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十七章 小爷请你吃牢饭

发表时间:2022-05-15 12:19:55

尘风做错事以后很听话极了,敢犟嘴,时下就抱着团子跃起而下,平稳落地实施。这七岁少年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眼中桀骜不驯,“你是何人,私自攀登宫檐,适才都窥视些什么了?”看见了什么了?这人也不是明知故问嘛。小团子不刻意托着下巴思索一会,认真又辜这七岁少年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中桀骜不驯,“你是何人,擅自攀爬宫檐,方才都窥探些什么了?”。


推荐指数:★★★★★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在线阅读>>

《第十七章 小爷请你吃牢饭》精选:

尘风做错事以后听话极了,不敢顶嘴,当下就抱着团子飞身而下,平稳落地。

这七岁少年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中桀骜不驯,“你是何人,擅自攀爬宫檐,方才都窥探些什么了?”

看到了什么了?

这人不是明知故问嘛。

小团子刻意托着下巴沉思一会,认真又无辜地回答:“冉儿才没有窥探,人家只是在看哥哥钻狗洞而已呀。”

这个臭丫头!

少年尴尬掩唇咳嗽两声,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而且冉儿也没想到,哥哥竟然比狗勾还笨,这都钻不过去……”

宋瑾之:“…………”

好啊,竟然敢羞辱他,简直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小公子,小公子!可算找到你了。”旁边跑过来两个下人,显然是少年的仆从。

“你们来的正好。”宋瑾之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把这两人给小爷带走!”

“是!”

那两个下人立刻迎过来,尘风佩剑出鞘挡在小团子前面,小团子从他身后探出头来,愤愤不平:“你凭什么抓我,我可是小郡主!”

宋瑾之闻言顿了顿,摸了摸下巴:“四周并无他人,石子不是你扔的?宫檐不是你爬的?”

“难不成……是你的侍卫?”

扶冉:“…………”

宫墙是爬了,但石子确实不是她扔的,不过也是她指示的,尘风只是个小侍卫,眼前这人怕是有些来路,断不能让尘风因她受罚。

“石子是我扔的,宫檐也是冉儿爬的,那又怎样!”

少年听了这话心满意足,眼睛微微眯起:“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如此,郡主出手伤人,私自爬墙违反宫规,也当受罚。”

小团子不屑地别过头,她才不怕呢,难不成这点小错还能坐牢不成?

“按照商清律法,伤害朝中重要官员之子按律当缉拿归案,从重判处,关押大牢。”

扶冉:“…………”

救命救命,这牢饭张嘴就来啊???

但是她也被扔小石头了!看看,那原本白皙的额头现在都肿了一块了!

“你也扔我了!你也有罪!”她伸出胖乎乎的小肉手。

宋瑾之顺势握住她的手,将人拉了过来,禁锢在身侧,小团子心惊道:woc?刚刚钻狗洞怎么没见你这么大力气呢?!

少年忍不住俯身摸了摸她的头,冷哼道:“小爷我也有罪,所以陪你一起吃牢饭如何?”

小团子连呸两声,狠狠踩了他一脚:“什么叫陪我!你以为大牢是你家开的啊!?牢饭你想吃就能吃吗?!”

宋瑾之坏坏的笑声从头顶传来,语气欠揍:“真不巧,大牢就是我家开的,大理寺卿是我的老爹~”

这人的确是大理寺卿的长子。

尘风皱着眉,佩剑完全拔了出来,周身肃杀之气,仿佛今日他们敢带走扶冉,他就敢让这些人当场暴毙。

奶团子有些慌了,在这儿惹事可不好呀,万一真杀人了就说不清了,于是她急忙安慰道:“尘风尘风,我没事,你先去找爹爹,跟他说一声便好。”

“郡主……”尘风犹豫。

“呦,舍不得走?要不小爷牢饭赏你一份儿?”宋瑾之打趣道。

“宋小公子,你可知这是千銮宫的小郡主扶冉?”

是监国之女,地位可与其他郡主不同。

宋瑾之听出来尘风是在威胁他,可惜了,他不怕,据他所知,千銮宫小郡主压根就不受宠!

“哎呀尘风,你听话,让爹爹记得来接我哦,冉儿只是去蹭个饭嘛~”

虽然是牢饭。

扶冉好言好语地哄着,尘风总算是收了佩剑,他微微俯身:“郡主,属下晚些便去接您回宫。”

您?

小团子简直泪目,尘风可算是对她用敬语了,今天这口锅背得还挺值呀。

等尘风走远了,宋瑾之就连拖带拽地把小团子往陌生的方向带,嘴角斜挑,语气欠揍——

“走喽,小爷请你吃牢饭,吃大碗的!”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身体虚弱腹黑少师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残暴嗜血,但养的女儿却伶俐可爱的,却—“监国大人!小郡主又在强人锁男了!”“监国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丢窑子里了!”“监国大人!”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无须禀报。”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看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扶夜心痛,匆忙赶去,牢里少女扭头冲他明媚阳光一笑——“爹爹,玩狼人杀吗?”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等到盼到有人能治一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到门口,双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