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海月明珠

第二十五章 惊险返回

发表时间:2022-06-24 11:29:50

风雨交加它怎么不回洞穴里避雨?在这做什么?澜同一条盘坐在草药旁边墨绿花纹的蟒蛇互望着,再大的雨声都能听到咝咝吐芯声响,殷红的舌头,圆滚腻滑的蛇身,使澜的心整个揪了出来,大口喘气都有几分费劲。这条蛇看样子是有剧毒的,澜明白了倘若在这个年代被这条蛇看样子是有剧毒的,海澜明白若是在这个年代被面前这条蛇咬中,生存机会渺茫,手心紧张的冒着冷汗,求生的渴望让海澜不敢移动一步,飞速的转动着脑子,种种念头涌上,一时也想不出好的法子。。


推荐指数:★★★★★
>>《海月明珠》在线阅读>>

《第二十五章 惊险返回》精选:

风雨交加它怎么不回洞穴里躲雨?在这做什么?海澜同一条盘坐在草药旁边墨绿花纹的蟒蛇对望着,再大的雨声都能听见咝咝吐芯声响,殷红的舌头,圆滚滑腻的蛇身,使得海澜的心整个揪了起来,喘气都有几分费力。

这条蛇看样子是有剧毒的,海澜明白若是在这个年代被面前这条蛇咬中,生存机会渺茫,手心紧张的冒着冷汗,求生的渴望让海澜不敢移动一步,飞速的转动着脑子,种种念头涌上,一时也想不出好的法子。

“哈日珠拉,你···”听见身后不远处的传来微弱的脚步声,海澜惊恐的发觉那条毒蛇仿佛有移动的念头,尽量平稳住身子,开口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有毒蛇。”

“格格。”随从想要上前,被吴用一把拉住,“不能上前,毒蛇会咬她的。”

“那也不能看着格格有危险。”随从挣脱了半晌,却没有摆脱吴用的拉扯,有些吃惊地看着比自己瘦弱好多的吴用,心中纳闷不已,低吼道“放开,你放开。”

毒蛇吐着芯子向前滑动,划过草丛的哗哗声,向海澜方向滑动,难道就要丧命于此?海澜见到尽在咫尺的毒蛇张着大嘴,毒牙上仿佛有青光隐现,冒出一身的鸡皮疙瘩,海澜知道躲不开,反而平静下来,这一生就是死了也不亏,兴许还能回现代去看见亲人。

海澜缓缓的合上眼,耳边却响起‘海澜,不许放弃,你是我肖逸的爱人,是军人的妻子,不许放弃,你要活下去···海澜···海澜···’眼角泪珠滚落,海澜心好疼,轻声唤道“肖逸,你在哪?肖逸。”

一只箭翎擦着海澜的耳朵划过,射到蟒蛇的头上,鲜血飞溅,蟒蛇在不停的翻滚着,海澜先向后一步,听见身后传来喊声“格格,快跑。”眼里精光一闪,在发狂的蟒蛇前跑开?那是最危险的事情,谁知道它会不会顺着声音追来?

海澜从腰间抽出弯刀,手臂轻颤,估算着七寸之地,狠狠的向蟒蛇砍去,持刀的手不停的挥舞着,直到吴用拉住她的手腕,在她耳边安抚“停手,停手,哈日珠拉,你不用怕,毒蛇死了,不会再伤害你了。”

“呜呜···呜呜···”海澜后怕的哭泣着,原来她也是胆小的,哪怕讨厌这个时空,她也并不想死,吴用双臂停顿一瞬,才将海澜揽在他的怀中,“不哭了,再哭就不像牙尖嘴利的哈日珠拉了。”

牙尖嘴利?海澜从吴用怀中跳出来,含着泪怒视着吴用,娇嗔道“你在说谁?”

