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黑天道》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西蜀奇丐(二)

第三章 西蜀奇丐(二)

铁秋歌 2021-04-09 09:30:06
十数枚铜钱激射而入,竟没已发出半点声息。那胖子惊得大张了嘴巴,老半天合不拢。  老人哑着嗓子道:“多谢你这位爷前来捧场。”冲青霜轻轻地点点头,慢慢的走到她桌前,将破钵一伸,青霜见老人落魄可伶,取出来两块碎银子,轻轻地倒入钵中。老人也不表示谢意,后转身走入金袍客。金岂知那老人毫不理会,直到把那段曲子拉完才罢。一个胖子叫道:“去你娘的,拿了钱去,少在这儿聒噪!”右手一扬,十几枚铜钱连成一线,向老人激射而去。紫烟吃了一惊,救援不及,叫道:“小心!”那老人不慌不忙从怀里摸出一个破钵,轻轻一兜,十数枚铜钱尽数入内。-。...

黑天道

推荐指数:10分

《黑天道》在线阅读

  那边厢七条汉子将桌子拍得震天价响,大喝道:“掌柜的,还要不要人吃饭!”掌柜的一面向众人陪罪,一面命伙计将那老人轰走。-

  岂知那老人毫不理会,直到把那段曲子拉完才罢。一个胖子叫道:“去你娘的,拿了钱去,少在这儿聒噪!”右手一扬,十几枚铜钱连成一线,向老人激射而去。紫烟吃了一惊,救援不及,叫道:“小心!”那老人不慌不忙从怀里摸出一个破钵,轻轻一兜,十数枚铜钱尽数入内。-

  怪的是那破钵亦为铁器,十数枚铜钱激射而入,竟没发出半点声息。那胖子惊得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

  老人哑着嗓子道:“多谢这位爷捧场。”冲紫烟微微点头,慢慢走到她桌前,将破钵一伸,紫烟见老人落泊可怜,取出一块碎银子,轻轻放入钵中。老人也不道谢,转身走向金袍客。金袍客头也不抬,更不看那老人,随手丢出一块银子,“当”得落入钵中。老人越过中间七人,又走向那粗豪大汉。那大汉伸手在腰间钱袋一捏,空空如也,当即从怀中取出一只金元宝递上,老人道:“老朽一个臭要饭的,如何消受得起,大爷还是收着罢。”-

  大汉呵呵一笑,收起元宝,提起酒坛,满满筛了一碗酒,双手递给老人。老人接过酒碗,一口喝尽,赞道:“好酒!”

  掌柜不耐叫道:“兀那叫花子,钱也收了,酒也喝了,还不快走,别耽误了我做生意。”-

  老人揩去嘴边酒渍,慢慢地道:“待我办完一件事就走。”掌柜好奇问道:“你要干什么?”老人一字一顿地道:“杀人!”脸色蓦地一寒,目透杀机。

  掌柜吓了一跳,半天说不出话来。那边吃喝的气人脸色齐变,暗自握住兵刃,凝神戒备。这几人久历江湖,从这老者方才接铜钱的手法已看出,此人绝非等闭之辈。

  -老者转过身,盯着那七个人道:“你们是自己了断还是等老夫动手?”

  其中一个秃头喝道:“老东西,不想活了么,你可知道老子是谁?”-

  老者冷笑一声:“瞎眼乌鸦挨千刀,我不认识。”-

  秃头唰地拨出厚背大刀,怒道:“你老子是金眼雕李千刀,怎么……啊……”-

  他本想说“怎么连你老子的名号都记不清”,不料只说出“怎么”二字,忽地口中剧痛,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李千刀张嘴一吐,吐出一大口鲜血,中间夹着两颗门牙和一枚铜钱。李千刀识得这枚铜钱,正是方才黄胖子所掷。-

  七人都知道这枚铜钱是那老人打出,却谁也没看出他的手法。想到这老儿身手莫测,又是冲着自己而来,七人虽都是亡命之徒,此时亦觉背脊发凉。-

  却听那老人道:“丙辰十月初五,沧州王家堡一十一人无故横死,挨千刀,你可知道是谁干的?”-

  李千刀心中大惊,寻思:“这事老子干得十分隐密,除了自家兄弟之外旁人决不知晓,这老儿如此问我,只怕已知真相。哼,定是王一发那酒鬼漏了风声。”当下大声道:“你算是问对人了,这件事情除了我没人知道。”老者道:“如此说来莫非是你?”-

  李千刀森然一笑:“不错,就是区区在下。那晚我路过王家堡,手头正紧,便向王老爷子借几两银子使使,谁知那老儿不识好歹,表面应承,暗中却差人告官。哼,这可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哦。”老者哂道,“这么说倒是王老爷子的不是了?”-

  李千刀哼了一声,却不说话。-

  紫烟心想这姓李的谋财害命,歹毒阴狠,真是该死。却不知这老人家是谁。-

  老者又道:“丁巳五月初七,山西陈元浦三位遗孀均被奸杀,尔后陈家一十三口尽被灭口,想来也是李大爷的手笔了。”说到这里,眼中杀机迸射。-

  李千刀心头一寒,握紧刀柄,道:“是又怎样?老子行走江湖,杀个把人还不是家常便饭。至于陈家的三个娘们,爷爷见她们生得标致,便和王一发、赵金钱一人一个,快活之后自然一刀宰了,永绝后患……”他心知这老儿决不会放过自己,而自己又不是他的对手,已方虽然有七人,却因利而往,各怀异心,大难临头之际,难保不各自高飞,于是便将王、赵二人一齐供出,拉他们下水,免得自己一人独挡,死的冤枉。-

  王、赵二人自然知道李千刀的心思,一齐在心中大骂。-

  老者嘿嘿冷笑:“关中七煞,没有一个好东西,戊午八月十四,凉州天保商队七十一人全部横死关外,暴尸数月无人收敛。而其所带衣锱商物尽数失踪,这你们七人都有份吧。”李千刀额头青筋暴起,惊怒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老者冷笑道:“真是蠢货,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巧得很,你们屠杀天保商队时老夫正好经过,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决计冤枉不了你们。”

  李千刀心头突地一跳,难怪当时总觉心中不安,似乎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难道这老儿当真都看见了。那他当时为何不出手救人,却要事后算帐?

