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丞相可攻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惊梦余音

第一章 惊梦余音

左艺舞 2022-11-24 07:37:27
喧嚣的、内斗、夹杂、痛——脑海中遥遥响了集中连片的厮杀声,又放佛这内乱是突然发生在耳畔,宁千亦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睛,顶上是孤枝纵横驰骋的深邃夜幕,周遭人声噪杂,时不时有剑影交锋,尖利中激发起数道寒光。她方有一些感知能力,胸口立刻席卷而来刀穿斧裂般的剧痛,硬生生将身体钉住通常。她方有一些感知,胸口立即袭来刀穿斧裂般的剧痛,生生将身体钉住一般。。...

丞相可攻略

推荐指数:10分

《丞相可攻略》在线阅读

喧嚣、争斗、混杂、痛——

脑海中遥遥响起连片的厮杀声,又仿佛这动乱是发生在耳畔,宁千亦缓缓睁开眼睛,顶上是孤枝纵横的深沉夜幕,周遭人声嘈杂,不时有剑影交锋,尖锐中激起数道寒光。

她方有一些感知,胸口立即袭来刀穿斧裂般的剧痛,生生将身体钉住一般。

“嗯……唔——”她微弱地挤出一丝低吟,一口鲜血便冲喉而出。

四下纷战不息,耳边像燃爆了无数轰鸣,她觉得呼吸维艰,眼前的光亮越来越稀薄。

直至堕入了黑暗。

……

“小姐……”

“小姐,你怎么样?”

宁千亦再次醒来时,天光明净,这翻覆的一觉如同是场没有尽头的噩梦,她听闻有人呼唤,声声急切,朦雾般的视线里渐渐透出一个衣着奇异的男子。

“小姐,你醒了。”见她有所意识,男子紧敛的眉峰舒展开来。

“……你……”她聚起极末的气力发出一个字,嗓音带着残破的嘶哑,这一动作,胸口竟传来一道真真切切的剧痛,仿佛利刃直扎。

男子匆忙止住她,“小姐别动,你伤势太重,切勿牵连伤口。”

宁千亦睁大了眼睛,这下她看得分明。

她正躺在一张老旧的床上,面前男子赫然一身不伦不类的古代装扮,简洁的黑色衣袍由一条腰带束着,只在领口跳出一抹内衫的白色,头顶的发冠将黑发拢起垂于脑后,眉眼间顶出几分神采,透着无比的干练,只是他的左臂却被一抹白纱缠住,吊在胸前,看来受了伤。

他是谁?

——不,她这是在哪里?

她、她的世界不是这样的!

男子见千亦目中现出的惊恐,复又开口,“小姐别怕,现在已经安全了,我们在赶往京城的路上遭遇凶杀,万幸箭矢偏了胸口两寸,未危及小姐性命,只是少爷和同行的其他人……”

讲到此处,男子坚毅的面容忽而一恸,眼底也起了猛烈的颤意,他语声压得低沉,“但是小姐放心,清寒誓要保护小姐,抵达京城。”

“你、是谁……”宁千亦脑海中万般的翻涌疑问却只逼出了这一句。

男子惊诧,“小姐你说什么?”

“我……不是——”千亦以为他认错了人,急于辩解,却在这时扯动了伤口,猝不及防的疼痛钻心而来,她面容拧起,冷汗直冒。

“当心。”自称清寒的男子忙将她扶住,“别说了,先休息一下,我去煎药。”

男子刚一转头,就发现床上的人已经挣扎着起身,他一惊,“小姐你干什么?”

“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

顾及她身受重伤,男子只得万般小心费力地将她稳住,可她激烈挣扎,如同逃生一般,胸前的重重包扎都已氤出了血迹。

“现在外面很危险,杀手一定还在四处搜寻我们……小姐且先养伤,等身体无碍,清寒一定拼尽全力送小姐回府!”

