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五道之韩娱记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生受的乐透

第一章 生受的乐透

兜男 2021-06-11 16:00:48
层束缚,迅速向光源地扑去。  “嗡...咻”男人的灵魂最后冲出了光源的中心,随着身后的光晕,在他步入后一瞬间向中间收扰闭合。  “额...这是哪?”男人就像刚从暗室里走出来,很不不适应眼前的强光像,用手遮挡住住入目的一片纯净无暇绿色。  “嗯?这!“额...”这时游荡在虚无的灵魂突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往后推,试图阻止它前进。。...

  ‘我...这是?这就是死后的感觉吗,果然要比活着舒服...’

  ‘那道光是…是在指路吗?我也能去...所谓的天堂吗?’

  ‘那是!好熟悉的感觉...是谁...’前方强光处几个虚幻的人影在向他挥手。

  “额...”这时游荡在虚无的灵魂突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往后推,试图阻止它前进。

  “呃...啊!这样就能挡住我吗!?哼!”男人的灵魂似乎因,刚脱离躯壳,带着一股子鲜活的蛮劲儿,运足了力气,奋力冲破这层束缚,快速向光源地扑去。

  “嗡...咻”男人的灵魂最终冲进了光源的中心,随之身后的光晕,在他进入后瞬间向中间收拢闭合。

  “额...这是哪?”男人就像刚从暗室里走出,很不适应眼前的强光一样,用手遮挡住入眼的一片纯净绿色。

  “嗯?这!”看着自己的手,刚刚还如同绘在纸上的线条人儿一样,没有实体感的灵魂,现在又变成了肉身。随着视线往下,自己上白下黑穿着如精神病院里病人样的宽口粗筒服饰,赤脚站在草地上。抬了抬左脚,“还挺扎人的…怎么我会有触感?”

  “咻”不待男人多想,原本身旁虚无的空间上突兀地裂开了几道黑缝,三个人影依次从中跌出。男人本能的绷紧全身肌肉,右腿向后迈出半步,脚尖点地,眼睛似盯上猎物的猞猁,眯紧。

  ‘两男一女...’看到三人一副茫然惊异的样子,男人恢复到原状态,开始打量眼前的环境。其实,眼前除了一片望不到边的绿草地,就只有一张白得刺眼,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办公桌和一把同样洁净纯白的办公椅,其它一无所有。

  “怎么样,这里是不是很无趣,朋友们?”身旁蓦地传来说话声,让正关注眼前景象的男人浑身绷紧,条件反射般向左蹬步,右手握拳回摆,整个人活像只受到惊吓的猫。

  “呼...年轻人挺机灵的嘛。”带着戏虐的口吻,本应在身后的人,再次突兀地出现在男人前方三、四米处。

  “你是谁!”男人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说话的同时又缓缓地收回手脚,就好似从未动过。

  “且,每次开场白就是这个。”这时,男人才看清眼前自顾小声嘀咕的...,嗯,给人很慈祥和蔼感觉的老人。但那不屑的表情,微向下撇的嘴角,又像一个顽童。

  “咳!嗯,嗯。”老人整肃表情,清清嗓子,示意众人接下来有话要说,聚拢几人的视线。

  “没错,这里就是你们称呼的天堂。”说完,看了看表情各异的几人。有惊讶,有麻木,老人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接着说:“你们四位都是因为自杀死亡后来到这里。”不管眼前面面相觑、疑惑不解的几人,“每天你们的世界都有上百成千的人,因为各种原因主动放弃生命,然而...”最后两字老者拔高了音调,顿了顿,悬而不绝,提示后面的话才是正题。扫视一圈四人,发现只有刚刚动手的男人似在放空,并没有看着自己,其他三人正被自己的话牢牢吸引住。眼角微不可查的抖动,开口说道:“你们是幸运的,因为...”故技重施,老人轻笑着扫了一眼那男人,见他还是不以为意,不由又提高了音调:“因为你们当中有人有机会能够重回现世,再活一次。不过,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只是轨迹相同的平行世界。”说完,察觉到那些变得有了质感的渴求目光打在自己身上,令老人甚感满意。得意地微昂下巴,手上有节奏地扶着自己纯白,颇有仙家气质的长须。

