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海月明珠

第三十一章 再次登场

发表时间:2022-06-24 11:29:51

马蹄声渐近,赶回来五百多号人马,身着银白色铠甲头上簪缨的是白色,面色赤红,眉目俊秀身型健硕的大汉被剽悍的铁骑如众星捧月一般回到吴名他们身前。对于地面的血迹,幸存者之人战战发颤惊惧的神情,来人并也没理睬,遥遥望着宁远城的烽火台,看见明军早已忙对于地面的血迹,幸存之人战战发抖惊恐的神情,来人并没有理会,遥遥望着宁远城的烽火台,见到明军已然忙碌起来,面色一僵,神色不甘的叹道“宁远城,宁远城,总有一日我皇太极必踏上你的城头。”。


推荐指数:★★★★★
>>《海月明珠》在线阅读>>

《第三十一章 再次登场》精选:

马蹄声渐近,赶过来五百多号人马,身穿银白色铠甲头上簪缨同样是白色,面色赤红,眉目清秀身型健硕的大汉被彪悍的铁骑如众星捧月一般来到吴名他们身前。

对于地面的血迹,幸存之人战战发抖惊恐的神情,来人并没有理会,遥遥望着宁远城的烽火台,见到明军已然忙碌起来,面色一僵,神色不甘的叹道“宁远城,宁远城,总有一日我皇太极必踏上你的城头。”

“主子,能攻打沈阳等城池,已是大胜,若没您为大汗出谋划策,哪会有此大捷?”

“此话休提,全赖父汗英明,将士们英勇。”皇太极明白此时可不是挣功劳的时候,不过,心中还是对战果很是满意,起码在如今的辽东,后金可以同大明分庭抗礼,只有完全占领沈阳城,后金才能更上一层楼。

“这些逃难的汉人怎么处置?”皇太极随意的看了一眼尚存十几名的汉人,轻轻一挥手,拨转马头准备回营。随从自然知晓,翻身下马,抽出腰中的弯刀,向吴名等人走去。

吴名苦笑着摇头,早至今日丧母丧妻,还不若留在科尔沁,吴用眼中泛着骇人的红光,护住自己的父亲,拿出海澜所赠的弓箭,同正白旗的兵勇对峙,身上透着的彪悍气势,让他们一时不敢上前。

“喂,你是汉人?我怎么瞧着不像?”其中一名兵勇看着吴用问道。

“是,我是汉人。”吴用拉弓准备放箭,他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他们的问话显然被将要离去的皇太极听去,重新勒住缰绳,坐在高头大马上,眯着眼睛注视着吴用。

他手中所持的弓箭绝不是汉人能有的,应是来自蒙古,皇太极有几分疑惑,难道他们是从蒙古逃过来的?

“停一下。”侍卫退到一旁,将吴名父子完全显露在开口下令的皇太极目光之下,吴用毫无畏惧同皇太极怒目相向,吴名擦拭了眼角的泪珠,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出事,他是范氏一族的独苗,轻轻推开吴用,拱手道“这位爷,我们是在蒙古草原讨生活的,没想到竟然被明军劫杀,实在是···请您高抬贵手,饶小的一命。”

吴用心中羞愤,他以不同刚刚在蒙古草原时意气之争,如今只是暗恨自己没用,竟然无法保护父母亲人,母亲祖母刀下丧命,父亲卑躬屈膝,吴用?你这个名取得还真是好。

“蒙古?你们是从科尔沁来的?”皇太极神色一变,打量他们父子更加用心,只有科尔沁才会善待汉人奴隶,其余诸部绝养不出吴用这样酷似蒙古人的汉人。

吴名心中吃惊皇太极的敏锐,跪在地上道“寨桑贝勒和善,念小的有点苦劳,母亲思乡情切,恩准小的返回大明,没想到却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小的愧对贝勒爷的恩典。”

“既然你是科尔沁的人···”皇太极停住口,目光落在散落的书籍上,微风翻动着书页,上面模糊的汉字很是熟悉,利落的翻身下马,在众人的吃惊诧异下,捡起书卷,上面尚残留着血迹,捧在眼前仔细的观瞧,缓缓的脸上杀气尽去,露出激动庆幸的神情。

