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推网!

首页 > 目录 > 《有的人有些事》在线阅读 > 正文 侠女

侠女

青相思 2022-05-14 18:20:17
侠女--我生命中的光1看到这个标题你们一定会笑我,但是这个人不得不说,她对于我而言很重要,是生命中的光。初识不过是六岁的事情,以至于后来我和她说起时,她竟然说不记得了,但我觉...

侠女--我生命中的光1

看到这个标题你们一定会笑我,但是这个人不得不说,她对于我而言很重要,是生命中的光。

初识不过是六岁的事情,以至于后来我和她说起时,她竟然说不记得了,但我觉得这是缘分,为后来的友谊做了无形中的牵绊。小的时候我很胆小,又懦弱,我们那个村去上学放学是没有校车的,全凭双腿,读豆豆班的时候是爷爷背我上学,每次送我到校门口,上了一年级就得自己去学校了。丢人的是我一如既往的胆小,每次上学还可以蹭一蹭邻居家的伙伴,一起去上学,放学就得自己滚回家了,毕竟和邻居伙伴不是一个班的,我们那会放学时间可不一样,这得感谢我的语文老师张老师。(关于张老师,我后面会专门写一篇的。)

一到放学可是要了我的命,虽然我清晰的记得回家的路,却依旧胆小,不敢回家,总觉得路上有九九八十一难,妖魔鬼怪都在路上等着我,青天白日也是万万不敢回家的,好在老天还是给我留了一个窗户,我们班的一个恶霸跟我竟然是一个村的,我们同路,要死不死他还是我同桌,于是我每天靠着给恶霸上贡,得以跟在他屁股后面回家,有时候是橡皮擦,有时候是果丹皮,反正那段时间好吃的好玩的都进了他的肚子,谁让我胆子小呢。本以为可以靠着这样小心翼翼的妥协顺利回家,但总有意外要来临。

那天是全镇赶集的日子,街上人来人往,人头攒动,也是我最害怕的日子,因为我有密集恐惧症,看到乌泱泱的人头总觉得有刁民要害朕。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死死盯着回家的向导同桌恶霸了,就怕他突然消失在人群中,只等着放学铃声响起,我好跟在他屁股后面回家。果然预感是那么灵验,一打铃他就跑没影子了,我这双小短腿只能站在校门口呆住了。乌泱泱的人把校门口那条又破又窄的小路挤爆了,我更心慌了。听着那些小贩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还有妇女互相推攘声,我更恐惧了。眼看着全校同学都要跑光了,我只能呆呆站着。此刻你们一定以为我的侠女要出现了,不,剧情如果这么狗血那我就犯不着讲出来了。

我仍旧不敢跨出校门一步,肚子咕咕叫,大约是饿了吧,但是此刻更多的是恐惧和害怕,哪里顾得上饥饿,我只想着什么时候人少一点,我试试自己滚回家。可是平常两三个小时的集,这会子像要赶到天荒地老,怎么也舍不得散。现在看卖白面发糕的老奶奶都有点讨厌了,虽然我平时最喜欢吃发糕。打铁的那个老酒鬼此刻也不喝酒了,只卖力打铁,生意都比平时要好很多,今天买菜刀的人可真多,看着那日头反射出来的荧光闪在老酒鬼的脸上,我心里更发毛了,也不知道啥时候可以回家。

哎,一生长叹仰天,也是回不去,终于街上的人开始少了起来,卖瓜子的小贩收起了自己的秤砣,嘴也笑了个歪,发糕老奶奶收起簸箕也准备回家,脸上似乎也没有那么开心,也许有心事吧。卖肉的屠户还不急着收摊,毕竟摊上的肉不卖完回家也会坏掉,那时候可不是家家都有冰箱,猪肉都是半夜起来杀,天亮了就拿出来卖,实心的新鲜。鬼使神差,我还是挡不住肚子的抗议,只能试着往校门外挪出去。

按照心里回想了无数遍的路线,一路小跑,生怕路上剩下不多的行人都变成了妖怪要吃了我,一路跑一路奔,眼见着就要到家了,一条长满绿苔的石阶小路拦住了我,这就是我觉得回去最困难的一段,比西游记里蜘蛛精的洞府还要阴森和恐怖。看着那绿绿的青苔和密密的竹林,我更加发憷,肚子又咕噜噜叫起来,心底突然崩溃,想着这么多天给恶霸我爱吃的零食,还有我心爱的橡皮擦,委屈更酸楚了,果然除了胆小还没脑子,受制于人和以物交换是买不到真友谊的,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愚蠢和懦弱。眼泪巴啦啦的留下来,然后就是断断续续的哭泣,最后直接嚎啕大哭。

