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17章 冰山一角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7:00

邱长青脸色大变,伸出手就朝着薛诺抓去。薛诺一掌拍在他膝盖骨上,矮身规避:“沈忠康的人就在庙子里,你想被人意外发现就再次不动手。”邱长青还没站出来的身形骤然歪倒在地,膝盖上疼的发痛,却还死死地望着薛诺:“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猜。”邱长青:“……”他恶薛诺一掌拍在他膝盖骨上,矮身避开:“沈忠康的人就在庙子里,你想被人发现就继续动手。”。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17章 冰山一角》精选:

邱长青脸色大变,伸手就朝着薛诺抓去。

薛诺一掌拍在他膝盖骨上,矮身避开:“沈忠康的人就在庙子里,你想被人发现就继续动手。”

邱长青还没站起来的身形陡然歪倒在地,膝盖上疼的发麻,却还死死看着薛诺:“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猜。”

邱长青:“……”

他恶狠狠的盯着薛诺,完全没心思跟她玩笑,紧咬着牙槽好像下一瞬就要暴起伤人。

薛诺嗤笑:“无趣。”

她指了指他后颈的方向:“可还记得你落下这刺青时的誓言?”

邱长青下意识的伸手朝着后颈摸去,那里藏在衣领下有一块刺青,触手凹凸不平,那刺青看似寻常,可其中含义却只有他们自己人才知道,眼前这人是怎么知晓。

薛诺嘴唇轻启:“奉天迎命,不为诏令,愿苍生俱饱暖,开混沌破夜沉。”

邱长青瞳孔猛缩:“你,你是……”

“我姓嬴,幼时母亲唤我元窈。”

邱长青张大了嘴看着眼前少年这张出类绝尘的脸,脑海里猛的就出现当年曾经见过的那位在马上风姿绝然,傲世朝堂的女子。

他眼中瞬间通红,手中颤抖着时,嘴唇蠕动着道:“主上当年只有一子一女,你若是元窈郡主,哪来的姐姐……”

“我姐姐随父姓。”

邱长青听着薛诺的话时,猛的就想起当年主上在时的情形。

主上不是寻常女子,也从未与人成婚,当年显赫于京城居于众皇子之上,独得先帝宠爱,过的恣意潇洒。

那时主上在后院豢养十余男子,个个都是容貌出尘,她游走众人之间,后诞下一子一女。

邱长青还记得那些为着主上痴迷的男子,也记得主上当年的风流,可其中要说最受主上宠爱的便是薛侍郎,而他记得薛侍郎与主上在一起时就带着个丧父丧母的女孩儿,说是他兄长留下的遗孤。

也就是说,薛妩是当年那个女孩儿?

主上蒙冤被害时,薛侍郎下落不明,难道是他带走了少主他们?

他欣喜:“小公子也活着?”

薛诺垂眼:“弟弟当年没逃出京城。”

邱长青脸色瞬间苍白,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话,那般血洗之下少主能够逃脱已是万幸,他连忙起身就想下跪,被薛诺伸手拦着。

薛诺抿抿唇说道:“你的代号。”

“青鸟。”

“昭云十四骑除了你,可还有其他人?”

邱长青颤声道:“还有,鹿蜀,苍鹭,还有蛊雕都活着,其他人没逃过当年血洗。”

“你们可有联络?”

“有。”邱长青说道,“蛊雕和鹿蜀都在京城,苍鹭在朔州,我们这些年一直想要替主上复仇。”

薛诺微闭了闭眼,当年母亲在时,昭云十四骑是何等威名赫赫,辅助母亲震慑朝堂,可母亲死后惨遭血洗。

她一直以为他们早就死绝了,可谁知昨天夜里在扈家时却看到了邱长青颈后的刺青。

心中波动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再睁眼时就已平静,“我现在跟在沈忠康长孙身边,不日应该会随他一起回京。”

“眼下不方便跟你多说,你想办法离开祁镇之后联络剩下几人让他们归京,等到了京城之后再行碰面。”

她顿了顿才道,

“我相信母亲当年选人的眼光,可毕竟时隔数年,为了防着你背叛,这药丸只能解你一月之毒,一个月之后你如果不来寻我,中了红颜枯是什么后果想必你也清楚。”

红颜枯!

