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十八章 小魔头扶冉

发表时间:2022-05-15 12:19:55

尘风回宫中,扶夜了换下了朝服坐在大殿上,红袍丝绸垂地,书案上直立着北相都城的工事图。“岁上!”扶夜热潮眼皮子,放下自己了手中的毛笔,淡淡问着:“何事惊慌?”尘风单膝跪倒,双眉间内疚之色尽显:“属下失责,小郡主被宋大人之子带去大牢了。”扶夜漠然“岁上!”。


推荐指数:★★★★★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小魔头扶冉》精选:

尘风回到宫中,扶夜已经换下了朝服坐在大殿上,红袍丝绸垂地,书案上平展着北相都城的工事图。

“岁上!”

扶夜掀起眼皮子,放下了手中的毛笔,淡淡问道:“何事慌张?”

尘风单膝跪下,眉间愧疚之色尽显:“属下失职,小郡主被宋大人之子带去大牢了。”

扶夜淡漠的眼神微微一颤,俊眉蹙起:“宋大人?你说的是大理寺卿宋恩朝?”

“正是。”

“呵,又是他。”扶夜红袍一甩,大步向殿外走去,路过尘风身边脚步微滞,“尘风,一会你可得和本座好好解释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以尘风的性子,若不是与他有关,他那万年冰封的脸可不会有这样明显的愧疚之色。

但是,宋恩朝……

你又要与本座做对了么?

/————————————————————/

大理寺的大牢里,四周摆放了许多令人胆颤的刑具,然而——

“嘿嘿,刀了刀了!你肯定是预言家!”

“别血口喷人啊!我只是个平民!平民懂不懂!”

“我看你像是狼人!昨晚我可听见你这有动静!”

“我抓个痒还不行了吗!?我就抓!”

“………………”

大牢里闹哄哄乱成一片,狱守们都围成一团,他们都在玩儿小团子教的新游戏。

听说这游戏叫狼人杀,那叫一个带感啊!

“臭丫头,小爷家的牢饭好吃吗?”宋瑾之顶了顶坐在他旁边的那团小肉墩,神情骄傲无比。

“唔!好ci好ci!”奶团子往嘴里塞了一大口,此时说话含糊不清。

一品官燕,杏仁豆腐,姜汁鱼片,这牢饭简直是皇家顶配了,绝对仅此一家!

“好吃以后常来呀。”

扶冉尬笑着:“…………”

这不太好吧,这种事万一不小心没把握好度那可就是断头饭了。

宋瑾之又忍不住摸了摸小团子的头,毛茸茸的手感真好。

他本想好好捉弄吓吓这小丫头一番,但是没想到这丫头不仅有趣,比他还会玩儿,还比他更残忍!

就在方才审问犯人的时候,那俩男人嘴硬皮厚,并且早早就窜好供词,愣是审讯半天无果。

宋瑾之向来恶趣味,喜欢往大牢里跑,正准备让人上酷刑,却被一双粉嫩的小手牵住了:“哥哥你好残忍哦……”

一向桀骜的宋瑾之有一瞬间的错愕,残忍吗?但他们是死刑犯呀……

杀了乡里城中十多条人命,如今审讯是为了找出其中更多的同党。

“哥哥,你这样子是不对的。”小奶音甜甜的,说话温温柔柔。

宋瑾之挑着听了“哥哥”两个字,其他一律不听进去。

那两个四肢都被绑在木桩上的死囚侧目看来,濒死的目光依旧凶恶狠厉——

呵呵,女人和小孩心软又感性,果然是最好欺骗,最好杀害的人。

这小丫头衣着华丽,只怕是哪家皇宫贵女吧,怜悯心这样强,不好好利用她一下怎么说得过去呢?

于是那两个男人掩去眸中的凶光,装作害怕的模样咳嗽起来,开始求饶:“大人,大人我们知错了,放过我们吧!”

“是啊大人,真的没有其他人了,小的真的不知道啊!”

两个男人转而看向扶冉,满是血迹的脸上竟流下几滴眼泪:“小主,小主求您了,帮帮我们吧!我们也是一时糊涂啊!”

