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9章 成国公府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6:59

跳江了。跳江了……薛诺脑子嗡了一下,像是绷着的弦断了,眼里刚褪尽的血色一瞬间弥散开去。“你干什……唔!”石安察觉到不对去拉她时,胳膊上挨了一刀。所有人都没来及反应时时,她就了到了地上那人跟前:“她胡说八道的吧,我姐姐最怕水了怎么会跳江,是你把她藏跳江了……。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9章 成国公府》精选:

跳江了。

跳江了……

薛诺脑子嗡了一下,像是绷着的弦断了,眼里刚褪去的血色瞬间弥漫开来。

“你干什……唔!”

石安察觉不对去拉她时,胳膊上挨了一刀。

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时,她就已经到了地上那人跟前:

“她胡说的吧,我姐姐最怕水了怎么会跳江,是你把她藏起来了对吗,你把她交出来,我就放过你好不好?”

地上那人察觉不对就想后躲,被薛诺抓着胳膊时像是被毒蛇缠上,而下一瞬被一刀扎进眼窝里时,另一只眼球猛的突出疯狂挣扎起来。

薛诺一手按在他脖颈一侧,原本还疼的狰狞的人却突然软成烂泥:“告诉我,我姐姐呢?”

“你,你放过我……”

那人脸上血流如注,疼的哭喊出声,

“我只是想送她一个好前程,让她锦衣玉食不用朝不保夕,我没想要她的命……是她自己跳下去的,是她自己跳的……啊!!”

刀尖一挑,那血肉模糊的东西从眼眶里掉了出来。

扈家众人都是吓得尖叫出声。

“薛诺…”

“滚!!”

石安被她血腥惊住,上前想要拦着时就撞上她猩红至极的眼,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像是完全没有理智一样,充满了冰冷和戾气,毫无半点人性温度。

她死死掐住地上那人的脖子,刀尖一点点划开他脖子上的肌肤,鲜血弥漫时,她呢喃低语:“你怎么能胡说呢?我姐姐才不会跳江呢,你把她藏哪儿了,还给我好不好?”

啊——

声嘶力竭的惨叫在夜色里让人毛骨悚然,眼见着她刀尖向上像是想要将他脸皮都剥下来,突然身形一顿,手里的刀砰的落地时,薛诺直挺挺地就朝下砸了过去。

沈却一个手刀打晕了她。

伸手一捞人就落进了怀里,轻飘飘的像是没有重量,他看着紧闭着眼唇色惨白的小孩儿,再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血人。

“公子……”

“把人带回柳园,别让他死了,审清楚他是谁家的人。”

姜成闻言带着人上前,将地上的血人弄走。

沈却将怀里人抱起来,那丁点儿的重量让人知道小孩儿有多瘦。

石安想要接过薛诺,被沈却让开,他说:“去找个大夫,还有。”他目光落在那群从码头带回来的人身上,“把他们也全部带回柳园。”

扈家众人眼睁睁的看着沈却头也不回地带着人离开,只剩下院子里那一滩血迹。

扈盛林一个踉跄差点坐在地上,等缓过劲来之后,抓着身旁吓得险些失禁的小儿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

“你看看你惹的祸事,完了,完了!”

真出人命了,沈家怎么能善罢甘休,那小孩儿更跟疯子一样,险些活剥了那个柴春华,他要是回过神来,他们扈家哪能逃得过。

扈盛林脸惨白,全完了!

……

从扈家回柳园时,外头下起了大雨。

夜色越深时雨势越大,淅淅沥沥的砸在屋瓦上时好像要将房顶都掀了似的。

沈却换了一身衣裳洗净了血迹站在廊下时,风吹的衣袍纷飞,而姜成和石安都在他身前站着,石安胳膊上还绑着伤处。

“那个柴春华的命算是保住了,只是瞎了一只眼睛,废了一条胳膊,大夫说他脖子上的伤口差点划到了气管,要是再进半寸就是神仙都保不住他的命。”

