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衰运当头》在线阅读 > 正文 《衰运当头》第1卷 第六章:世家秘辛

《衰运当头》第1卷 第六章:世家秘辛

奇热文学 2021-07-22 16:53:44
花家花傲小说名字叫作《衰运兜头》,提供更多衰运兜头花家花傲,衰运兜头花家花傲小说。衰运兜头小说花家花傲节选:花家权主花无蓉嘛!只但是是不像平时那样一身白衣,不是现在的的一身黑色枯花盟花士的打扮罢了!“不可能会,不可能会!…...

衰运当头

推荐指数:10分

《衰运当头》在线阅读

花家花傲小说名字叫做《衰运当头》,这里提供花家花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衰运当头小说精选:“大……大小姐!”花之逸听到黑雨的话,扭头看去。花之逸原地跳起老高,差点让黑雨吓死!“什么大大小姐!还小小小姐呢!”黑雨不无得意的看着花之逸惊惶失措的样子。呈现在花之逸面前的哪里是什么黑雨,根本就是花家权主花无蓉嘛!只不过是不像平常那样一身白衣,而是现在的一身黑色残花盟花士的装扮罢了!“不可能,不可能!啊,对了!你这么会做面具,你一定是照着大小姐的样子做了个面具戴着!丑婆娘,你居然胆敢冒充我们大小姐!看我不把你的脸撕下来!…

“大……大小姐!”花之逸听到黑雨的话,扭头看去。

花之逸原地跳起老高,差点让黑雨吓死!

“什么大大小姐!还小小小姐呢!”黑雨不无得意的看着花之逸惊惶失措的样子。

呈现在花之逸面前的哪里是什么黑雨,根本就是花家权主花无蓉嘛!只不过是不像平常那样一身白衣,而是现在的一身黑色残花盟花士的装扮罢了!

“不可能,不可能!啊,对了!你这么会做面具,你一定是照着大小姐的样子做了个面具戴着!丑婆娘,你居然胆敢冒充我们大小姐!看我不把你的脸撕下来!”花之逸看着黑雨,突然猛地一拍脑袋,似乎恍然大悟。

黑雨看着花之逸发疯一般跳了过来,伸手就去抓自己的脸,吓了一跳,一脚就把花之逸踹飞好远。却不料,花之逸根本不顾自己是不是能制服黑雨,只是不管不顾的爬起来,冲向黑雨,伸手去抓他的脸。

“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啊?怎么学泼妇打架啊!”虽然花之逸不可能对黑雨造成什么伤害,可是黑雨还是被他疯狂的样子吓了一跳。

所有人都珍视自己的脸皮,漂亮的女人尤其如此!黑雨虽然身为残花七杀,号称杀人不眨眼!可是轮到自己漂亮的脸蛋受到威胁,也仍然不免惊惶失措。

“卑鄙小人,居然胆敢带着大小姐样子的面具!我不准你侮辱大小姐!”花之逸根本不理会黑雨,只管一次次的冲过来。

花之逸根本无法接近黑雨,黑雨也因为某种原因不会真的打死花之逸。于是一个满身泥巴的男人一次次爬起来去撕女人的脸,女人不耐烦的一次次把他踢飞。黑雨本来身受重伤,尚未复原,整个下午的剧烈活动让她耗费了几乎所有的力量。花之逸却是仗着体内妖异之花的能量不断修复受损的躯体,死命纠缠。

也不知道到底是黑雨踢累了,还是花之逸强大了,太阳落山的时候,黑雨居然被花之逸一把扑个正着!

“啊……”黑雨惊叫一声,无奈手脚酸软无力,无法阻止花之逸满是泥巴的手伸向自己的脸。

花之逸压在黑雨身上,恍然未觉身体下是一个绝色美女,只管用尽最后的力量去撕黑雨的脸。却不料,力气全无之下,那只去撕黑雨俏丽容颜的手仿佛在她脸上捏了一把一般,接着,居然一头歪倒,再也爬不起来了。

“怎么可能撕不掉?不过是个面具而已啊!”花之逸小声嘟囔着,却看着近在咫尺的黑雨毫无办法。

“你这个无赖!这本来就是我的脸,你难道想撕掉我的脸吗?”黑雨有气无力的翻着白眼。

“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一个外人和我们花家大小姐一个样子!”花之逸没了力气,却毫不放弃自己的观点。

黑雨听到这句话,脸色立刻变得愤怒异常,伸手就要去抓身边的一块大石头,准备直接砸烂花之逸那张嘴。一动之下,才发觉那块平时自己一个指头都能弹飞的石头此刻居然连搬动一下都不可能!

