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五道之韩娱记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命运的安排?

第五章 命运的安排?

兜男 2021-06-11 16:00:49
,父母两人也养成了每日伴着音乐声准时起床。而家里第一个醒过来的也必然是小灿浩,每日早晨早锻炼风雨无阻。  徐父徐母每日都在见证儿子翻天覆地的变化,表示是即开心又忧虑:远超同龄人人,更有甚者有时候候要比一个成年人还得逐渐成熟沉稳,不论为人处事或者为人。他有毅力,对一大早的太阳便显得咄咄逼人,晒得知了清早起来就开始吵嚷,惹人心烦。徐家院子里,同外间一样,绿意盎然。小院里的银杏树,枝叶繁茂,遮拦住了大部分想要透过落地窗溜进客厅的热情阳光。。...

  八月的首尔天气闷热难挡。生活在这个处于几股季风肆虐的半岛国家,每年还会有几次海水倒灌,这对所有人的皮肤都是巨大的考验。

  一大早的太阳便显得咄咄逼人,晒得知了清早起来就开始吵嚷,惹人心烦。徐家院子里,同外间一样,绿意盎然。小院里的银杏树,枝叶繁茂,遮拦住了大部分想要透过落地窗溜进客厅的热情阳光。

  徐灿浩同父母在客厅餐桌上吃着早餐。延续着上一世的习惯---他每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打开音乐。慢慢的,父母两人也习惯了每天伴着音乐声起床。而家里第一个醒来的也必定是小灿浩,每天早上晨练风雨无阻。

  徐父徐母每天都在见证儿子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此是即高兴又担忧:远超同龄人,甚至有时候要比一个成年人还要成熟稳重,无论处事或是为人。他有毅力,对做任何事都很有热情,从来不需要父母担心他的学习,自己主动的学很多东西,不给自己一点空闲的时间,这也是两人唯一感到揪心的地方。

  “灿浩啊,放假这么久了,今天周末,爸爸带你去南山公园玩,嗯?”徐爸望向对面吃吐司的徐灿浩,颇觉无奈。这小子不喜欢吃韩食,还整出一大堆道理来。什么营养摄取不够,不均衡,对正处在发育阶段的他没多大帮助等等。并且,死小子还特别叼嘴,对什么菜都能品头论足一番,真不知道小脑瓜里哪能装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到这,徐爸无语地苦笑摇头。

  “儿子,你就跟你爸去吧。妈妈带着小珍珠要去你智孝阿姨家帮忙。来首尔这么久也没怎么出去玩过。叫你爸带你去吃好吃的!”徐妈妈一边喂着小珠贤吃东西,一边对小灿浩说。

  “珍珠也要吃!”刚满五岁的小珠贤顶着两条小辫儿,奶声奶气地叫到。

  徐母用手指刮了下女儿的小琼鼻说:“今天不行哦,妈妈已经答应了你智孝阿姨,要去帮她照顾你的小元弟弟啊。而且,我们小珍珠还小,不能吃那些东西。”

  “可是,我今天还要去道馆啊。”徐灿浩三两下把剩余的吐司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接着又灌了两大口牛奶。“我吃好了,请慢用。”说完,拿起放在地上的书包就要出门。

  “呀,臭小子,站住!”徐爸见他要逃,站起身叫住儿子。佯装愤怒,瞪着他。哪想徐灿浩根本不怕他,依旧自顾自地系鞋带。徐父苦笑着说:“别人家的孩子放假都是千方百计的想去玩,你呢?看看你,要学跆拳道,又要练钢琴,还要跟安志勇老师学唱歌。你还在家自学高中课程...你当自己是超人吗?”徐爸一口气说完,想想都替儿子觉得累。这孩子生怕时间不够用,一点儿正常的社交活动都没有。停顿了下,带着语重心长的口吻说道:“灿浩啊,你不要太急于求成,你还小,学习得慢慢来。要是过头了,会影响到身体。”

  “安啦!我身体很好,精力也很充沛。”徐灿浩笑着应道。又向父母一躬身,郑重其事地说:“就请你们放心吧。”徐灿浩的身体确实很好,从未生过病。而且,他很感谢这副年轻的身体,清晰的头脑,记忆力很好。和上一世烟酒麻木的大脑不同,现在的身体能让他学习起来一点也不觉得吃力。视力好,体内器官也是全新的,使他远离了以前的老胃病。每次和以前的身体感官做比较都让他神清气爽,无比开心。这样可以更好的为自己将来打基础,不管是身体还是学习,这才是他不愿浪费一丁点时间的理由。

  “您好,请问是金馆长吗?nae,您好我是徐灿浩的母亲。Nae,nae,我是罗老师。呵呵,嗯,善雅是个很可爱又懂礼貌的学生。不用,不用。哦,是这样,灿浩的爸爸看他这段时间很辛苦就想带他出去放松一下…nae,好的,谢谢金馆长。再见。”徐灿浩惊讶地张大嘴,无力地看着不按常理出牌的徐妈。想不到母亲这么强硬地直接给馆长打电话给自己请假,如此还能躲过吗?

