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七章 归时无人闻

第十七章 归时无人闻

独居者 2020-11-22 15:52:31
车轱辘子缓缓地的旋转着,朝着前方车辆行驶而去。 从应天府抵达溧阳但是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舟车鞍马劳顿,一路上,赵禅但是温习而知新,心里默默的的念着着。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读书学习并不是死读书学习,还得去理解书中的真意。 有多少的读书学习...

崛起在晚明

推荐指数:10分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车轱辘子缓缓的转动着,朝着前方行驶而去。

从应天府到达溧阳可是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舟车劳顿,一路上,赵禅还是温故而知新,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读书并非是死读书,还要理解书中的真意。

有多少的读书人被卡在这一关卡上,迟迟不能再进半步。

世人都说退一步后阔天空,但对于这些一心把未来放在科举上的士子而言,退一步不再是海阔天空,而是万丈深渊。。

对他们来讲,只有科举才是他们人生中唯一的希望。

科举!

数十载的韶华,不就是为了金榜题名时,能一日阅尽长安花,光宗耀祖得意洋洋。

这辈子的格局,似乎早已经被限定了。

“哎....”

驾驶马车的关统在马车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不过想起关常临走前的嘱托,关统又立即闭上了嘴,也幸亏在马车内,沉溺于书中世界的赵禅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从车内传出来的依旧是那声之乎者也。

只是马车内的那双眸光凛冽的眼眸却是流露出深深的担忧。

“小妹....”

想起那一夜,赵禅的小心脏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人非铁石,孰能无情。

轻轻的摇晃着脑袋,赵禅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中抛开。

一心只读圣贤书

能改变生活的也只有手中的书。

只要能熬过这个坎,赵禅相信一切疑难杂症都会得到完美的解决。

就比如小妹赵思的问题,深吸一口气,吐出胸口的抑郁之气。

摇曳不定的心神也随之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心神沉浸下来后,赵禅依旧是处事不惊的赵禅。

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现在的赵禅颇有一种这样的气概。

跟随在张璁身边的时间久了,潜移默化之下,赵禅顺带着把张璁的气势给学了差不多。

人靠衣装马靠鞍

一个人行走时在,不仅需要靠的是身上的衣着,同样的个人的气质也非常的重要。

精气神!

三者合一!

才是一个人真正的神态,就算一个衣着再怎么光鲜,他的精气神萎靡颓废,整个人神气就显示不出来,在第一印象中

就是极差的。

反之道理也是一样的。

衣着朴素之人,往往会让人高看一眼,并非是他的衣着,天下衣着朴素之人数不胜数,但为何有些人能脱颖而出。

答案就是精气神三字!

现在的赵禅精气神足,甚至可以说是达到巅峰也不为过。

神清!

面嫩!

更容易让人从心里产生好感。

一路上的颠簸,关统照顾起赵禅的日常生活,这一路上,也算是太平,没有什么不长眼的来阻拦。

“公子,溧阳到了。”

经过二三日的跋涉,终于到达溧阳。

重回故里,赵禅一时间感慨万分。

“公子,可需回到赵庄瞅瞅。”

“不需要了。”

闻言赵禅微微的楞了一下,旋即摇头苦笑。

家?

他现在哪里还有家。

就算回去了,也是惹人笑话罢了,赵禅自个觉得就没有必要去凑这个热闹了。

金榜题名时,光宗耀祖日

赵禅深知这个世道便是如此的世道。

你不努力,便只能让人一步一步的追赶上来。

世道如此,人心亦是如此。

赵禅也知道,要想出人头地,也只能靠着科举出人头地。

童试分为县试、府试和院试三个阶段

先是进行县式,然后才是府试,最后才是院式。

一步一步的累计上去。

等过了院试下一步,只需要等待秋闱乡试。

过了乡试就是大明堂堂的举人大老爷了。

举人拥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可以挺起胸膛做人,等乡试过后,迎接而来的就是会试与殿试...

如他的老师张璁一般,本来今年就要进行会试与殿试的,结果好死不死的,赶上了正德皇帝的驾崩。

举人再怎么说,终究也是举人,在大明的庞大的关系网中,举人的身份足以让张璁站稳了脚跟。

“找家客栈住下吧。”

赵禅沉吟了一阵,什么莫欺少年穷,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这样中二的话,赵禅讲不出来,同样的也不是他的风格。

该打人脸时,赵禅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直接给他赏过去。

既然要准备打人脸,那么使出全力一巴掌的时候,就必须要打的非常响,同样的也要打的他们非常疼。

疼的让人痛彻心扉,疼的让人明白他赵禅并不是好欺负的。

打人的时候,必须要把人打疼了,他们才知道害怕二字是怎么写的。

不然有恃无恐,岂不是闹了笑话。

现在赵禅的主要目标就是这一次县试。

童试三场,赵禅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次。

每次都是卡在最后的院试,最后一道的院试就像是一道天堑,把赵禅的科举之路卡在门外。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输了多少次了,赵禅早已经忘记了。他只知道一件事,就是输的太惨太久了,战的太久了,那道坎久而久之就成了一道心魔。

一道不曾战胜过的心魔,一道永远越不过去的坎。

悬梁自尽!

赵禅选择了一个自己认为最体面的选择,一根麻绳结束自己的一生。

只是心魔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在上吊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在溧阳城的客栈内,一年一次的童试,让溧阳城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也幸亏他们口袋里面有钱。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

就算客栈再怎么紧张,手中握着白花花的银子,想要入住一间上等的厢房,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一住,就是整整的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赵禅一头扎了进去,沉溺于学习的海洋中,在大部分的时间中,赵禅口中几乎是之乎者也,剩下的时间,则是提起毛笔不断的练字。

做这些事情,赵禅几乎已经成为了本能。

慢慢的之前还带着稚气的字体,加上张璁的训练,在加上这些时日的磨炼,字体方方正正,让人赏心悦目。

卷子是人审的。

文章好坏是要经看过之后才知道,但文章首先是否能入眼,能不能写的一手好字就显得格外的重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五章 我不要做你女婿 第六章 倒霉的举人 第十七章 归时无人闻 第十八章 案首 上 第十九章 案首 中 第二十章 案首 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