无奈的放弃了砸死花之逸的努力,仰面看着天空,半晌之后,方才幽幽说道:“我本来就是花家大小姐!和花无蓉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长得象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可能!我在花家十几年了,从来没听说过花家有两个大小姐!”花之逸干脆纽过头不看黑雨那种美若天仙却酷似花无蓉的脸。

“哼,你一个小小花奴,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黑雨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爬起来靠着一块石头坐着,长出一口气之后,慢慢说道。

“不错,我只是一个花奴!可是就算你是花家大小姐,你因为一些原因不在花家!可是没有理由连主母都不在花家吧?”花之逸干脆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可是事实就是这样!”顿了一顿,黑雨接着说道。“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故事?你爱说就说!”花之逸才不关心她的故事呢,就等着恢复一点力气,怎么去抓下她那张面具!

“你不知道我,但是你应该知道花傲,花家上一代的权主!”黑雨突然咬牙切齿的说。“花傲年轻的时候,遇到了我的母亲!他看到我母亲的美丽,就对我母亲许下了无数的诺言。我母亲当时也不过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女!哪里经的住花傲的甜言蜜语!以为自己以后真的可以与这个相貌英俊的人长相厮守!”

“可是过了很久,花傲始终不提带着母亲回到花家的事情!母亲却想:不管能不能回到花家,只要能够和花傲在一起,也就无所谓了!”

“很快,我的母亲有了身孕,可是花傲如论如何都不同意生下这个孩子!我的母亲虽然深爱花傲,可是也舍不得自己的孩子!瞒着花傲偷偷剩下了这个孩子!那就是我!”

“可是没想到,在我母亲怀了我以后,却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了!母亲还善良的以为,那是因为自己身孕的缘故!等到孩子生下来,花傲自然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然而,等我出生的时候,等来的不是花傲,却是一个妖艳的女人!那个女人对我母亲说,花傲已经不会再回来了!母亲伤心欲绝,可是又舍不得我,就自己带着我,希望把我养大,送回花家。不论她是不是能够获得幸福,可是她认为我不论如何都是花家的骨肉!我五岁的时候,母亲找到了花傲,可是花傲却根本不理会我们,甚至不承认自己认识母亲!母亲伤心欲绝,几个月以后渐渐形容枯槁,居然一病不起,就此死去!”

“母亲临死的那天夜里,花傲来到我家。对我母亲说,他会把我带回花家!对于母亲,他说身不由己!母亲在这个时候居然还相信他!只是不断嘱咐他一定要好好待我!”

“可是,谁能想到,花傲居然把我丢弃在残花盟!任我自生自灭!随着我渐渐长大,我心里就告诉自己,我终有一天要杀死花傲,为我的母亲报仇!可是后来我才发现,不论花傲曾经对我母亲如何,我都无法下手杀他!一拖就是几年下去,花傲居然死去!我对花傲下不了手,可是花家我可以!所以,我发誓,我一定会毁灭花家,拿回我应得的东西!”

黑雨说着,不停的哭笑,最后,已经是咬牙切齿,好像恨不得吃花家人的肉!

