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十方遗恙》在线阅读 > 正文 龙鸢

龙鸢

猫菜 2021-07-22
根根扎进她的身体里的,一个寒战激灵,她忽的保持清醒,拼尽残存的力气抽出来腿包里的扬文匕首,清影一凛,刺破右手食指,恍惚间间一条赤血鲲鹏,倏而激天破云,苍髯穷风而去。身后的咒骂和踢踢踢踢踏的追赶声越发远......  一点点灭世的清滑雨滴,羸弱揉弄肌点点寂灭的清滑雨滴,孱弱抚弄肌肤,转瞬之间骤疾澹然,汹涌蓬勃的拥入四肢百骸,四面天光晦暗,云层翻腾,我感到冷风无情的****我坠落的躯体,尽情撕扯的残破血痂,新肉翻弄着诡异的奸笑,雨水灌注像要将我的生命全部吞噬,一分一秒,急速的冲坠,变成密集的缓慢,无风无雨无声的死寂,最后绵软坠地,我撕裂嗓子叫喊着,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十方遗恙

推荐指数:10分

《十方遗恙》在线阅读

  阴霾漫天,淫风汹涌翻滚,脚下深草没腕,湿冷婆娑的撩动着裤管,痛冷尖刀般的细砂石堂而皇之的钻进龙鸢那破落不堪的鞋子里,刺出深红色的血滴,鲜血一层粘着一层,结成血痂翻盖着粉色的嫩肉丝丝的窜进狡猾的冷风,灰尘混着腥腻的汗水堵塞在每个毛孔里,鬓发蘸着汗水如同鞭子一般残忍变态的抽打着伤痕累积的棕色面颊,龙鸢喘着粗气,身体炙热如同即将喷涌的火山,一双眼睛精疲力尽的向上翻着,连滚带爬的几近晕厥,荆棘的韧刺一根根扎进她的身体里的,一个寒战激灵,她忽的清醒,拼尽仅存的力气抽出腿包里的扬文匕首,临风一凛,划破右手食指,恍惚间一条赤血鲲鹏,倏尔激天破云,皓首穷风而去。身后的咒骂和踢踢踏踏的追赶声越来越远......

  点点寂灭的清滑雨滴,孱弱抚弄肌肤,转瞬之间骤疾澹然,汹涌蓬勃的拥入四肢百骸,四面天光晦暗,云层翻腾,我感到冷风无情的****我坠落的躯体,尽情撕扯的残破血痂,新肉翻弄着诡异的奸笑,雨水灌注像要将我的生命全部吞噬,一分一秒,急速的冲坠,变成密集的缓慢,无风无雨无声的死寂,最后绵软坠地,我撕裂嗓子叫喊着,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四周似乎弥漫着果香和青草的气味,我睁开沉重酸涩的眼皮,寒光凛凛的扬文短匕猝尔斜刺,剑锋直逼左脸毫厘之差。我恍然大惊,视野忽然明朗,情急之下一脚蹬踢过去,一团靓丽的宝蓝色映入眼帘,它速度极快,猛地反扑上来,两手死死地将我的双臂摁在千仞大椿的粗壮树干上,被紧压的双腿更是动弹不得,一张冷峻的苍白脸庞携刻着两只鹿一样的眼睛,一只黑色,一直却像漩涡一般的黄黑交织,他脸上那一摸诡异又僵硬的笑容可谓触目惊心,他像是吞吐冷气一般用颤抖的嗓音说道:“我并不是要杀你!”我猛地朝他的手臂狠命的咬过去,他吃痛的大叫了一声,我似乎看见他那颗黄黑色的瞳仁,漩涡一般的搅动起来......

  “战事供给吃紧,恐前方无以为继”!

  “战力和供给从未出现如此大的漏洞,再这样下去我们的优势恐怕将荡然无存”!

  “109元素矿洞的空间节制,索骥飞舰,辰弛海舰,及重械矢炮都已经进入轮战状态,机械部队与海陆总军已经不可能同时开进,同时参战....”

  主位上,穿着墨绿色军装的银发老者,轻咳了几声,刹时悬梁总殿寂静无声,只能听见三青鸟飞过苍穹东海悬河的疏离悲鸣和暗潮振振。

  密室寂静,几束冷光不死不活的从穹顶的气孔照射进来,幽幽的声线,不怒自威,肃穆而又果决仿佛蒸发了整个房间的生命“。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战事绵延已有500年,祖方始终不能挣脱皇族神说的控制,如今,为一个不足轻重的女子,方国几近倾覆,鹫申.....”