宋瑾之不屑地勾了勾唇,虽然他才七岁,但这种场景他可见多了:“十几条人命敢说是一时糊涂,真是不知悔改!”

他抬手,“来人,上刑!”

狱守们提了刑具走过来,小团子却一把拉住宋瑾之的手,语气责备:“哥哥,你这样子不行呀。”

那两个死囚互相对视一眼,心中腾起希望——

果然如此,这个愚蠢的小孩要替他们求情了!

小团子朝着狱守走去,探头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皮鞭,又屁颠屁颠跑地回来:“宋瑾之,你蹲下!”

不叫哥哥了?

宋瑾之不乐意,冷哼一声,不为所动。

小团子意识到些什么,连忙改口甜甜道:“哥哥……蹲下嘛~”

那傲娇怪总算俯下身子了,侧耳倾听——

“哥哥,那鞭子不行呀。”小团子虽趴在宋瑾之耳边,但天真的声音大家都能听见。

没错没错!

不行不行!

拿鞭子抽他们怎么能行呢!

那两个男人觉得自己有救了,面露喜色。

“鞭子上都没倒刺,这抽着一定不过瘾呀。”小团子咬着手指头如是说道。

那两男人表情瞬间裂开了——

救命啊!

这是哪里来的小魔头!

宋瑾之愣了两秒回过神来,哈哈大笑,忍不住捏了一下小团子的圆脸:“小丫头,你可真坏。”

“嘻嘻,哥哥过奖啦~”

宋瑾之收回手,目光淡淡看向狱守,“还不照做?”

狱守连忙退下去换了倒刺鞭来,一步一步朝着那俩囚犯走去——

啪,啪——

一鞭又一鞭,男人的皮肉开绽,血肉外翻,哀嚎声充斥着整个大牢。

其他的囚犯听这惨叫声不由得瑟瑟发抖抱住自己,降低存在感——

呜呜呜

好可怕的小魔头啊!

/————————————————————/

作为合格的干饭人,扶冉将宋瑾之特地为她准备的牢饭套餐一扫而空,现在顶着圆溜溜的小肚皮躺在椅子上,狱守们玩狼人杀还玩得不亦乐乎。

宋瑾之坐在她旁边,时不时就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瓜子。

“公子,那两人还不招。”有一名狱守跑上来禀告,他也无奈得很,这两个男人都审好几天了!

宋瑾之悻悻地收回手,看向小团子,薄唇勾了勾:“小丫头,去消消食不?”

扶冉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来,这家伙哪是要她消消食,他是要她做苦力替他审人才对!

于是二人又来到那两个男人面前,那俩男人本来刚刚建立起心理防线,只觉得看到扶冉的这一刻又崩溃了!

天啊,这小魔头还不走!

小团子也不让他们失望,立刻让人搬了好大一桶盐水上来,“你找块木板将二人各绑一边,扔盐水里去。”

宋瑾之凤眸微睁,闪着星星点点的光,他立刻明白了小团子的用意。

“你们二人谁先说出同党,谁就不必受这盐渍之苦。”

话落,两个男人被扔了进去,比方才更加惨痛的叫声回荡在牢房里……

小团子吃饱了就犯困,宋瑾之看出来了,找了块椅子给她躺。

“要不要睡哥哥怀里?”他尾音微扬,语气欠揍充满挑逗。

扶冉:“滚~蛋~”

叫他几声“哥哥”还蹬鼻子上脸了!

“你说让谁滚?”

说话的人声音沉稳磁性,带着几分愠怒,透着清冷的寒意,扶冉只觉得后颈一凉——

完蛋了,是爹爹……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身体虚弱腹黑少师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残暴嗜血,但养的女儿却伶俐可爱的,却—“监国大人!小郡主又在强人锁男了!”“监国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丢窑子里了!”“监国大人!”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无须禀报。”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看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扶夜心痛,匆忙赶去,牢里少女扭头冲他明媚阳光一笑——“爹爹,玩狼人杀吗?”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等到盼到有人能治一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到门口,双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