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在线阅读 > 正文 4、卖艺嘛,不寒碜

4、卖艺嘛,不寒碜

中秋月明 2022-09-21 19:09:12
荆小强当过奋斗拼搏逼。上一世在平京读了五年舞美专业,成了最初的京漂。所以人脉运气都平平,在各种剧组、舞台混了几年都没用出才华的挫折恼火。再加失恋了失业,又拼命地奋斗拼搏出国留学,想起百老汇这个歌舞剧最低殿堂去直接证明自己。最后呢?最怕问初衷,幻梦皆成空。青春年少立上一世在平京读完四年舞美专业,成为最早的京漂。。...

荆小强当过奋斗逼。

上一世在平京读完四年舞美专业,成为最早的京漂。

因为人脉运气都平平,在各种剧组、舞台混了几年都没施展才华的挫折郁闷。

加上失恋失业,又拼命奋斗出国,想到百老汇这个歌舞剧最高殿堂去证明自己。

最终呢?

最怕问初衷,幻梦皆成空。

年少立志三千里,踌躇百步无寸功。

庸碌尘世,半生懵懂。

醒来恍惚又入梦,屋依旧,高堂未白发,却皱纹悄然上眉梢。

只叹时光太匆忙了。

把理想都变成了理想化。

还不如踏踏实实的赚钱买房过轻松。

这一世肯定要让父母也早早过得舒服自在。

惭愧的他甚至都不敢面对爹妈。

抓紧时间前往沪海的火车上,才算是慢慢厘清思路。

他实际上也只依稀记得九十年代的国内状况。

98年出国以后都是隔着网络偶尔知晓碎片,他也不喜欢上网关心这些有的没的。

直到某音把短视频都刷到了大洋彼岸,才知道三十年后的翻天覆地变化。

所以荆小强能知道的也就是买房。

特别是在沪海这个房价飞升标杆地。

早一天来沪海,也许就能早一天解决财富自由。

天晓得房价什么时候开始涨起来呢。

所以从火车站出来,落地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叠报纸寻找上面的房地产信息。

“……今年一月,沪海住宅市场出售11000套住房,成交不到十分之一,栋栋楼房无人买,几十万平方米新住宅空空荡荡。”

“原因是价格昂贵,每平方米最高价已达2300元,令人咂舌。”

“一名大学生从参加工作起就日日缩衣节食,每月存储50元,已是最高极限,需一百年才能买上两居室。”

“百姓望楼兴叹,国家势在必控。”

嗯……很好,很满意。

别人一个月存五十块,我能一个月存五百!

一年就是六万了!

荆小强把一叠废报纸塞进垃圾桶里。

信步朝着最繁华的街道去寻找歌舞厅。

这年头公开卖肉的声色犬马夜场还极为罕见,除了背景极为深厚,抓住被枪毙都可能。

连歌舞厅,在过去十年间都经历了“取缔舞会”、“加强管理舞会”、“改进舞会管理”的一系列文化部政策变动。

著名的沪海洋场,除了极少数涉外的大酒店、饭店舞厅、爵士乐吧能一直保持小范围的营业。

对全民开放的舞厅、音乐茶座,也不过是到87年后才如雨后春笋般的猛然开放到几百家,这个数量在全国都排第一。

作为全国最时尚潮流的沪海人,这年头有多喜欢跳舞呢。

被称为下只角的洋浦区十七家普通舞厅,一年能有百万人次,两百万营业额!

这可是全民工资只有几十百来块的九十年代!

其实人民群众也就这点娱乐方式,大量的未婚青年全靠这个接触异性,当然婚后也不少。

所以氛围更加浓厚的市区中心简直不得了。

荆小强稍微一打听,沪海民间最好的几家歌舞厅都在市中心这一带。

有三十年代就开张的老牌宾馆歌舞厅,配备广播电视艺术团专业乐队;

有科技局下属的第三产业歌舞厅,主打针对科技、医疗系统职工;

教育系统的第三产业歌舞厅,那更是老师们最爱聚集的地方;

还有妖娆姑娘最多,老帮菜小混混也最多的剧场舞厅。

但恰逢七月盛夏,荆小强这种内行,多问得几家,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市交响乐团的舞厅。

不是因为交响乐团伴奏有多专业,而是这个舞厅就是他们自己的歌舞排练厅。

荆小强这种在歌舞剧院呆了几十年的,太懂了!

这年头的空调制冷效果远不如后世。

不少冷气效果不佳的舞厅这才夏季开始呢,哪怕在舞池四周摆上几台落地电扇吹风降温。

摩肩接踵的舞友一多起来,肉夹气、汗酸味那叫“飘香四溢”,令人大倒胃口!

看着各种条儿顺靓丽的妹子在练舞厅里面让人鸡动……

实际上里面充斥着浓厚的臭脚丫味儿!