“我,不要——”她只觉得恐惧,胸口紧窒,无边的虚无感夺走光亮,便又昏厥过去。

*

“伤势已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情绪不稳,以致神思紊乱……”

“……头部没有创伤淤肿,失忆想必只是一时受惊所致,切勿操之过急……须得安心静养,有望康复……”

从宁千亦再次醒来,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她起初几天一个字也不讲,能坐起时便安静坐在床上,任清寒遍寻大夫,得到的除了几张治伤和舒心解郁的方子,反复也只有这几句医嘱。

温凉的风自孤陋的窗口吹进来,她无法相信,她明明是来自21世纪的现代人,而如今,除了季节,她竟全然不知所处何地、何种情势甚至……哪个年代。

“小姐,清寒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是……求你说说话……”眼前男子因连日来担忧竭虑,人已是憔悴清瘦。

她仅仅从他这几日断续的话语中得知,她叫宁千音,父亲是时任京城兵部尚书,宁宿远。

“宁家如今……”男子顿了顿,“还要靠小姐支撑。”

父亲在数日前病逝,宁千音同哥哥宁倾寻还有家中一行人赶往京城奔丧,未料途中遇险,如今只剩他们两人。

“还请小姐切勿自苦,保重身体……”

他们现在借宿在一处偏僻的农家里,十几日多蒙一位孤寡老妇的照料。

“小姐……”

她绝不是宁千音,但她要知道她为什么会成为他口中的宁家小姐。

“跟我说说。”千亦苍白的唇动了动。

“小姐你说什么?”男子眉目中跃出光亮。

“我问,你来回答,”她仍是平静地道,“我想知道自己还能记得多少。”

“好,好,你说。”听闻她有所反应,清寒激动地声音发颤。

她想了想,就从眼前的开始,“我躺了这么久,如今是什么日子了?”

“四月十五。”他忙答。

千亦暗暗咬牙,只得又问,“那,是哪年呢?”

清寒笑笑,“小姐竟连年份都不记得了,现在正是大盈朝承尊九年。”

她没听过这个朝代。

“你说我们半路遇刺,是怎么回事?”她又问。

男子稍有缓和的面色转而灰白,“接到老爷病故的消息,少爷心中急切,便同我们日夜赶路,夜间行走本就多了一分谨慎,是以一路上都未出什么意外。那夜已近京郊,本来再赶一天一夜的路便可到京城,我们料想天子脚下贼人不敢造次,至平明时分又人困马乏,所以放松了警惕,岂料……”

他声沉,蓦地转身去桌边拿冷凉的药碗,借以掩掉眸中的闪动,再回身时,面色已恢复往常。

“那,当时的情形呢?”千亦又问,就着他送到嘴边的药匙喝下。

清寒深吸了一口气,“当时少爷和我带着小姐逃出重围,杀手紧追上来,打斗中我们渐渐不敌……一道剑光向小姐刺去,少爷急忙将小姐拉开,却将那一剑挡在了自己身上……他们将我们打散,我只知道不断地厮斗,等摆脱纠缠时,才见到远处少爷浑身是血,正与四个人抵抗,而小姐也中箭昏倒在一旁……”他说着已声线哽咽,“本来我们是敌不过的,幸而黎明的官道上一队车马经过,这些人心生顾虑,才令我们搏得一丝生机……”

碗中的药已经凉透,他话音落下很久,方才撷起勺子重又喂进千亦口中,冷汤入口,好像更苦了。

“那……哥哥,呢?”她迟疑着叫出那两个字。

“少爷那时已经重伤,没走多远就撑不下去了,”他深陷的眼眶燃起炙红,手中紧紧钳着的粗瓷碗激烈颤抖,好像下一刻就会摔得粉碎,“因为,因为小姐那时也伤势危急,我只得先将小姐安顿,找了大夫……听收留我们的婆婆说不远有一处山洞,那里景观天成,隐秘性极好,在洞穴深处还有一座寒潭,终年冷意袭人,我便连夜将少爷的遗体安置在那里,再回去找其他人时,已是尸骸遍地……”

空气里灌满了沉重的深寂,久久地压在胸口。

“小姐还想问什么?”长时,他主动道。

千亦看着他,“你的名字。”

他一愣,“宁清寒。”想想便又解释,“因为父母早逝,我自幼被宁家收养,取名清寒,老爷夫人见我与少爷一般年纪,便让我跟随少爷身边习武读书……宁家对清寒有养育之恩。”

“小姐。”他突然唤道,千亦抬起头。

“清寒一定保护小姐。”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惊梦余音 第二章 缘何应今生 第三章 邂逅如蕾 第四章 天命或可逃 第五章 人归何处 第六章 玉壶知素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