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无限之冰雪奇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真剑决斗

第四章 真剑决斗

恶灵附身的骑士 2021-05-04 20:13:32
这个世界“骑着马与砍杀”才是主流。  毕竟,不杀了人当个学者或是工程师也能过一直这样,生存下来率也许比成了战士更高,虽然想要真正的传射立业成家挣取奖励点,但是得靠“骑着马与砍杀”,后面有更为残酷无情的轮回空间等着呢。  “我陪你!”陈雪淞斩钉截铁地地说,让老妹比“啊?”陈雪淞诧异地问道:“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哥。”陈冰凌难得地以非常少女的姿势抱膝坐在脏兮兮的木板床上,突然用略带沙哑的嗓音地对一旁盯着她发呆的陈雪淞说道:“我们去看竞技场吧。”

  “啊?”陈雪淞诧异地问道:“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我想再见见血。”陈冰凌说完顿了一下,咬着嘴唇甩动马尾辫,片刻之后才继续小声说道:“骑砍咱们都玩过啊。”

  无须更多的解释,陈雪淞当然明白老妹的意思,无论是他们玩过的游戏还是空间给出的主线任务,都说明了在这个世界“骑马与砍杀”才是主流。

  当然,不杀人当个学者或者工程师也能过下去,生存率或许比成为战士更高,但是想要真正建功立业赚取奖励点,还是得靠“骑马与砍杀”,后面有更加残酷的轮回空间等着呢。

  “我陪你!”陈雪淞斩钉截铁地说道,让老妹比自己更早沾血已经让他格外羞愤和愧疚,现在又被她主动提起积极备战,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时候退缩的话一辈子都要看不起自己!

  “竞技场应该会有教官,我们过几天还可以去接受训练,你的脚还有伤,这两天还是不要多动。”陈雪淞搀着妹妹单脚蹦着地走出房间,扶她下楼的时候遇上到满面忧色的达叔,心情也不由得跟着低落了:“达叔,有消息了吗?”

  “还没。”满眼血丝的达叔摇摇头:“镇公所那些人就是群sb,全tm的一副官僚作风,还不如昨天那位查尔小队长热心!”

  “那些狗ri的山贼已经引起公愤,他们离死不远了。”陈雪淞安慰道:“游戏里有位大商人牵头对付他们,就算这世界和游戏不一样,咱们不是已经打听过了,有几个绅士正在组织,市民们都磨刀霍霍要杀贼呢!现在您还是好好休息,明天好去联系那些真正管用的人。”

  他不敢告诉达叔在游戏里城卫队队长和土匪是一丘之貉,精神不稳定的他说不定真会一激动去找人拼命。无论游戏还是现实,这个土匪问题都有可以借力的地方,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现代人战斗力不可能跟游戏主角比——在这个真实度不错的游戏里,即使是主角也要被小兵两刀撂倒。

  可能是由于永别女儿之后对同龄的小女孩移情,达叔是六位轮回者中对被劫走的女孩最上心的一个,倒不是说其他人不重视,从惊吓中缓过来之后所有人都在努力想办法,但终究亲疏有别,比如陈雪淞肯定对妹妹的事情看得更重要。

  兄妹俩告别达叔之后走出了旅馆,晚饭时间正是街上最热闹的时候,他们默默地穿过人潮,走向那座除中央城堡以外最显眼的大型建筑。还没靠近就已经听到了鼎沸的欢呼声,陈雪淞突然按紧了妹妹的肩膀,急切地低声说道:“答应我,不要沉迷发疯,你知道后果的,千万千万要冷静!妈的,真不该答应带你来,我甚至不知道到底有多严重,为什么第一个杀人的不是我!”

  “我现在很清醒,哥,相信我,区区杀人后遗症!”陈冰凌握紧他的手,使劲眨眼阻止眼泪滑落,又将话到嘴边的谢谢强行吞进了肚子里,笑嘻嘻地得瑟道:“别道歉,没意思,你不是最讨厌矫情么。以后去砍山贼的时候,我们就是老兵带新兵了,这次我才是见过血的老兵!”

  陈雪淞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两人默默地走向欢声雷动的竞技场。他们都知道杀戮带来的精神污染没这么简单,但他选择信任妹妹的心性和意志,并默默下定决心,尽快与她一起承担这份痛苦考验。

  给了看门人两个第纳尔银币的门票,他们走进了这座由粗犷原木打造的圆形竞技场,正在进行的比赛是一场组队对抗,二十个分别身穿红蓝短衣的斗士在场内打成一团,不时有人被沾着白石灰的木制武器击中,在裁判号令下扔掉武器退到场边。卡拉迪亚大陆上的竞技活动通常情况下没罗马斗兽场那么血腥,更像是一种全民·运动,上场的很多都是受过民兵训练的市民,只为了赚几个小钱、出出风头或是单纯活动一下筋骨,只有难得一见的真剑决斗才会见血。

  中午在旅馆吃饭的时候,就有几位食客在闲谈中提到,今晚会有一场真剑决斗,看来会作为压轴戏出场。角斗比赛从下午三点就开始了,兄妹俩来得有点晚,只好找了个靠后的座位,捧着路上买的煎饼边啃边观看这场比赛。

  红蓝双方打得都不太认真,既没有人指挥也没什么配合,有的年轻人被木剑擦到一下,不等裁判判定是否负伤就扔了武器,带着一小块白灰笑嘻嘻地退到场边,看来都是抱着早完事早收工的想法,草草结束赶紧回去换衣服观看接下来的真剑决斗。几个衣着暴露身材火爆的脱yi舞女走上了角斗场一侧的露台,抱着海碗粗的粗糙原木柱子开始表演,为接下来的重头戏预热气氛。