  徐妈得意地朝儿子挥舞手中的手机,开口说:“灿浩啊,你今天就跟你爸爸好好玩一天吧,别老是给自己背太多东西。你需要走出去交朋友啊,别到时候女朋友都交不到哦!”

  “oma~~”徐灿浩垮着双肩无力地朝天花板翻眼球,返身回房,听到母亲的调侃,满眼的哀怨。

  “哈哈…”徐父徐母每次看到小灿浩在自己手上吃瘪都会感到开心,谁叫这小子从来不给他们教训地机会,没有一点教孩子的成就感。

  “无良二人组…”徐灿浩用中文小声嘀咕着,将书包放在房里,换了身休闲衣服准备出门。

  上午十一点四十六分,南山公园白凡广场。

  太阳当头照,知了呱呱叫。徐灿浩和徐爸一人拿一支甜筒站在树荫底下,躲避这火热的阳光。徐灿浩环顾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给人更添燥热之感。便无精打采地对徐父抱怨道:“爸,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么热的天,这么多人,没劲啊!吃完午饭,我们下山吧。”

  “mo(什么),才刚上来就要回去!?你平时不是挺能耐吗,这点热就受不了啦?”徐父三两口解决了手中的甜筒,看着徐灿浩满头大汗,想到还要解决午饭,于是说:“这样,我们去首尔塔,那里有吃的,还可以逛逛。Ka.za(走吧)!”说完搂着小灿浩的肩走出广场。

  “有空调吗?”徐灿浩抬起头问父亲。

  徐父被小孩舔着甜筒的萌属性逗得一乐,拍拍小灿浩的头说:“当然啦~有韩食,有西餐,还有各种小吃,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徐爸一乐,便许下了诸多美食的承诺。

  “嗝~~”徐灿浩满足地拍着肚子,享受餐厅里凉爽的空气。一脸惬意地靠在椅背上对徐父说:“哇,真的好饱啊!想不到这MAZUKA(店名)的泡菜披萨这么好吃。”

  徐父目瞪口呆地看着桌子上的一片狼藉,嘴里默默地念叨着:“一份羊排,一份牛扒,番茄起司浓汤,缤果沙拉,香草慕斯,巧克力奶昔,四块披萨…这。呀,徐灿浩,我们是虐待你,没给你吃东西吗!?一顿饭吃了我大半个月工资!呀,真是...你这能跟天下壮士,摔跤手姜虎东有一拼了。”徐父计算着吃食,越看越心惊。这是饿了多久啊,故意报复我吗?

  “怎么,心疼啦?你这是当爸爸说的话吗?我是你儿子啊,儿子!吃点东西还要算计。啊,qing.jia(真是)~”徐灿浩毫不客气的顶回去。他已经熟悉了徐父的性格,知道他脾气其实很好,也喜欢开玩笑,显然不会真的在意。

  “臭小子,你...你这是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连敬语都不说,我可是你爸爸!”徐父假意发作,将手中的勺子往桌上大力拍下,对着躺在沙发椅中的徐灿浩大嚷道。

  “啊~nae。不好意思,大叔。”徐灿浩挺着隆起的小肚子,艰难地坐直身子,向徐父鞠躬道歉。徐父望着他一副惫赖敷衍的样子,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噗!哈哈…”这时,徐灿浩背后响起一阵笑声。听这想笑,又不敢笑的憋屈声音,想来这主人也很难受。徐灿浩和徐父俩,不约而同地向笑声的主人望去。

  “对不起,对不起…”大概十几岁模样的一男一女站起来尴尬地向这两父子鞠躬道歉。坐其对面的应该是他们的父母,正向徐家父子投来歉意的目光与讪笑。

  徐灿浩转过身的那一刻便楞住了。‘好像,不会真的是吧?HOT啊,文熙俊啊!大发!’,他愣愣地盯着男孩子的脸,不住地将这种可能性在心中放大。他上辈子第一次接触韩国音乐,就是听了HOT的CD,从此便迷上了这支彰显年轻人叛逆和活力的组合。他强忍着激动心,准备开口询问对方的名字。

  “oppa,他…”对面的小女孩抓着大一点男孩子的衣服,皱着蛾眉说。

  “咳…美晶。”男孩似是猜到小女孩要说什么,咳嗽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头。

  徐灿浩随即反映过来,也不管失礼与否了。站起身,略一低头对那男生说:“失礼了。或许,您姓文?”