  一个笔直的身影,坚定自信的倏尔站立起来。

  “存利取信,杀人诛心,国运不能握在叛国者的手中.....”

  我用千刃大椿的金刚藤蔓将这“蓝鬼”绑起来,一团好似翻滚悬海的蓝发忽然变成空洞恐怖的深黑色,我一个吃惊几下趔阻几乎被绊倒,用冰冷滑腻的手抚着右侧的胸口,咚咚的心跳声变得越来越不规则,杂草的细碎声,三青鸟尖利的嚎叫声越来越近,我心下猛然一惊,脚下一软,一下扑倒到蓝鬼的身侧,他昏迷中戾气全无好似孩童一般。

  一个失神,他的身体慢慢飘了起来,猛的抬眼一看,巨树的蔓藤正收卷着树枝,将捆绑着的蓝鬼慢慢吊了起来,咻的一声一只石英箭矢从我侧脸斜飞而过,我心下一惊,紧紧抓住上升的藤蔓,祖兵骑驾三青鸟,上下飞驰,一时间箭林矢雨,从四面八方暴雨狂泼般骤然飞来,寒尸冰冻般的冷冽划过头顶和四肢,箭矢沾着淋漓的鲜血,似乎更加狂躁,飞驰半空的骑兵急速穿梭,邪恶的奸笑,得意的围着我这只待宰的羔羊,一声空灵脆响,剜骨钻心的剧痛从右手传出,一个翻起血肉的空洞,滴着黏腻的血浆。

  龙啸40无声的打穿了龙鸢的手掌,四周的风景震荡模糊急速上冲,搅成黑绿的一团,周身的皮肤冰冷疼痛被急坠中的寒风一点点撕扯,千钧一发,一只手凌空抓住了我血淋淋的用右手,死命的向上拽着,他蓝色的头发在暗潮涌动的悬海之下泛着海啸般愤怒的光泽,原本苍白的脸吃力的涨成了红色,他的手指甲掐陷入我的皮肤混着我深红色的鲜血,遽然的疼痛使我的右手失去知觉。

  一时得意的骑兵仿佛回过神来,骤然俯冲过来,我撕破嗓子大叫一声,猛地拽扯着蓝鬼,像水气球一样一下子摔坠在一只突然受惊的三青鸟背上,左手的扬文悄无声息的划过骑兵的喉咙,血浆混着背后怒啸侧耳的声响,冲堤的洪水般喷涌而来,惊厉尖锐的咒骂声,飞翼的逆风回旋声和使人心惊的子弹箭矢声混合膨胀,爆炸成耳室里的一阵阵可怖的狂啸,背后的声音越来越尖利,不同之前的惨烈异常。

  天崩地裂直刺后脑,让人后脊振振发凉,我猛地踹向鸟肚子,三青鸟挺颈展翅,尖叫着,睚眦似裂,径直前冲,我猛地抓住金刚藤蔓,踩蹬树干,回身直刺,伤口若花苞绽放,清宁的响声瞬间消寂了四周的凡尘,他竟然来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随着鲜甜的血腥味生硬的刺进那段回忆.......

  回忆里:饥饿像一根无形的针,刺痛的尊严滴不出一滴挣扎的鲜血,顾不上眼前的生肉血淋淋的嘲弄,混着泥土和树枝碎屑的双手一把抓过来,牙齿恶狠狠的撕下满腔怨毒,声声咽下。

  高高在上,声声谐谑的冰冷童音似乎只是从眼前空灵的华服缀锦中传来,“小畜生,豢畜署里正缺你这一只....”

  龙鸢坐在树冠之上,摸着形质皲裂抚似嫩肤的女树,呆滞的望着退去悬海的夜空,星辰四布,波漪流空,逃逸死神的追赶,生历死劫,最寻常的女树(女树有自己的精神空间,躲藏的人只要伪装成女树精神空间的一部分,或是女树设定情节的一个合适的角色就可以安全的待在这个空间里)都不曾想起.

  女树昼伏夜出,舞蹈一般,游曳的树枝搅动起宽叶萧索的缱绻流波,飒飒莎莎,右手轻轻地覆在一层层叶子涌动的波纹上,一阵阵暖意浸入冰冷的内心......

  “我快死了。。”他沙哑无力地的声音与那张清秀高贵的脸庞极不相称。

  他费力地向我挪了挪,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肩头,“你不救我。。。”晚风不同白日的凛冽,呼来呼去暧昧的盖住了他后半句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导语 龙鸢 蓝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