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7章 命都给你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6:59

沈却刚就听着薛诺的话时,下意识就会觉得她又是来戏弄自己的,可望着她磕破的额头,除了脸上掩忍不住的惊慌失措。他沉声地说:“我怎么明白你是也不是骗我?”薛诺转头看向王大。王大吓了一跳,急忙颤声道:“他,他是有个姐姐。”面对自己着这仔细一看是贵人的人,他原想要他沉声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7章 命都给你》精选:

沈却刚开始听着薛诺的话时,下意识就觉得她又是来戏耍自己的,可看着她磕破的额头,还有脸上掩不住的惊慌。

他沉声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

薛诺扭头看向王大。

王大吓了一跳,连忙颤声道:“他,他是有个姐姐。”

面对着这一看就是贵人的人,他原想要找个好点的说法,可对上薛诺恶狠狠的目光,他打了个冷颤就低声道,

“他姐姐跟他一起去的观音庙,长得好看,是我起了色心把他姐姐骗出去的。”

“我本来只是想要跟他姐姐亲近一下,没想到她真跑去了扈家。”

“是我看到扈家出来的人把他姐姐拖走的,薛,薛诺他没说谎……”

沈却看着王大对薛诺的害怕,目光落在他身上的伤,还有薛诺身上的血迹上,半晌才对着薛诺道:“是你伤的他?”

“他欺负我姐姐。”薛诺没否认。

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沈却,

“求公子救救我姐姐。”

沈却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半大少年,他身形瘦弱,脸色苍白,不似之前伪装的楚楚可怜,他此时脸上平静极了,只有眼里藏着害怕和急切。

“我凭什么帮你?”沈却说。

“我身无长物,可公子既在扈家故意为难,后又一路尾随,不管您是将我当成个未曾见过的新鲜玩意儿,还是您有别的想法,只要你能救我阿姐,公子想要怎样都行。”

薛诺看着他,微红着眼圈,

“之前在春香楼时,您见我落难让随从询问,后来明知我不是好人却依旧会被我卖惨所骗,您身边之人也是心善至极,说明公子教养极好绝非铁石心肠。”

“求公子你救救我姐姐,只要你能救她,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只有姐姐一个亲人,我求你……”

她在祁镇不认识任何人,而唯一能在扈家说的上话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个男人,下午她亲眼看到扈家的管家恭恭敬敬的唤他“沈公子”。

只有他能帮她去扈家要人。

薛诺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疼一样,不断的磕头,额上见了血迹也不见停。

沈却看着她脸色越来越白,额头上鲜血顺着脸蛋朝下淌,勾的眼角都浸了血色,他心中突生不舒服:“行了。”

薛诺停下来,挂着眼泪看着他。

沈却沉声道:“我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

“是!”

“那如果让你去死呢?”

薛诺愣了下,像是在确认沈却说的是真是假,对上他冷冽的目光时,下一瞬她手中一扬,抓着袖中藏着的短刀就朝着自己胸口刺去。

“啪!”

沈却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

“你疯了?”他满脸震惊。

薛诺鲜血糊了一脸,却格外平静:“只要你肯救我姐姐,我的命都给你。”

沈却:“……”

她瞳仁漆黑,刚哭过的桃花眼里全是决绝。

她是说真的,只要能救姐姐,她什么都能不要。

沈却对上她的目光忍不住心生恍惚,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狠绝的人,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那一刀他看的清楚,要不是他拦着绝对插进她心脏里,就是神仙都救不回来。

他沉默了片刻,才猛的松开她的手,

“我不要你的命,二十年,我替你救你姐姐,你卖身给我二十年。”

“为奴为仆,无我令不得擅离半步,言听计从,若有违背,我便收回你的命。”

薛诺愣了愣,毫不犹豫的答应:“好!”

