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总裁他病的不轻》在线阅读 > 正文 学习

学习

辞野归祯 2022-06-23
那后的周二,古丽巴哈尔没能在主任亲手亲自操刀的手术中挺下去,于5月21日上午两点五十分三十秒离开了了这个让她又痛又爱的世界。她走在一个饱含爱的时间里,她留下的的花话也饱含了爱。她走前的最后一句话是:“的话我的眼角膜没用,就把它捐助了,的话我的其他她走在一个充满爱的时间里,她留下的花话也充满了爱。。...

那之后的周一,古丽巴哈尔没能在主任亲自操刀的手术中挺下来,于5月20日下午两点五十分二十秒离开了这个让她又痛又爱的世界。

她走在一个充满爱的时间里,她留下的花话也充满了爱。

她走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我的眼角膜有用,就把它捐赠了,如果我的其他器官有用,也请帮我捐赠出去,我死了,也活着。”

一个八岁的小姑娘是如何说出这些话的,他们不清楚。手术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因为她的遗言而痛苦流泪。

最终,阿布都拉女士尊重女儿的遗愿,把她的眼角膜和肺捐赠了出去,给了别人光明和呼吸。

阿布都拉女士带着女儿的骨灰盒,一双哭的红肿的眼睛看着女儿的照片,几度昏厥。

她离开的时候,拿着医院里报完医疗费剩下的预存金额和一个层层包裹的罐子以及古丽巴哈尔用过的一些东西。

得了古丽巴哈尔眼角膜的人想给阿布都拉一笔钱,她没要。她说:“孩子捐献眼角膜不是为了钱,我又为什么让她蒙上这个冤屈。”

那人刚做过手术的眼睛控制不住的流下眼泪。

在医院工作,死亡通知书下过也不是一两次,很多医生还是难以淡然面对死亡。大概这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吧。

纪绍棠又回到了忙碌的工作中,这期间,纪希白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这次出奇的不是向她要钱,而是问她有没有认识的老师,想补习一下其他科目。

纪绍棠对此持怀疑态度。距离高考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天,纪希白顿悟了?临阵磨刀想做些什么吗?

她不相信纪希白是真的明白了什么,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她十年了都没成功的事情,怎么可能一次就成功了?她可没忘记自己曾经费尽口舌让纪希白懂事的努力啊。

最后纪绍棠还是联系了一个大学认识的学习英语专业的同学,把纪希白介绍了过去。这是她大学认识不多的几个人中的一个,虽然并没有交情多好,但是把纪希白介绍过去,对方也是会真心实意带几天的。那同学又给纪希白介绍了几个学校里的其他科目的老师,这事总算告一段落了。

纪绍棠坐上了去H省的飞机,仍然觉得很神奇。

周五那天,主任临时宣布院里有几个外出交流学习的名额,外科部采取自愿报名。纪绍棠自愿请缨,回家匆忙收拾了几件衣服,把小哈托朋友扔到马场后,她带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离开了B市,跟谁都没说这事儿。

起初,在H市的交流学习是很顺利的。来自其他地区的很多医生都带来了自己的经验和才识,纪绍棠学到了很多东西。

带过来的两个空的病历本都被填满了之后,她觉得心满意足。

十二月初的时候,走向就有些不太对劲。

十二月八号那天,医院里来了个肺炎患者,感冒咳嗽,高烧不退。他们像处理普通的肺炎患者那样对他进行了初步诊断,打了退烧针还挂了点滴,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院长亲自来给他确诊,他们才确定出患者得的并不是普通肺炎。

当天下午,经手过肺炎患者的医生护士有三分之二开始发烧。纪绍棠因为并没有直接接触过患者,才幸免于此。

于此,整个医院拉响警报。

没有感染病毒的医生护士开始不休不眠的工作。所有人都投入了最大的努力,奔波在新型肺炎之中。

这场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从W市扩散到全国。

纪绍棠终于剪掉了自己的一头长发,枯黄的头发从剪刀下掉下去,她没有丝毫的不舍,甚至觉得这是一种解脱。也许她在和过去的自己告别,也许她在和过去的人生告别。

次年二月的时候,最初一波患了肺炎的人被治愈了,感染了的几个医生和护士也都得到了有效的治疗。肺炎被控制在了一个可控范围内,所有人都喜极而泣。但是遗憾的是,没有找到根治它的办法。

纪绍棠请缨留在W市,跟随疾控中心的陈老研究根治方法,却因为专业不对口,她时常觉得力不从心。

二月十六号的这天,她收到了一个包裹,一个很长的盒子,盒子上贴了一条便利贴:送给我最爱的纪绍棠纪医生。

纪绍棠莫名其妙的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束花,香槟玫瑰,芬芳扑鼻。看着这束玫瑰,不太清楚是谁送的,也没动,随手搁在研究室的桌上。

一个医生拿了标本推门进来,将标本放在培养皿里,扭头看着那盒子,走过来,说:“好久没看到花这种浪漫的东西了。”

纪绍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不知道谁送的,没写寄件人的名字。”

医生叫裴允礼,他随手捏起一直玫瑰,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说:“谁送的不重要,可能是你治愈过的那些病人吧。小纪你是从哪儿过来学习的?”

