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十九章 是我干的

发表时间:2022-05-15 12:19:55

“你说让谁滚?”扶冉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扭头腆着笑脸:“嘿嘿,爹爹~”扶夜英俊的眉头紧锁,目光落在小团子轻轻红肿起来的额头上,一瞬间暴戾之气丛生。“滚回来。”“好嘞!”小团子跳下椅子,噔噔噔地跑到扶夜跟前,心里犯怵——呜呜呜爹爹好凶!小团子刚到扶夜跟前“滚过来。”。


推荐指数:★★★★★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在线阅读>>

《第十九章 是我干的》精选:

“你说让谁滚?”

扶冉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转头腆着笑脸:“嘿嘿,爹爹~”

扶夜俊美的眉头紧锁,目光落在小团子微微肿起的额头上,瞬间戾气横生。

“滚过来。”

“好嘞!”

小团子跳下椅子,噔噔噔地跑到扶夜跟前,心里犯怵——

呜呜呜

爹爹好凶!

小团子刚到扶夜跟前,小手还没来得及扒拉美人爹爹的衣角,又被某人揪着后颈一把拖了回去。

宋瑾之挡在小团子面前,藏在衣袖中的双拳紧握,他面前这位可是杀人不眨眼的监国大人,说不怕是假的,但是……

小团子被他带回去万一受罚怎么办?

扶冉若是能听见他的心声只怕会一巴掌呼醒他,扶夜好歹是她爹爹呀,会遭殃的应该是把她带到大牢里的宋瑾之自己吧!

“怎么?七岁小孩也敢和本座唱反调了?”

扶夜眼神冰冷,薄唇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他现在心情很不美妙,尤其是看见小团子额头上的伤。

他想杀人。

“瑾之不敢,但小郡主犯了事儿,监国大人这样随意带走人恐怕不妥吧?”

扶冉:“…………”

我不走?

我在这和你们玩狼人杀吗?

扶夜凤眸眯了眯,大手一伸,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将二人托起,小团子瞬间就落在他怀里,而宋瑾之则被重重甩飞到地上,咳嗽起来。

“爹爹,别!”

小团子抱住扶夜的手,清澈的眼神中透着哀求,她软着嗓子求情道:“爹爹,宋瑾之没有对冉儿怎么样,他还请冉儿吃了牢饭。”

而且是色香味俱全的牢饭!可好吃了!

“…………”

牢饭?

竟然敢让他的女儿吃牢饭!?

“找死。”扶夜眼神一凛,五指微屈,宋瑾之又被内力震飞了好几步远,撞在石壁上。

“爹爹!”

扶冉欲哭无泪,手脚并用地搂着扶夜,看着宋瑾之那狼狈的样子心里又愧疚又着急,然而狱守们皆是害怕她爹爹的威压,此刻竟是没人敢上前扶他。

“爹爹,我们回宫好不好?”小团子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在扶夜的脖颈处蹭了蹭,“冉儿头疼,想回家呜呜……”

扶冉装模作样地哭了起来,小手还作势捂着额头——

“冉儿好疼唔……”

快回去吧爹爹!

你在这欺负七岁小孩也太不讲武德了!

扶夜听着小团子呜呜咽咽的哭声,心绪大乱,戾气也消退了一半,长叹口气把她搂得更紧:“不哭,爹爹带你回家。”

末了,他睥睨着倒在地上的宋瑾之,语气淡淡威胁道:“回去让宋恩朝那个老贼管好自己家的狗崽。”

“别逼本座替他清理门户。”

扶夜红袍妖冶抱着小团子走出牢门,扶冉趴在他肩上想给宋瑾之一个眼神暗示,可是地上那人迟迟不看过来……

完了

这下她恩将仇报,结了梁子了。

“公子!”

扶夜走后,怕死的狱守们才敢上前去扶他,宋瑾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着父女俩离去的方向黑眸沉了沉——

小丫头……

罢了,她回去应当是不会受罚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身体虚弱腹黑少师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残暴嗜血,但养的女儿却伶俐可爱的,却—“监国大人!小郡主又在强人锁男了!”“监国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丢窑子里了!”“监国大人!”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无须禀报。”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看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扶夜心痛,匆忙赶去,牢里少女扭头冲他明媚阳光一笑——“爹爹,玩狼人杀吗?”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等到盼到有人能治一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到门口,双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