  ‘嗯!?什么情况,这你也不给反映!’老人倏地瞪圆了眼睛看着最左侧的“黑白男人”。‘我就不信了!’老人像小孩子一样,赌气想道。说完,翻开手掌抬起,凭空变出了一个签筒。对,就是给人谱卦算命,泛着油光的竹签筒。

  “你们上前来,每人抽一支。这里,只有一支签与其它的不同,抽中的那位就能获得重生的机会。”老人狡黠的眼神,充满诱惑的口吻,平伸出手托着签筒,示意几人向前来。

  一个瘦弱的男子率先走向前,“额,老仙人,您不觉的这...有点太儿戏了?就靠这个决定?”

  老人可能也感觉到有点荒谬,光洁无瑕的脸上浮上一层红晕,倒使他更加气质绝然。只是一瞬间,又恢复到一副严肃的面孔盯着眼前这人,并不说话。那人被盯得不自在,讪讪然举起右手在签筒上空徘徊。

  这时一只手从其身旁快速越过,从签筒中随意的抽出一根木签。“是你的就是你的,躲也躲不掉。”瘦弱男子讶异地看着身旁长发红唇女子,愣了几秒,跟着毫不犹豫的随手抽出了一支签,生怕再一次被人抢走了机会。

  “看来不是我们。”长发女子的语气依然冷淡,却掩盖不了眼中的失望,不,是绝望的神色。瘦弱男看了看女子手中的签,耷拉下头,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不愿开口。那两支木签的下端都刻着一个红灿灿的“下”字。

  老人看看两人,笑着对几米外的另外两人说:“你们俩也快点吧,幸运儿就在你们之中哦。”

  黑白男人这时回过神来,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下。“你到底是谁?”

  “呵,你这人。还看不出来吗?你可以叫我上帝或者玉帝什么的,也就是你们称呼的神仙。”说完,看着发问的男人又想开口,不等他发声,接着说道:“像这种让你们重活一世的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也不会影响你们以前的世界。要是你们谁去了,也不会再看到以前的自己,你们也只不过是另外的陌生人。这可是几百年难得的一次机会,请你们自己,好好把握哦。”老人微笑着托着签筒,主动向黑白男人走去。

  黑白男蹙眉看着走来的所谓的神仙,不进反退,倒像是在躲避恶魔可怕的诱惑一般。“我不去,我选择死,就是因为太累。”

  老人无动于衷,依然踱步向前。

  “他不要,让给我们吧!”说话的是那瘦弱男子,他说着站起身,想要靠近老神仙,却被无形的力量挡住。

  老人看也不看他,停在黑白男身前,抬了抬手示意他抽选,能给予自己第二次生命的机会。

  “还是让我先来吧?”最后一名光头中年男人走过来,对着老人询问道。

  老人不答话,径直把签筒递到光头男胸前。男人又开始犹豫了,一只手在剩下的两支签之间不断摇摆,最终深呼一口气神色坚定地抽出一支。

  “淘汰。”老人笑着帮男子读出了答案,光头男如遭雷击,愣在原地,呆呆地望着手中刺目的“下签”。

  “你们三人可以去该去的地方了。”老人说完,虚空中再次裂开缝隙,一个面无表情身穿白色西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三人中间,双手合十,打开,轻拍。那两男一女还不等做出什么反映便消失在虚无中。那年轻西服男子走到老人身后站定,也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黑白男人。

  “好了,被神选中的孩子,有什么想说的或者要问的吗?”老人轻松地看着黑白男人,语气中略带轻佻。

  男人似乎对发生的一切,一点兴趣也没有,听了老人的话,顿了顿,开口说道:“我叫李信……我没有要求,不想回去。”这番话说出就像是对他自己说的。

  老人被男人的话噎住,愣了半晌。“你可以重新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实现你未开始的梦想。不用担心自己的温饱,不用累死拼命过活,说不定能做一个你上一世不曾想过的人上人。”老人这时的神态表现,一点都不像一个鹤发童颜的老神仙,却让人感觉是一个诱人签订契约的魔鬼。一番话说完,身后的西服男子那万年不变的扑克脸都不由的跟着一阵抽搐。

