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三十二章 原来我们早已相识

发表时间:2022-05-15 12:19:56

“哥哥,很好看。”这是小团子第二十次进他的房间,第二十次夸他很好看了,也是……她忘了他的第二十一次。每当阴胜和那个人不在府邸,小团子便会自己在院里乱转,很奇怪的是她偏偏每日都会将那些过往的人和事统统忘了一遍,却每次都能精确地回到这间房间。实际上小团子这是小团子第三十次进他的房间,第三十次夸他好看了,也是……。


推荐指数:★★★★★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在线阅读>>

《第三十二章 原来我们早已相识》精选:

“哥哥,好看。”

这是小团子第三十次进他的房间,第三十次夸他好看了,也是……

她忘记他的第三十一次。

每当阴胜和那个人不在府邸,小团子便会自己在院里乱转,奇怪的是她明明每天都会将过往的人和事全都忘了一遍,却每次都能够准确地来到这间房间。

其实小团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只知道今天醒来看到一个穿着星罗斗篷的男人。

“小阿宁,我是你的爹爹。”那个人森白的手递给她一颗糖,声音蛊惑人心。

两岁的小团子呆呆地接过糖,拆开糖纸塞进了嘴里——

唔~

好甜!

这个人对她真好,那她宣布,这个人就是她的爹爹啦!

若是少年知道小团子是这样轻易认爹的,只怕吊着的一口气直接气得背过去。

小丫头今日莫名害羞不敢爬上他的床,圆溜溜的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他,一脸期待:“哥哥……”

“小阿宁今天,可以和你睡嘛?”

“你,记得我是谁吗?”

他问。

小丫头无辜地摇了摇头,杏眼湿润得像只没有人要的小兔子。

小阿宁应该记得哥哥吗?

她只是觉得哥哥温柔好看,爹爹不在所以想找他陪着自己罢了。

少年垂下长长的睫毛,掩去了眸子里的那几分失落,朝她伸出了苍白的手。

这次将小丫头拉上床,明显比之前更费劲了,少年捂着小腹重重咳嗽起来,一口血腥在喉底翻涌,他的唇瓣血色褪尽,惨白一片。

“哥哥……”

小团子太小了,见到这样的场景觉得很可怕,突然就不那么想和漂亮哥哥一起睡了。

她正想跳下床去——

“怕我?”

少年清冷的目光扫过来,声音哑得不像话。

小丫头瞳孔闪过一丝犹豫,而少年却侧过身来,右手遮住小丫头的眼睛,将她轻按在榻上,他隐忍地闷哼一声,乌黑浓稠的血从他的指缝中流出来。

“滴答,滴答——”

小团子听见液体滴落在地上的声音,覆在她眼上的那双冰凉的手明显在颤抖。

“哥哥……”

小丫头很愧疚,她是不是不该惹他生气啊,但是哥哥的脸好白,真的好像鬼啊呜呜呜~

少年喉咙里皆是带着灼烧感的铁锈味儿,似乎缓了好半天意识才逐渐变得清明,他勉力撑起身子,潋滟的桃花眸弥漫上一层灰白。

小丫头偷偷睁开眼看了一下,视线碰上的一瞬间又害怕地心虚闭上眼。

少年微怔——

这次真的,吓到她了?

许是为了哄她,少年从怀里掏出一颗奶糖,剥开糖纸塞进小丫头嘴里。

小团子尝到了浓浓的奶味,开心得杏眸弯成了两轮小月牙,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洋溢着满足——

“谢谢爹爹!”

少年满头黑线:“…………”

小丫头不明白地睁着无辜大眼——

她说错话了吗?

可是穿斗篷的爹爹都是这样告诉她的呀?

只有爹爹才会给她糖吃,所以给她糖的都是她爹爹!

嘴里的糖很快吃完了,小丫头嗜甜,还想再吃一颗。

少年看出了她的心思,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淡笑,一向冷漠地语气难得多了几分挑逗:“小阿宁,叫哥哥。”

小团子懵逼:“???”

这些人好奇怪哦。

吃颗糖果要叫爹爹又要叫哥哥的。

她也是个有骨气的崽!