皇太极快走两步,并不在意吴用拿弓箭指着自己,来到跪地的吴名身前,亲手扶起他,高声道“你可是范文程,范先生?我寻你许久,终于得见先生容颜。”

“贝勒爷,小的当不起。”吴名很是吃惊,一则他没想到鞑子的贝勒怎么会知道他的这名,二则没料到他会如此被尊敬善待,这对在蒙古大明两地受尽屈辱的范文程来说,很是满足身上残留不多读书人的自尊。

皇太极拉住范文程的手,畅快的说道“当初我因缘机会得到先生写的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批书,手不离卷,其中的道理谋略,我收益良多,先生果然是大才之人。”

“不敢,不敢。”范文程此时才明白缘由,当初被掠走关外,丢失的那些书籍都落在皇太极手中,这还真是赶巧。

“来人,准备棺椁,安葬先生的妻母。”皇太极向随从吩咐,吴用慢慢的放下弓箭,跪在自己母亲和祖母尸身身边,紧咬着嘴唇,不闻哭声,眼中泣血,喃喃的说道“海兰珠,这就是你所言的仇恨,枉我身为汉人,还没有你一个蒙古格格看得透彻,当初你原来是这个意思,才会赠我弓箭,可是我终究没有保护好母亲祖母,我···我···”

皇太极动了动耳朵,海兰珠?她是科尔沁的格格?略略闪神之后,叹气道“范先生,我们女真人并不都是残忍好杀,大明也不都是善人,只有尽快的平定乱世,此事才不会再发生,先生可愿助我?”

范文程有几分踌躇,他汉人的气节不会轻易准许自己相助鞑子,可皇太极很是赤诚,若是不允,自己父子定会丧命,他可没信心假意投靠皇太极,然后再找机会返明,皇太极不是寨桑。

正在他犹豫当口,皇太极并没有步步相逼,范文程逃不出自己的手掌,眸光一闪,如今要做的就是让他真心投靠,不只让他出谋划策谋得汗位,更要谋得整个大明江山。

随从将范文程的母亲和妻子尸身放入棺椁中,安放在马车上,皇太极当着范文程的面,来到棺木之前,深深一躬到地,神情端重哀悼“范老夫人,范夫人,你们好走,我皇太极必会为你们报此家恨。”

“贝勒爷,当不得。”范文程有几许感动,就见皇太极抽出努尔哈赤所赐的宝刀,割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三滴鲜血于地,朗声说道“今日尚无祭品,我愿以鲜血拜祭。”

“皇太极贝勒,我···我···学生叩见四王。”范文程撩开衣襟,行大礼参拜,皇太极嘴角上翘,扶起他,感叹道“得先生相助,是我的幸事,请先生放心,我必不相负,辽东汉人我也会善待。”

“学好文武艺货卖帝王家,范文程定会全力辅佐四王。”皇太极听后很是高兴,亲自扶着他上马之后,才翻身上马,回头望了一眼宁远城,唇边露出一丝必得的笑意,挥手道“回营。”

范礼缓缓的合上眼,再睁开时马背上已无一心返明的吴用,攥紧缰绳,随着自己的父亲重新踏入辽东,再同海澜相遇时,一切皆已不同。

Ps皇太极出来了,就快和海澜相见,呵呵,求粉红票,投给夜好吗?今日尽量加更一章,若是没写出来,明天一定会两更。

海月明珠
海月明珠
演绎出一段幸福和快乐完美的的爱情故事。尤其非常感谢念爱爱的封面72374289(改扩建的超级群,招人中)非常感谢瑶提供更多,敲敲门砖是作者名。另注我的推荐夜的新书《汉武晨曦》,封闭状态金手指的再次穿越女,陈阿sa女儿的奋斗史。“海澜,你不能有事。”被人抱起,肖逸已然没有大队长往日的威严,睿智沉稳的眼眸中只余下慌乱,他一万次后悔为什么要让海澜来探亲,怀中人呼吸已然微弱,经历过生死的肖逸又怎么会不明白,不断的呼唤着海澜的名字,不信神佛的他祈求上天,能让海澜平安渡过此劫,哪怕落在他身上也心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