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丞相可攻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天命或可逃

第四章 天命或可逃

左艺舞 2022-11-24 07:37:28
再醒过来时,人生就莫名其妙来了场说白就穿的旅行,宁千亦实际上都不明白突然发生了什么。又在农院里过了几日,宁千亦了能一下床穿行了。她扛着久病不愈的身子在床沿和桌椅的搀扶下身体僵硬地活动——这身体绝然也不是自己的,虽然那日偶然的间临镜自照,却吓了她一跳,镜里的又在农院里过了两日,宁千亦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了。。...

丞相可攻略

推荐指数:10分

《丞相可攻略》在线阅读

再醒来时,人生就莫名其妙来了场说穿就穿的旅行,宁千亦其实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又在农院里过了两日,宁千亦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了。

她拖着久病的身子在床沿和桌椅的搀扶下僵硬地活动——这身体决然不是自己的,但是那日偶然间临镜自照,却是吓了她一跳,镜中的容颜居然与自己一模一样!

应当是她的灵魂穿越到了这具躯体里,可是为什么宁千音会与宁千亦有着相似的样貌?

她毫无头绪地想着,清寒已经回了来。

他将手中的饭菜放下,扶千亦回到床上。

“小姐伤势已经好了许多,我想明晚我们就可以动身了。”

“去……京城么?”千亦问道。

“嗯,我们在路上耽搁的这些时日,府中的人想必已经急坏了。”他盛了一碗汤递给千亦,几日的休养,他的手臂也好了。

他静默地看着千亦将汤一勺勺喝下,碗中已去大半,突然一下跪在了她面前。

千亦不明所以,惊道:“你这是干什么?”

“小姐,清寒有一事相求。”

“有什么事先起来再说。”虽说他尊她为主子,但她仍见不得这种架势。

“小姐先让我说完。”他兀自跪着不起,声音却更坚定,“这些天我反复想过,那场刺杀显然不是意外,对方全都蒙着面,下手精准狠辣不留活口,不图钱财,却直取少爷和小姐性命,定是有人蓄意所为。”

“那,宁家,可有得罪什么人么?”千亦猜测。

清寒沉了沉声,“在我们接到老爷去世消息的当天夜里,曾有一位随侍模样的人悄悄来到江南宁宅,似乎也是从京城而来,身上还带着伤……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将一件东西交到少爷手里,不知对少爷讲了什么,却见少爷神色痛疾、忧心更重……少爷没有告诉清寒缘由,只是更着急赶往京城,路上便遭此横祸,所以我斗胆推测,这场祸事,极有可能与老爷猝然离世有关。”

千亦默然,“可你,为什么说求我?”

“为宁家的兴亡。”他一字一句说。

千亦暗凛。

“宁家几世名门,书香华苑,老爷对少爷小姐自幼便严之以书画琴棋,崇德明理,尤其对两位少爷,更是要求文武兼备。非为富贵显赫,却图报效国家、光耀门楣,今宁家遇此一劫,老爷与大少爷相继归去,宁家现下已无支撑之力……”他声抑悲痛,“倘若,果如清寒揣测,恐仇人是要令宁家衰落,乃至家破人亡……家中小少爷尚且年幼,且不说查清真相报得家仇,能否保全宁家都是未知,所以清寒恳请小姐……”

他说到此顿停,注视千亦。

“恳请宁小姐成为宁公子。”

“什么?”

清寒已经头及地向她一拜,“请小姐代替去世的少爷活下去。”

千亦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只听他拜求道,“小姐本就与少爷容貌相仿,在此危急之时,唯有少爷活着,继续为官,那些人才可有所忌惮,不敢妄动宁家,我们也能方便调查搜证,为老爷少爷及宁家十几口讨一个公道,更重要的是,只有少爷活着,才是宁家的支柱啊!”

“这个……我……”千亦为难,这本与她毫无关系啊。

“小姐有什么可顾虑的么?”清寒抬起头。

“我……只是,我怕……”

“小姐怕万一身份败露,无法收场?”他问道,“我也想过这一点,等到真相查明,将暗害宁家的仇人手刃之后,那时小少爷也渐渐长成,只待风波平息,清寒便会安排一场意外,假意令‘宁公子’殒命,那样小姐便可脱身了,今后小姐只需隐姓埋名换一个身份,回到江南家乡平静地生活。”

“可,可我……”

“小姐不必担忧,清寒会守护小姐身边!”他毅然道。

“但,”千亦不敢正视他决厉的眼光,急于想一个借口,“一……一旦被人察觉,会很危险……何况,敌人都在暗处盯着……”

“小姐怕。”

他低声说,不知是问还是自语,只见方才的表情淡下来,过了好半晌竟是点点头,“我们要面对的是阴毒猛兽,怕权势背景也难以估量,小姐曾是宁家的掌上明珠,荣宠娇贵的大小姐……”

“我……”

“这的确太危险也太为难你了,一旦有失恐是万劫不复……对不起,是清寒想得简单了。”

他语声有隐约的失落和自责,千亦垂下头,心中莫名的愧疚。

“饭菜凉了,我再去热一下。”

宁清寒站起来,不再说什么,端了餐盘走出去。

*

是夜,旷野的农院静谧清寂,宁千亦等待清寒和老婆婆都在外间睡下后,悄声下床,换了白日清寒拿给她的、要她明晚路上穿的男装,又简单地照着清寒的样子在头顶绑了一条发带。

清寒说男装比较方便,特地给她备下这套,只是未料到他家小姐不是打算跟他逃脱追杀,而是逃命。

逃掉这莫名其妙安排给她的天命。

虽说人家宁清寒先是于危难之中救她性命,后衣不解带悉心照料,如今不辞而别,君子不耻。但眼下看来,继续做这糊里糊涂的宁家小姐不光有生命威胁,回到京城,还要挑起整个宁府的担子,她实在当不起。

走吧,反正宁千音也已经是死了的!

她拉开吱呀的老旧木门,一脚踏进荒郊的夜里,四野都是幽暗一片,她索性随便选了一个方向,便义无反顾地向前跑去。

漆黑的田间蔓草凄芜,偶有雾气飘荡,诡迷晦暧,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不久便觉体虚力竭。

她停下来靠在一棵树旁休息,惨月森森,树影幢幢,无端生出些阴骇的冷意。

她不由抱紧了手臂,突然,远处现出一点火光。

她惊得差点失声喊出来,连忙躲在树丛后,见那抹隐约是火把的光亮照出一个人影,在这样的情境下竟比空无人迹更可怖。

那人影仿佛在找寻什么,向着她渐渐靠近,恐惧感像束在脖颈上的绳索慢慢收紧,宁千亦小心退后两步,这时方才感到腿软,她咬牙,向丛林遮蔽处逃去。

“什么人!”对方警觉,稍一顿也追了来。

千亦此时只顾奋力奔跑,身后的人循着声音追赶不舍,她愈近木丛深处,不期却被脚下的枯枝绊了一跤,“呃——”

她忍痛,捂住胸口爬起来,发现腰间的荷包掉了出去,她来不及捡,急急逃命,将要迈开一步时却生生怔住。

蕾。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惊梦余音 第二章 缘何应今生 第三章 邂逅如蕾 第四章 天命或可逃 第五章 人归何处 第六章 玉壶知素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