裴允礼问题跳的极快,纪绍棠回答:“B市的人民医院。”

裴允礼了然,将玫瑰放回去想盖上盖子,偶然看到层层铺叠的玫瑰枝干底下有什么东西。他随手拨过枝干,发现这盒子下面还放了几本书,看样子都是些跟病毒有关的化学书。

纪绍棠惊讶的拿起书,翻来,第一页的扉页上用钢笔正正经经写了一个名字:栾泽成。

纪绍棠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印象。刚开始学习的那段时间,她没试图去记谁的名字,后来肺炎的时候,大家都穿着防护服层层包裹的时候,脸都看不清楚,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谁,但是彼此却又像很熟悉的伙伴一样合作的很默契。她想,或许这也是一个和她合作过的医生吧。

她翻开书,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笔记,很多重点都标记了出来,看起来很容易懂又不会落下重点。这几本书简直像神来之笔,她专业不对口的劣势也被它弥补了。

当晚回了宿舍,她就翻书,知道两点多才睡着。

有了书的助攻,陈老再研究,纪绍棠就能帮得上忙了,不会像以前那样有些难懂。

肺炎的研究有了很大的进展,后面的更深层次的东西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五月份的时候终于登上了从W市飞往B市的飞机。

飞机落地的时候是傍晚,纪绍棠拉着行李从路边拦了辆车,直奔公寓。

公寓和她走的时候不一样,又好像一样。灰尘积了些,但是不怎么多。她一个个的把防尘罩扯了下来,囫囵团成一团塞进卫生间的脏衣篓里。

她打开水龙头,果然,停水了。

纪绍棠叹了口气,回到卧室收拾了一下很久没睡过的床,和衣而卧。

第二天,她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纪绍棠摸索手机看了眼,划了接听。

纪希白的声音从听筒传过来,听起来没有粗噶,竟有点好听,他说:“我听说你开会了?纪绍棠,你可真有能耐,一消失就是一年。”

纪绍棠算了算时间,竟发现自己一走当真有一年这么长。她坐起来,把凌乱的中长发拉起来别到而后,说:“有些事情。你高考怎么样,现在在做什么?”仔细算算,她竟然有一年的时间每和他联系了。这一年里,她接过几个主任的电话,其他时候都是关机状态,打开了也不会回播。

纪希白冷哼一声:“你是风光了,从W市回来就被新闻播报,现在大概全B市的人都知道你纪绍棠了。我高考都过去了大半年了,你问我高考怎么样,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

“嗯。”纪绍棠敷衍的回了一句。

纪希白:“……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我高考刚过二本线一点,现在在补习。”

纪绍棠:“谁给你的学费和书本费?”

纪希白:“当然是颜深哥了。我跟他说你走了不管我了,他什么话都没有就给我打了钱。”

纪绍棠:“这些钱你自己还给人家。”

纪希白:“用你说?”

“行,我不说了,我还忙,挂了。”纪绍棠不管纪希白再说什么直接摁了挂断,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才六点二十。她躺下,又睡了个回笼觉。

离开了一年时间,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处理。交了水电费,给家里做了个大扫除,家具都擦的一尘不染。

等小事一桩桩做好后,就剩最后一件大事了。

纪绍棠坐在监狱的铁栅栏后面,看着玻璃那边的赵兰,轻轻舒了口气,还好,她看起来精神不错。

“你……一年多没来了。”赵兰沉默了很久才开口。

纪绍棠想,她在B市的时候,贺颜深不让她来,她离开B市,就没机会再来了。“我去外面出差了,前天刚回来。”

赵兰看着她,眼里有些泪花:“棠棠,妈妈对不起你。”

纪绍棠摇了摇头,“没什么对不起的。”

赵兰跟着她摇了摇头,“看你好我就放心了。小白……小白他怎么样?”坐牢十一年,纪希白从十二岁之后再没来看过他。

纪绍棠笑了笑:“他去补习了,大概醒悟了,在好好学习吧。”

赵兰还有十天就能出狱了。

她有些局促地搂着手心:“他会不会不想见我?”

纪绍棠:“不知道,大概吧,也许会见呢。”

“棠棠,我……”

“十天后我回来接您的。家里我已经收拾好了,您不用担心。”说完,纪绍棠站起来,没再看赵兰,从探监室里走了出去。

外面仍旧阳光明媚,风景正好。

纪绍棠沐浴在阳光下,感受着微风吹过。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全员恶人 生老病死,人间疾苦 吵架 点到为止 温情 学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