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16章 不要脸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7:00

石安远比沈却那书书呆子还得好唬弄,也许是自幼就在沈却身边办差,没遭过什么磨难,忠心是有,人也不笨,是耳根子软。薛诺彻底摆脱了嫌疑后朝着他不甘示弱红红眼眶,他就先替她叫上了委屈,去观音庙的一路上嘴里都在骂着扈家跟疯狗似的乱咬,连同着县衙那边查出的薛诺摆脱了嫌疑之后朝着他示弱红红眼眶,他就先替她叫上了委屈,去观音庙的一路上嘴里都在骂着扈家跟疯狗似的乱咬,连带着县衙那边查出来的消息也吐露了个干净。。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16章 不要脸》精选:

石安远比沈却那书呆子还要好糊弄,或许是自小就在沈却身边当差,没遭过什么磨难,忠心是有,人也不笨,就是耳根子软。

薛诺摆脱了嫌疑之后朝着他示弱红红眼眶,他就先替她叫上了委屈,去观音庙的一路上嘴里都在骂着扈家跟疯狗似的乱咬,连带着县衙那边查出来的消息也吐露了个干净。

说完他拍了拍薛诺的肩膀:“你放心,那个邱长青虽然跑了,可扈家的事情十之八九是他做的,冤有头债有主的,扈家那边赖不上你。”

“公子也已经知道误会了你,往后你就安心留在公子身边伺候着,没人敢为难你。”

薛诺有些不好意思的露出个笑:“谢谢石大哥相信我。”

“有什么好谢的。”

石安瞧着她乖巧的样子,忍不住揉了揉她脑袋,

“我知道你以前过的不好,可往后留在公子身边,脾气还是得收敛着些,咱们做下人的顶撞主子是大忌。”

“公子性子好才不跟你计较,可若是换成别人绝没那么好说话。”

他隐约猜到公子南下要找的人怕就是眼前这小孩儿,等回京时恐怕也会带着。

沈家虽是清贵人家,可府上的规矩一点儿不少,里里外外十几个主子,几房之间又有龃龉。

要是薛诺不懂得收敛还是这幅一碰就炸的性子,等回京之后定会惹来麻烦。

薛诺看着语重心长的石安,乖乖点头:“我知道了石大哥。”

……

观音庙离柳园有些距离,薛诺跟石安是乘的马车过去的,等到了观音庙后,薛诺也没避着石安,反而带着他一起进了庙子里。

破庙里依旧还跟之前一样,住满了那些无处可归的难民,大大小小的火堆边围着神情麻木的人。

瞧见薛诺他们进去,不少人都是面露惊讶,随即看着薛诺那张脸连眼珠子都移不开。

薛诺没理会他们,只领着石安就绕过了残破的佛像朝着最里面走去。

等到了那边后她才指了指角落那边低声道:“石大哥,我过去收拾东西,顺道跟之前照顾过我和姐姐的叔叔婶婶说句话,免得他们担心。”

石安看了眼那边,对上一群脸色枯黄满眼惊恐的女人,他说:“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薛诺提着有些长的衣摆朝着那边走过去,就见她熟络的跟那些满脸惊疑的女人打起了招呼,而那些人得知眼前这人居然是之前那个黑小子时都是惊呼出声,随即将人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说起了话。

石安隐约听到她们提起了薛妩,知道薛妩出事后一群人都是难过唏嘘。

“怎么就出事了呢?”

“那么年轻……”

薛诺红了眼眶,声音低了下去。

那几个女人心生不忍,有人说道:“阿诺,那你呢,以后怎么办?”