  寂静。这里没有风吼,也没有鸟叫。除了老人渐变粗的鼻息。

  时间慢慢流逝,看着眼前不为所动又在放空的平头男人,老人还是妥协了,说:“我可以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依然疼你的母亲,粘你的妹妹。”黑白男终于给了点反映,眼神聚焦在老人脸上。老人心头一喜,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同样爱你们的爸爸,虽然你上一辈子没有见过你的父亲,但下一世我会给你不曾有过的一切哦。你不是喜欢音乐吗,我给你;你想要家人的健康平安,我也答应你;你想要过普通的生活去上学,我也能给你……”

  “别说了!”男人突然大吼一声,“这些我都不要了,我真的累了,放过我吧。就算回去了,还是会看到生离死别,亲人离开我...我,我什么都不想要了……”男人渐渐平息下来,颓然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脚,双拳死死的贴着裤沿,显露出他内心的惊涛骇浪。

  老人被这一通发泄似的抢白弄得一时慌张,转眼变得满脸通红,怒气值极速攀升。

  “小…”身后的西服男子刚开口吐出一个字就被老人含着满腔怒气的恐怖眼神给瞪得一缩头,后面的话给生生憋了回去。

  老人好不容易压回了点升高的血压,对黑白男人说:“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你日思夜想的钱,花不完的钱。”

  “你给我的,不是我的。”男人头也不抬,依旧保持着姿势,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你…!”老人给气的不轻。毫无风度的用手指指着男子,半晌接不上话来。

  “你难道就不怕送我回去了,我又马上死回来。”男人一字一慢动作地抬起头来,迎着老人的怒火直视着他的眼睛,语气似威胁,又像…寻死。

  “我去!顶你个三舅姥爷!”老人再也忍不住了,对着男人目瞪口呆的死人脸一脚踹了过去,“小爷让你滚回去就给我滚!”一脚将男人踢入了虚空裂缝。“你NND个腿,呸!不知好歹……”

  “小…少爷…”一声弱弱地呼唤打断了“老人”的咒骂。额,好吧,眼前的小正太,怒发冲冠的可爱小正太。

  “还以为死老爹的活计多有意思呢,每次在爷面前搞的神神秘秘的,多大点儿事儿啊!遇到这么个极品,真是他N的给脸不要……”看着眼前又要开始不断咒骂的小正太,西服男果断上前制止。

  “小少爷,小少爷您小声点儿,犯不着置气。咱啊,万一让主人听到了您又得挨打。”萌萌的小正太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瞬间停止了挥舞粉嫩的小拳头,脸色眨眼由红转青变白。呆滞的眼神,大张着的肉嘟嘟的小嘴,简直萌死人了。

  “哼,回去!”小正太还很不甘心,发泄似地使劲跺了一脚地面,四周场景刹那间由绿草地变成了古色古香的暗室,推开门便向远处巍峨的宫殿群行去。

  “诶,小少爷,你还没给那人喝忘忧水呢~~还有…您把他踢进轮回道了~”听着身后略显慌张又带点儿委屈的声音传来,疾步前行迈着小萌步嘟着嘴的小正太一个不稳,小屁股墩儿与大地亲吻。坐了会儿,语气无限肯定地说:“我要离家出走!”小正太仿佛一瞬间发现了新大陆,挥舞着一只拳头,眼神带着飞扬而坚定地神采,出神地望着不远处的宫门。只是这些,我们的主角李信却难已临幸观瞻了。

