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郭威传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悠悠牧童”

“第一章悠悠牧童”

白话文小哥 2021-01-14 15:51:52
人明白这位倍受敬重的长辈,到底(何方,只明白十余年前老人路过此地此地,会觉得此处环境优雅高贵,山民纯朴,是一个很修身修身养性的好地方,便移居出来。称其“赵夫子”。  过了一小会,赵夫子总会觉得声音有些参差不齐,好像有人在滥竽充数,他挥了挥他那双满布皱纹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郭威传奇

推荐指数:10分

《郭威传奇》在线阅读

  乾兴二十五年,赵王朝都城大兴城百余里郊外,一处偏僻的学舍内。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稚童们背诵论语的声音不时从这里阵阵传出。只见学堂上一白胡子老头正手捧三尺戒尺摇头晃脑、优哉游哉的坐在板凳上。他那一双小眼睛不时地咕咕的转着,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望着年幼的孩子们,看着他们那努力的神情,他不禁赞叹一句“孺子可教也。”

  村里没有人知道这位备受尊敬的长辈,究竟来自何方,只知道十余年前老人路过此地,觉得此处环境优雅,山民淳朴,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于是定居起来。人称“赵夫子”。

  过了一小会,赵夫子总觉得声音有些参差不齐,似乎有人在滥竽充数,他挥了挥他那双布满皱纹的手,示意孩子们停下来。只看见一人趴在窗口忘情的不合拍的吟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那人旁边的牛不时还发出’哞、哞、哞‘的声音附和道。看到这一滑稽的情景稚童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好不热闹。赵夫子更是不禁怒发冲冠:“好好端端地《论语》怎么还冒出《周易》了?这还了得!”

  他站起来仔细往那一看,那人原来是村里郭财主家的牧童,人称“威哥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歇斯底里的喊道“小威子你想干什么,你竟牵着牛来这培养圣人的地方,你真以为这是你放牛的后山么,莫非在心里你当这里是牛棚了?这成何体统当真气煞老夫也。”

  又听那老人说道:“你小子可不止一次来这捣乱了,这是你来的地方么?以前你独自一人默默旁听,老夫念你求学上进不忍呵斥于你,没想到你还变本加厉起来竟牵着牛来听课,当真是闻所未闻、当真是有辱斯文啊,气煞老夫也。老夫是时候要和郭财主谈一谈了。”

  小威子一听这话耷拉着他那瘦小的头颅心中带有一万个懊恼慢慢的退了出来。完了这下要被“郭扒皮”打死了,他越想越气,只听见“啪啪,啪啪啪”小威子把一阵怒火撒向了那可怜的大黄。

  大黄是他每天都要悉心照料的大牲口,它是地主家最重要的财产,“郭扒皮”曾言“它的命比你还金贵”。小威子猛地一清醒仔细的望向周围辛亏没有人看到,要是让“郭扒皮”知道了他的牛被打了这岂不是要了自己的小命。想到这,他快速的走出了学舍,看着大门外高高挂起的那硕大的四个字“白鹿学舍”,他心中充满了太多的不舍,自己从小到大可是冒着天天被打的风险屡屡偷听赵夫子讲课,这才认识了那所谓不知有没有一箩筐的大字,想到这儿一阵心酸涌上他心头,听着同龄人从里面传出的朗朗书声,他不禁流下几滴眼泪,“读书识字在自己这里竟是这样艰难!|”

  小威子心不在焉的走在回府的路上,突然一道人影窜了出来只听见那人高喊道“威哥儿老爷快急疯了,他老人家今日破天荒的起得早,一看他那宝贝牛不在正在府里大发雷霆呢,你没看见那样子都快哭出来了,我看好像是他儿子丢了也不过如此呢!”

  小威子一听这话心道完了,要是赵夫子再添油加醋的说一通,今天的事绝对够自己喝一壶的了,“哎天要绝我么这都是什么事啊!”