这是主上当年研制出来的毒,只有她一人才有。

邱长青越发确定眼前之人的身份,他清楚当年之事有多凶险,连他们这些人都不知道主上留有血脉在世,眼前之人若真是主上血脉小心一些实属正常。

他连忙微垂着头说道:“属下明白,属下会去京中寻您。”

邱长青说完迟疑了一瞬,

“只是少主,那沈家不是安稳之地,当年主上救过沈家满门,还提携过沈家的人,可是主上被人冤害时沈家的人却是闭口不言,他们都不是好东西……”

薛诺想起当年之事神色微冷,下一瞬道:“我需要一个身份回京。”

“属下能替您安排。”

“你不行。”

薛诺抬眼时神色阴冷,她要接触朝中之人,要顺理成章的留在京中核心之地,甚至能打探到朝中消息,只有沈家才能办到。

她原本选中的是扈家,想要踩着跟扈家联姻的平远伯庶子进京,可没想到被沈却毁了,还因此害死了姐姐……

她眼底浮出些猩红,体内气血躁动时生出杀意来,却在这时不远处传来石安的声音。

“阿诺!”

体内的戾气消散,眼中猩红也淡去了些,薛诺扭头时脸色在昏暗光线之下有些看不清楚:“石大哥?”

“天色太晚了,咱们该回去了。”

“好!”

薛诺明明脸色冷戾,声音却脆嫩欢快。

她知道这里不宜久留,沈却那书呆子不是信了她,他不过是因为扈家的事情“冤枉”了她,自觉一时愧疚才会让她出来。

她虽然不知道沈却为什么找上她,可借着沈家回京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沈家的事情你不用管,等回了京城再来见我。”

薛诺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后,就直接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摆上沾上的灰,朝着邱长青挥了挥爪子全当告别,然后就抱着怀里收拾好的东西朝着石安那边跑了过去。

石安见她到了身前才忍不住问道:“跟那人说什么呢,这么久?”

薛诺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他是跟我们一起从延陵过来的,之前欠了我东西,我刚才跟他讨要他想耍赖来着,被我教训了一顿。”

石安顿时说他:“你都跟着咱们公子了,还惦记着这些可怜人的东西?”

薛诺不满:“那不一样,是我的就得是我的!”

石安见她小脸都皱了起来忍不住失笑:“行行行,是你的,那要回来了吗,要不要我帮忙?”

“嘿嘿,当然要回来了,他要不还,我就揍他。”薛诺弯眼。

石安见她笑的得意洋洋好像屁股后面多了条招摇的尾巴,直接伸手朝着他脑门就轻拍了下:“别动不动就揍人,咱们得讲道理,而且沈家富贵着呢,咱们公子也向来大方,以后好好伺候公子,什么好东西都有。”

他领着薛诺朝外走时,嘴里教训着她。

薛诺挨在他身边也没反驳,反而笑眯眯的跟着逗趣。

邱长青抬头看着薛诺跟刚才完全两样的面孔,目光露在昏暗光线下有些阴暗不明的身影上,刚才那一瞬间他明明感觉到了杀意,可此时少主身上却天真烂漫的像是顽童。

他想起昨天夜里的事情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栽在这么心黑……聪慧的少主手上,他好像也不算太冤。

不过少主居然还活着……

邱长青脸上露出个大大的笑来,他伸手将那药丸塞进嘴里,嚼吧嚼吧咽下去后,感觉着身体里的疼痛消失之后就直接翻身而起,从破庙后门离开。

他得去联络蛊雕他们,尽快回京。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