  老者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漠然道:“老夫若当时出手,你们便杀不得人,杀不得人罪行如何能够圆满?说不得只能等你们恶行圆满之时,老夫才好送你们下地狱。天道无情,神佛无眼,众生愚钝。多救十个好人也不及多杀一个恶人。”

  紫烟听得无比惊讶,心道:“这老头好生奇怪。”却听那老者道:“关中七煞,杀人如麻,无恶不作,若再留你们,天理不容。”-

  李千刀跳将起来,大叫道:“大伙并肩子上啊,将这老匹夫乱刀分尸!”呼地一刀,当先砍出。-

  老者抄起拐杖,随手一点,刺向李千刀。那拐杖刺到中途,“哧”的一声,杖尖弹出一柄细剑,李千刀猝不及防,只觉脖子一凉,便被利剑洞穿。-

  老者身随势转,更不稍停,细剑一吐即缩,顺势划落,只听“啊啊”两声惨叫,王一发、赵金钱双双倒下。-

  这三剑一气呵成,实在快不可当,所指三人都是久杀惯战的老手,竟无一个能够避开。-

  紫烟见这老人一出手便使敌方一人断喉,两人受伤。手法之快,剑术之奇,简直匪夷所思。余下四人个个面无人色,肝胆俱寒。-

  那四个人分别是“血手魔王”屠光,“黑蝙蝠”郑平,“毒蜈蚣”丁冲,“肉皮球”黄大胆。都是杀人如麻的大盗。-

  老者逼住四人,冷冷道:“你们是自行了断还是要老头子动手?”-

  四人毕竟久经沙场,惊而不乱。强定心神,一声招呼,同时抢出。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四面出击,配合得天衣无缝。-

  刹那间,刀剑交织,光影如幕,老者舞动拐杖,但见杖影如云,飘飘渺渺,捉摸不定。只听得叮叮当当、乒乒乓乓,五人战成一团。刀飞剑舞,杖走如龙。-

  紫烟见五人越斗越烈,招数险恶,全然性命相搏。不禁心怦怦而跳。瞥眼间,见那大汉自顾吃喝,对周遭之事恍如未见。忽的心头一惊,东首一桌空空如也,那名金衣人早已不知去向。暗忖自进店来,店中人一举一动莫能逃过自己的眼睛,这金衣人竟能在自己眼皮底下溜走,小小店中真是藏龙卧虎。-

  “砰”的一声,木板飞脱一块,接着“格喇”一声响,桌子又碎一张,紧接着又是“砰砰”两声,两条门板飞了出去。-

  店内本不甚宽敞,又摆了许多桌椅,实容不下五人剧斗。刀剑泛寒光,木杖裹劲风,所到之处,木板四下乱飞。-

  掌柜和伙计从未见过如此恶斗,吓得缩在墙角,浑身筛糠。-

  蓦地,人影乍分,老者横杖在胸,拦在门边。那四人个个带伤,只是剧斗之中,老者迫于自保,出手偏差,未伤着要害。-而那七煞横行江湖十数载,也确实有些真本领,老者之所以能将李千刀一击毙命,一来是他大意,二来也确实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这番几人吸取教训,配合密切,着实不易对付。

  屠光一张马脸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他也不擦拭,任凭鲜血一滴滴流下,满脸都是,甚为可怖。只听他道:“你……你是辛野鹤?”-

  老者冷冷一笑:“到现在才认出老夫,血手魔王的眼光忒也差劲。”-

  紫烟心念一动:“辛野鹤?原来他便是西蜀奇丐。”她幼年-曾听爷爷说过,知道此人生性怪癖,行事乖张,但却是侠义之士。曾在大漠为诛杀一伙沙盗,追踪七天七夜,活活将那伙沙盗渴死累死。故而在江湖中颇有名气。

  黄大胆哈哈一笑:“关中七煞栽在西蜀奇丐手中,也不算丢人……”

  “人”字尚未完全吐出,丁冲斜刺里抢出,刷地一剑刺向辛野鹤胸口。屠光纵身而起,挥刀扑向店伙计。-

  辛野鹤性子虽然怪癖,心肠却是至热,否则也不会为那些枉死之人甘冒奇险,千里追杀关中七煞,这时眼见店伙计就要惨遭毒手,心中惊怒,大喝一声,挥杖荡开丁冲那一剑,闪身出杖,向屠光背心疾刺。-

  不料眼前一花,出现一团红雾,辛野鹤急于救人,不及多想,挥掌一荡。哪知手掌刚刚提起,便觉头昏眼花,四周墙壁人影剧烈晃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垂钓 第二章 西蜀奇丐(一) 第三章 西蜀奇丐(二) 第四章 西蜀奇丐(三) 第五章 敌踪(一) 第六章 敌踪(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