吴用怀中一空,心中有些失落,此时他并不知晓,这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拥海澜入怀。眼里闪过笑意“你不仅牙尖嘴利,还很善用刀,你看那条毒蛇,都快被你剁成肉羹了。”

海澜回头看着蟒蛇,断得一节一节的,血肉横飞很是恶心,干呕了两下,不甘心的踩了吴用一脚,哼道“弄成肉羹给你吃好了,反正蛇羹大补。”

吴用见海澜恢复常态,眼里露出一抹的疼惜,嘴角上扬,低笑起来,旁边的随从看着海澜更是敬佩,不是所有的草原女儿都能像她一样临危不乱,他们都明白当初格格只要移动一步,蟒蛇一定会攻击,更没想到的是海澜能有勇气将蟒蛇剁成肉羹。

海澜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和雨水,低头借着微弱的光亮采集草药,随口问道“刚刚那只箭是谁射得?很有准头,称得上神箭手。”

“是吴用。”蒙古汉子看向吴用的眼里带着佩服,漆黑中还能命中目标,而且没有伤到格格一丝,这对一向擅长骑射他们来说都不见得能做到,没想到在他们眼中一向文弱的汉人能有这么一手?

海澜直起腰一脸的惊奇,笑着说道“原来你还藏了一招,在草原上你也没算白白浪费光阴,也总能学到点什么的。”

“草原粗犷豪迈,可我还是更想回到大明。”吴用改用只有海澜能听得懂得汉话,海澜将草药收好,路过吴用时,停顿了一会,同样用汉语道“大明的敌手不在草原,而在建州。”

翻身上马,海澜挥手道“回去,哥哥有救了。”吴用站在雨里,建州?努尔哈赤吗?他垂垂老矣,应该没有灭了大明的本事,难道是他的儿子?哈日珠拉,你是不是明白了什么?才会如此说?嗤笑低咛“一个无权无势的奴隶,就是返回大明也不见得一展所长。”重重叹了一口气,吴用骑马赶上。

大帐中的吴克善已经不是很清醒,乞颜氏眼中含泪细心照料着,吴名头上都是汗水,缓慢的施针,维持着吴克善的性命。

“这么还没回来?”寨桑急躁的走来走去,大祭司站在一旁诵读着经文,祈求长生天的眷顾。

“阿爸,哥哥那么疼爱姐姐,她定会找到草药。”布木布泰出声安慰,带着一丝关切的开口“姐姐一向身子娇弱,外面又下着大雨,许是有事耽搁了吧,若我也认识草药就好了。”

“哈日珠拉格格,定会及时赶回来。”大祭司睿智的眼神扫了一眼布木布泰,随即慢慢的合上,诵读的声音更大了一些。

布木布泰微低着头,欲再次开口解释,帐帘挑开,海澜浑身是雨水的冲了进来,身体轻颤,脸更是白的似纸,喘气道“阿爸,老师,草药我找到了,哥哥定会平安。”

从怀中掏出草药,吴名上前接过,“对,就是这味草药,世子有救了。”海澜微笑同吴克善目光相对,轻声道“哥哥,我就说你不会有事,我怎么会让你出事···”

“格格。”“哈日珠拉。”乌玛和乞颜氏抢步上前,扶住晕迷过去的海澜,乞颜氏抚着她火烫的额头,唤道“哈日珠拉,你这是怎么了?”

寨桑同样紧张的上前,“还不快扶她回去换下湿透的衣服?哈日珠拉应该是着凉了。”

吴名让丫头下去煎药,又仔细的看看海澜的状况,“格格急火攻心,又淋了雨,才会晕倒,休息几日就好,只是···格格怎么仿佛受过惊吓?脉象不稳?”

寨桑闻到海澜的身上有一丝血腥之气,衣角处也有血迹,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随从将事情讲了一遍,寨桑听后,叹气道“除了哈日珠拉,还真没任何女儿能做到这般。”目光落在吴名身上转了一圈,他是有本事的人,不能再轻贱对待。

Ps求粉红票,推荐票,收藏。

海月明珠
海月明珠
演绎出一段幸福和快乐完美的的爱情故事。尤其非常感谢念爱爱的封面72374289(改扩建的超级群,招人中)非常感谢瑶提供更多,敲敲门砖是作者名。另注我的推荐夜的新书《汉武晨曦》,封闭状态金手指的再次穿越女,陈阿sa女儿的奋斗史。“海澜,你不能有事。”被人抱起,肖逸已然没有大队长往日的威严,睿智沉稳的眼眸中只余下慌乱,他一万次后悔为什么要让海澜来探亲,怀中人呼吸已然微弱,经历过生死的肖逸又怎么会不明白,不断的呼唤着海澜的名字,不信神佛的他祈求上天,能让海澜平安渡过此劫,哪怕落在他身上也心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