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二十七章 落水后的记忆

发表时间:2022-05-15 12:19:56

立秋节气,湖里的水却又冷又黑,水凶悍地冲荡着双眼,鼻间,出现耳鸣不只……扶冉拼命地争扎着,却抓将近任何东西,突如其来的无法呼吸感让她痛苦……地把握住喉咙——小阿宁,无法呼吸的感觉怎么样呀?怎么一回事有人在她身边说话的。不很听话?不很听话就被淹死你哦。乖啊,不哭,我的小阿不听话?不听话就淹死你哦。。


推荐指数:★★★★★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在线阅读>>

《第二十七章 落水后的记忆》精选:

处暑节气,湖里的水却又冷又黑,水凶猛地冲荡着双眼,鼻间,耳鸣不止……

扶冉拼命挣扎着,却抓不到任何东西,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她痛苦地抓住喉咙——

小阿宁,窒息的感觉怎么样呀?

怎么回事

有人在她身边说话。

不听话?不听话就淹死你哦。

乖啊,不哭,我的小阿宁,哭了就不像姐姐了……

“…………”

是谁……

谁在她旁边说话……

好像,之前也被这样摁在水里过。

“唔——”

扶冉失去意识,她微微张开嘴,湖水凶猛地灌了进去。

“扑通——”

司渊跳入湖里,黑衣侍卫捂着被咬破的手臂,只来得及看见那一角玄青色衣袍:“混蛋!”

“走,我们回府。”纯年把簪子插回头上,戴上斗笠,“淹她一次也算是出了上次的气,脸的事改日再找她清算!”

纯年走后,湖边又多了几个穿着锦服的人,侍从对那穿着明黄色衣袍的九岁少年很是恭敬:“小公子,那人似乎是千銮宫的小郡主,我们要去帮忙吗?”

王檀黑眸闪了闪,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放着好好的船不坐,帮什么忙呢?”他领着人上了方才扶冉与纯年争的那艘船——

“开船,赏夜景去。”

少年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岸边,走进了船厢。

“郡主!”余苏扔了柳条,他反应过来时扶冉已经落水了,司渊还快了他一步救人。

这下回去太子殿下不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余苏将小团子抱在怀里,懊恼地输着内力,哎,都怪自己太久没动手了,一时手痒抽入迷了!

“咳咳咳!”

奶团子方才呛了好几口水,这会儿趴在地上猛地吐了出来,面具已经掉湖里了,头发湿漉漉地黏在额上,小脸惨白,嘴唇冷得哆嗦。

“郡主……”

司渊抬手在扶冉背上轻轻拍着,他此时也浑身湿透了,脖子上还渗着血珠,那道血痕触目惊心,仿佛再深一点就能要了他的命。

然而小团子此时喉咙烧疼,脑海里混乱一片,扶冉抱着头,神色痛苦,一直听到有人在她旁边说话,有人喊她小阿宁,有人要淹死她——

那披着黑色星罗斗篷的人是谁?

那躺在血潭里的女人是谁?

为什么

为什么才四岁的身体会有这么多的记忆涌上来?

还有……

她在谁的手臂上画了只小兔子……

说好了下次见到一定不会忘记他的,可她真的不记得了……

【检测到宿主意识混乱。】

【系统强制进行记忆存档。】

【电流唤醒准备中——】

“哎呀!疼!”

“郡主!”

奶团子揉了揉脑袋,从地上爬起来,粉色的衣裙沾了一身泥土,她缓了缓,气极:“混账纯年!”

奇怪

怎么自己觉得好像忘了点东西?

“郡主,可有哪里不适?”司渊的发冠松散开,三千墨发垂在腰间,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水珠,潋滟的桃花眸眼尾泛红,衬得那颗泪痣愈发妖冶……

“阿渊,你真好看。”她由衷道。

余苏:“…………”

司渊:“…………”

少年透着关切的眸子逐渐染上两分愠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

余苏偷偷笑了起来,“郡主,属下先去替您买套干净的衣裳,您在此处不要乱走。”

没想到郡主小小年纪,还是个沉迷美色的主儿。

余苏走远了,靠在岸边的船也不知被谁坐收渔翁之利了,奶团子苦着张脸,小手摸了摸肚子:“阿渊,我饿……”

她确实饿了,今天为了跑出宫支开小莲,都没有吃晚饭。

司渊似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闹市中不愁寻不到吃的:“你在这里等,我去买。”

“好!”奶团子甜甜一笑,眼里像渗了蜜一样通透,“阿渊哥哥快些回来哦!”

少年掩唇低咳两声,耳根爬上潮红,利落地起身一下子走出好几步远——

他听不得小丫头唤他哥哥……

心口简直要软得一塌糊涂。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身体虚弱腹黑少师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残暴嗜血,但养的女儿却伶俐可爱的,却—“监国大人!小郡主又在强人锁男了!”“监国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丢窑子里了!”“监国大人!”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无须禀报。”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看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扶夜心痛,匆忙赶去,牢里少女扭头冲他明媚阳光一笑——“爹爹,玩狼人杀吗?”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等到盼到有人能治一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到门口,双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