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12章 被人废了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6:59

薛诺像是没想起石安会替她报功,急忙摆摆手脸颊微红的轻声道:“也也不是我熬的,我是看了会儿炉子……”“看炉子也像。”石安毕竟明白这粥不可能会是眼前这小孩儿熬的,就算公子收养了他,可他来路未明,公子的衣食住行都是府里的老人照看着,出门时在外也轮不着石安当然知道这粥不可能是眼前这小孩儿熬的,哪怕公子收留了他,可他来路不明,公子的衣食住行都是府里的老人照管着,出门在外也轮不着一个刚进府的小孩儿插手。。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12章 被人废了》精选:

薛诺像是没想到石安会替她请功,连忙摆手脸颊微红的低声道:“也不是我熬的,我就是看了会儿炉子……”

“看炉子也一样。”

石安当然知道这粥不可能是眼前这小孩儿熬的,哪怕公子收留了他,可他来路不明,公子的衣食住行都是府里的老人照管着,出门在外也轮不着一个刚进府的小孩儿插手。

他就是觉着薛诺有这心至少是懂得好赖,也是知恩图报的,他自然不介意在自家公子面前说说他好话。

“公子您是不知道,他天不亮就醒了,把院子里的污水扫的干干净净的,连院墙边儿的杂草都清理了一遍,又去了厨房帮着挑水。”

“我听罗叔说他原还想给您做菜的,结果不小心伤了手,罗叔才把他撵着去看了炉子。”

沈却朝她看过去时,薛诺下意识的将手背在身后。

“手伸出来。”

“我没事,就是不小心……”

沈却皱眉:“手。”

薛诺被他冷着脸吓了一跳,这才迟疑着将手伸了出来。

沈却的目光先是被她手心里的那一层茧子吸引,片刻不见伤势才抬头看她。

薛诺被他盯得头皮发麻,缩着眼神想说自己没事,可对着沈却的目不转睛,只能伸手将衣袖拉了起来,然后就看到如玉的小臂上一片烫伤的痕迹,上头还有鼓胀起来透明的燎泡。

“怎么弄的?”沈却沉声问道。

“不小心碰到了灶台……”

薛诺声音极小,像是不自在,连忙将衣袖扯了下来,碰到燎泡的时候还小小的吸了口气,然后抬头时鼻尖都有些红,

“我没事的,石大哥已经给了我烫伤的药膏,敷上两天就好了。”

她说完飞快看了沈却一眼,

“……公子别生气。”

沈却对着这般胆怯的薛诺有些不适应,他梦里见过他长成之后最为眉眼飞扬的模样,也在那暗巷里看过他的凶狠。

他总觉得小孩儿不该是这样的,可是又说不出来他为什么不该是这样。

瞧着她微垂着的眼,他开口说道:“我留你在府上不是让你做这些事情,厨房的事自有厨房的人去做……”

话没说完,对面小孩儿手指就突然绞起,下颚紧绷着时垂头像是快哭了。

沈却突生一股无力来,对上她垂在脑袋两边的发带,莫名有种自己好像在以大欺小仗势欺人的感觉。

他话音一顿转声说道,“以后你是我院子里伺候的人,只要做好我交代的事情,照管好我衣食就行,别的事情不用你管。”

他瞧了眼小孩儿藏着的手,

“你要是伤了手,还怎么伺候我?”

薛诺猛的抬头,眼里亮晶晶的,公子的意思是让她伺候?

沈却被她盯得别扭,扭头对着石安就道:“还不盛饭!”

石安偷笑:“公子,我还得去办您昨儿个夜里交代的事儿呢,阿诺,还不伺候公子用饭。”

他朝着薛诺挤挤眼睛,给了她一个机灵点儿的眼神,然后就朝着沈却说道,

“公子,我先走啦。”

沈却瞧着石安将勺子塞进薛诺手里,然后一溜烟跑了,而小孩儿眼巴巴的看着他满是期望:“公子,我替您盛饭?”

沈却心里骂了石安两句,还能怎么着。

“盛吧。”

等石安滚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他!

薛诺得了他的话后就像是得了什么承诺一样,嘴唇翘起时眼里都高兴的泛光,哪怕努力遮掩心思,可低头替他布菜时嘴边依旧露出个浅浅的梨涡,倒是半点都看不到之前阴霾。

沈却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她微垂着的侧脸上时,眼底有打量也有疑惑,更有些说不上来的复杂和不解。

还没等他想清楚,就见薛诺突然扭头朝着他问道:“公子吃辣吗?”

“吃。”

她又低头,脑袋后面的发尾晃了晃,仔细的将菜摆好在盘中,然后才推到了他跟前。

沈却这才收神,接过饭碗吃了起来。

姜成进来时沈却正挑着一块辣腌萝卜,见他脚步匆匆的过来,而刚才还在旁替他布菜的薛诺忍不住朝着门前看去时,他也放下了碗筷。

姜成进屋就看到自家公子身旁站着个模样格外出众的半大小孩儿,他愣了下:“公子,这位是?”