“纸笔。”

沈却朝着身旁道。

石安早被这一串的事情惊住,万没想到自家公子有朝一日会“趁火打劫”,况且沈家要什么样的奴仆没有,全是身家干净清白的良家子,何必选这心狠歹毒的小孩儿?

“公子……”

“纸笔!”

沈却面无表情。

石安见状只能去取了纸笔过来。

沈却执笔亲自写了卖身契递给薛诺,上头清楚明白写着薛诺自卖为奴二十年,等递给薛诺时,她却看也没看就直接按了手印。

“你不看看?”

“我不识字。”

沈却愣住,薛诺怎么会不识字?

他心中有一瞬间的疑惑,却也没多想,只是将卖身契收起来后,就朝着身旁看傻了眼的石安说道:

“派人去码头找,看能不能拦住抓他姐姐的人。”

他垂眸对着薛诺说道,

“你跟我去扈家。”

薛诺脸上顿时露出欣喜,连忙爬起来就想走,却被沈却拦住。

“伤口处理一下。”

“不用……”

薛诺想说不用,可对上沈却冷然的眼,陡然想起自己奴才的身份沉默下来。

沈却朝着门外看了眼,就立刻有人进来替薛诺处理脑袋上的伤,等过了片刻,薛诺才缠着白布跟着沈却一起去了扈家。

柳园主人突然造访,扈家上下都是极为惊讶的。

自打知道柳园里住进了什么人时,扈家的人就想尽办法想要与他攀交情,可柳园的那人油盐不进,他们这才歇了念头。

没想到人今天居然自己找上门来。

“老爷,你说那位沈公子怎么回事,之前你几次三番想要拜访都被推拒,今天却主动说要借人,这大半夜的更是找上门来?”

扈夫人一边替自家夫君穿着衣裳,一边问。

扈盛林扯了扯袖子皱眉说道:“我哪儿知道,反正那是京里头的贵人,怠慢不得。”

沈却是当朝次辅沈忠康的长孙,其父沈正勤更是太子少傅,陛下和东宫眼前红人。

扈盛林早就听闻过沈家的事情,更知道连他那位主支的侍郎堂兄都想要讨好沈家,先前沈却到了祁镇之后,他就几次想要拜访借机拉拢关系,只可惜沈却为人看似温和却极难靠近。

如今突然上门。

甭管沈却为什么来的,他都得恭敬迎着。

扈盛林匆匆忙忙系着披风就出了房门,等到了前厅时,就见沈却坐在厅中,身边还站着个脏兮兮的半大孩子。

那小孩儿脑袋上像是受伤,缠着一圈白布,上头隐约还能看到血迹。

“沈公子,您怎么这么晚过来?”

他上前问候了一声,就朝着旁边的人斥道,“你们怎么待客的,沈公子过来也敢怠慢,还不赶紧去上茶……”

“不必了。”

沈却直接说道,“扈老爷,今天这么晚过来,是有件事情想要扈老爷帮忙。”

“帮忙不敢,沈公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扈盛林连忙说道。

沈却指了指自己身旁站着的小孩儿:“我这次来江南,是为了寻找府里一位世交家中走丢的小孩儿,一路顺着线索来了祁镇,才总算找着了他们姐弟。”

扈盛林闻言看了眼薛诺有些不解,找到了就找到了,沈却来他家里说这事干什么,他试探的说了句:“那,恭喜?”

“可他姐姐被人掳走了。”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掳人?”

扈盛林顿时惊讶,“沈公子您别急,可知晓掳人的人是谁,人在什么地方丢的?这祁镇地方不大,我这就派人帮您去找……”

沈却闻言说道:“人就在扈家门前丢的。”

什么?

扈盛林僵住,条件反射就道:“怎么可能,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我们府门前掳人?”

“石安。”沈却没说什么,只唤了声。

外头石安就推攘着被捆着的王大走了进来,将人拎着到了厅内,一脚踹在他膝碗上,王大就差点一骨碌趴在地上。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