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媚骨

第九章记忆是否被骗

发表时间:2022-05-08 19:41:19

第九章记忆是否可以被骗宁家宴会大厅,一袭宝蓝色旗袍、进屋而至的是曲爱雯,军法处曲处长的爱女。前生她娶了阿蕙的丈夫为妾,被阿蕙失足被枪杀的女人。阿蕙对她并也没什么恨意。这个年代对女人是残酷无情的。除了嫁出去生子,更本也没旁的出路。想跟男人一样创了一番事阿蕙对她并没有什么恨意。。


推荐指数:★★★★★
>>《媚骨》在线阅读>>

《第九章记忆是否被骗》精选:

第九章记忆是否被骗

宁家宴会大厅,一袭宝蓝色旗袍、进门而来的是曲爱雯,军法处曲处长的爱女。前世她嫁给了阿蕙的丈夫为妾,被阿蕙失手枪杀的女人。

阿蕙对她并没有什么恨意。

这个年代对女人是残酷的。除了嫁人生子,根本没有旁的出路。想跟男人一样创出一番事业,那简直是离经叛道,算就成功了也会被整个社会瞧不起。曲爱雯家道落寞,从千金小姐变成欢场头牌,她是个可怜的女人。

她嫁给何礼做妾,在整个社会三妻四妾的风气之下,并不算破坏何礼和阿蕙的婚姻。只是阿蕙那时太过于强势。

可能她心里一直对嫁给何礼感到遗憾和不满。

这种遗憾,在何礼纳妾时爆发,才引起后来的枪杀案。阿蕙真心没有想杀曲爱雯,是何礼把曲爱雯推了过来而已。

看到曲爱雯,只是让阿蕙想起曾经生活里的一部分,她并不恨曲爱雯。

可沈永文放下酒杯,朝曲爱雯走过去,是怎么回事?

阿蕙的心突然一提。曲爱雯这身打扮,怎么如此熟悉?宝蓝色的苏绣山水长袖纹旗袍,白狐皮毛坎肩,云鬟高堆,不施脂粉,细长的银饰耳坠摇曳着妩媚风情。

这曲爱雯……和阿蕙今日的打扮是如此类似!

这是沈永文最喜欢的装扮。

阿蕙走向沈永文的脚步,就停滞了下来。她站在楼梯顶端,高瞰整个宴会大厅,把沈永文和曲爱雯的场景看得一清二楚。

曲爱雯是独自而来,她一进宴会大厅,很迷惘四顾。看得沈永文走近,她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上前挽住了沈永文的胳膊,很是亲昵。

从他们的举动上看得出,他们是相互认识的,而且很熟。

前世的这次宴会,若不是沈永文偶然提起,阿蕙根本没什么印象。所以当时的沈永文在哪里,和谁跳舞,甚至沈永文那个人,她都没有留意过。就算那时的曲爱雯虽然夺人眼球,可阿蕙和她不熟,根本就没特意去注意她的舞伴是谁。

难道……沈永文一次又一次提起的这次宴会,给他印象最深刻的的,根本不是阿蕙?

而是曲爱雯?

看曲爱雯现在这身打扮,分明就是沈永文曾经对阿蕙的要求。

她扶着楼梯栏杆的手紧紧攥着,有种低微的眩晕感。其实当时嫁给沈永文,阿蕙也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当成任务。可沈永文死了,他整个人就在阿蕙心里被美化了。

死去的那个人,记得起他的时候,只能记起他的好。

经过整整三十年的美化,沈永文原本是个什么样子的人,阿蕙都模糊了。

她重生回来,一直想找到沈永文,嫁给他,挽救他年轻早逝的生命。可直到这一刻,阿蕙才忍不住怀疑:当年的沈永文,真的很爱她吗?

让她痛苦的是,她不记得了!