  “咦,我们见过吗?”文熙俊诧异地反问。

  徐灿浩心中早有腹稿,不慌不忙地说:“我去过s.m公司的选秀,不过我只是去打酱油的。当时,有幸看到您唱歌,真的很棒,给我映像深刻。”徐灿浩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末尾还小小的给了文一记马屁。他不过是前一段时间在电视上见过s.m公司选秀的报道,然后结合上一世对HOT的了解瞎蒙的。

  “哦,真的吗?呵呵,谢谢。我叫文熙俊,这位是我妹妹,文美晶。”文熙俊听到徐灿浩的赞扬开心不已,任谁听到别人认可自己的强项都会喜不自禁,更何况他才是个十七岁的孩子。文熙俊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介绍了自己和妹妹。

  徐灿浩的猜想得以证实,见到了自己的偶像,心里是万分激动。听完文熙俊的介绍,连忙鞠躬答话:“你好,我叫徐灿浩,很高兴见到你们。”

  “呵呵,你好。”文美晶也点头回礼,笑呵呵地看着眼前这位可爱搞笑又一本正经答礼的小弟弟。

  双方父母在此时,也只是微笑地望着这些孩子们,并没有出言询问打扰。双方礼节性的点头示意后,便在一旁听孩子们的谈话。

  “哦,熙俊哥你被选中五人组合了?哇,大发,还是内定的,出道培养!”徐灿浩跨坐在椅子上,两只小胳膊放在椅背顶端,将头搁在手臂上,就这副造型和文氏兄妹俩聊的火热。

  “我哥了不起吧,他唱歌跳舞都很厉害呢!”文美晶骄傲的一拍身旁文熙俊的肩膀,抬起自己圆润的下巴对徐灿浩炫耀道。

  “呵呵,我还需要学习,美晶说的有点夸张了。”文熙俊谦虚道,但那嘴角的笑容和眼底的骄傲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我见过了其他的队友,像小炫,他的声音很好听,唱功比我也是不差。特别是佑赫,他的舞蹈风格多样,在舞蹈方面天赋很高,连社长都称赞过他。我对我们的组合可是很看好的啊,一定会成为superstar!”文熙俊越说越激动,两眼放光地看着徐灿浩。

  徐灿浩现在对眼前的文熙俊已经没有了刚开始见到偶像的激动,虽然很高兴自己可以亲眼见到HOT的诞生,但一想到,随后他们要经历的苦难和分崩离析不由烦闷。文熙俊还在滔滔不绝地讲述选秀之事,而徐灿浩却在想着其它的事。‘我又在杞人忧天了。’徐灿浩低头自嘲地一笑,看了一眼正在激情演讲的文熙俊和一脸崇拜之情的观众—--文美晶。‘现在的他们还是怀揣着梦想,满腔激情的少年啊。稚嫩的脸,土里土气的衣服。’徐灿浩眼睛没有焦距的望着文熙俊并不帅的肉脸。‘我要做主角,我要有属于自己的大舞台,达到别人想都不敢想的高度!就让我来帮帮你们,借你们的东风,吹吹先。’徐灿浩没有甩掉上辈子小人物的野望,这一世的他,立誓要将自己和妹妹的梦做完,让它不再是一个虚幻,且又遥不可及的梦想。

  “熙俊哥,下次你能带我去你们公司参观参观吗?看一下你们怎么训练的。”徐灿浩出声打断了文熙俊连绵不绝的话头。

  文熙俊听到小灿浩的话,表情变的不太自然,略显尴尬。身旁的美晶接过话头说:“哼~他们公司很严的,上次让哥哥带我去,连门都不让进。后来让佑赫哥他们打掩护溜进去,又被老师发现给揪了出来,害得哥哥们被训得好惨!”文美淑皱着俏眉,跟徐灿浩抱怨道。