薛诺像是强打起精神咧嘴一笑:“我遇到一个好心的公子,得了他收留,以后就跟在他身边伺候了。”

“真的呀,那可是好事。”

说话的人瞧了眼薛诺的脸,轻叹了声,“你长得这么好,可不能留在这破庙里头。”

人心都是脏的,有权势的人脏,没权没势的人有时候更脏。

阿妩那小姑娘千躲万躲都没幸免于难,阿诺长得这么好,留在这庙子里早晚招祸,倒不如跟着人走了,至少有口饭吃,有地方可住。

薛诺一边里将地上的一些东西包了起来,把用不上的全部送给了旁边的女人,跟她们说了会儿话后,就又去了另外一边。

那边有个倒下来的木头神像,旁边坐着个邋里邋遢的男人。

石安见薛诺蹲在那人身前像是在跟他告别,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薛诺伸手戳了那人一下,还没靠近就被避了过去,她侧脸避过了石安那边,背光时脸上哪还有半点之前的乖顺模样:“嫌弃我?”

那人抬头,胡子拉渣的脸上像是在忍耐,说话时都在颤抖:“把解药给我。”

薛诺微睁大眼一副你要不要脸的样子:“你这人怎么好意思的,我替你解决了扈容,你连报酬都没给我,居然还问我讨要东西?”

“我没让你替我!”

邱长青郁气凝结于胸,差点没气翻过去。

他数日前就已经回了祁镇,知道家中遭遇就想要杀了扈容报仇,可扈家这段时间办喜事,扈容被困在府里很少外出,偶尔出门也是前呼后拥在去的是闹之地,让他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昨天扈家招人的时候他也去了,好不容易混了进去,夜里摸到扈容的院子时想要动手就撞上了眼前这人。

大家目标都是扈容,本可以直接杀了了事,可这厮却压根不懂合作二字,跟疯狗似的就朝着他动手,偏他身手不高人却滑溜至极,用的招式也是阴险歹毒的厉害。

邱长青拼着给了这人一刀,自个儿也中了毒。

原以为他怕是没了,可谁知道这人简直就是个不要脸的,上一刻还喊打喊杀,下一瞬就笑嘻嘻的跟他谈条件。

明明是自己跟扈容有仇,却偏要揽了替他们邱家复仇的名头,丝毫不管邱长青本就有能力杀了扈容的事情。

不仅把人“撵”出了扈家,事后让邱长青背了害人的罪名,连扈容一根儿毛都没碰到,还得承了这不要脸的小流/氓一个“人情”。

邱长青中毒后行动不便,体内一直剧痛不止,他咬牙说道:“我知道你叫薛诺,你姐姐被扈容牵累为人所害,你自己想要找他报仇,有没有我你都会动手。”

“扈家的事情是你做的,可我替你担了罪名,也照你说的让了那些人去县衙告状替你摆脱嫌疑。”

“如今整个祁镇的官差都在四处搜捕我,没人会将扈家的事情想到你头上,你还想怎样?”

薛诺瞧着他恼羞成怒的样子笑眯眯地说道:“可我替你报仇了呀。”

“他又没死!”邱长青怒道。

薛诺微歪着头看着他,

“你这粗人喊打喊杀的有什么意思呀,人死了不就一了百了什么痛苦都没了,可我就不一样了。”

“他打死你父亲,我替你打断了他手脚,他玷污你妹妹,我替你去了他的势。”

“他口出秽言污蔑你们家清白,说他亲眼看到你妹妹与人苟且,我就帮你拔了他舌头剜了他的眼,让他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永远都不见阳光。”

她眼睛完成了月牙,笑着说,

“你想呀,他爹娘舍不得他死,赖活着也得给他续命,他活一天就得痛苦一天,又开不了口去求解脱。”

活一天,就痛苦一天,身在地狱,永不解脱。

“我对你这么体贴,让你父母妹妹都能安息。”

“这么天大的恩情,你好意思赖账?”

薛诺歪着脑袋看他时,桃花眼里满是谴责。

邱长青却像是被毒蛇盯上,后脊朝着尾椎都渗着凉意。

他脸色微白,犹如困兽:

“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

他拳心握紧,觉得眼前的人危险极了,甚至心中生了杀意。

薛诺见他样子像是瞧见什么好笑的东西,扑哧低笑出声,她在怀里掏了掏,片刻手里取出个药丸子扔给了邱长青:

“昭云十四骑的人,什么时候变成这老鼠胆子。”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