  最后还站在场内的三个红队斗士被裁判宣布为胜利者,飞一样地跑向了场边的更衣室出口。在裁判充满激情的报幕声中,角斗场八个方向的入口同时打开,八个气质各异的斗士提着开过锋的武器走进沙土飞扬的角斗场,有瘦骨如柴面如菜色、满脸绝望地被驱赶着前进的老弱病残,也有几个体格健壮神色凶狠而坚定的斗士。

  前者是伤残或重病失去利用价值,被卖到竞技场的奴隶,后者则是战俘或者负债累累的债务奴隶,为了自由和钱而搏命。为名利而参加搏斗的自由民和专业角斗士也有,但数量相对比较少,也不会在生还率最低的第一波出场。

  喔~!观众的欢呼声再次升高了二十个分贝,有一两个人带头便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疯狂地挥手和叫喊,虽然并没有明星选手上场,但也不乏观众给完全没见过的角斗士加油,催促他们去砍下对手的头颅。想要从决斗场上活着离开离开,要么带着两个人头找到唯一出口处的裁判,要么就在场上活到最后!

  四个健康的斗士不约而同地冲向离自己最近的软柿子,找上同一个目标的两人怒视着竞争者,短暂的僵持之后,较为瘦弱的那个悻悻地选择了离得更远的目标。这些弱小的斗士也并非没有活路,他们手里都拿着轻弩,虽然装填缓慢的弩只有一次发射机会,为防止误伤观众威力和射程也不怎么样,但在十码之内还是有伤害的。

  也就是说,他们唯一的生机就是将对手放到十码以内,然后在被近身之前一箭命中要害。

  然而四支脱靶的弩矢昭示了他们的命运,两位拿剑的斗士毫不留情地揪着头发砍下了对手的脑袋,他们手里的剑当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一个锯一个劈都不怎么好用,受害者惨叫了半分钟才彻底死亡。拿到长枪的斗士一记直刺就将还试图上弦的瘦弱男孩刺穿,而最为壮硕、身上疤痕累累的那一个拿到的是双手剑,他炫耀般地故意高高跳起,一剑将自己的猎物从肩到胯一劈两半!

  一些女士的尖叫声被更多的叫好声淹没,被切成两片的尸体飘散出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每一位观众的嗅觉和视觉,让他们的肾上腺素急速分泌。

  “冷静!”陈雪淞抓着冰凌的肩头把她按回了座位上,附在她耳边大喊道:“冷静点!你丫的跟我保证过!”

  “呼,呼,啊哈!”陈冰凌靠在座位上强迫自己做着深呼吸,血腥味仍然不依不挠地钻入她的鼻孔,青筋暴起的右手猛地攀上陈雪淞搭在她肩上的左臂,翻着白眼牙关紧咬地发出了一阵低吼。无论是同类的鲜血、带有荷尔蒙的汗臭味、极尽挑逗的脱yi舞女还是观众们疯狂的尖叫,都是竞技场刻意营造的,最能激发人类兽性的氛围!

  “冰凌!”陈雪淞忍着手臂上的剧痛摇晃她:“你可别吓我!”

  “哈,别摇了别摇了。”陈冰凌狠狠地甩了下头,面色潮红地吐出一口浊气。她按着自己心口,感觉飙升的心率逐渐下降,理智又重新回到了脑海。

  “感觉怎么样?”陈雪淞甩了甩淤青一片的左臂,新入场的角斗士正在和之前的胜利者们厮杀,一小会就又有两个人头被割下,他自己也有点受不了这环境了。

  “好多了,”陈冰凌瞟了一眼老哥胳膊上的瘀伤,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这帮人真是疯了,玩游戏的时候可没见过这么热情的观众!”

  “你刚才也差点疯了。”陈雪淞轻拍她脑门打趣道,他环顾气氛高涨的竞技场,有点后怕地感叹:“角斗这玩意真是魔性,身临其境跟电影里看完全是两码事啊!”

  “嗯,杀人的时候都没这么刺激,光觉得辣了,噗。”陈冰凌说着自己就笑了出来,有个好吐槽对象的时候,总是能更从容地面对一切——尤其是玩恐怖游戏,两人边聊边玩和一个人深夜作死完全是两个游戏!

  这时第三批斗士被放入场内,仍然没有出现获得生还机会的幸运儿,那位双手剑的壮汉应该是个被俘的老兵,战斗技巧颇为娴熟,用漂亮的防守反击劈死了想要抢夺他战利品的斗士,带着两个新鲜的头颅跑向出口,却在被一支冷箭射中膝弯,恨恨地倒在了离裁判只有十五码的地方。

  敢在真剑决斗中选弓箭作为武器的都是对自己极有信心的,弓本身就是使用难度非常高的专业武器,又难以在狭小的角斗场中生存,即使有弓手击杀两人即可不带头颅便离场的规则,也很少有斗士会选择用弓。

  这位精英斗士跑动两步开弓射杀了一个站在原地上弦的弩手,并对想要追杀他的斗士吼了一句,后者犹豫了一下,转身跑向弩手的尸体,放他成为了第一个生还者。不少观众大声叫好,但也有一片嘘声响起。

  “你想练什么武器?”陈雪淞观察着每个斗士的战斗方式,转头问老妹。

  “不知道,先都试试吧,双持看上去很不靠谱啊。”资深双持党陈冰凌看着几个用双短剑的斗士被一盾拍翻或者一枪刺穿,颇为不爽地说道。

  “我觉得我的体型适合双手,不过你说得对,应该先试一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冰冷的现实 第三章 遭遇战 第四章 真剑决斗 第六章 书与弓 第七章 切磋 第八章 剿匪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