  “栓子好兄弟啊多亏你还记得哥哥,知道来通知一声,可是什么都晚了啊!”

  他倒竹豆子般的把今天早晨发生的事跟栓子说了一通,说罢两人脸色又阴沉了些,就这样回到了郭府。

  郭府,郭家庄稍微有点钱财的人都会在府门前高高挂起这两个字的匾额。小威子的东家便是郭家庄有名的‘郭扒皮’,能被冠以这种称号的也算是声名显赫的另类吧!郭府占地面积不小作为这个庄子数得上号的大户,‘郭扒皮’纵然往日里再是抠门至于自己脸面他还是要的,何况这座宅子本身就是他从自家老爹哪里继承过来的。经过两代人的重建翻修这座宅院也算是郭家庄建筑的代表了吧。

  府门前两座石狮子虽然个头较小但也算帝国境内地主家建筑的标配了,也许是时间久远的原因石狮子愈发圆润起来,小威子记得小时候不知有多少孩子每天闲的没事干就为了摸一摸这个大块头。

  走进大门院内有一水池,围绕着它四周建有四合式的庭院,往东边主体建筑便是郭扒皮的居室,往西有供有家族子弟读书的诵芬书屋、深柳读书堂,再往里便是秋声馆了那是招待贵客的地方可是这么多年很少有人居住。继续往里走便是那郭府最核心的地方了“郭氏草堂。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杀猪一般的声音吼道“这王八蛋小威子要是回来,看我不打死他,都几个时辰了还不回来,这小子是不是在哪偷奸耍滑呢,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不一会小威子走进了正堂,看见了那位躺在太师椅上身着华丽肥的像个球似的男子。

  那人眯着缝一样的小眼睛阴沉的说到“你小子去哪了?”

  小威子心想赵夫子怕是还要来告状,要是说谎自己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于是急中生智的说道“学舍门口的草很是鲜美,大黄一时不听使唤拖了些时间”。

  “是真的么”郭扒皮阴森森的说道,一旁的夫人看不下去了,说道“夫君,都是本家,何况小威子平时勤劳能干,何苦难为一个孩子。

  ”听到这话,“郭扒皮”气也消了,小威子只得口中不停地“谢谢夫人”。

  “还不滚下去”,郭扒皮这一声让小威子如蒙大赦快速的离开了。

  小威子七拐八拐的来到一个只有茅草盖顶的土胚房,他推开门猛地坐了下去。心道和郭扒皮打交道真难啊,他拿起桌上不知放了几天的硬邦邦的窝头就着水狠狠地吃下去了。每七天发放一次口粮,这是郭府的规矩,郭扒皮向来是不管底下人死活的,如果不是栓子在伙房帮忙打下手有时能带回点残羹剩渍,小威子这辈子怕是也不知菜蔬究竟是何味道!

  记得有一次郭扒皮过寿,他老人家不知为何竟大发善心,说是要与府内众人‘众乐乐’破天荒的做了一盆红烧肉,那滋味让小威子久久不能忘怀,那可真是入口即化,连菜都很少吃到的哥俩那天仿佛觉得自己活在梦里。吃完饭后小威子来到了管事的屋子里领到了今天的任务,将庄上收获的鱼剖干净并腌制起来。郭扒皮家可是不养任何闲人的,每个人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看着瓦罐里的鱼,小威子真想啃上一口,伙房里做鱼时的鱼香味不知醉倒了多少年纪相仿的长工们。小威子熟练地刮起鱼鳞,划开鱼肚子,掏干净内脏。挖开鱼鳃去掉腥线将鱼多开几道,扔到大瓦罐里。紧接着他开始将鱼送到伙房。来到郭府这传说中的重地——伙房。

  他看着满屋的蒸汽、闻着各种香味,想到古语有“望梅止渴”今有“闻味止饿”啊。忙活了一大通,看着师傅们遮遮掩掩的样子,连调个味都要藏得严严实实的,他不禁没有了多少兴趣,心道“什么玩意,爷们可是励志封狼居胥的人,区区厨子是我的菜么”。

  不过到最后还得向师傅们低头哈腰啊,谢了。忙完了一天的活,他伸了伸胳膊,回到自己的狗窝躺了起来。

  不一会,一阵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开门,开门,快开门,睡得跟个死猪似的,这才几时啊?”睡梦中的小威子肉眼惺忪的打开房门,迷糊的说道“栓子,干么呢,不知道小爷今天活干的多很累啊,你还来烦我?”