“呃……那个……那你应该姓花了?我还以为你姓黑呢!”花之逸虽然不太相信黑雨的故事,可是黑雨的表情却让花之逸觉得,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过候门深似海的道理花之逸懂得!在花海中的时候,花之逸曾经听花天啸他们经常胡侃一些大陆上的见闻,听说过许多大世家之间的故事,当然也听说过这样的段子。可是真有这么一个人活生生的在他面前讲述的时候,却又不敢相信。

“不错!我有个花家的名字叫花无暇!这是母亲给我取的名字!可是现在这个名字只会让我恨!”黑雨,不,华无暇此刻已经泪流满面,手中的指甲都刺入了自己的手掌。

“花无暇?好美的名字!”花之逸忽然觉得华无暇的话都是真的,费力的坐起来,爬到华无暇身边,靠着石头斜躺着。

“你过来干什么?准备看看我丢人的表情吗?”花无暇突然拉下了脸。

“我累了!躺着歇会行不?白长得跟大小姐一样了!”花之逸看到花无暇翻脸比翻书还快,立刻气不打一处来。

“哼!就不让你躺这里,你怎么样?”花无暇突然奋力一脚把花之逸重新踹到地上,虽然累得气喘吁吁,可是却仿佛胜利一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如果不是我被丢弃到残花盟,你现在也得尊称我一声大小姐!”

“好,我怕了你了!”花之逸干脆躺在地上不动了,突然想起她为什么抓自己这个问题来。“我说,你干嘛把我抓来啊?我不过是一个花奴罢了!”

“算了!反正你也跑不了,我就告诉你吧!那天我看到你突然杀死十多个魔战士之后,我就觉得你好像跟残花盟世代等待的摧花之魔有关,所以我才拼着受伤把你抓回来!不然花无蓉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花无暇突然正色说道。

“什么?摧花之魔?什么意思?我不过撕了两下你的脸,不至于这样诋毁我吧?”花之逸一听顿时觉得头大无比。

就算自己品行再差也不至于跟那什么摧花之魔有什么关联吧?何况花之逸自问品行绝对不坏,就算这两天骂了花无暇几句,那也算不上魔这一类吧?更何况花之逸的爱花,可是花家上下皆知,甚至在其他世家都小有名气的!

“卑鄙!”突然想到自己被花之逸骑在身上,还捏了几下脸,花无暇就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没了力气,恐怕立刻就要把花之逸撕个粉碎了。

“摧花之魔并不是那个意思!而是因为摧花之魔一旦出现,所有的花士在他面前就会变成毫无反抗力量的待宰羔羊!只要我们残花盟能够找到摧花之魔,品花四大世家就会乖乖臣服于我们残花盟脚下!那个时候,恐怕就再也不会有四大世家的称呼了!”花无暇的眼中突然冒出一道凛冽的杀气,看的花之逸心底直发毛。

“可是我一个花奴,跟摧花之魔有什么关联?”花之逸还是忍不住继续问道。

“你?当然不可能是摧花之魔!如果你是的话,恐怕我早就死了!我只是觉得你跟摧花之魔肯定有关联!只要把你带回残花盟,把你解剖,研究一下而已!”花无暇好像再说一件跟花之逸决不相关的事情一样。

“什么?解剖?拿我解剖?!”花之逸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一下子跳了起来,可是下一刻接着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对啊!不过你放心,我会先杀死你,然后再解剖的!至少你听我讲了个故事!我会感激你的!”花无蓉阴险的笑道。

“不会吧,你们残花盟都是这么感激人的吗?”花之逸只觉的头皮发炸!

“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花无暇突然不耐烦的挥挥手,自己取出帐篷,钻了进去。

“不会吧!又要露天睡觉!喂,能不能给个毯子?天很冷啊!”花之逸看到花无暇自顾自钻进了帐篷,连忙大喊。

“嘭……”一件乌黑的东西凌空飞来,直接砸向花之逸的脸。

“谢谢!”虽然被砸了一下,可是至少自己还有毯子盖!“啊……不是吧!”

砸在花之逸脸上的不是毯子,而是——一块大石头!

花之逸愤愤的躺在地上,心里不停的嘀咕:哼,大小姐我是高攀不上了!不过,你?如果你那天落到我手里了,我他妈不让你做我媳妇我就不姓花了!

山区的早晨很美,在这夏末的日子里,太阳升起的时候,整个大地都蒙上了一层雾茫茫的被子一般。

花无暇钻出帐篷,对着太阳使劲伸了一个懒腰。一个晚上的休息,终于让她恢复了不少体力,体内的伤在药物的治疗下,似乎也好了几分。

看着躺在地上,一脸微笑的花之逸,花无暇忍不住又是一脚飞了过去,把他踢了一个滚地葫芦!

