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二十六章 纯年的脸

发表时间:2022-05-15 12:19:56

名不虚传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侍卫,身法不简单。余苏一剑将人击退了两三米远,足尖一点儿就跃起上树摘了串柳条,抓在手上注了内力,一下一下地往那人身上抽,不一会儿衣料就破碎开,怕是再过一会那黑衣侍卫就得皮开肉绽了。“都给我住手!”白衣少女想制止,她身边另一名侍卫上余苏一剑将人打退了两三米远,足尖一点就飞身上树摘了串柳条,抓在手上注了内力,一下一下地往那人身上抽,不一会儿衣料就破裂开,怕是再过一会那黑衣侍卫就得皮开肉绽了。。


推荐指数:★★★★★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纯年的脸》精选:

不愧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侍卫,轻功了得。

余苏一剑将人打退了两三米远,足尖一点就飞身上树摘了串柳条,抓在手上注了内力,一下一下地往那人身上抽,不一会儿衣料就破裂开,怕是再过一会那黑衣侍卫就得皮开肉绽了。

“住手!”白衣少女想阻止,她身边另一名侍卫上前要拦住余苏,却被后者一记回旋踢给踹回来了。

“扶冉!别以为戴了面具我就认不得你,你可别太过分!”

奶团子愣了愣,这声音……

是纯年?!

真是冤家路窄啊!

纯年:“给我摁住她!”

黑衣侍卫从地上爬起来,朝扶冉走去,眼神凶恶。奶团子下意识退了两步,司渊一个侧身挡在她前面——

少年骨架纤细,一对蝴蝶骨尤为显眼,如今却将她挡得严严实实。

奶团子抱住司渊的腰,撩开他的衣袍探出头去:“纯年,当日是你出言辱我并且动手伤我在先,怎的今日还来找我算账了?”

“是,当日是我不对!所以你就可以对我下毒吗?你看看我的脸!!”

纯年摘下白纱斗笠,露出一张满是红斑的脸,部分肌肤已经呈现红黑色,开始有溃烂的迹象,原本清秀白皙的脸蛋此时可怖极了。

“整整半月!我都顶着这幅鬼样子!闭门不出!今日出门还碰上你了!你!你还和我抢船!”她情绪激动,整张脸诡异地扭曲着。

扶冉有点害怕往司渊身后缩了缩,只露出一双亮亮的眼睛:“毒不是我下的!船也是本郡主先找到的!你血口喷人!”

司渊覆手将那露出的小兔眼也挡了去:“别看,丑。”

他琉璃眸子微眯,俊秀的眉头紧蹙——

这毒……不是散形粉。

散形粉只会让人瘙痒难耐,身上却不会起斑驳,更不会溃烂,并且症状顶多持续三天,而听纯年所说,这种模样已经半月了……

“扶冉,今日你遇我算你倒霉,我的脸毁了,你也别想好过!”

小团子不甘示弱探出头去威胁:“你敢对我下手,我爹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纯年双眸猩红,像地狱里爬上来的鬼娃娃,她阴森森地笑着,缓步走来:“我自是知道监国大人不会放过我,无非鱼死网破,我怕了你这四岁小丫头不成?”

她说着就拔了簪子,伸手要去抓扶冉,黑衣侍卫从地上爬起来,反手擒住司渊,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不让他动弹分毫。

识时务者为俊杰,小团子边跑边商量:“别别别,船我让给你好了!”

“纯年你别冲动啊!毒不是我下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今夜我非得划破你的脸蛋不可!”纯年今年十一岁,腿可比四岁小团子长了不少,两步就追上前去,举起簪子——

“郡主!”司渊挣扎,锋利的刀锋划破雪白的脖颈,侍卫踹了他一脚,把他死死摁在地上。

“余苏!别抽了快救我!”余苏还和那黑衣侍卫“耍”得起劲儿,奶团子惊呼一声:“啊!————唔!”

小团子退无可退,被碎石绊了一脚,“扑通”一声掉到湖里。

怎么会有石头?

她刚刚明明没看到啊!

【…………】

系统(心虚):咳咳,谁放的石头,真不干人事!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身体虚弱腹黑少师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残暴嗜血,但养的女儿却伶俐可爱的,却—“监国大人!小郡主又在强人锁男了!”“监国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丢窑子里了!”“监国大人!”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无须禀报。”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看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扶夜心痛,匆忙赶去,牢里少女扭头冲他明媚阳光一笑——“爹爹,玩狼人杀吗?”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等到盼到有人能治一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到门口,双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