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在线阅读 > 正文 《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第三章人去院空:北堂傲初进婆家

《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第三章人去院空:北堂傲初进婆家

阅读王 2021-05-02 17:16:58
柳貔貅小说名字叫作《贵夫送财:腹黑男将军坏坏妻》,提供更多柳貔貅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柳貔貅小说在线阅读。贵夫送财腹黑男将军坏坏妻小说柳貔貅节选:柳貔貅到达牛村前,先为自己爷开路。东问西问,沿着沟沟坎坎地黄泥路走了约摸一刻,二…...

柳金蟾小说名字叫做《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这里提供柳金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小说精选: 已近年关的乡村到处忙碌的身影,袅袅的炊烟白天黑夜地熏着各家小搭棚里的腊肉熏肠,几里外都能闻到松柏的烟香。那直接由码头直奔而来三四辆马车才抵达牛村口,北堂傲与孩子们就被青烟呛得有些睁不开眼儿。“这快大过年的,是熏肉还是熏人哪!小车夫,你停哪儿不好非停在这火堆边,长眼干嘛的啊,想烧死我们啊!”乡下人……就是没眼色……先行一步的福娘一下马车,没来得及屏住呼吸,就让路边一棚子里烟熏得直咳嗽,气得张口就想骂人。“你啊,咋咋呼呼…

已近年关的乡村到处忙碌的身影,袅袅的炊烟白天黑夜地熏着各家小搭棚里的腊肉熏肠,几里外都能闻到松柏的烟香。

那直接由码头直奔而来三四辆马车才抵达牛村口,北堂傲与孩子们就被青烟呛得有些睁不开眼儿。

“这快大过年的,是熏肉还是熏人哪!小车夫,你停哪儿不好非停在这火堆边,长眼干嘛的啊,想烧死我们啊!”乡下人……就是没眼色……

先行一步的福娘一下马车,没来得及屏住呼吸,就让路边一棚子里烟熏得直咳嗽,气得张口就想骂人。

“你啊,咋咋呼呼啥啊,爷在马车里正不自在呢?你你你——赶紧先把马车牵进村去,过了这火堆!”

福叔紧随福娘之后下来,顾不得满眼的烟,就先吩咐赶马的先缓缓地撵着马车进村,自己则拉着福娘,赶紧趁柳金蟾抵达牛村前,先为自己爷探路。

东问西问,沿着沟沟坎坎地黄泥路走了约莫一刻,二人终于在一处朱门……相对小村其他茅屋而言,可以算是大宅院的人家停下脚步。

抬眼一看吧,正门洞开,数个招魂幡跟着北风那个飘啊飘,飘出了好大的几个洞,纸都有些黄黑了,还依旧挂在竹竿上继续迎风招展着。

福娘二人来不及细想这牛村第一大户究竟是穷成了什么样,探头再往里一望,爷爷的,偌大的一个院子,一只老母鸡都带着小鸡仔子们上供台啄米了,院里还看不见一个人——

除了那个堂屋里,还停在床板上,据说去了有些日子的死尸一具。

“呃——”

福娘和福叔声音有些哑,一时也不知再向谁打招呼,而且……眼下这光景,他们两估摸着,也无需像爷说得,真要把柳家大门拆了吧?

这里面不说没人呢,猫都没见一只!

这就是所谓人丁兴旺之家?

福娘和福叔还没回神,身后就传来了马匹哒哒哒地蹄声,不用想,二人一回头,果见一直说自己出身村内望族的少夫人一马当先奔了来。

“吁——”一心豁出去了的柳金蟾勒住马头,人未及落地,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娘,我有……话……跟你说……”就被生生地冻在了舌尖上。

“嗯?”人呢?

柳金蟾抬眼,人就愣在了当场,幻想中老娘没来就算了,满院子的人也没了,这是?数年没回家,走错院了?

就是闹瘟疫的年月,也没见哪个村是只挂一家人的啊!

