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海月明珠

第三十九章 祭祀之舞

发表时间:2022-06-24 11:29:52

帐帘挑开,双膝跪地的众人尚来还来站起身,大帐里光线大盛,阿巴亥逆光拍摄走入,她身穿着正红色嵌着金边的一体及膝对襟盘扣衣裙,脚上蹬着红缎面的高筒靴子基本上同衣裙相接处,脚步轻移之间,隐隐由此可见下着的白色裤子。衣裙并倒不如同博尔济吉特氏那样修长,阿巴亥所穿却是束腰的,衣裙并不如同布木布泰那样宽大,海兰珠所穿却是束腰的,腰间也没有系着腰带,却更凸显出她纤细轻盈的腰肢,由于经常骑马,使得海兰珠的双腿很有韧性,而且极为笔直,虽比不得布木布泰的丰盈,但却体态匀称,惹人遐思。。


推荐指数:★★★★★
>>《海月明珠》在线阅读>>

《第三十九章 祭祀之舞》精选:

帐帘挑开,跪地的众人尚来不及起身,大帐里光线大盛,海兰珠逆光走进,她身穿着正红嵌着金边的一体及膝对襟盘扣衣裙,脚上蹬着红缎面的高筒靴子几乎同衣裙相接,脚步轻移之间,隐隐可见下着的白色裤子。

衣裙并不如同布木布泰那样宽大,海兰珠所穿却是束腰的,腰间也没有系着腰带,却更凸显出她纤细轻盈的腰肢,由于经常骑马,使得海兰珠的双腿很有韧性,而且极为笔直,虽比不得布木布泰的丰盈,但却体态匀称,惹人遐思。

她的头上并没有佩戴头饰,而是戴着一顶尖尖的红色蒙帽,在额前垂着长短不一却很有序的米粒般大小红宝石串成的珠串,帽子后面自然垂下两条湖水蓝寸宽尾稍坠着珍珠的丝绦。

这身耀眼的打扮,再加上光线的缘由,让大帐内的众人不禁眯着眼睛,甚至还有人揉着眼睛,一副准备好好看看盛传已久的哈日珠拉到底出落的是何模样?海兰珠虽然在草原上名声显赫,但却很少见人,所以就连这些科尔沁的贵族也都是匆匆或者遥遥的见过一面,哪有这般细看的机会?

等到帐帘落下,众人睁大眼睛,不由得暗吸一口冷气,哈日珠拉眉眼很是精致,尤其是那似雪般晶莹剔透的肌肤,让人想要摸上一把,感受那分细腻滑嫩。清澈如水的杏眼中波光荡漾着清纯高洁,隐隐又透出几许的魅惑,一颦一笑,一个婉转的眼波,都让觉得娇媚无限,心醉神迷。

“难怪不常见,这样的女儿还真的藏起来才是。”有人轻声感叹,众人有些发傻的连连点头。

海兰珠见到眼前这幅情形,微蹙着眉头,这到底是何状况?向旁边的吴克善投去询问的目光,没等他开口解释,布木布泰快步上前,面露亲切的笑容,“姐姐,您也是来求雨的?你身子娇弱,吃不得苦头的。”

“求雨?”海兰珠更是诧异,虽然知晓干旱,但总有一日会降雨,听见一些闲言说是长生天对科尔沁的降责,但有着现代记忆的她怎么会相信?不过蒙古草原一向迷信,海兰珠神情并没有外漏太多,清脆悦耳的声音落入众人耳中“妹妹是为求雨而来的?看来你还真是心诚。”

“姐姐不是吗?难道姐姐一点也不在意科尔沁的安危?”布木布泰一脸正色,海兰珠自然能察觉到众人脸上的异样,她还真是一丝机会都不放过,找机会摸黑自己。

“妹妹说得是什么话。”海兰珠收敛了笑容,俏面沉了下来,乌黑晶莹的眼中闪烁着一抹怒意,身上也不见刚刚的柔美,透着丝丝的锐利,就当众人心惊时,波光一转,明媚的笑容在脸上重现,脚步轻盈的来到寨桑身边,信任道“我哪会不关心科尔沁的安危?只是我更相信阿爸和哥哥的能力,自然会渡过难关,这点小事,怎么会为难住有着黄金血脉的部族首领。”

此话落地,海兰珠又用一分崇敬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只要是她目光所到之处,这些豪迈的蒙古汉子都挺直腰杆,一副天塌下来他们顶着的样子,海兰珠娇嫩元宝形的朱唇上翘,更平添了几许动人的媚色。

“我今日来此,是给阿爸和哥哥···”海兰珠侧着头,声音中透着女骇特有的甜美“还有叔伯送解暑汤,你们为了科尔沁能够繁盛真是辛苦了。”

“乌玛,上酸梅汤。”海兰珠吩咐,亲自倒了一碗递给寨桑,柔声安慰道“阿爸,您且方宽心,这个坎儿总会过去的,你若是愁坏了身子,女儿会担心的。”

“哈日珠拉,你有心了,阿爸知晓你孝顺。”寨桑喝着冰凉的酸梅汤,看着海兰珠的神情越发慈爱,这个女儿还真是贴心。

“哥哥,你也多用一些,听说你的嘴里都起火泡了,更应该降暑。”海兰珠松开寨桑,来到吴克善身边,担忧的看着他,撇撇嘴道“你就是不听我劝,这么热的天,偏偏爱用热汤?”