“你怎么哭啦?”有个声音传过来,她看着我哭泣的样子有点可怜我,又有点想笑我,旁边还站着一个小男生,“我害怕,不敢回家。”我没出息的呜咽道,“你别哭了,你家在哪里?”她又问道,我顺手指着石阶路的尽头,说:“就在那个林子后面,一直走就到了。”“我们送你回去吧。”她转头对着那个男生说:“我们送她回去好吧。”既坚定,又带着商量的语气。没错,我的侠女出现了,在我们害怕了二十多集电视剧的长度后她出现了。你们肯定以为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对我而言万分重要。他们两个一路没有和我说什么,只跟在我身后,一步步爬着阶梯,走向我回家的方向。有两个一前一后的脚步声,我心里踏实了许多,步子也加快了。眼看就要到家门口了,欣喜若狂。

“嗯,我们送你到这里吧,还有几步路你应该不怕了吧,可以自己走的吧。”我的侠女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转头看着她,一双眼睛果然很大,而且她还跟我一样矮,也许她是共情吧。“嗯,我可以回去了。”我努力点点头,竟然忘了说谢谢,使劲踩着石板往前走。快要走过竹林的时候,我又生出一丝惧意,回头望了一眼,他们两个没有走,只站在那里看我,“我们看着你到家了再走,别怕。”侠女见我回头,安慰着我说道,瞬间觉得她是世界上最懂我的人。我紧忙跑回了家,看着奶奶坐门口等我吃饭,心里焦急。而我,只觉得有束光照进了心里,她就是我的侠女。

侠女--我生命中的光2

你们听完我讲侠女的故事,肯定以为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闺蜜,但其实并没有,过了九年我们才有了第二次交集,我说过她是我生命中的光,又一次照亮了我。

小学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六年就过去了,我在学校遇到侠女的次数屈指可数,虽然她在我隔壁班,期间我们还搬了一次新校区,我上学的路程就更远了,却离侠女家更近了,她家就在校门口,这意味着我可能再也不能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她了。每次经过侠女的班级门口我都不敢往里看,虽然我知道她就在那里坐着,跟我一样,永远在第一排,看到这里你们又要笑了,是的,六年来我们两个始终保持着一致的步调,默契般的没有长,永远稳坐第一排。我就说我跟侠女的缘分是分不开的。

小时候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的,大家匆匆一晃就要小学毕业了,六年来跟侠女的交集除了我经过窗户偷看她,就只剩期末领奖的时候了。那时候每到期末学校就要发奖状,还有奏那个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曲,每次听到那句:“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我的内心就真的无比自豪,心里有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现在想想就是儿童时代的美好向往和憧憬吧。到了歌曲演奏完毕,领导讲话完毕,节目表演完毕,就到了大家期待的好学生时刻。全校每个班级的三好学生要上台亮相了,这个时候属于我和侠女的短暂一刻要到来了。

你只会听见主持人在水泥砖砌的讲台上喊每个人的名字,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依次喊。虽然主持人的普通话不标准,语调甚至有点作,但是每个人都伸长的脖子去听,怀着期待的眼神,希望有自己的名字。其实我想说有没有名字应该早就知道的,因为被评上的同学老师会在头一天要求你穿整套的校服。为什么是整套呢?因为小时候流行只穿校服衣服,不穿校服裤子,表达对每天穿校服的抗议。看,那个时候我们的小九九就只有那么大一点胆子。最大胆的不过是冬天把棉衣往校服里塞了,但这也只适合身材矮小,校服肥大的人来做,比如我和我的侠女,两个身材矮小的三好学生。咦。我就说我和侠女的缘分是分不开的吧。

终于到了上台的时刻,水泥台很宽,够站两三排的三好学生,一般男生站最后打底,也有个别矮个子的男生跟我们混迹在同一排,撑门面。主持人念到一个人的名字就上去一个人,按照队形站好,通常这个时候我的侠女都有固定台位,第一排左边第一个,而每次她都被早早安排去那里等待荣耀时刻。其实我多想早点被点名字,好去站我的固定台位,第一排左边第二个。但是颁奖的名字按姓氏排列,我只能是最后上去的。毕竟我们学校名字Y开头的,又是三好学生的不多,几乎就只有我。