“夫人,老爷——”倒是雨墨归心似箭,一跳下马,哧溜一下就奔内院那头喊去了。

接着,严阵以待的北堂傲的马车也跟着到了柳家大门下,然后他抱着孩子,领着一众陪嫁的仆人,就这么平淡无奇地、堂而皇之地跨过了柳家的正大门,没人迎接,也没人阻拦。

这顺利地……

让一进大门,站在院里环视四周的北堂傲,心里微微的起了那么点小小小的涟漪——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

不待北堂傲挤出一副柳门女婿该有的紧张问柳金蟾一句:“金蟾,这是?”

门外,就传来了一个询问的声音:“你们是来看人的?”

数人回头。

一个一手拿鞋垫,一手拿针,画得的看不清具体脸貌的男人便映入眼帘。

柳金蟾不及绕过去问问家里出了什么事,只一回头问了一句“劳驾……”,这年轻男人就忽得眼睛发亮:“你……是柳四小姐?”

“呃,恩!”柳金蟾忙点头,“你……”谁啊?柳金蟾翻遍记忆中所有的牛村人脸,愣是没想起眼前这个眼小如缝,脸擦得跟猴儿臀部似的男人是谁家的一号人物。

“哎哟,我的四小姐哦,别你啊我的啰,赶紧着去县城衙门吧!”老妖男,完全无视北堂傲他这个正夫还站在跟前,一把拖住柳金蟾便要往外走:

“你娘你爹,还有你家那些个姐姐姐夫什么的,都让官府的人……”

老妖男音没落,院里就忽然爆出了一声歇斯底里地连哭带喊高音:“金蟾啊,你可回来了啊——”

北堂傲抱紧此女囡囡,赶紧往后退两步,避开内院那老头被人扶着,还脚力十分强健地奔跑势头:

“金蟾啊,咱们家而今可出了大事了!”柳家老太爷一出屋,眼底只有光宗耀祖的柳金蟾,“你再不回来,咱们老柳家就得垮了!”

“太爷爷,您别急,别急,您慢慢说!”柳金蟾忙扶着柳家老太爷往那边屋走。

“金蟾,你不知道啊,你大爹爹年级都过了半百了,不知啥事想不开,突得,大半夜就把那汗巾往房梁上一挂,人一蹬腿人自个儿去了。哎——

你说,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哎——去吧去吧,他要去咱们也留不住,可……可可……他娘家愣是不讲理,非说是咱们老柳家……说是你娘伙同你爹爹逼死她家兄弟!

你说,真要逼死她家兄弟,还需要养他兄弟在这院里三四十年,好吃好喝地祖宗似的供着?这鸡都孵崽几十轮了,他一个蛋都没抱过,你说……

你说,你太爷爷我可多说过他几句?就是说了,也是常情,谁家娶个男人来,只会吃不会下?”

老太爷见面就是话唠,拉着柳金蟾就开始说,完全未意识到柳金蟾身后的北堂傲已经抱着孩子,领着仆从们,从从容容地在屋外陆续围来的村民侧目下,以柳金蟾正夫之姿,大摇大摆地跨进柳家正房门槛,直入正房不说,转过身就安排仆人出来支使柳家仆人赶紧打扫院落,放置火盆,开始烧钱纸——

“哎哎哎——哪个刚进去的高大男人见着了没?”一人戳另一个。

“就是刚才哪个穿得比我们县城大人们穿得还讲究哪个?”一个人回应。

“不是他还能是谁?哎——你说,他是不是柳四小姐的男人啊?”拉长脖子使劲望的人忍不住八卦起来。

“这还用说?你没见他抱着孩子,从正门跨进去的?而且直接跟着柳老太爷进了正房,那派头……就跟这院子的男主子似的——我瞧着,比何老爷还有派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第十章人去院空:难为无米之炊 《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第六章步步紧逼:得陇咱还望着蜀 《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第三章人去院空:北堂傲初进婆家 《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第四章老眼昏花:一个孙婿三个娃 《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第一章一路忐忑:丑相公要见公婆 《贵夫临门:腹黑将军坏坏妻》第七章胜券在握:攘外,必先安内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