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重生之最强仙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一章 鞭刑

第十一章 鞭刑

红籽树 2021-02-23
连续五日,顾千秋都不曾看见叶阡寻的身影,要也不是每天三餐还就算放到竹门口,他还真我以为叶阡寻大发慈悲心地放过我他了。但是那饭菜……他一尝就明白是叶阡寻做的,弄的顾千秋一时之间没了胃口,严禁不下山摘一些果子来裹腹。他在齐云峰转了五日,这齐云峰相对于其他两不过那饭菜……他一尝就知道是叶阡寻做的,弄的顾千秋一时没了胃口,不得不上山摘一些果子来裹腹。。...

接连三日,顾千秋都未曾看到叶阡寻的身影,要不是每日三餐还照样放在竹门口,他还真以为叶阡寻大发慈悲地放过他了。

不过那饭菜……他一尝就知道是叶阡寻做的,弄的顾千秋一时没了胃口,不得不上山摘一些果子来裹腹。

他在齐云峰转了三日,这齐云峰比起其他两座山峰的灵气可谓是充裕十足,怪不得这座山峰不对宗门普通弟子开放,这要是开放,那些弟子还不得挤破了脑袋往里钻?

他也不知道叶阡寻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才让左凌峰答应,让他留在这齐云峰上修炼的。

在这后山,有一座灵泉,是顾千秋无意间发现的。

灵泉四周怪石嶙峋,石阶隐没于奇石异树之间,倘若不有心勘察,根本发现不了,此处空山鸟鸣,平添了几分寂静之感。

穿过巨岩,便可听到一阵水鸣之声,步入眼帘是一道白色巨浪,由百丈山巅冲刷而下,如同一条猛龙,扎入到大约方圆十丈的深潭之中,溅起层层浪花,带着刺骨的寒气,朝着四面八方激荡开来。

顾千秋刚到灵泉,便察觉灵泉之中有灵力波动,想来是有人来了,这灵泉不比温泉,冷冽刺骨,却对人修养修行有着奇效。

泉中已有一人,背对着他,ChiLuo着上半身,不用想,顾千秋也知道是谁,这齐云峰除了叶阡寻便不会有人再来。

顾千秋想了想,他现在还不想看见叶阡寻,抬脚刚想走,眸光却便被叶阡寻的后背吸引住。

那后背上竟有数十道鞭痕,交错相布,错乱不堪,细细一看,那鞭痕周围血ròu翻滚,皮开ròu绽,流血不止,竟渐渐染红了这汪灵泉。

看着鞭痕的新旧程度,分明就是这两日造成的!

顾千秋一皱眉,叶阡寻如今可是左云宗宗主左凌峰首席大弟子,要罚他,定然只有左凌峰。可是他究竟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要受这么重的惩罚?

这些鞭痕很明显就是往死里打,左凌峰竟然会下令如此狠心的鞭打他,究竟出了何事?他不在的这几日,宗门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

这样一想,顾千秋的呼吸顿时有些凌乱,忽然,叶阡寻从泉水中站了起来,一转身,一袭红衣已经披在身上,他深紫色的眸子忽然看向他所在的方向,轻呼一声,“师尊?”

见被发现了,顾千秋也不好再躲,只好穿过眼前杂乱的草丛,走到灵泉边上。

“你…”顾千秋指了指叶阡寻的后背,说出的语气是连顾千秋都并未察觉出来的关心,“你背后的鞭痕是怎么回事?”

叶阡寻的面色苍白,红衣长袍拢着那身躯,隐约的勾勒着飘渺的线条,若隐若现中恍惚着,看不清,道不明,眼前仿佛是山谷中升腾的朝雾,有形无质。

顾千秋的目光一顿,叶阡寻的身子何时变得这么瘦弱了?

就在顾千秋出现的那一刻,叶阡寻深紫色的眸子就一直看着顾千秋,那目光里掺杂着一种顾千秋看不懂的情绪。

忽地,人一闪便至顾千秋眼前,叶阡寻拽着顾千秋的手腕一转,顾千秋双眼猛地瞪大,下一刻,叶阡寻便将他压在身下,他的眸子看着他,安慰道:“没事,不过一点小伤。”

听闻这句话,顾千秋眉毛一挑,被鞭打成这样?也叫小伤?

顾千秋扭了扭身子,这个姿势,叶阡寻一呼一吸都喷薄在他的耳边,让他极其不适应,他shen手推了推叶阡寻,可刚刚明明看起来十分柔弱的身躯,他如今却怎么样也推不动,让他顿时有些气馁,他这幅身子着实有些弱!

他看着叶阡寻,一字一句道:“叶阡寻,你放开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叶阡寻看着顾千秋,听到他这句话,忽然一笑,这笑容如春日里的朝阳,熠熠生辉,让顾千秋不由得想起叶阡寻小时候那个如沐朝阳的男孩,竟一时呆愣住,只可惜叶阡寻的一句话,彻底打乱了脑海中的美好,只听叶阡寻轻笑,“师尊如今这般修为,要怎么对我不客气?说说看?”

竟是嘲笑他修为太低!

顾千秋眼底窝火,动手推他,可被叶阡寻一手抓住,举过头顶,与他十指相扣,叶阡寻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似乎再说,你还有什么办法?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顾千秋抬脚就往他身下踹去,被叶阡寻一脚挡住,随即大腿紧紧的压住他的小腿,让他动弹不得。

手脚都被钳制住,顾千秋一咬牙,心一横,一口咬住叶阡寻的肩膀,力度之大,似乎是想咬下叶阡寻的ròu一般,他就不信叶阡寻不松开!

