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农门长姐想家族兴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逼婚戏码

第1章、逼婚戏码

白告 2021-11-02 12:20:43
俗话说:好女人旺三代,坏女人毁三代。倘若摊上一个毁三代的奶奶,该如何是好?杨晚伊躺在椅子上,脑子里还有些懵,莫名其妙横穿回来,心理还也没调整后回来。“晚伊,你要不然不征得,奶奶就碰死在这儿!!!”面前以死相逼,让她招个登门女婿的老太太,是原身的若是摊上一个毁三代的奶奶,该如何是好?。...

俗话说:好女人旺三代,坏女人毁三代。

若是摊上一个毁三代的奶奶,该如何是好?

杨晚伊躺在椅子上,脑子里还有些懵,莫名其妙穿过来,心理还没有调整过来。

“晚伊,你要是不同意,奶奶就撞死在这儿!!!”眼前以死相逼,让她招个上门女婿的老太太,就是原身的奶奶。

杨晚伊:“......”撞吧!撞死,她就不必犯愁。

“晚伊,奶奶知道,你不愿意招上门女婿;奶奶也知道让你招上门女婿,是委屈了你,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见以死相逼,孙女无动于衷,老太太又上演苦情戏。

“你父亲突然去世,留下你们六个孩子,奶奶今年已经77了,也不知道能够活几年”

杨晚伊:“......”好人命不长,坏人祸害千年,以原身前世记忆来看,这老太太还能撑上十年,将杨家大大小小一家子都祸害完了,才会闭眼。

“晚伊,咱们老的老,幼的幼,家中连个顶事的男人都没有。您是家中长姐,要有长姐的担当。就听奶奶一句劝,招个上门女婿,把咱们杨家三房的门楣给顶起来。把你两个年幼的弟弟抚养长大,这样才对得起你泉下的爸妈。奶奶死了,也有脸去见咱们杨家的列祖列宗。呜呜呜”

杨晚伊:“......”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她何德何能?接此大任?

杨晚伊回顾自己一生,除偶尔上班摸鱼外,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何会摊上魂穿的事?

辛辛苦苦奋斗十年,终于脱贫,刚过上的安生的日子。

却一朝魂穿到1995年,是个一贫如洗穷得叮当响的农家长姐;父母双亡,留下她们姐弟六人,二妹15岁,三妹13岁,四妹11岁,五弟9岁,六弟5岁,还有一个年迈77岁且重男轻女的奶奶。

家中贫穷、母亲体弱,奶奶腿脚不好,原身三岁喂鸡、四岁照看幼妹,六岁起就帮着家中开始做家务,小学只读到三年级,就辍学在家,操持家中的农活及家务。

15岁那年,母亲病亡。17岁那年,父亲农忙从拖拉机上摔下来,伤了脑袋,在医院抢救无效身亡,留下两万元的外债和三间土胚房。

原身父母种地一年也攒不下两千元,可想而知,这个时候的两万外债,对于这个家的压力,不亚于后世的五十万元网贷。

坑、到处都是坑……

17岁的年龄,还是个宝宝,就要承担这么重的负担,她真的想要死一死。

可又怕真死了。

其实原身杨晚伊,也是个重生的人。

前世,原身被这个老太太洗脑,洗的相当彻底,为成全老太太的心愿,也为承担起杨家三房的责任,在17岁花一样的年龄招了一个30岁的老光棍做上门女婿。

在这个九十年代,人人早婚的时代,到三十岁还娶不上媳妇的男人,不是太穷就是太懒,而杨晚伊招的上门女婿是两样都占了。

三十岁的男人,好不容易娶上媳妇,就想早早生下自己的孩子,而杨家三房本来就穷,还有五个年幼的弟弟妹妹要抚养,那敢生孩子。

于是,那个上门女婿就越来越为自己不值,心中怨气也越来越多,一到农忙就不见人影,家里的事务更不会搭把手,平日里就喜欢在村里的牌桌上打发日子。

这样的上门女婿,也不过是杨家三房表面上有个撑场面的男人,实际上,不但什么忙也帮不上,还增加了原身的负担。

杨家没有顶事的男人,也完全压不住这样的上门女婿,只能含泪妥协,遵循着老太太重男轻女的思想,把自己和下面的三个妹妹,培养成合格的扶弟魔,造就四姐妹凄苦的一生,而辛辛苦苦扶养大的两个弟弟,完全养成了巨婴,日子也是过得一塌糊涂。

杨晚伊招回来的上门女婿一心想要生养自己的孩子,总是耍一些手段,让她怀孕,杨晚伊为扶养弟弟妹妹,又在老太太的逼迫下,不敢生养自己的孩子,一次又一次选择流产。

如此循环下,杨晚伊彻底伤了身子,45岁的年龄,就将身子骨熬得如同年迈七旬的老人一样,临死前无儿无女,也没有一个兄弟姐妹去探望。

在这个重男轻女的老太太心中,孙女幼时是家中使唤的奴婢,长大后是家中敛财的摇钱树,只有孙子才是杨家的心头宝。

老太太在自己儿子死后,用一哭二闹三上吊及孝道,逼迫着四个孙女一次又一次妥协,将杨家的大权牢牢抓在自己手中,经常给四个孙女洗脑,让四个孙女甘愿为杨家兴旺做贡献。

大孙女杨晚伊为了撑起杨家三房,招婿上门;二孙女杨晚尔出嫁时因为高价彩礼,嫁了一个有些痴傻的男人,三孙女杨晚珊嫁给一个打老婆的鳏夫,四孙女杨晚思在18岁的年龄嫁给40岁的老男人。

四姐妹婚后,依然被老太太逼着往家里拿钱,就这样喝着孙女的血,养出两个废物孙子。

大孙子杨晚武高不成低不就,每份工作做不到半个月就被老板赶回来,十八岁的时候靠着杨晚伊给他盖的新房和高价彩礼,娶回来一个又胖又懒的媳妇,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然后日子过得鸡飞狗跳。

小孙子杨晚浏十五岁打架辍学后,就一直流连在村里的牌桌上,成了一个招猫逗狗,偷看人家小媳妇洗澡的流氓,最后靠着杨晚伊给盖的新房和四姐妹拼凑的彩礼钱,在十八岁的时候娶了一个大五岁的寡妇。

大孙子家里每天打闹不停,小孙子家中每天吵不停,老太太没有过上一天她想要的安生日子,临死之际,老太太把责任都推给杨晚伊,说她作为长姐,没有教养好弟弟妹妹,毁了杨家。

老太太临死前的指责,加上杨晚伊死前的冰冷,彻底击垮了她的信念,一生辛辛苦苦,养大三个妹妹,两个弟弟,赡养奶奶;不但没有得到一点儿感恩和认可,更是收获所有人的指责和抱怨。

原身临死之前,充满怨恨和不甘,一朝醒来,又回到被逼迫招上门女婿的时候,索性直接抹脖子,然后再醒来就换成了她,来自后世的杨晚伊。

今日是原身父亲的头七,她既接手原身的人生,无论有多不情愿,都主动承担起原身应尽的义务,妥善安排好原身父亲的后事。

她从早上忙活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来不及喝,终于跑完流程,刚坐下来歇了歇,就又被老太太逼婚。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逼婚戏码 第2章 上门女婿 第3章 人果然是利己的 第4章 舍身救人 第5章 立个家规 第6章远亲不如近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