她不记得沈永文对她有多好,也不记得他有多不好。她只记得沈永文力排众议娶了她。除此之外,沈永文生活里常做两件事:第一是偶尔夜深人静时,他突然感到伤心,然后拿出他母亲的遗物——一只凤血玉琢看到半夜;第二就是他会要求阿蕙穿宝蓝色的衣裳。

他说,这样的阿蕙最好看。

倘若记得他有过别的爱人,那倒是没什么;可是不记得了,才最可怕。

毕竟三十多年了,往事渐渐尘封,早就褪了颜色。

阿蕙站在楼梯顶端,久久没有挪脚。直到舞池里悠扬的曲子再次响起,沈永文和曲爱雯蹁跹滑入舞池,两人相依相偎,阿蕙才有种汗透背脊的恐惧。

越是用力去想,往事就越发变得不清晰,而阿蕙整个人对重生以来的目标都变得模糊。

“阿蕙,阿蕙!”在宴会大厅那头的宁嫣然,早就注意到阿蕙站在楼梯口。只是她不知道阿蕙在干嘛,所以没叫她。可宁嫣然发现阿蕙整个人愣愣的,放佛失了神,这才高声呼喊她的名字。

宁嫣然喊的时候,是利用舞池钢琴及小提琴一曲刚刚终毕的空隙。不止是阿蕙听到了,全场大部分的宾客都听到了。

阿蕙回神,寻找那个声音而去。却看到了沈永文身子一顿,不由冲着宁嫣然呼唤的方向看过来。

阿蕙站在高处,一目了然。

沈永文带着金丝边眼睛,镜片反光,看不清他的情绪,只是见他嘴唇微启,又快速把头偏过来,装作根本没有看到阿蕙的模样。

阿蕙脚下有些软,缓缓下了楼梯。

三哥赵嘉林发现了阿蕙不太正常,放开了宁嫣然,小跑着上前,在楼梯底端接住了阿蕙,问她:“怎么了?”然后极目四望,疑惑问阿蕙,“子楠呢?刚刚我看到他,他说来找你的…….他惹你生气了?”

他以为阿蕙和孟子楠吵架了,所以阿蕙才会如此失态。

倘若是旁人敢惹他妹妹,赵嘉林早暴怒如雷。可那个人如果是孟子楠……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一个是亲妹妹,一个是铁哥们,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赵嘉林一提醒,阿蕙就想起了刚刚狼狈离开的孟子楠。

这是不是现世报?

“没事……”阿蕙整个人有些虚软,强撑说了句没事,可眼底的苍白是如此明显。她怕赵嘉林再问东问西,只得道,“可能有点醉。我去嫣然的房间歇歇……”

宁嫣然也赶了过来,见阿蕙的确不太正常。她虽然也担心,却没多问,直接带走阿蕙去了她的房间。

谁还没有几件烦心事?什么都要告诉别人,岂不是累死了?

让女佣给阿蕙端了一杯热水后,宁嫣然道:“有什么需要直接喊陈嫂,我就先出去了?”她今晚是主人,不好离席太久。

阿蕙连连摆手:“去吧去吧。”宁嫣然这等大线条、不深究的性格,也是阿蕙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宁嫣然走后,阿蕙静静躺在沙发里,好半晌都没有动。

往事似潮水般,汹涌而至,快要将她淹没。

对沈永文,对于一个她想念了将近三十年的男人,阿蕙突然冒出一种念头:她是不是被自己骗了?被自己三十年来不停的催眠,而相信那个男人曾经对她很好?

可她现在根本就想不起沈永文的不好啊!

这才是最要人命的!

***********************************************

周一了,亲们别忘了推荐票

媚骨
媚骨
复活在待嫁之年,一切都来及......便皓腕撑起家业,小女子媚骨铮铮!——*——*——非常感谢无眠君手绘作品封面赵嘉蕙听着这话,收回了目光,静静用密磁细勺搅动面前的咖啡,声音平稳道:“好久不见,想看清你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