“我靠!你陪我的老婆!我正在做梦娶那个丑婆娘做老婆呢!”花之逸睡得香甜,正在做着一个抓住了花无暇给自己做老婆的梦。

却不料,刚要进入洞房,却被人一脚踢醒!顿时忍不住大怒!

“什么?娶我做老婆?下辈子吧!”花无暇一听,立刻就知道这个“丑婆娘”是自己!

这家伙居然还敢有心思做这种梦,想都没想,立刻又是一记飞腿。

“……”花之逸骂完才发现,踢自己的人正是花无暇,后悔已经晚了,只好随着花无暇的一脚,再次来了一个短暂的飞行……

“想娶我?下辈子也别想!”花无暇双腿翻飞,把花之逸踢的象是一个学飞的小鸟,不停升起落下,然后一个嘴啃泥!

……

“别,别打了!我不就是做了个梦吗?你至于吗你?”花之逸终于找到机会,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

“哼!梦也不行!”花无暇一纵身,跳过石头,继续!

“好好好,我以后不做梦了行不行?”花之逸心想:做梦我也能控制的话,我还怕你这个恶婆娘?

“算了!过来,咱们赶路了!”花无暇觉得自己的气已经出的差不多了,放弃了追打花之逸。

……

“嗯,那个大小姐!我们这是去哪里啊?残花盟在哪里呢?”花之逸看着自己脚下蔚蓝色的大海。

“……”听到花之逸开口,花无蓉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抓住花之逸的手干脆一松……

“啊……我不问了!救命!”花之逸觉得突然腰间一松,立刻身体失去支撑,向蓝若海落去。

花之逸手脚乱蹬,眼看海面就要与自己的脸来一个亲密接触,腰中突然一紧,又被提了上去。

“再罗嗦,我宰了你把你的尸体提回去!”花无暇恶狠狠的说道。

……

十多天的日子就这么过去,每天被花无暇提着腰上的带子在天上狂飞,而且似乎花无暇的伤势恢复了不少,现在每天教训自己一顿,还颇有余力。体内的妖花能量虽然每次都能及时修复花之逸受伤的身体,可是每天被人沙包一样踢来踹去,总不是一件让人舒心的事情。现在花之逸什么都不敢说了,不论花无暇怎么折腾,干脆来个沉默是金!这么些天下来,他感觉到,似乎只要花无暇不动手,体内的妖花能量就不会动,而自己的性格似乎也会产生微妙的变化。只要妖异之花能量异动,平时自己肯定不会做出来的事情自己居然做得得心应手!比如,上一次趁着花无暇睡着,自己居然去摸了两把她的脸,当然,代价是一顿老拳!

苦于无法逃脱这个魔女的手掌心,花之逸有心修炼,至少不会什么都不能做就这么给人当猪一样收拾。可是他唯一知道的修炼方法就是《花间曲》,但是花之逸体内根本就早已没有了《花间曲》运行的花脉。强行催动之下,居然感觉到了当日在远古花窖内的奇异花脉。虽然还十分模糊,可是至少出现了希望!而每次这奇异的花脉出现,自己的心性似乎都会改变很多,尤其是每次修炼醒来,自己都会都花无暇产生一些比较龌龊的想法,可是摄于她的老拳,每次都强压下自己的想法,但是最近几天,似乎这种情绪的压制越来越弱……

花之逸慢慢适应了这种每天脸朝大地的飞行,此刻居然能够在空中睡着!当然,睡着的同时,体内的妖异花脉却在花之逸潜意识的催动下,一直不停的运转。

如果他此刻清醒的话,恐怕就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妖异花脉已经开始渐渐变得清晰。

一股清纯而妖异的能量,从丹田出发,流入心脉,转入五脏六腑,再飞上眉心,然后再化为丝丝清流,缓缓贯注全身,通过全身细小的花脉,慢慢渗入丹田,完成一个完整的循环。而这个过程恰恰就是当日妖异之花进入花之逸体内之前的情况。

