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三十章 失踪的两年【1】

发表时间:2022-05-15 12:19:56

【后触发剧情,记忆读档就。】“…………”小团子被抱回宫,躺在软榻上还未醒过来,思绪却一下飘去了万里……那一年惊蜇,冬雪刚化。“小阿宁,乖,张口吃饭时饭啦。”那男人披着星罗斗篷,脸上遮着银纹面具。“不吃。”粉嫩的小团子但是两岁,说话的也没办法说些短句,“…………”。


推荐指数:★★★★★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在线阅读>>

《第三十章 失踪的两年【1】》精选:

【触发剧情,记忆读档开始。】

“…………”

小团子被抱回宫,躺在软榻上还未醒来,思绪却一下飘去了万里……

那年惊蛰,冬雪刚化。

“小阿宁,乖,张嘴吃饭饭啦。”那男人披着星罗斗篷,脸上遮着银纹面具。

“不吃。”

粉嫩的小团子不过两岁,说话也只能说些短句,这里又冷又黑,周围都是石壁,壁灯里的烛火闪烁。

阴森森的,她不喜欢这里。

“小阿宁乖,明日爹爹就带你走好不好?”

“唔。”小团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闪一闪,显然是在辨别他是不是在骗人。

值得高兴的是,这一次,他没骗她了,第二天他们真的到了一处宅院,虽然四下破旧,墙壁还有火烧的痕迹,但好歹可以看见广阔的天空,可以晒到暖暖的阳光,她很开心。

“小阿宁,爹爹带你逛逛吧。”那人声音总带着一丝蛊惑。

“嗯!”

这宅子莫名的大而空,却十分荒芜破旧,他抱着小团子,穿过长廊,推开一扇又一扇门,看了一间又一间房,却在中庭的第一间房那儿停了片刻,没有推门。

“阁主,他近来都有按时服药。”阴胜俯身,例行公事向他禀告。

“嗯。”

小奶团子撅了撅手指头,往前一伸,意图很明显,她想进这间房看看。

“不行哦,小阿宁,里面有小怪物。”那人捏了捏她的脸蛋,“走,时间到了,我们的小阿宁该泡药浴了。”

小奶团子听了这话便开始挣扎,她不想泡药浴,又苦又臭又疼,她每天最怕这个了,可是——

“小阿宁,我说过了,别惹我生气。”

那人斜挑的眸子阴沉得让人发瘆。

小团子害怕地颤了颤身子,不敢说话了。

/————————————————————/

今天那位爹爹不在,阴胜也碰巧不在。

小团子刚泡完药浴浑身刺痛犹如白蚁啃噬骨肉一般,她疼得在床上缩成一团,咬着手指头,努力睁着眼睛不让眼泪滚下来——

爹爹说她不能哭,哭了就不像娘亲了……

不像娘亲他就不要她了。

“咳……咳咳……”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

有人在咳嗽?

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除了爹爹和阴胜以外的人了。

小团子好奇地从被子里探出头,一道身影从门外飘过,形状看来是披散着头发,走路飘飘忽忽的——

难道是?

鬼!

“呜呜呜呜,鬼鬼,吃呜呜……”

小团子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彻底哭了起来,爹爹不在,她要被鬼鬼吃掉了。

“嘭——”房门突然被撞开。

“呜哇哇哇!”

小团子震耳欲聋的哭声随之响彻府邸。

小团子颤颤巍巍地缩在被窝里,呜呜咽咽的哭着,过了许久才敢探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冷风呼呼地灌进来,但房间里什么也没有……

门槛边一叠冥币被风卷起

鬼,消失了?

身上的刺痛感又袭来,奶团子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两圈才缓过来,小脸苍白出了一层细细的薄汗。

她看着被冷风吹得吱丫的两扇门,犹豫了一会,掀开被子跳了下去。

顺手捡起地上的那叠冥钱。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身体虚弱腹黑少师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残暴嗜血,但养的女儿却伶俐可爱的,却—“监国大人!小郡主又在强人锁男了!”“监国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丢窑子里了!”“监国大人!”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无须禀报。”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看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扶夜心痛,匆忙赶去,牢里少女扭头冲他明媚阳光一笑——“爹爹,玩狼人杀吗?”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等到盼到有人能治一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到门口,双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