  “啊,这样啊,是我唐突了。Mya.nae.yo(不好意思---熟悉后的半语)。”徐灿浩听到文美晶的解释,忙向文熙俊致歉,毕竟是自己弄的人家很尴尬。

  “不要紧,不要紧,没什么的。其实公司也没什么好看的,而且公司与我们是有保密协定的,所以不能带你们进去逛逛,抱歉。不过,要是有机会,灿浩你跟我们去大学路那里,我们有时会去那儿玩。那边的大学有很多留学生,特别是美国的留学生里面有很多跳街舞和玩乐器的都很不错,什么时候我们去,带上你去见识见识。”文熙俊微笑着说道。他是一个很随和善良的人,脾气也很好。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这个搞笑的小弟弟,让他感觉很亲切,也很不一般,但说不出在哪,可能是还不太了解的缘故。而且,小孩儿很有礼貌,有分寸,让人一接触就觉得他是个很有教养的孩子。

  “好啊,太棒了!我也想体验一下大学的氛围,到时候要好好找人切磋切磋。”徐灿浩兴奋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也是快憋疯了,自己每天除了学各种各样的东西根本没有空闲的时间。虽然这些都是自己安排的,但他不希望自己脱离了现实,也就是闭门造车。在年轻的身体里,即使继承了快四十岁人的思想,心却也是逐渐慢慢向这幼嫩的年纪靠拢。

  “哈,切磋?!小孩子,说大话,不知羞!我哥也不是每次都能赢,你才多大,哈~哈。”文美淑听到徐灿浩的话忍不住嘲笑他,最后的‘哈哈’也是故意中间停顿,表示对他说大话的不满和不相信。

  徐灿浩也不在意文美淑说话的语气,看到文熙俊也不怎么相信的表情,决定露一手,好好震一震这兄妹俩。探寻到店里的雅马哈黑色钢琴,小灿浩转身,不顾父亲的反应,交代了几句后,又对兄妹俩说:“给你们看看小爷我的实力!”说完展示了一下自己那若有若无地肱二头肌。

  “噗,哈哈…”文氏兄妹被这小子给逗笑了,文美晶本来冷下来的脸色也开始回暖。看着小灿浩走向钢琴,文熙俊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不会是要弹钢琴吧?”虽然徐灿浩的意图很明显,但任谁也不会认为一个十岁多的小孩子弹起来会有多动听。而且,他担心店家不会同意,到时候会弄得场面很尴尬。(九十年代,能学得起钢琴的小孩子可不多)

  果然,徐灿浩刚坐在钢琴前,就有一位服务生过来阻拦。徐爸苦笑着走过去交涉,与服务生在钢琴前做着保证。徐灿浩笑着看了一眼两人,揭开琴盖,轻轻地挨个扶过琴键。表演开始,琴声响起…

  服务生情绪有点激动,很不满两父子的自作主张,伸出手,指着徐灿浩与徐父争辩,徐父只能一边道歉一边解释。而徐灿浩始终微笑着进行演奏,两耳不闻窗外事。随着琴声的渐进,周围变的越来越安静,只剩下清越的钢琴声在回环萦绕。卡农变奏曲,是徐灿浩最钟意的。是从他学钢琴始,就一直在练习的曲子。自个儿加快了音型,使得带有一点小清新跃动的味道。一首曲子用了多种手法演绎,重复几遍的曲调以不同的手法弹出不同的节拍,不同的感觉。如果刚开始是给人听,那么渐渐地就变成了给人看,让人在享受音乐的同时,又在观看眼花缭乱的手指舞蹈。

  有终卡农,徐灿浩将近五分钟的演奏让人意犹未尽。曲终人未散,大厅内响起了雷鸣掌声,就连餐厅门口、落地窗外面也有了好奇围观的游客驻足。徐灿浩站起身微笑着向周围鞠躬,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像舞台的感觉。活动了下因激动而有点颤抖的双手,再次坐回到钢琴前,将放在钢琴边的麦克风扳到自己面前,调整了下麦的高度,拨开开关。餐厅吧台里的经理见此,示意服务生连上音响,他也想看看这位小朋友能不能再次给他带来惊喜。

  “啊,啊。《Free.Loop》,写给我自己的歌,希望大家喜欢。”徐灿浩开始了无耻的剽窃之旅。

  “I‘m.a.ed.to.calling.outside.,Iwon‘t.see.you.tonight.so.I.can.keep.from.going.insane……”

  一开口就再次吸引了所有人,不管懂英语还是不懂的,都为之赞叹。清新的曲调,简单的旋律,让人心里暖暖的,不由自主地产生亲近之感。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演唱者的声音有些刻意掩饰的痕迹,不过真假音的转换非常流畅,嗓音纯净轻灵,和歌曲一样富有感染力,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跟着哼唱。

  “I‘ve.found.outside.your.skin.right.near.the.fire,e.can.baby,We.can.change.and.feel.alright...”

