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卿本贤妻》在线阅读 > 正文 001 三姑奶奶是个穿

001 三姑奶奶是个穿

谢其零 2022-07-24 10:39:49
秋风吹打落叶,走廊外的丫鬟一个扫堆积成山,一个用粗布袋蹲在那用手捡起。三太太苏氏走到窗边,听着这嚓嚓的声音,不由得的忆起小时,金色的落叶厚厚的一层。脚蹬一直这样,咯吱咯吱的脆声,捡片比较完整的很好看的树叶夹在书里,不久碎成渣,弄的满书都是,讨来一顿训。可下三太太苏氏走到窗边,听着这嚓嚓的声音,不由的想起小时,金色的落叶厚厚的一层。脚踩下去,咯吱咯吱的脆声,捡片完整的好看的树叶夹在书里,不久碎成渣,弄的满书都是,讨来一顿训。可下一年依旧如此,或许只有那个年纪才会一丁点快乐都乐不此疲。。...

卿本贤妻

推荐指数:10分

《卿本贤妻》在线阅读

秋风吹打落叶,走廊外的丫鬟一个扫成堆,一个用粗布袋蹲在那用手捡起。

三太太苏氏走到窗边,听着这嚓嚓的声音,不由的想起小时,金色的落叶厚厚的一层。脚踩下去,咯吱咯吱的脆声,捡片完整的好看的树叶夹在书里,不久碎成渣,弄的满书都是,讨来一顿训。可下一年依旧如此,或许只有那个年纪才会一丁点快乐都乐不此疲。

春草掀帘进屋,道:“太太,关了窗吧,这会风又起了。”

苏氏回身坐下,“你不是不知我顶不爱屋里关窗,一点不透气,整个人都闷的慌。”

她随手拿过之前没绣完的图,“这不开窗呀觉得闷,开了窗手伸出又冰凉,绣花针都拿不住了.”

春草笑着说:“那也不好对着窗子站着,进了冷风,着了凉,到时受罪的还不是太太。”

“你这话从跟着我就叨叨,叨叨到我抱孙子。”

春草抿嘴一乐:“奴婢年年说太太可是年年都不听的,幸好太太身子底子好,太太听奴婢一句,前儿个才说胳膊疼,可不就是吹了风。”

前儿个,前儿是气急使劲向三老爷甩胳膊,那才胳膊疼,没甩着老爷,却把自己胳膊甩的疼。

春草接着道:“这几天秋藤家去了,不然让她好好给太太揉揉,再用上三姑奶奶上回拿来的活血化瘀的药油,揉两天就好。”

三姑奶奶的婆家是武将之家,有特制的断骨损伤活血化瘀的药油,她时不时给娘家拿回来一些。

这时,远处咚咚的几个人脚步声急匆匆的,院子里丫鬟声:“三姑奶奶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就见帘子猛的掀开,一个浓眉大眼却一脸冰霜的妇人进来,她坐下对着春草说:“给我倒杯水。”

三姑奶奶如果除开一脸寒气,也是个貌美妇人,可惜因为守寡只能一身素色,头盘高髻也只一个墨玉发簪。

春草应了声下去。

“三嫂,我家死老太婆又出幺蛾子。”三姑奶奶黑着脸道

苏氏心里想,你说她死老太婆幺蛾子,她没准说你败家媳妇搅家精,你个现代穿的横冲直撞二三十年,不是有个好娘家,早不知在哪死翘翘。

苏氏把绣花绷子递给端了茶进屋的春草,使个眼色,知意她带人离远点。

“又闹什么了?”苏氏见怪不怪的问道。

三姑奶奶气的一拍桌子,“她要将我的双儿许配给她那打秋风的外甥孙。”