如果一颗花种,种入丹田,而丹田就是肥沃的土壤,在丹田能量的滋养下瞬间生长,扎下根须,然后伸出枝干,主枝就是心脉,而五脏六腑仿佛衬托主枝的绿叶,共同滋养着枝干,枝干继续生长,升入眉心,在眉心处开出一朵妖异之花……

妖异之花瞬间凋零,又化为无数的能量分散到全身各处,然后流入丹田,如此循环,周而复始!虽然和《花间曲》修炼方法不同,但是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生理循环过程,或者说是自然界的花枯花荣的一个缩影。

迷迷糊糊中,花之逸的意识跟着这妖异之花的花脉不停流转……

花之逸站在一片花海之中,却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颗妖异的花种!!!

周围百花怒放,千姿百态的奇花争相斗艳。而花之逸,却只是一颗小小的花种!

“我要开花!”花之逸这样想着。

种子沉入土地,贪婪的吸取着土壤中的养分,接着种子顶端裂开,冒出一个小小的花芽,花芽迅速生长,无数的根须伸进土地,源源不断的吸取着养分滋养着这株弱小的花苗。

花之逸丹田一动,一株妖异的花苗立刻开始生长,养分不停的供应下,花苗迅速窜高,生出了十一片叶子,枝干不停向天空探去。在阳光的照耀下,花苗似乎成长完成,高高的托起了一个小小的花蕾。

“我要开花!”花之逸再次想到。

可是这个小小的花蕾却只是一个花蕾,却没有任何一丝想要开放的意思!

过了许久,似乎花蕾终于裂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花之逸大喜,却突然感觉到那花蕾却耗尽了力量,已经无力开放……

花蕾迅速凋零,紧紧包裹花蕊的花瓣变得枯干,偏偏凋落,落入脚下的泥土,化为原始的分子……

于是花种似乎消失了……

“我会开花!”花之逸感觉到花朵凋零,心里升起一股酸涩!

未曾开花却在花蕾这个最让人心疼的阶段凋零,这是花之逸最不能看到的事情。在花海当中养护百花的时候,花之逸每次看到花蕾凋零,都要伤心几天。此刻再次看到花蕾凋零,种子却是自己……

“不,我不会凋零!我会开花!一定会开花……”

种子再一次沉入土地,生根、发芽、催生枝干、结出花蕾、花蕾凋零……

“我一定会开花!”

种子生根、发芽、催生枝干、结出花蕾、花蕾凋零……

“我一定要开花!”花之逸心中嘶吼。

种子生根、发芽;结出花蕾,花蕾上两片花瓣微微张开,却最终没有完成最后的使命,再次凋零……

……

“吃东西了!”

花之逸正在努力催开花蕾,这次已经有三片花瓣有开放的迹象了!可是,却突然被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屁股上惊醒了!

“你干什么?我正在开花!”被人打断的花之逸勃然大怒。

“你在开花?我让你结果!”已经好几天没有反抗自己的花之逸居然对自己大吼大叫,立刻一脚飞了过去。

“我错了!不要打了!我错了……”花之逸凄惨的叫声再次在夜幕下的山岭中响起……

……

“你刚刚不是在开花吗?开一个让我看看!”花无暇好整以暇的看着满脸乌青的花之逸。

“我不过是做了个梦!值当的这么收拾我吗?”花之逸小心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左眼,立刻疼的倒抽冷气。

“白痴!做个梦自己还能开花!你就等着到了巴卡岛凋谢吧你!”花无暇没好气的扔给花之逸一块硬的比石头还硬的干粮,自己钻进帐篷里吃饭去了。

“梆梆梆……”花之逸郁闷的看着被干粮砸成两半的石头,彻底无语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衰运当头》第1卷 第八章:恶梦开始 《衰运当头》第1卷 第六章:世家秘辛 《衰运当头》第1卷 第三章:妖异之花 《衰运当头》第1卷 第十章:魔花初绽 《衰运当头》第1卷 第七章:火山旅程 《衰运当头》第1卷 第九章:龙卷劫难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