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14章 试探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6:59

小孩儿好看的不象话,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吃人我都就怕,他有什么好怕的……”“别说了!”再说承受力不高的扈夫人脸色惨白欲呕,就连扈盛林和陶纪他们反应时回来薛诺话里那句“吃人”是什么意思后是一阵想吐。薛诺被喝止后有些受了委屈的抿抿嘴,眼神都“吃人我都不怕,他有什么好怕的……”。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14章 试探》精选:

小孩儿漂亮的不像话,可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吃人我都不怕,他有什么好怕的……”

“别说了!”

不说承受力不高的扈夫人脸色惨白欲呕,就连扈盛林和陶纪他们反应过来薛诺话里那句“吃人”是什么意思后也是一阵反胃。

薛诺被喝止后有些委屈的抿抿嘴,眼神都耷拉了下来:“是你们先问我的……”

她像是想起了姐姐,吸了吸鼻尖低声说道,“我虽然讨厌扈家的人,可我没害他,我昨天夜里被公子带回来后就一直都在柳园,今天早上伺候公子用了早饭才去了码头。”

“有人能作证吗?”陶纪问道。

薛诺想了想:“我半夜的时候睡不着起来拔草,遇见了院子里的护卫大哥,他还借了我铲子和笤帚,后来去厨房挑水时那边也有人的。”

沈却一直留意着薛诺的神情,闻言捻了捻指尖朝着石安看了一眼。

石安就转身退了下去,不过一会儿就将几个下人带了上来。

薛诺说的那个护卫是跟着沈却从京中沈家过来的人,听到陶纪他们问话时就说道:

“昨天夜里公子让我守着荣济堂,他一直都在里面待着,直到后半夜才出来蹲在墙角拔草,他跟我借了笤帚和铲子,后来他扫好院子又把荣济堂里面也扫洒干净才将东西还给我。”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雨刚停没一会儿,大概寅时两刻。”

“那昨夜他可有离开过?”

那护卫摇摇头:“没有。”

陶纪皱眉:“这么肯定。”

那护卫看了沈却一眼,见他没有阻拦的意思才开口说道:“公子昨天夜里将他带回来后,就让人守在荣济堂外面,荣济堂昨天夜里也一直没有熄过灯。”

“公子跟大夫离开之后没多久,薛诺就起来在屋中来回转了一会儿,后来就坐在窗边发呆,属下一直守在院前,抬眼就能看到屋里的情形,他要是离开过我肯定能知道。”

“他出来打扫院子拔草的时候,属下一直都跟他在一起,直到他去了厨房那边属下才没继续跟着。”

他说完之后,厨房那边管事的罗叔连忙说道:“公子,这孩子进了厨房就忙里忙外的帮着挑水烧火,厨房里的丫鬟婆子都看到的,他说想要替公子做顿饭报答公子收留之恩,后来不小心烫伤了胳膊我才将他撵去看火,一直到天亮之后小石来厨房时都没离开过。”

石安在旁点点头:“我去厨房的时候,他就蹲在灶炉跟前,那时候天已经亮了,就算他想要去扈家也不可能。”

柳园看着冷冷清清没什么人,可他却是清楚这院子里里外外守着不少护卫,公子这次南下虽然是来找人的,可也同样兼顾着正经差事,所以身边带着的几乎都是府里护卫中的好手。

这些人守着院子,想要无声无息的出去谈何容易,更何况天亮之后薛诺几乎没离开过他眼皮子底下,还跟他讨教过怎样伺候公子的事情,哪有时间跑去扈家伤人。

石安说完之后就冲着薛诺说道:“把你胳膊给他们看看。”

薛诺闻言拉着袖子露出小臂上的烫伤,那伤处敷了药膏,一些燎泡已经蔫了下去,红彤彤的看着就知道不是刚留下的。

陶纪看了眼那伤痕扭头对着扈盛林说道:“这么说他的确不是伤了贵公子的人。”

“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说谎替他遮掩。”扈夫人满脸不甘。

沈却眼神顿时沉了下来:“那扈夫人还想如何?”