这一咬,叶阡寻的身子猛地一僵,还未等他松开,叶阡寻便一把拉起顾千秋,紧紧的搂住他,御剑就朝着半山腰的竹屋而去。

等顾千秋缓过神来,他们已到竹屋,叶阡寻将他抱起,直奔内间,“咚”的一声,将他摔在榻上。顾千秋被摔的哎呦一声,一时爬不起来身,正当他想要爬起来时,抬眼一瞧,一张放大的面容直接朝他扑了过来,猛地将他压在身下,叶阡寻看着他,不等他的反应,一口便咬上了他的锁骨。

一瞬,顾千秋疼的皱眉,心里早就暗骂了叶阡寻的八辈祖宗。

他么的,这臭小子是想要干嘛!

叶阡寻的呼吸有些凌乱,额间渐渐冒出层层冷汗,他的眸眼带火,像是野兽看着他的猎物一般,想要将他拆入裹腹,不过,顾千秋能够感觉得到,叶阡寻似乎在压抑着自己。

顾千秋看着叶阡寻一阵恶寒,就算没经历过那种事情,顾千秋也知道现在是个怎样的情况。

没吃过猪ròu,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么?

叶阡寻对他竟然存着这样的心思?

猛地向chuang后面退了两步,瞬间逃离叶阡寻的怀抱,他从未想过,叶阡寻对他,竟然存着这样的心思,他难道不应该将他一剑刺死,或者直接将他挫骨扬灰么?

顾千秋神色一凛,刚刚光顾着与叶阡寻拳脚相向,竟然一时忘了动用灵力,他右手捻起剑诀,慌忙召唤白玉剑,白玉剑到手,顾千秋提起白玉剑,剑尖直指叶阡寻。

仿佛下一刻叶阡寻再过来一下,顾千秋便会毫不犹豫地立刻捅进他的肩膀。

叶阡寻跪坐在chuang塌上,因为顾千秋的动作,他的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看着顾千秋的目光也变了,冷的叫人发寒,他冷冷的看着顾千秋,shen手握住了白玉剑。

顾千秋一怔,他刚刚在脑海里想了几十种可能,叶阡寻或是愤怒而去,或是生气腐蚀了这柄剑,亦或是愤怒地将他处死?可他独独没想到叶阡寻会这么做。

叶阡寻一只手握住白玉剑,掌心有鲜血流出,顺着剑锋渐渐落在chuang塌之上,“师尊怎样才能解气?再杀我一遍吗?”说着,竟然拽着白玉剑将剑尖直接抵住他的心脏,“师尊要杀我,我绝不还手。”

顾千秋拿着白玉剑的手一抖,他从认出叶阡寻的那一刻起,他心里想的,只是躲,他从未想过要杀了他。

顾千秋看着叶阡寻,眼眸转动不安,他竟然下不去手。

拿着白玉剑的手缓缓垂下,那鲜血一滴滴落在榻上,触目惊心。顾千秋叹了口气,“我杀了你一次,你也杀了我一次,扯平了。从此以后,我们再见面,就当是路人,从此各不相干!”

叶阡寻一听这话,带血的手掌慌忙想要去抓顾千秋的手腕,却被顾千秋侧身躲过,叶阡寻堪堪抓住了顾千秋的衣袖,手掌的鲜血哗啦啦的流,染透了顾千秋的衣袖,“我从未害过师尊,怎么能算扯平?”

顾千秋看着叶阡寻手掌处流出的鲜血,心底没由来的堵得慌,这叶阡寻从小便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总是平白让他担心。

他shen手拉过叶阡寻的手掌,眸光四处打量一下,并没有发现可用来包扎的东西,只好用牙撕下自己衣袍的一角,为叶阡寻细细包扎伤口,“此事我不想再提。”

叶阡寻见顾千秋为他包扎伤口,先是一怔,随后简直欣喜若狂,“师尊不想提,我便不再提。”

叶阡寻高兴的一时竟然忘了这话题本就是顾千秋先提出来的。

顾千秋看着叶阡寻的手,“好了。”然后随手一推,像是十分嫌弃一般。

叶阡寻打眼一看,一时怔住,这伤口被包扎的左一层右一层,活脱脱被包成了一个馒头,不止如此,在这馒头上面,还扎着一个十分别扭的蝴蝶结,“师尊,这……”

顾千秋一时语塞,“……”

这也不能全怪顾千秋,毕竟他两年没给别人包扎伤口了,一时手生也是情有可原的是吧?

顾千秋干咳一声,“怎么?不喜欢?”

叶阡寻高兴还来不及,连连摇头道:“喜欢,喜欢。”

说完,chuang榻上的两人突然都静了下来,顾千秋看着叶阡寻,颇有些尴尬,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忽听叶阡寻传来一句,“四日后的大考,师尊可要参加?”

顾千秋为了大考,才不想与赵胖子硬碰硬的,所以,他怎么可能不想参加?

宗门的大考,一般头名的奖励都颇为丰厚,比如一些极品丹药,符箓,法器等等。不过,顾千秋对这些东西都没什么兴趣,他对大考最感兴趣的部分就是实战,实战不仅仅能检验自己的实力,更能在实战中领悟一些道理,从而提升修为。

顾千秋目前最想要的就是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

冲着叶阡寻点了点头,顾千秋道:“自然是要参加的。”

叶阡寻冲着顾千秋笑了笑,像是做了某种决定,“好。”随后像是自言自语道:“我会为师尊安排好一切的。”

顾千秋一时愣神,并未听清楚叶阡寻说了什么,他反问了一句,“你刚刚说了什么?”

叶阡寻笑了笑,“没什么。”然后人便躺了下来,shen手拍了拍旁边的位置,道:“师尊,天色不早了,是该休息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十章 囚禁 第十一章 鞭刑 第十二章 血斗 第十三章 重伤 第十四章 锋芒现(1) 第十五章 锋芒现(2)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