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三十一章 失踪的两年【2】

发表时间:2022-05-15 12:19:56

月色温吞水,那间爹爹不给再打开的房间里,有个少年正躺在榻上。房子里铁青昏黄,四面徒壁,门上都糊的墨色纸浆,连一扇窗户都也没,也没一点儿光也可以透进去……五年了,他养成了。“吱丫——”那扇单调的房门被轻轻地房门,一点儿月光撒进去参杂着三月初秋的冷风。是风房子里阴沉昏暗,四面徒壁,门上都糊的墨色纸浆,连一扇窗户都没有,没有一点光可以透进来……。


推荐指数:★★★★★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在线阅读>>

《第三十一章 失踪的两年【2】》精选:

月色温吞,那间爹爹不让打开的房间里,有个少年正躺在榻上。

房子里阴沉昏暗,四面徒壁,门上都糊的墨色纸浆,连一扇窗户都没有,没有一点光可以透进来……

三年了,他习惯了。

“吱丫——”

那扇沉闷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一点月光撒进来夹杂着三月初春的冷风。

是风吹开的吗?

也许是他方才出去给父母烧纸钱回来时没关好门吧。

他五识渐失,已经辨不清方向,也听不甚清楚了。

房门关上,桌上仅剩的烛台被人点亮,幽幽的烛光笼罩着这间充斥着药苦味的房间。

有人进来了。

苍白的少年勉力撑着身子坐起,多年不曾修剪的墨发倾泻而下,落在腰间。

那人进来了,却不说话,少年只觉得有一道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恍然中,一只肉乎乎的小手攀上他的手背,温热的气息烫得他微微一颤——

“哥哥,抱,抱小阿宁~”

小孩子?

少年错愕两秒,迟迟不动,小团子不知胸口处塞了什么满满当当的东西,顶在床沿,她的小短腿努力抬着,却好半天上不去。

“哥哥,拉拉!”

不知哪来的小奶娃,话都说不利索。

“…………”

犹豫片刻,少年伸出修长的手,拉了她一把,仅仅是这么小的一个动作,就让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苍白的面颊隐隐透出不正常的红晕。

这身子,不过七岁,却已经有油尽灯枯的势头了。

小团子如愿以偿地上了床,两只杏眼亮闪闪地看着他,湿哒哒的液体从粉嫩的嘴角旁边流下——

“鬼鬼,好看……”

“阿宁,喜欢!”

少年怔楞两秒,好看……

是在说他吗?

他在这里已经半人不鬼地过了三年,都快忘了自己长什么样子了……

一滴口水啪嗒落在他的手背上——

少年蹙眉:“…………”

小团子无所谓地抹了一下嘴角的液体,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衣服里掏出一大叠冥币,“哥哥,钱钱,还你。”

她说完就把手指头塞进嘴里嗦了两下,想起什么好吃的似的,声音软糯:“买糖糖。”

少年:“…………”

冥钱,买糖?

“咳咳……咳咳咳……”

小丫头真是荒唐,他心绪一旦被牵动就忍不住咳嗽起来,少年转过头掩着嘴唇,清冷的月光撒在他苍白瘦削的侧脸上,频繁的咳嗽惹得他狭长的眼尾泛红,一颗泪痣晕着泪水妖冶又破碎。

小团子又忍不住擦了一下嘴角,迅速扯过被子,拉着少年躺下了,今晚她要在这里睡觉!

爹爹抓她也没用!

少年不愿,但是身体虚弱,只能由着她来,小丫头年纪小不懂礼数,张牙舞爪地抱着他,贪图他微凉的体温,埋在他怀里闻着一丝药苦混着悬铃木的体香。

好奇怪,身体突然就不那么疼了。

“哥哥,我是,小阿宁!”

她喜欢这位哥哥,想跟他交朋友。

少年也不答话,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

原本昏暗的房间今晚却烛光摇曳,原本冰凉刺骨的躯壳如今却温暖在怀。

他原以为,再也没有人会为他点一盏灯了……

小阿宁

我是……

“司渊。”

小团子很快就沉沉睡去,小手还不忘抓着少年的前襟,她梦到了一个很俊美的男子,他总是穿着红色的衣袍……

好奇怪

为什么他唤她冉儿?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身体虚弱腹黑少师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残暴嗜血,但养的女儿却伶俐可爱的,却—“监国大人!小郡主又在强人锁男了!”“监国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丢窑子里了!”“监国大人!”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无须禀报。”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看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扶夜心痛,匆忙赶去,牢里少女扭头冲他明媚阳光一笑——“爹爹,玩狼人杀吗?”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等到盼到有人能治一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到门口,双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