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佛系小青梅》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校草和校霸

第三章 校草和校霸

砚苓钰 2022-11-23 17:39:42
放学时一回家,阮软扔了书包,瘫在沙发上直接给手机开机前,就在微信上开炮清染。软妹纸:“染染,在不???”软妹纸:“昨天第三天上课时你就请假一天了?什么情况啊?”半个多小时过去的了,清染那边豪无反应,阮软不彻底死心,她拿起来手机又发了一条信息回去。软妹纸:软妹纸:“染染,在不???”。...

佛系小青梅

推荐指数:10分

《佛系小青梅》在线阅读

放学一回到家,阮软扔了书包,瘫在沙发上直接给手机开机,开始在微信上炮轰清染。

软妹纸:“染染,在不???”

软妹纸:“今天第一天上课你就请假了?什么情况啊?”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清染那边毫无反应,阮软不死心,她拿起手机又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软妹纸:“染染,你真的不再好奇校草和校霸的二三事吗???”

这次发出去,清染那边倒是有了点反应,微信上方一直提示对方正在输入。

QR:“?”

虽然只收到一个问号,也足以重新燃起阮软熊熊的倾诉之心了。

软妹纸:“首先,我也只是听说哈,今天上午我跟你说的,安哥和职高瘪三打架事件你还记得不?”

清染那边继续毫无反应。

软妹纸:“就是那一次终于让我们窥到了他俩的基情,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呜呜~”

附加一个流着面条宽眼泪的动漫表情。

软妹纸:“染染,你不关注我们学校的校吧,这些事肯定不会知道,就是墨哥和安哥基情四溢、催人泪下的情史陪我度过了去年难忘的暑假,也使我重新相信爱情了。”

软妹纸:“事情的起因好像是那次打完架后墨哥警告安哥说:以后少去招花惹草,安哥态度冷淡说墨哥鬼扯,俩人差点起了内讧。”

软妹纸:“招花惹草这四个字圈重点,要考的!!!就是因为这四个字,我们学校多少妹子吃起了他们的瓜,学校校吧里的小片段简直甜死了。”

这次清染回复的出乎意料的快,屏幕上方的对方正在输入只恍了一下,消息就发了过来。

QR:“校吧网址发来。”

软妹纸:“(链接),你要去看吗染染?”

软妹纸:“染染,你平时都没发现墨哥和安哥相处时有什么甜蜜爱称或者只属于两个人的小动作吗?有发现一定要记得和我分享哦,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过他们俩的瓜了。”

对方一直都没有再回复,一直到晚上九点,阮软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又摸着手机晃悠进了校吧,校吧里干干净净的,往日几千楼的校霸校草字眼等一个都不见了,只有一些学渣的励志词:不前进十名不换头像!新学期新目标,THW我觉得你很不错哟…

阮软不死心搜了搜XYA和LQM等字眼,过了一会系统提醒无该词汇内容,她愣了一会,想半天也没想通怎么回事,刚开学就搞这一出,难道校内的老师看到了这个论坛,觉得风气不正的都给删了?

也不排除这个可能,阮软叹了口气将手机关机放在床头柜上,临睡前还在迷迷糊糊的想,校吧里之前的内容也不知道染染来不来得及看到。

清染当然是来不及看的,今天上午放学后她和李清墨临时被爸爸叫回家,是因为谢映安的爸妈操办完谢映安外公的葬礼又要飞去H国了,临走前邀了关系不错的几家聚一聚。

聚会时间在下午五点,下午最后一节课要到五点十五分,李爸爸最是守时,一早就跟老师打了电话请了假,又让司机早早将他们兄妹接了回来,其实清染觉得她还可以把下午的课上完。

F市知名酒店的包厢尽显奢华,谢爸爸将几家关系不错的凑在一起,他们举着酒杯寒暄。

年前谢映安的外公重病,谢爸爸一边顾着生意,一边担忧着老爷子的病情,整天公司和医院两点一线,别说抽出时间和朋友聚聚,就是睡觉的时间都不得不挤出一半来用。

老爷子去世后,他又着手准备老爷子的葬礼,整个人都快忙脱了一层皮。现下好不容易有了点时间,老爷子留在国外的公司又得去接手,他只能在临走前抽出仅有的一个下午时间找亲友聚聚了。

大人有大人的话题,几个半大的少年少女排排坐在一起,大表姐柳洛溪隔着李清墨问清染:“阿妹,组团开黑不?”

清染刚在谢妈妈赵艳的盛情难却之下喝了几杯果酒,此刻脑袋正昏昏沉沉,她摆了摆手:“表姐你们玩吧,我不会。”

柳洛溪翻了个白眼,一如既往感叹:“染染啊,不玩游戏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人生少了哪些乐趣。”

好吧,大表姐就是个网瘾少女。

李清墨拿出手机在手里转圈,他嘴里咬着根牙签扫了柳洛溪一眼:“柳洛溪,你什么段位啊?整天就会找李清染这种菜鸟组团,怎么不来找表哥?大表哥我带你躺赢。”

柳洛溪踹了他的椅子一脚:“想当表哥下辈子早点投胎吧你,没大没小的,快叫表姐。”

李清墨微微向清染这边移了移座椅,他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柳洛溪:“柳洛溪你看看你哪里有点表姐的样子?想当表姐你得让我服气啊?你用你的暴力让我口服有啥用?得心服口服才行。”

柳洛溪:“你的意思是我打到你求饶只是口服了?心里并没有服气?”

