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十六章 钻狗洞的小公子

发表时间:2022-05-15 12:19:55

尘风牵着扶冉迈步走在红砖绿瓦间,一路上是看见了不少的皇宫大臣。“那是监国大人旁边的帖身侍卫吧?”“不……是吧……”“嘶——我望着像呀。”“哎呀,监国大人的帖身侍卫我见过,是个白面公子,可俊了。”“也对,这是个小红脸,估么着也不是了。”小团子悉“那是监国大人旁边的贴身侍卫吧?”。


推荐指数:★★★★★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钻狗洞的小公子》精选:

尘风牵着扶冉缓步走在红砖绿瓦间,一路上也是看见不少的皇宫大臣。

“那是监国大人旁边的贴身侍卫吧?”

“不……是吧……”

“嘶——我看着像呀。”

“哎呀,监国大人的贴身侍卫我见过,是个白面公子,可俊了。”

“也对,这是个小红脸,估摸着不是了。”

小团子悉数听了去,捂着嘴偷笑,尘风脸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撒开扶冉的手,闷头往前走去。

“尘风,尘风我错了,我不笑了!”

日影垂长,两人嬉闹着便到了。

金銮殿三个字镶在鎏金牌匾上,悬挂中门上方,重檐歇山顶式宫殿,正脊垂脊皆是金碧辉煌,出檐部分内漆厚重的朱红,檐角处是几只蛟龙套兽,活灵活现,整的一派气势恢宏的模样。

石阶上皆是侍卫把守,小扶冉和尘风二人停在一百米处不再前进了,等了一会依旧迟迟不见扶夜身影。

“尘风,你轻功了得,可否带冉儿飞上宫檐?”

站的高看得远,太无聊了她想上去欣赏一下皇城的恢弘景象。

“郡主,宫中规矩,不可攀爬宫檐。”尘风老实回答,算是委婉拒绝了。

小团子不乐意了,开始耍赖皮,缠着尘风的胳膊摇晃起来,而后双手攀住,两支小短腿缩起来,把整个人挂在尘风手上。

“尘风尘风,你带冉儿飞一次嘛~”

“好尘风,求求你啦~”

“郡主,属下…………”

尘风哪被小女娃这样撒娇过,根本抵挡不住这猛烈的攻势,长叹一声缴械投降。

他大手一捞,足尖一点,带着小团子飞上了宫檐——

“哇!”小团子惊叹,风从她耳旁呼啸而过,这就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吗!

巴适得很啊!

忽然,眼尖如小团子,她看见了一个人正鬼鬼祟祟地在宫墙下徘徊,那人大概和永安一个年龄,穿着藏蓝色束袖华服,看着应当是哪个家境不凡的皇室贵胄。

然而,那个人拨开宫墙墙角一处隐秘地方的杂草,四下观望了两下,趴下钻了进去——

他在钻狗洞!

这人看着斯斯文文,一派贵气,但是竟然在钻狗洞!

小团子来了兴致,笑着捧着脸蛋蹲在尘风脚边,杏眸中皆是打趣——

嘿嘿,那小孩儿身手看来不太灵敏,一下子就卡住了,出不得也进不得,正尴尬着呢。

“尘风,我们帮帮他!”小团子伸手扯了扯尘风的袍子下摆。

“…………”

说实话,他不想帮那小孩儿的,但是……小郡主的眼睛星光点点,亮得很……

哎……

尘风无奈,拾起一颗石子,两根修长有力的手指夹住,对着那小孩儿狠狠一甩——

石子准确无误地打在那人屁股上。

“哎呦!”那人痛呼一声,受了刺激开始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从狗洞里钻了过去,“疼死小爷了!”

小团子见尘风一颗石子威力如此大,笑得人仰马翻,不由得钦佩得两只眼都变成了星星眼:“尘风!你也太厉害啦!你看那人疼得…………”

“…………”

小团子忽然不说了。

尘风:“…………”

郡主,你倒是笑得克制一点啊。

宫墙下那少年听见笑声已经走了过来,此时正一只手扶着屁股,一只手指着他们:“何人敢擅自攀爬宫墙!给小爷下来!”

扶冉:“…………”

见两人迟迟未动,宋瑾之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和轻视,当下捡起石头就朝小团子扔过去——

这丫头笑这么欢,那石头肯定是她扔的!

就算不是她,也被人看到了自己的丑态,断不能轻易饶了她!

那少年扔的石头准度不行,小团子凭借多个世界的挨打经验就能肉眼判断出来,他肯定扔不中!

“唰——”

尘风一瞬间拔剑就将石头劈成了两半,动作利落,姿势帅气。

“哎呀……呜呜呜……”

石头在尘风的帮助下最终还是砸到扶冉了,小奶团捂着额头扁了嘴巴,委屈得不行:尘风,我真是谢谢你了!

“郡主,属下失职,属下……属下…………”

尘风收了剑慌张地蹲下来查看她的伤,一贯冰冷的双眸难得出现几分自责,可他嘴笨,半天说不出什么话来哄小团子。

“你俩别在那儿给小爷上演主仆情深的戏码,赶紧给小爷下来!”宫墙下那少年插着腰嗷嗷乱叫。

“尘风,抱我下去。”

看本郡主怎么收拾收拾熊孩子!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身体虚弱腹黑少师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残暴嗜血,但养的女儿却伶俐可爱的,却—“监国大人!小郡主又在强人锁男了!”“监国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丢窑子里了!”“监国大人!”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无须禀报。”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看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扶夜心痛,匆忙赶去,牢里少女扭头冲他明媚阳光一笑——“爹爹,玩狼人杀吗?”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等到盼到有人能治一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到门口,双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