哼,不吃了!

过了几秒——

“哥……哥哥~”

要不就勉为其难再吃一颗吧!

恍然,少年俊秀的眉毛蹙了起来,忍耐着莫大的疼痛般长吁一口气,体内的刺痛提醒着他:时间不多了。

他抬手咬破自己素白的手臂,血珠一点点渗出来,他将手递在小丫头的唇边,淡漠地吐出一个字:“喝。”

小团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喝什么,就有香甜的液体伺机钻入她的嘴里——

好甜呀~

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

小丫头睁开眼,发现自己正抱着少年的手臂,入口的液体分明是……

分明是他的血。

“不!”

不喝!

她开始挣扎着,情急之下小短腿一脚踹在少年的小腹上。

“唔……”

少年微微躬身,腹部一阵痉挛,他脸色都白了两分,却依旧倔强地把手臂抵在她唇边,随后修长的食指捻了药粉擦在小丫头的鼻间……

不一会儿,

怀里的小团子便不再挣扎了。

少年幽深的眸子在黑夜中低沉良久,缓缓伸出手,冰凉的指腹轻点在她鼻尖那颗淡痣上——

以前他将血喂给小丫头之前都会先将她哄睡,再一点点灌进去,今夜却……

不过,再也没有下次了。

小团子体内的自娘胎中带来的余毒也清得差不多了,而他,大概也活不到小孩儿下次来的时候了吧。

少年眸中温柔,声音却喑哑:“小阿宁,你骗人。”

说好下次来的时候,看到手臂上你画的小兔子就会想起我的。

害怕会不慎将其蹭掉了,哥哥还用匕首将它刻了下来,每日一遍……

伤口被重新划开,每深一寸,那小兔子便永远不会消失。

只是,

你为什么还是忘记哥哥了……

*

烛火熄灭,紧闭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了,那人披着星罗斗篷,施施然地跨进门来——

“司渊啊司渊,我千辛万苦将你练成药人,你却在这用自己的血肉喂养这小丫头?”

少年对于他的到来似乎不感到意外,只是揽着小团子的手又紧了紧:“墨吾道,这不是你默许的吗?”

那人愣了愣,阴恻恻地笑了起来,抬手摘下斗篷,露出妖冶邪肆的脸来,他的眼尾处也有一颗泪痣,却是红色的……

“小司渊,你可真聪明。”

他确实是放任司渊用血肉喂养小团子,一来可以减轻小团子种下蛊虫所受的痛苦,二来便是让这小子体内的血蚕尽快成形。

他早就迫不及待了。

“墨吾道,你不会得逞的。”少年苍白地勾唇,他早已偷偷将小团子的蛊虫转移到自己身上了。

至于自己体内的血蚕……

少年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自三年前被墨吾道禁锢起来种下血蚕后,他的身体确实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他快死了。

但是他不怕,他恨不得自己死在三年前那场大火中,与府邸上下百来人口共赴黄泉。

可他不能……

“司渊,你我以后会是同一类人,世人唾弃,爱而不得。”那人重新戴上了斗篷。

“不,我不会。”

墨吾道挑了挑嘴角,不与其争辩,而是缓缓靠近熟睡中的小团子,伸手就要抱起她。

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拉住小丫头柔嫩的手臂,微微颤抖,抬起头来,双眸已经猩红一片。

他不想松手,他害怕——

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墨吾道嗤笑一声,仿佛看待蝼蚁一般睥睨着他,“司渊,你会把小阿宁弄疼的哦。”

小丫头睡梦中轻轻地呜咽了一声,似乎是回应一般。

少年错愕

终究是陡然松开了手……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身体虚弱腹黑少师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残暴嗜血,但养的女儿却伶俐可爱的,却—“监国大人!小郡主又在强人锁男了!”“监国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丢窑子里了!”“监国大人!”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无须禀报。”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看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扶夜心痛,匆忙赶去,牢里少女扭头冲他明媚阳光一笑——“爹爹,玩狼人杀吗?”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等到盼到有人能治一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到门口,双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