李清墨:“我那是看在你是女生的份上让着你,不然你以为你那三脚猫的功夫真的打得过我?”

柳洛溪:“呦呵,口气不小啊,还让着我?李清墨你的斤两我摸的最清楚,有能耐你别让着我,单挑啊!”

李清墨站起身下颌向门的方向点了一下:“怕你?单挑就单挑!”

李清墨和柳洛溪应该是八字不合,俩人凑到一起最多半个小时就会打起来。

小时候柳洛溪是个小胖子,李清墨则瘦唧唧的,不说柳洛溪还比李清墨大了半岁,俩人打架柳洛溪光在体格上就是碾压式的单方面胜利。

李清墨觉得小小男子汉被一个女孩子打败实在太丢脸了,哭着闹着在五岁的时候如愿去学习跆拳道和黑道了,柳洛溪听说手下败将居然去学武术了,也哭闹着非要去学,就怕有朝一日手下败将突然逆袭了。

李清墨逆没逆袭没人知道,柳洛溪倒是真正的逆袭了,昔日小胖子摇身一变成了亭亭玉立大姑娘。

俩人在别的朋友劝阻下到底没跑出去出去打上一架,最终他们决定以游戏的输赢来定称呼。

两杯果酒下肚清染很没出息的又醉了,好在她酒品不错,就算喝醉也只是安静的坐在位子上,谁说话她就睁着湿漉漉的杏眸盯着看,柳洛溪和李清墨暂时谈和她没有热闹可看,又转过头来看一直拿着她手机的谢映安。

谢映安要了温水递给她,她乖巧的接过,小口小口的抿着喝。

赵艳没有女儿,简直爱死了清染醉酒的小模样,她嫌谢映安坐在中间碍事,推了推谢映安的手臂:“儿子,位子换换。”

谢映安手中正把玩一个玫瑰粉色的手机,闻言抬头看了赵艳一眼,复又垂下眼眸看着手机,他拒绝:“不换。”

自从赵艳知道了清染一杯倒的酒量后,每次聚在一起都会找各种理由灌醉人家小姑娘,灌醉后不是捏脸蛋就是哄着人小姑娘叫她妈妈。

偏偏醉酒后的清染听话的不得了,通常赵艳让她干嘛她就干嘛,这就更助长了赵艳的气焰,好在喝的都是果酒,后劲虽然大点,对身体并没什么伤害,李清墨和李爸爸通常都是睁一眼闭一眼。

赵艳凑过去半环住谢映安的肩膀,她打商量:“别那么小气嘛儿子,妈妈明天一早就走了,接下来好几个月都不跟你抢小姑娘啦。”

“哦。”谢映安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眼帘都没抬:“不换!”

“你个臭小子。”赵艳打了他的手臂一下,又见自家儿子熟练的将人家小姑娘的手机装进包包里,她神色有些欲言又止:“儿子,你这样看人家的手机,不大好吧?”

“她有同意的。”谢映安拉上清染的包包拉链,又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机,手指快速屏幕上点了几下,看到聊天页面重归空白后他收起手机。

向左微微侧身便看到小姑娘睁着大眼睛看着他的动作,温软且无害,这样的表情在她清醒的时候是从来看不到的,他忽然有一股恶念从心头而起。

赵艳觉得儿子太过无趣,眼见逗弄小姑娘无望,她只好转头跟一直想跟她攀关系的经理夫人周旋去了。

谢映安侧身而坐,挡住了右侧赵艳的视线,坐在清染左侧的柳洛溪正在跟李清墨头对头组团开黑,几个长辈坐在一起讨论着公司的发展和未来的趋势,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一个角落。

谢映安在桌下牵起清染规矩放在腿上的手,小姑娘长大了,手指也不像小时候那般肉嘟嘟,变的纤细修长了,手感却还是意料中的好。

他慢悠悠的将它们一根根分开,与他的手指并起再错开,直到十个手指紧紧扣在一起,他向来冷漠的眉眼里终于有了几分笑意:“染染,我是谁?”

嗓音意外的低哑伴随着一丝诱哄。

清染抬头认真的打量他片刻:“谢映安。”

谢映安再欺近她一分,两人四目相对,她眼里尽是他的身影,他得寸进尺:“谢映安是谁?”

“谢映安?”清染低声疑惑的反问自己一句:“……我该认识吗?”

谢映安仅有的一丝笑意僵在脸上,他紧了紧桌下两人紧扣的十指,直到有轻微痛意传来他也没松开:“嗯,好好想想。”

喝酒后的清染就是一张白纸,她并不知道谢映安说的好好想想是要她想什么,可她依旧听话的低头去想,她想起了书中的一些零星片段。

书中的清染快要被李爸爸嫁出去的前几天偷偷跑了出去,她熟门熟路的找到了谢映安家里,谢映安却不愿见她。她漫无目的不知道往哪走,刚巧碰到了温时宜。

书中一向倔强从不哭泣的清染对着女主哭了,她说她不想嫁给不认识的什么教授,她再也不会去打扰谢映安和温时宜的生活了,她再也不喜欢谢映安了,求他们放过她吧。

书中的温时宜面无表情的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清染,她说,她被她们绑住手脚看着那个恶心男人带着恶意的笑,慢慢解她衣服的时候,她哭的比她还伤心,你们谁看到了?

她说,李清染这都是报应。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救了女主 第二章 同桌阮软 第三章 校草和校霸 第四章 换同桌 第五章 传说中的季神 第六章 蓝梅和竹马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