所以任何专业级的练舞厅、排练厅,一定要通风、冷气做到最好。

荆小强抵达沪海的第一天,就在交响乐团舞厅坐到了散场。

文质彬彬的服务员开始清场,伴奏乐团也起身收拾乐器准备下班了。

荆小强混在其中帮忙搬东西整理桌椅。

人家也不奇怪,这种小年轻想跟着蹭脸熟,以后免门票的多了去。

所以老服务员看他做得差不多了才撵人:“小赤佬,走啦走啦……”

荆小强其实是蹭到了歌唱台边:“我有一首新的迪斯科舞曲,可以给你们提升业绩。”

十八岁的高三毕业生,还是那件皱巴巴的圆领T恤,两三天都没洗澡了,蓬乱头发下一看就是睡眠不足的青涩模样。

沪海交响乐团腾出几个人手轮流来给舞厅伴奏,这是什么专业水平?

近在咫尺的沪海音乐学院作为国内排名前二的专业院校,各专业毕业以后,非尖子生不能进沪海交响乐团。

这都是类似武当派长老团的存在,差点笑出声来。

不知天高地厚啊!

但都是斯文人,不搭理就是了,自顾自的收拾自己东西,主要是以标准的电吉他、电贝司、键盘和架子鼓小乐队为主,因为交响乐团的底子厚,还能加上萨克斯、小号、中号、小提琴这些管弦乐手。

轮流来挣外快呗。

最年轻的小号手今天没啥事儿,顺便就像掸苍蝇一样撵人:“走吧走吧,我们乐团不缺舞曲,再说音乐学院也在附近,你到那边去卖歌还可以。”

其他人噗嗤笑。

荆小强也不废话,迈步上台抓过还没关上的有线麦克风,又伸手拿了后面架子鼓边的铃鼓。

就是很多人家用来逗小孩子、有些后世KTV包房也有的那种环状木框上单面蒙皮拍手鼓,木框上还装了些可以摇响的金属片。

东北亚音乐、南美以及非洲音乐都有这种类似的节奏乐器。

他很随意的在自己大腿上拍打,又是那种七八次看似随意的节奏拍打后,就对了麦克风歌唱!

这是他今天坐在这舞场听了所有来来回回反复的舞曲,都没有听到的一首《Lambada》。

朗巴达舞,南美风的拉丁舞曲,后来非常著名的迪斯科涩情舞曲!

而且他用的是葡萄牙语!

怎么形容呢。

这种舞曲就是明明用着迪斯科的强劲明快节奏,但跳舞双方是交叉贴胯,磨豆腐!

所以唱腔就明快中带着缠绵!

中文都没法表达的那种丝滑妖娆!

行家一开口,就知有没有。

国内唱外文的很多是硬背发音,跟这种就像掌握了母语一样的挥洒自如有天壤之别。

七八位乐队成员,从听见打拍子就有点征兆。

等那清唱的葡萄语一起来,所有人都凝固在原位,难以置信的看着荆小强。

明明他刚才走过来说的那句话,十足标准的西南口音普通话,竟然用如此流利的小语种演唱!

光是单凭这点,就能在整个沪海的舞厅独树一帜!

你说他这唱腔有瑕疵吗?

肯定有。

但看遍整个沪海……不,说不定看遍整个全国,也找不出来这样娴熟葡萄牙语演唱的专业腔调。

更主要是这个明明看着还很青涩的年轻人,毫不怯场,仅靠一个节奏就能韵味十足的演唱,还扭腰跳上了!

摘下拖着电缆的麦克风,展开双臂仿佛抱着位美女,腰胯下沉摇摆,那种挽着圈的送胯动作一看就有功力!

只是荆小强自己就感觉,哎哟,我这腰!

嘎吱吱的响!

肌肉骨骼跟不上身体意识!

得练!

但是看在其他人眼里,就是我的个乖乖捏!

能唱能跳啊!

这是个巨大的门槛差别,自从费翔带着《冬天里的一把火》来到春晚,展现出能唱又能跳的巨大优势后。

顿时成了一块丰碑,结果这位还是梦想去百老汇展现自己,只在江湖上留下一片传说。

试问有几个人能在大幅度的各种身体动作中,还保持气息稳定、嗓音精准?

业务要求可高了!

不过南美歌舞算是一朵奇葩,大多数动作都在下半身摇晃,很适合荆小强这样身体跟灵魂还没完全融合的菜鸟级别入门。

就算是这样,他那圆润丝滑的舞姿也带着原汁原味的拉丁范儿。

绝对能独树一帜!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1、梦回年少 2、再来一次 3、我只想春暖花开,面朝大海 4、卖艺嘛,不寒碜 5、别跟我谈什么爱情,我只想搞钱! 6、触及灵魂的轰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