“知道了,再也不会如此,我的好妹妹。”吴克善将酸梅汤一饮而尽,抹了一把嘴角,讨好的望着自己的妹妹“再来一碗行不?”

“哥哥,你···”海兰珠挑挑眉,抢过乌玛手中的铜壶,吴克善咬牙保证道“我再也不用热汤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海兰珠亲自倒满,眼底含着一抹得色,吴克善举起瓷碗时,偷偷打量帐内众人的反应,不由得唇边溢笑,他们一副享受赞叹的样子,看来自己根本不用为哈日珠拉担心,哪怕最终布木布泰求雨成了,也不会损害到她。

“哈日珠拉格格。”大祭司等到众人用完解暑气的酸梅汤,和善的看着海兰珠,开口道“您来得正是时候,我有一事相求。”

“大祭司,你莫要多礼。”海兰珠抢步上前,扶住下拜的大祭司,“若是我能力所及之事,您尽管吩咐就是。”

众人先是吃惊于大祭司对海兰珠的不同,接着更见到他竟然向海兰珠行礼,再联想到刚刚哈日珠拉没进大帐时大祭司的天将贵人之言,望着海兰珠更多了几分的郑重。

“格格,您是五福俱全,而且福泽绵长,必是长生天宠爱之人,您替科尔沁避免瘟疫,这就是长生天的恩赐。”

“大祭司,您尽管直言就是。”海兰珠脸一红,那些简单的手段,现代人都知道的,其实并不算什么。

“布木布泰格格跪足十二个时辰求雨。”大祭司将事情简单的重复一遍,海兰珠暗自佩服大玉儿,拧眉道“大祭司也想让我如同妹妹一般?”

“不,不。”大祭司摇摇头,低沉着声音道“格格,您圣洁纯真,世间的红尘并没有沾染到您,在祭祀之地,离长生天最近的地方,以祭祀之舞祈福,必会使得天降甘露。”

“可是我不会跳祭祀之舞。”海兰珠觉得这仿佛儿戏一般,但众人却不这么认为,科尔沁很少有女子有资格跳祭祀之舞,难道哈日珠拉有此福气?

“我可以派人教你,格格身体柔软,聪慧过人,必会学得很快。”

海兰珠知道推辞不得,面露一丝难色,心中暗自盘算,她可不认为祭祀之舞能够带来降雨,若是成了自然好说,若是不成那该如何?

“妹妹跪地求雨就不用了吗?”海兰珠觉得要是大玉儿能赶巧降雨也是不错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风头太盛总不是好事。

“布木布泰格格先跪请求雨,若是不成等到选定吉时,您再祈福。”大祭司看了一眼有几分焦躁的布木布泰,才缓缓的开口。

“姐姐,您这都不愿意吗?”布木布泰一脸的失望,轻声道“就算为了族人,您也要坚持呀。”

海兰珠眯了一下眼睛,想到肖逸讲过的识别雨天的法子,既然布木布泰存了这分心思,那就不能让她得逞,倒要看看现代的知识是不是能敌得过她的算计。

“大祭司,我会跳祭祀之舞。”众人听见此话,神情一松,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海兰珠接着坚决的说道“只是日子,得我说得算。”

“姐姐,你不相信大祭司?这是亵渎长···”没待布木布太说完,大祭司看着眸光像两簇火焰冉冉而起的海兰珠,长啸道“哈日珠拉格格必会得到长生天的旨意,何时跳祭祀之舞,全由格格做主。”

“谢大祭司。”海兰珠弯腰行礼,以她的性格既然要做就做到最好,看了一眼布木布泰,自信溢满脸颊“妹妹,您先求雨好了,姐姐预祝你得偿所愿。”

布木布泰脸色一僵,随即展颜一笑,不甘示弱的看着自己的姐姐,从这一刻开始,海兰珠和大玉儿一生的暗战正式拉开了帷幕。

Ps实在抱歉晚了一些,pk3000加更。

海月明珠
海月明珠
演绎出一段幸福和快乐完美的的爱情故事。尤其非常感谢念爱爱的封面72374289(改扩建的超级群,招人中)非常感谢瑶提供更多,敲敲门砖是作者名。另注我的推荐夜的新书《汉武晨曦》,封闭状态金手指的再次穿越女,陈阿sa女儿的奋斗史。“海澜,你不能有事。”被人抱起,肖逸已然没有大队长往日的威严,睿智沉稳的眼眸中只余下慌乱,他一万次后悔为什么要让海澜来探亲,怀中人呼吸已然微弱,经历过生死的肖逸又怎么会不明白,不断的呼唤着海澜的名字,不信神佛的他祈求上天,能让海澜平安渡过此劫,哪怕落在他身上也心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