  徐灿浩唱完,长嘘一口气,自觉对这次演唱还算满意,但他也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去用技巧修饰,也免不了嗓音里的稚嫩,毕竟岁数摆在那里。但愿变声以后,能给自己一副满意的嗓子。

  徐灿浩见大部分人还沉浸在刚刚音乐的回忆里,心满意足地轻轻合上琴盖,慢慢走回座位上。刚待坐下,餐厅里又爆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和赞叹。大家都心甘情愿的为这位年轻的表演者拍红了手掌。还有些年轻人跑过来询问歌名和歌词意思,有一些甚至想讨要完整的歌词曲谱。徐灿浩颇无奈地应付着他们,好一阵才打发完凑热闹的人群,最后还得靠那位经理出来维持场面和善后。期间,小灿浩还被一位热情地外国友人,女生,揩了一番油,弄的他好不自在。

  “哇,大发!想不到你钢琴弹的这么好,唱歌也很不错呢。”文美淑等到人群散光,终于挤了过来,坐到徐灿浩身边位子上。脸上带着兴奋的红色,小手不自觉捏捏小灿浩的脸,或是弹弹他的下巴,然后又打算去抚弄他若隐若现的喉结,却被恼火地徐灿浩一手打开。

  “小姐,我们很熟吗?你再这样我可要告你非礼啦!”徐灿浩神气活现地拿眼瞥了瞥文美晶,端起桌上的白水一饮而尽。

  “哟,你还真是……”文美晶刚想出言动手反击,就被文熙俊打断了。

  “好了,美淑。”文熙俊及时抓住妹妹的魔爪,坐到美晶座椅的扶手上对徐灿浩说:“真看不出来,你这么了不起。钢琴加演唱都这么赞,我都开始佩服你了。告诉我,你是不是骗我的,你不止十岁吧!?那样太不可思议了!”

  徐灿浩好笑地看着兄妹俩,虽然自己很拉风,但你们表示赞美的风格让人难以接受啊。

  徐父在一旁看着打闹的三人,一时间定神。‘看来先人说的生不凡,出也不凡真不是骗人的啊。’前后判若两人的儿子,所展现给他的不同与不凡,让他对灿浩的态度和认知也在渐渐转变。两人间的年龄与身份差距在逐渐缩小,虽不至于无形,却也让徐父慢慢将小灿浩当成成年人,好友来对待。今天他为自己的儿子感到无比的自豪,就因为很多人的认可,让他感同身受。很想对人说:这是他的儿子,他年仅十岁的儿子。

  “那个,徐先生,您好!”这时文熙俊的父母来到徐父面前,两家大人正式见礼。两组人,徐灿浩与文熙俊兄妹谈论的是音乐方面话题,而大人们则是更多的在互相恭维着对方的孩子,气氛很融洽。但耐不住时间飞速,一下午的时间就在餐厅里聊天度过。两家原本的游南山计划都未能完成,却未今日的偶遇感到值当。一同乘坐缆车下山后,徐灿浩和文熙俊互留了通讯地址,约定时间去大学路后,这才各自归家。

  坐在汽车上,还能远远望见“N首尔塔”被郁郁葱葱的树木簇拥着。那满山的红白绿,映衬着蓝天,加之夕阳的余晖,便将整个天空都渲染得五颜六色。再有一座座韩国风俗古建筑点缀其中,不知道晚上的南山又将是怎样一副美景呢?徐灿浩此刻心情愉悦轻快,似乎感觉气温也不再那么炙热,令他有静下来欣赏窗外慢慢倒退之风景的心思。‘今天总算没白来啊。不知道下次相见能不能见到齐整的HighFive呢?’徐灿浩头靠着车窗,眼望外间,一脸的期待。

  回到家,徐父就迫不及待地讲述了自己儿子在餐厅大出风头的光辉事迹。惹得徐母开心地搂着儿子,又是亲又是夸奖,把徐灿浩这老男孩儿搞得好不自在。徐炳元和姜智孝在知晓后,也是心有戚戚。同时,还要求徐灿浩再次演唱了一遍未来的主打曲,《Free.Loop》。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生受的乐透 第二章 名叫徐灿浩 第三章 自小学始 第四章 大都市首尔 第五章 命运的安排? 第六章 Tony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