三姑奶奶丈夫早死,留下两个女儿,大的叫蓉儿,小的叫双儿,苏氏吐槽,如果有的生老三是否叫龙儿?她有多稀罕金老哪。

“哪个?”苏氏还没听明白是哪个。

“就是我婆婆妹妹的外孙,前几年娘儿俩来投奔侯府,穷的叮当响,两手空空上门来,我婆婆瞎好心留在府里,给了个偏院让他们住下,还供着哥儿去书院读书。”

“哦,那个才考上秀才的那个?”苏氏知道了是哪个,也见过一面,挺清朗俊秀的一个儿郎,谈吐不俗。不看家世,三姑奶奶的小女还配不上人家哪。

“秀才顶个鬼用,难道让我双儿带着嫁妆去倒贴?还要伺候他那寡妇娘?”三姑太太恨恨的磨牙。

苏氏无语,当年你一门心思要嫁的,闹个天翻地覆嫁的人不也是个秀才?再说人家住府里几年能不知你家女是如何?指不定别人还看不上你家的哪,你在别人眼里不也是个寡妇娘?

“那家人口简单,双儿性子乖顺,陪嫁也不少,嫁过去也好过日子。”

“三嫂,你不知寡妇带大的儿子不能嫁?我心疼娇养大的女儿,不是嫁过去受罪的。”三姑奶奶扭过身大口大口的喝茶,掩盖她眼中溢出的泪水。

苏氏腹诽,我知,你也想到自己是个寡妇,别人是个寡妇还有个儿,你没儿子还硬着头不过继,到头来在婆家无处不受气,婆家早就发话,公中除了贴补孙女的陪嫁,三姑奶奶所属的四房一分家产没有。

苏氏每次之前听到三姑奶奶抱怨男女要平等,为何孙女就没继承权时,就嗤之以鼻。

在哪个庙里念哪个经,二十世纪一般还房产留给儿子哪,别说这父权社会了,你要不是侯府里出去的姑奶奶,有几个兄弟撑腰,不然在婆家你早就家庙里念经去了。

再说你挑别人有个寡妇娘,别人是否挑你女是个丧父的?

苏氏默默递给她一个手帕,也懒得多言,反正三姑奶奶需要的是发泄,大事她如今闹不过婆家,小事她也只能到三嫂这发泄下。

大嫂侯夫人管着府里大小事,也懒得也没空听她牢骚,二哥是庶出,所以她也高傲着不愿多搭理二嫂。

只有我,一是一个地方来的,虽然你不知道;二是看你像个不懂事的孩子横冲直闯,总是想能拐弯抹角劝下你,谁知好话你不爱听,那就当个听众,让你发泄出心里的垃圾,也好过在心里憋屈死。

苏氏看着三姑奶奶边脑补。

多年前,侯夫人似笑非笑的说道:“三弟妹,我是服了你,三姑奶奶一会一趟的,不是跳脚就是哭天抹泪,你总是有时间陪着,我可是有心无力,家里上下没有哪不得紧着眼看着。”

想想那时自己怎么回答的:“谁没个难过事,自个小姑,有苦处不回娘家来还能去哪?”

今年,侯夫人认真的又说:“三弟妹,我算是真服你,我自己妹妹在我面前哭几回我都烦的恨不得躲着她,这么些年,也真难为你真受着。”

苏氏的回答:“不是真受着,看着那么一个眉眼明朗风华正茂的小娘子变成如今这样的,我是真的难受。”

是替她难受吗?也是替当初的自己,一样的朝气,一样的倔强,一样的父母娇养,到头来一样的头破血流,看她如看自己。这一世,自己悟了,可来自同年代的三姑奶奶哪?还在密不透风的四方里横冲直撞,而且这个四方是她自己密封的。

三姑奶奶擦了擦眼角,见三嫂半天没言语,低声说,“三嫂,我如今才明白当初你说的都是为我好,我不是那没良心的人,这么多年只有你听我说,只有你劝着我,我也后悔。”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三姑奶奶是个穿 002 好脾气的苏氏 003 嫁了个棒槌 004 换个人选 005 委屈的大嫂 006 伶俐的七娘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