  栓子一脸鄙视的说道:“得,威哥儿,您以为我愿意来您这狗窝儿啊,夏热冬凉的风水宝地可不是我能驾驭的,哈哈。”“看看你,果真家徒四壁啊”。

  “哼,”只听见一声冷哼,威哥儿不禁怒了,“谁啊,谁在小爷的一亩三分地,耍脾气啊,反了你不成,报上您姓名,我来与你会一会。”只见那人道“小小年纪,江湖气挺足啊,还没断奶的小毛孩口气可不小,哪里还有点童真,尽是些圆滑世故,真真的气煞老夫也!”

  听到这话,小威子算是彻底清醒了,好熟悉的台词啊,莫非是赵夫子。他抬头一看,果然是,暗道不好一时出口成章到“夫子先生啊,您还真到府里找老爷告我的状了,您这是要把小的往火坑里推啊,您大人大量和我这屁大的孩子计较啥,这多有损您的身份?”

  赵夫子道:“说完了没有,说完了不请我进去坐一坐?”

  赵夫子盯着眼前的小破屋,一张破的快要散架的桌子,几个断腿的小凳子,桌上两个碗,还有就是床上铺着到处都是窟窿的席了,连个枕头都没有。夫子笑道:“这便是我们郭家庄“赫赫有名”的威哥儿的全部的家当了。”

  小威子一看夫子也没有那么大的火气啊,这敢情不是找我算账的。这一看不要紧,小威子心中对夫子的印象不禁好了许多。

  那个整天穿着整齐,手拿一把折扇,郭家庄老少爷们都尊敬的快要当祖宗供着的学究,竟然会屈尊来一个牧童的家里,要知道多少人家上赶着请夫子去家里做客,他可是都不去的。

  夫子说道:“我来这可不是给郭老爷告状的,我注意你小子好几年了,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一个八岁的孩子快瞧瞧你又黑又瘦跟个猴似的。你偷偷地在学堂外听了也有四年的课了吧,认识多少字了有一筐了吗?”

  小威子严肃的说道:“夫子您说笑了,我哪里懂那么多无非是照猫画虎只知皮毛啊。夫子您就将就的坐在我那小破床上吧。”

  又说道,:“栓子别愣着了去伙房打点热水,怎么也得让夫子喝口水啊。”

  夫子道:“别忙了我可不是来喝你水的。当初看上这风景秀美、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生存味道,同时村民又淳朴的很,适合安度晚年就留下来了,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在村里我曾教过不少学生可大都不争气,没有几个愿意好好学的。他们中的多数人大都不分五谷,可怜我这满腹的墨水难道真要随我埋进黄土不成?”

  小威子一时搞不明白:“夫子今日为何如此多愁善感,他还是那个郭家庄学生们又爱又恨的学究么?他也没喝酒啊他和我说这什么意思啊?顿时一万个疑问飘荡在小威子的心头。一时间气氛沉默起来,双方都没有再说话。

  感觉过了好久,夫子冷不丁地说了一句:“我要收你做关门弟子,你可愿意?”那一刻,小威子感觉时间仿佛禁锢了一样:“您说什么?”

  若干年后,小威子想起这一幕依旧觉得很是不可思议,果真世事无常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悠悠牧童” “ 第二章恩师提携” “ 第三章授业解惑” ”第四章强身健魄“ “第五章十年之约“ “ 第六章小试牛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