好不容易听完前面一大串的名字,“杨水仙、吴明、王国庆、、、、”,你肯定觉得奇怪,为什么同学的名字都那么有年代感,其实间接暴露了我们那个村当时的文化程度真的不高,所以到今日我还是很感激我的语文老师张老师。(关于张老师,后面会有文章介绍)终于我的侠女旁边都站满了人,她不是一个人站那里了,这样也能避免一些尴尬,毕竟我们两个都是单独上台会有一阵笑声的人,原因不多说,想也应该明白,所以我们的缘分真的很奇妙。听到了我的名字,我还是屁颠的上台去了,而且站在我侠女的旁边,我又紧张的不敢看她,只敢用余光去瞟人家一眼,但心里永远感激她,那束光陪伴了我六年。随着老师说看前面,笑一笑,我和侠女唯一的同框也只能在学校的宣传栏的大合照里了,但我依旧很开心。

侠女--我生命中的光3

小学毕业了,我和侠女没有什么机会见面了,但是我依旧会想她。

转眼到了小学毕业,漫长的暑假来了,通常暑假我们都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既不要上补习班,也不用去学兴趣班。那时候唯一的爱好就是溜去河边看水,为什么是看水呢?这里又有一个小故事了,在河边长大的我们,无一不通水性,但是除了我。所有的小伙伴最期待的夏天,却不是我快乐的源泉,他们可以戏水,我只能看水,或者说我只能看他们戏水,因为我不被允许下河。直到三年后我才知道,干鸭子不止我一个,还有我的侠女,我们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连成为干鸭子的理由都一模一样,我们都不被允许下水。

到了初中就离开家生活了,要住校,跟侠女还不是一个学校,所以我们也许再也没有交集了,虽然是一个村里的人,但是我们一个在街头一个在街尾,又不爱上街瞎逛的我就更不可能遇到侠女了。初中的生活乏味且枯燥,每天都是忙不完的功课,再也看不到母校的玉兰树和栀子花,再也没有可以染红指甲的鸡冠花,连八月里的桂花香味也没有了。初中的学校只有光秃秃的泥巴地,最神奇的是我第一次进教室发现讲台最右边有个桶,一直好奇是干嘛的,直到那天下雨我才彻底明白它存在的意义。

艰苦朴素的日子有一天没一天的过着,每周的小测和每月的月考,我的时间被狠狠刻上了刻度,仿佛直尺上面的横线,规定是五厘米就必须是五厘米,差一分一毫都不行。人生匆匆就这样被五厘米的刻度尺,量了一节又一节。连偶尔的空隙都没有,只有每天下晚自习回宿舍的路上才得以空闲,然而漆黑的小路又让胆小的我望而却步,此刻我只能幻想我的侠女出现,但并没有,因为这不是狗血的小说,也不没有狗血的剧情。

本来以为日子就要这样过下去了,我继续胆小害怕,再也没有光照进我的生活,但生活往往又那么出其不意,拐个弯又回到了原点。我要转学,而且是马上立刻的那种,听到这个消息我欣喜若狂,根本想都不想就奔出了教室,一刻也不曾回头,也不想回头,因为终于逃脱了这五厘米的生活。去到新的学校,一切都是崭新的,没有那么多的束缚,更没有五厘米的生活。更像是一团毛茸茸的线,想扯多远扯多远,想拉多长拉多长,自由自在。

背起书包跟在教导主任的后面,要进新的班级,桌子还得自己拖着走,没错,这个学校就是这样神奇,自己动手绝对的自立。我咬牙拖着桌子和椅子往前跟,一路上吱吱呀呀的声音,叮叮咣咣,摇摇欲坠的桌子板凳也显得格外高兴。好容易来到了新的班级门口,里面各种声音应有尽有,无一不有。背书的,骂人的,扫地的,拖椅子的,还有打呼噜的。教导主任给我扔门口就不管了,自己转身离开,我只能呆呆站门口。

眼见有熟悉的身影,好像是我的侠女,欣喜若狂,但是却不敢上前认亲,毕竟三年的时光很长,六年的时光更长,也许侠女已经忘了小时候的那件事。我只能在门口各种打量,看看自己的位置能不能找个缝挤进去,遗憾的是除了最后一排,并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看了看自己的小短腿,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后拖桌子了。好容易拖到了第二排,已经无力再走。“啪,你们后面的,全部往后拖,空位子出来。”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我侠女发号施令,后面的桌子齐刷刷往后挪了,麻溜的给我空出来了第二排,我顺利的坐在了我侠女的前面。班级里的黄金座位,视野好,环境好,还能听清老师讲话。就这样,我又见到了我的侠女,并且她又照亮了我,绝对是我生命里的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侠女 张老师 周老师 枇杷树 曼珠沙华 我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