“他是薛诺。”沈却说道。

姜成忍不住睁大了眼,上下看了薛诺一眼,很难把眼前这个白净漂亮的少年,跟昨天夜里那拿着短刀险些弄死了柴春华的小乞丐看成一人。

他也曾在京中见过不少长得好看的人,比如自家公子,容貌本就是一等一的,再比如京中那向来以貌美著称的康王府小公子,年仅十三就已让人惊叹,可眼前的少年却依旧让他觉得惊艳。

要不是穿着下人衣裳,浑身打扮的朴素,乍一看上去还真以为是高门大户里娇养出来的世家公子。

“码头那边怎样?”

沈却见姜成一直盯着薛诺,不由出声打断。

姜成连忙回神,忍不住低咳了一声说道:“我照着公子的吩咐带着人在码头附近打捞了一夜,什么都没找到,沿岸附近也已经派人去寻了,只是没什么消息传回来。”

“昨天夜里镇上下了大雨,码头附近江水涨潮还现了暗流,附近的船只都纷纷避走,薛妩姑娘恐怕是……”

他说着说着,就见薛诺脸色白的不像话,后面的话有些不忍说出来。

那薛妩怕是真的没了。

薛诺紧紧咬着嘴唇,掐着腕上的木犀香珠强忍着眼泪,半晌才低声道:“我姐姐是不是找不回来了?”

姜成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沈却也是一时间沉默,他看着惨白着脸摇摇欲坠的小孩儿,开口道:“我会让人继续去找……”

“不用了。”

薛诺哑声道,“陵江那么大,姐姐又不会水,我早该知道她找不回来了。”她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眼泪,仓皇擦了一把就垂着头哭声道,“公子,我想去码头看看。”

沈却看着她哭的说话声音都不稳,心中不由也是憋闷的难受:“让姜成陪你去。”

“不用了,我想自己去看看姐姐……”

她垂着头眼泪大滴大滴的掉,“我不会跑的。”

沈却没想过薛诺会跑,她要是会跑,昨天夜里就不会在他提醒卖身契作废的时候执意要留下来,而且薛妩的死他也脱不了干系。

要不是他突然见到薛诺,因着梦里那些事情刻意阻拦了薛诺进扈家的差事。

薛诺也不会在扈家门前跟人起了争执,后来也不会为了找口饭吃去春香楼打那刘公子的主意。

她如果早早回了观音庙,薛妩也许就不会被人骗了出来,更不会在扈家门前被人掳走。

小孩儿的哭声让他心里愧疚也难受,他说道:“好。”

薛诺抹了抹眼泪,转身跑出去时,姜成说道:“公子,要不要我跟过去看看?”

“不用。”

沈却沉声说完,屋中气氛一时沉闷极了。

姜成看着沈却沉着眼的样子不敢开口,总觉得公子对那薛诺的态度有些不同寻常:“公子,那码头那边还要继续吗?”

沈却想起薛诺刚才说的话,垂着眼帘说道:“不用了,派人告知沿岸附近府衙,帮忙留意可有从陵江身还之人。”

哪怕知道希望渺茫,他却依旧还是希望薛妩能有一线生机。

姜成也知道公子这么做根本没什么用处,可对着公子的交代他还是认真答应下来:“公子放心,我会让人办妥。”

两人在屋中说了会儿话,外头就有脚步声匆匆过来,姜成朝着门外看去,就见石安脸色着急的冲了进来。

“怎么了,这么急冲冲的?”姜成道。

石安没直接回话,而是先朝着屋里看了一眼:“薛诺呢?”

姜成说道:“他去码头了。”

沈却见石安进来就先问薛诺,忍不住皱眉:“怎么了。”

“隔壁扈家出事了。”

石安见薛诺不在微松了口气,这才朝着沈却急声说道,

“我刚才照着公子吩咐,打算将柴春华送去县衙之前去扈家一趟,可谁知道去的时候就见到扈家乱成一团,打听了才知道扈家那位二公子被人给废了。”

“废了?”沈却神情微愕。

石安点头急声说道:“说是他被人拔了舌头挑了手脚筋,连眼睛也瞎了,他院子里的下人早上发现他时人就只剩一口气了,整个屋子里都血淋淋的。”

“什么时候的事?”沈却问。

“应该是昨天夜里咱们走了之后。”

石安脸色极为不好,“县衙的人已经去了扈家那边,扈家乱成一团,扈盛林见了我时脸色难看的很,那个扈夫人更是哭天喊地的,话里话外都指着咱们柳园。”

沈却脑海里莫名就闪过薛诺的脸。

他紧抿着嘴唇又快速将脑子里的脸甩掉,知道眼下不管到底是谁动的手,扈家那边恐怕都会怀疑是他。

他昨夜才找上门,扈容就出了事,这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沈却脸色沉了下来,朝着石安道:“柴春华呢?”

“还在外面让人看着。”

“先把人看押起来,派人暗中送回京城。”

石安虽然不知道公子为什么变了主意,却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沈却原还想说什么,只还没来得及开口,外头就有人报,说是县衙和扈家的人在柳园门外求见。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