石安边说话边摸着胳膊上被伤到的地方,

“公子,里头那小子就是个疯子,心黑手辣的厉害,要不是你拦的及时,他怕是真能活剥了柴春华的皮。”

想起薛诺浑身浴血赤红着眼的模样,石安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公子,我总觉得那小子有些不对劲。”

沈却何尝没发现薛诺不对劲,之前戏耍他时明明那般冷静狡猾,可他伤柴春华时那眼神却全然不似活人。

里头大夫正在替薛诺看诊,沈却领着两人进去时,那大夫刚扎完了银针,而床上躺着的小孩儿紧闭着眼时,安静的完全看不出之前的疯魔。

“大夫,他怎么样?”沈却问道。

那大夫轻叹了声:“情况不大好,体内血虚,脉象紊乱,老夫看过那么多病症,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小年纪身子就千疮百孔乱的一塌糊涂的。”

“可有性命之忧?”沈却问。

“那倒是没有。”

大夫说话时迟疑了下,想起刚才那奇奇怪怪的脉象,皱眉说道,“她脉象挺奇怪的,身子那么虚,可脉象却强而有力,像是用过什么大补的东西。”

“这位公子,您府上若是想要替她滋补身子也得慢慢温补才行,这大补之物若是用的不好是会要人命的,且她这种情况也容易虚不受补。”

石安皱眉说道:“什么大补之物,我家公子也是意外捡到这小孩儿,哪能给他大补?”

那大夫闻言惊讶:“不是公子?”

他忍不住看了眼床上躺着的脏兮兮的小孩儿,再看着身前这位穿着打扮一看就精贵的公子,顿时就知道自己误会了。

沈却倒也没怪罪这大夫,只问道:“除了脉象奇怪,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这倒是没有。”

沈却闻言让他开了方子就让人将大夫送了出去。

等屋中再无外人,他才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昏迷的薛诺。

小孩儿脸上还沾着血迹,脑袋上的伤口重新被包扎了,因为大夫替他擦拭过伤口,额头附近的肌肤比之其他地方要白上许多,微微坦开的衣领露出的脖颈也白皙细腻。

沈却想起梦里那张脸,突然拿着被角擦了擦她脸,就见一层黑黄之色被抹了下来,脸上露出的肌肤白皙极了。

“他的脸?”石安面露惊讶。

姜成也是看了眼薛诺说道:“公子,他脸上抹了东西。”

沈却反倒是最淡定的那个,或许是梦里已经见过了那小千岁容貌最盛的模样,如今瞧见真容时反倒觉得理所当然。

若真长得不好,他又如何蛊惑得了眼高于顶的四皇子?

他没有多说,只松开被角扭头看着姜成问道:“柴春华那边问出来了吗?”

姜成连忙点点头:“问出来了,这个柴春华是成国公府的人,奉命来江南搜罗瘦马,调教之后送入京中各府。”

“他这次来江南一直没找到特别好的苗子,今天在扈家门口一眼就相中了那位薛妩姑娘。”

“薛妩姑娘是流民,家无底蕴又无靠山,来扈家找她弟弟时说漏了嘴,柴春华就动了歪心思想要将人掳走带回京城,只是他没料到那姑娘骨头太硬,调教不成反将人逼着跳了江。”

石安闻言惊讶:“你说他是成国公府的,那不是三皇子的外家?”

沈却也是忍不住皱眉。

太子是元后嫡子,早早就被立了储君,言行德性样样出众,而三皇子是继后所生,因也占着嫡子的身份,便一直觉得自己要比其他几位皇子尊贵。

这几年三皇子一直都不太安分,不仅事事要强,样样都要压着二皇子和四皇子他们,甚至还有些觊觎储君之位跟太子别着矛头,这其中成国公府没少出力。

成国公派人来江南搜罗瘦马,想也知道是为着什么。

沈却还记得,梦里京中所有的乱局都是因为薛诺同那批瘦马入京踏足四皇子府开始,所以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三皇子和成国公府招来的祸端?

那梦里的薛妩呢?

薛诺入京,是不是也因为薛妩出事?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