  韩国全罗北道全州市完山区三川洞1街572号。

  已是凌晨时分。蓝瓦白壁的小庭院里,一个瘦小的身影坐在床前,出神地望着窗外。‘五年,五年啊,时间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我的路在哪,该怎么走?为什么又要送我回来?’小男孩蜷缩着身子坐在地上,双臂紧紧地抱着双膝。‘我害怕睡觉,每晚的梦死死的纠缠着我,为什么…为什么给了我新生却不让我忘记过去?’窗外的月光丝毫照不进小男孩空洞的眼睛里,全身被黑暗包裹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小小的身体里似关押着某只洪荒猛兽。‘是,我有了完整的家,可…我为什么还是没有安全感。让人听不懂的语言,难吃的饭菜…狗#屎!全都是TM在折磨我!我好想家…没有人能了解我,没有人能解释我的孤独…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床头的闹钟,时针飞速的旋转着,天空已见鱼肚白。本就渴睡的小身体终究抵不过睡意,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睡着了。当太阳刚刚露头之际,房门被打开。男孩的父亲径直走到床边,抱起他,轻轻地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走到窗前慢慢的拉上窗帘。完成一系列习惯动作,带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儿子,还是那样么?”挺着大肚子的妇人靠在床头红着眼眶问进门的男人。

  “嗯。”男人蹬掉拖鞋钻进被子,伸出胳膊把妇人的头轻轻地揽到他的胸前,手掌摩挲着她微卷的短发。“医生都说了,自闭症是要靠时间来治疗的。他太缺乏安全感了,我们只能慢慢的去改变他,给他更多的爱。”男人一边安慰着妇人,用手拨开她额前的发,露出平滑光洁的前额,为了印证他对这个家的爱,吻了上去。“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他的,还有我们快要出生的孩子。相信我。”

  “佑直哥,我们…我们要这个孩子,对灿浩会不会太残忍了,他会不会多想?”妇人一句话停顿了多次,要考虑自己的措辞。

  叫佑直的男人皱着眉,看了眼房门处。随即低下头,另一只手自然的搭上妇人鼓鼓的大肚子,带着坚定的语气说:“不会的,我们儿子能开心的接受他的小弟弟妹妹的。”说完,温柔而有节奏地轻拍妇人的肚子。

  梦境:深深地黑暗,只有李信独自站在其中,茫然地环顾四周,一辆大众停在不远处。‘那是…’--那是他的车,他以前的车,也是他妈妈和妹妹出事当天坐的车。‘哥,我和妈妈先走了哦,你要好好看家哦!’妹妹娇柔的语气萦绕在耳边,带着甜美的神态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向李信挥舞着手臂。‘儿子,你要好好的,不要再让妈担心了。以前的事都会过去的,找个好女孩,啊?要记得常回家。’妈妈也从前排车窗伸出头来向儿子告别,一头的白发看上去是那样的慈祥。泪水夺眶而出,看着眼前缓缓开动的车,李信知道自己心爱的人就要永远离自己而去,他大声哭喊着追逐前方的车,却无论怎样也无法靠近。‘妈!不要,不要走啊!小怡,小怡…啊…’李信已经泣不成声,步履踉跄地跑着。涕泪横流,绵软无力地追赶前方不断远去的轿车。而母亲和妹妹依然笑着向他挥手,一直下去。黑暗里面只有李信嚎啕地哭声,泪水不断,他的心似被针扎,似被人撕扯,疼得他脸部开始抽搐。而这些也出现在他现实的身上。

  泪水沾湿了枕头,汗水打湿了头发。望着自己的孩子,怀孕的妇人好想代替自己的孩子去承受他未知的痛苦。妇人坐在床前,艰难的抱住孩子的头,拥进怀里。“灿浩,我的儿子啊,妈妈在这里,求你不要再哭了…你知不知道,妈妈想要帮你分担你的痛苦啊,呜呜…妈妈不想再看到你每天哭着醒来,再也不想看到你呆傻无神的样子啊!”妇人低下头把自己颤抖的唇,紧紧地埋在男孩的头发里,如泣如诉般地哭喊着。徐佑直倚住门框看着这几乎每天都上演的一幕,心脏一阵一阵绞痛。忍红了眼眶,咬破了嘴唇。走到床边将大人和小孩一齐搂住,强忍着就要喷薄而出的苦泪。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生受的乐透 第二章 名叫徐灿浩 第三章 自小学始 第四章 大都市首尔 第五章 命运的安排? 第六章 Tony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