扈盛林见他动气想要说什么,却在这时外头有人快步进来,说是府外有县衙的人过来找陶纪,等人进来时才发现是县衙的差役,那人进来就对着陶纪急声道:

“大人,府衙那边来了好多人。”

陶纪惊讶:“怎么回事?”

那衙差朝着扈家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才低声道:“那些人全是来状告扈家的,说他们包庇扈二公子谋害人命,还带来了好几具尸体,都放在府衙门前……”

“胡说八道!”扈盛林豁然起身,“我儿子什么时候害过人性命!”

那衙差被他厉喝吓着,却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告状的人是这么说的,现在他们都在府衙门前,说要让大人替他们做主,师爷说让他们先把尸体抬进衙内他们都不肯,非得等着大人回去,我来的时候衙门前都已经围满了人了。”

“大人,黄师爷请你快点回去,说不然怕是要出大乱子。”

陶纪没想到前脚跟着扈家来柳园要公道,后脚就有人把事儿闹到了县衙那边,他连忙急声说道:“那还不赶紧回去。”说完他才想起沈却,扭头说道,“沈公子,今天的事情冒犯了,县衙那边出事我得先回去,下次有机会在登门致歉。”

沈却摆摆手:“查案本就是陶大人职责,谈不上冒犯不冒犯,陶大人有事先去忙吧。”

陶纪也顾不得跟沈却多寒暄,连忙抬脚就走,等走了两步见扈盛林他们还愣在原地,直接皱眉道:“扈老爷,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没听到刚才说吗,县衙那边的人都是状告扈家的。”

“还请扈老爷跟本官走一趟。”

扈盛林脸色大惊,他没想到他原本是来替他儿子讨公道的,可转眼就变成了被人告。

他张嘴想要说什么,可陶大人却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只开口让人“请”扈盛林和扈夫人跟着他一起离开,从头到尾都没给他们拒绝的机会。

县衙跟扈家的人匆匆来又匆匆走,眼见他们离开,沈却皱眉开口道:“姜成,你跟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姜成点点头就跟了过去。

厅内就只剩下柳园的人后,沈却才沉着眼看着薛诺,那目光里满是审视。

薛诺疑惑看着他:“公子?”

“扈家的事情当真跟你没关系?”沈却沉声问道。

薛诺直接皱眉:“公子疑心我?”

沈却没说话,可脸上的神情却显然是在说他根本不信薛诺的话,扈容身上的那些伤太像是梦里那小千岁折磨人的手段,他与人有仇从不会轻易让人死了,反而会折磨的人生不如死。

薛诺紧紧抿着嘴角,手中突然握紧时桃花眼冷沉了下来,早上那种感激和亲昵散了个干净。

她突兀的嗤笑了声,扯了扯嘴角嘲讽道:“公子不是疑心我,是根本就认定了扈家的事情是我做的。”

“你不相信烂泥里爬出来的人会是干净的,也根本就从来没有想过要信我,既然如此,公子要我的卖身契干什么?”

她说话时死死看着沈却,像是眼里的光都灭了,半晌手中一松,讥讽道,

“我除了这张脸,公子还看上了什么?”

“我身上有什么值得你明明对我鄙夷不屑,却还要故意坏了我之前入扈家的差事,对我赶尽杀绝之后却还忍着恶心留着我?”

沈却对上她满是怒气的眸子神色仲怔了一瞬,她眼里全是被人不信后熊熊燃烧的火焰,原本苍白的脸上浮出怒红,嘴角紧抿着时竖着浑身的尖刺,像是想要将靠近的一切都刺伤。

薛诺见他不说话,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

“薛诺!”石安连忙一把抓着她,“你去哪儿?”

“我卖身契在公子手里,还能去哪?”

她小脸之上全是寒霜,“不管公子觉得我多低贱,你替我找我姐姐,我说过卖身二十年就是二十年。”

“公子要是认定是我害的扈二公子,就把我送去县衙,抵了一命我也就不欠公子了。”

“反正我这条命也不值钱!”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