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黑天道》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敌踪(二)

第六章 敌踪(二)

铁秋歌 2021-04-09
,你给他解药都切记。”  铁三道:“江湖中怪人多了去,辛野鹤是在算不了什么。”  青霜笑道;“说的是,喂,咱们这样走路时闷都闷死了,一点儿好玩儿。现在和爷爷他们走路时总有故事听,你讲个故事听好好?”  铁三淡淡道:“我会讲故事。”青霜小嘴紫烟道:“刚才那几个坏蛋明明打不过你,你为什么还放了他们,他们要是再害人怎么办?”。...

黑天道

推荐指数:10分

《黑天道》在线阅读

  行了一程,紫烟突然说道:“喂,你怎么不说话,我问你一件事好不好?”铁三心想这小丫头叽叽喳喳真是烦人。顿了顿问道:“什么事?”

  紫烟道:“刚才那几个坏蛋明明打不过你,你为什么还放了他们,他们要是再害人怎么办?”

  铁三看了她一眼道;“辛野鹤脾气古怪,他的事情向来不喜欢别人插手。再说关中七煞让辛野鹤盯上了,料来也做不了什么恶了。”

  紫烟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嗯。我也觉得那个老头古里古怪,你给他解药都不要。”

  铁三道:“江湖中怪人多了去,辛野鹤是在算不了什么。”

  紫烟笑道;“说的是,喂,咱们这样走路闷都闷死了,一点不好玩。以前和爷爷他们走路总有故事听,你讲个故事听好不好?”

  铁三淡淡地道:“我不会讲故事。”紫烟小嘴一撅:“你骗人,难道你小时候爹爹妈妈没给你讲过故事?”铁三心道:“我怎地有那好福气,我连爹妈长得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紫烟见他脸色忽然变得阴郁,忙问:“你怎么了?”铁三轻轻叹了口气,道:“我没有爹妈。”紫烟“啊”地一声,道:“对不起,惹你伤心了。”铁三道:“我连爹妈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有什么好伤心的。”紫烟轻轻叹道:“其实我也没有父母,是爷爷把我带大的……”-

  铁三忽道:“不说这些事了,我想起一个故事,你要不要听?”紫烟喜道:“要听要听。”-

  铁三理理思路道:“从前,有个老太太,无儿无女,靠每天给人浆洗衣服赚钱,钱虽不多,老太太生活俭朴却还有节余。剩下的钱放哪呢?老太太想了想,就放在屋子里的墙窟窿中。每天把钱包好,回家就往墙窟窿一塞。过了半年有余,老太太想把钱点点数。用手往墙窟窿里一摸——糟了!连个钱毛也没有。老太太急了,前后查看,屋门每天锁的好好的,不像有人撬过。再往窗户上一瞧,哎呀!毛病在这儿哩!”

  “原来这墙窟窿靠近窗户,窗户格子下面有个地方磨得油黑发亮。显然每天有人从窗户中伸进手,把钱掏走了。老太太气得七窍生烟,憋闷了半天,想出个狠主意。她找了把锋利的牛耳尖刀,藏在家里。然后出去洗衣服,回来照旧把钱一包,塞进窟窿。饭后,老太太放好被子,熄了灯,让小偷以为她睡下了。其实她紧握尖刀,在窗户一侧等着呢!不久,黑影中果然有一只手,从窗户洞里伸进来,准确声摸到墙窟窿,熟练地把钱用二指夹出来。老太太怒从心头起,好毛贼,就是你!正当毛贼要缩手时,老太太双手握刀,咬牙切齿,狠命一扎。刀尖竟扎透贼的手背,插到窗台的的木头上。这一下小偷想逃,手被扎住了,逃不掉;想赖,钱还在手心里,赖不掉!就等喊人来捉贼吧。就在这时,小偷说了一句话,老太太噌地拔起了刀子,小偷乘机一溜烟逃走了。”-

  紫烟正听得入神,铁三却戛然而止,等了好一阵不见有下文。便追问:“后来呢?”铁三双手一摊,道:“没有了。”紫烟不依道:“故事还没完呢,怎么会没有了,小偷究竟说了一句什么话,让老太太又拔起了刀?”-

  铁三笑道:“你猜猜看。”-

  紫烟喜道:“我最喜欢猜故事结尾了。”想了想道:“小偷说‘我是你儿子’,咦,不对,你方才说老太太无儿无女。”又道:“小偷说:“我是你丈夫。”铁三笑着摇头。紫烟道:“小偷说‘我也很穷,你饶了我吧!”铁三又摇了摇头,紫烟笑道:“我明白了,小偷肯肯定威胁老太太‘你不放我,改天我一定杀了你。”铁三仍是摇头。-

  紫烟又说了几样,铁三只是笑,她心下一想,自己所说的每样都有破绽,哪种说法老太太都不会拔刀子。-

  铁三见她猜不出来,笑着说:“告诉你吧,小偷当时喊:‘没扎着’,由于天黑看不太清,老太太信以为真,拔起刀子想重新扎,小偷乘机逃走。”-

  紫烟听说,不禁笑道:“这小偷真够滑的。”-

  说话间,身后蹄声大作,二人回头一望,只见一乘十骑,奋鬣扬蹄,飞驰而来。马上乘客都作一色打扮,青衣劲装,腰跨长刀,剽悍非常。-

  二人让在道旁,一彪人马飞驰而过,马蹄翻飞,乱雪玉溅。-

  紫烟纳罕道:“奇怪,福建青衣帮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铁三道:“怕是来凑热闹的。”紫烟奇道:“凑什么热闹?”铁三微微一笑:“咱们快些赶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傍晚时分,二人来到一个山村小店,店旁斜挑一面酒旗,门口栓着十匹高头大马,正是路上所遇的那帮青衣汉子所乘。-

  二人刚跨进这家酒店的门坎,就听见店主人大声问小二:“扬子江中今若何?”小二扬声答道:“北方壬癸早调和。”

  铁三一听,拔腿便向外走,张口说道:“有钱不买金生丽。”紫烟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掩口直笑。原来他们说的都是隐语,主人问“扬子江中今若何”是在问“现在水搀得怎么样了?”,店小二回答“北方壬癸早调和”,是说“水早调和入酒了”。而铁三所说“有钱不买金生丽”,意思是我有钱也不能白白上当买你搀水的酒。-

  店主一听急了,眼见财神爷要走,也顾不得再遮掩,索性再说一句隐语:“前面青山绿更多。”何为“青山绿”?当然是“青山绿水”之省了。-

  紫烟笑道:“铁大哥,他说前面酒店里的酒,搀水更多!你不在这儿买可就亏了。”铁三无奈一笑:“这贪心的老板,我就这口爱好,他竟然还做手脚。”当下二人寻了张桌子坐下。店小二笑着迎上,低声道:“这位客官,老板说刚才你没点破,很承你的情,你要喝酒,我们给你最好的。”-

  铁三笑道:“如此就多谢了,给我上一坛好酒,另弄几个拿手小菜。”小二应声而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垂钓 第二章 西蜀奇丐(一) 第三章 西蜀奇丐(二) 第四章 西蜀奇丐(三) 第五章 敌踪(一) 第六章 敌踪(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