边默默喝着白开水。

估摸着赵明诚喝的差不多了,贺颜深一杯水也喝完了。

他摁亮手机看了眼,八点四十五分,赵明诚吃了半个小时。

“小贺总,行了,有什么事说吧。”他自信的认为,贺颜深一定是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求他。

贺颜深放下杯子,随意坐着,说:“赵总,听说你有个妹妹,叫赵兰?”

此言一出,赵明诚完全僵住了。

赵兰入狱之后,他们家已经和她断绝联系,和纪绍棠姐妹俩也不再往来。

十年过去了,几乎已经没人记得赵兰是他们赵家的千金了。

这个时候,贺颜深突然就提起这件事,赵明诚多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职场上混久了的老狐狸很快就反应过来,“对,但是家妹不在B市已经很多年了。”

贺颜深坐起来了一点,道:“纪国航曾经是你妹夫吧。”

贺颜深和纪绍柳的事赵明诚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的。B市商界公认的金童玉女并不只是传言。纪绍柳又是自己妹夫出轨的小三的孩子,不过一个小三上位的人的女儿,开始会有人看不起。

但是十年后,赵家和纪家那些破烂事早就埋在时间的尘埃里了。现在提起纪家,人们只知道他们有个叫纪绍柳的女儿,却不会记得纪绍棠和纪希白也是纪国航的孩子。

人就是这样,现实也是这样。当你风光无限的时候,很多人都上赶着做舔狗。

同样的,跌落尘埃时,愿意再捧着你的又有几个人?

想当初,赵兰是何等风光的嫁给纪国航,就是何等卑微的进了监狱。

赵明诚腆着肚子:“不是,他们已经离婚了,算不上我妹夫。”

贺颜深当然知道这些,他这几个问题不过是多此一举。

然而他还是要问,他说:“赵总也不用瞒着我,据我所知,令妹明年就会出狱。

赵总,我们都是生意人,利益最大,你说是吧?”

赵明诚连连点头,如果刚来的时候他不把贺家这小子放在眼里,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贺颜深又笑了笑,“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既然这样,我直说了,赵总,我希望明年赵兰出狱的时候,你能把她接回家,并且要给她接风洗尘,让B市的人都知道。”

赵明诚傻了:“这……”

贺颜深:“一切费用我出,但是要以赵家的名义。”

赵明诚:“小贺总为什么要这样做?”

贺颜深:“这你就不用问了。赵总不做赔本的买卖,你做好这件事后,我可以在某个项目上对欧尚有特别优惠。赵总,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吧。”

这很令人费解。贺颜深是纪绍柳的男朋友,而纪绍柳是纪国航小三的女人,但是贺颜深希望赵家把原配风风光光的接回家?

这简直就像一场家庭伦理剧,任谁都不会觉得贺颜深是站在赵兰这边的,只会觉得贺颜深又要做什么。

贺颜深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想做什么从来不跟别人解释。话说到之后,贺颜深站起身,“赵总,想好就给我打电话。”

直到贺颜深走后,赵明诚还是一副恍恍惚惚的状态。

接回来,他妻子肯定不同意,他们都已经断绝关系了,那可是上过报纸网络的,接回来不是公然打他们赵家的脸吗?

可是不接回来,贺颜深给的那些利润他可是一分都拿不到。

赵明诚陷入两难境界,天平却在倒向贺颜深。

纪希白打架抽烟喝酒泡吧蹦迪打扑克样样都占,唯独学习倒数,天资愚笨。

纪绍棠时常对他觉得力不存心,不想管又不得不管。

如今已经是高三下学期,纪希白还玩的这么疯,若不是纪绍棠逼着他去上学,恐怕人家连学校都不会再去。

贺颜深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很支持纪希白各种恶习,还是不是拿钱资助纪希白鬼混。

但是再多想一下,纪绍棠就明白了,他们没有一个人希望她和纪希白好,所以想尽办法要毁了他们。

纪绍棠看着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纪希白,内心已经没有任何希冀了。她到厨房给自己煮了点面条,坐在餐桌前吃完。

纪希白大概也是饿了,走了进来,问她:“我的呢?”

纪绍棠摇头:“我以为你吃了,只给我下了一碗。”

纪希白摔凳子不干了:“纪绍棠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自以为是,你就不会问问我吗?

做你弟弟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如果不是你非要从爸那儿把我带出来,我会像现在这样连吃都吃不饱吗?”

纪绍棠放下筷子,“随你怎么想。”她已经不再试图去告诉弟弟,他们的爸爸是怎样一个禽兽了。只有她知道也没关系。

纪希白:“你给我去下面条!”

纪绍棠:“冰箱里有面,你自己爱吃不吃。我没有义务为你做什么。”

纪希白:“你!”

纪绍棠冷哼一声:“半个月后你就十八岁了吧,既然觉得跟着我这么倒霉,这么憋屈,半个月后就搬出去吧,我不会再给你生活费,也不会再照顾你。”

“好啊你,你就等着这一天呢是吧。纪绍棠,你太让人恶心了!”

“恶心?纪希白,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除了妈给你那一张脸你还有哪点能让别人看上,能让纪家看上?

你以为纪国航真是你爹,宋瑶真是你妈,纪绍柳真是你姐呢?

你以为贺颜深给你钱就是对你好?

你知不知道他们不过是换了一种方法让你过的就像阴沟里的蛆虫!

纪希白,你长成这个样子,我有错,你就没错吗?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宋瑶是害妈妈坐牢的凶手,纪国航和妈妈结婚没多久就找了小三,你不听我有什么办法?啊?我能怎么办?

你已经忘记妈妈是如何爱你的了吗?”情绪像打开闸门泄洪一样喷涌而出,然而纪绍棠微弱的控诉纪希白一句都没听进去。

纪希白:“你别拿妈妈说事。既然你这么想,行,纪绍棠,我们断绝关系,我从今天我就搬出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全员恶人 生老病死,人间疾苦 吵架 点到为止 温情 学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