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18章 目不识丁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7:00

柳园这边,沈却在薛诺他们出门时后就回了书房。他手里翻着书,目光落在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上,可心神却早了飘远。屋中灯罩之下,烛芯烧的噼啪直响,隔著窗棂能瞅见外面月影婆娑,偶而风吹来时,那树影晃动出来。而他像是在等着什么似的,轻抿着嘴角,指尖抚摩他手里翻着书,目光落在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上,可心神却早已经飘远。。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18章 目不识丁》精选:

柳园这边,沈却在薛诺他们出门之后就回了书房。

他手里翻着书,目光落在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上,可心神却早已经飘远。

屋中灯罩之下,烛心烧的噼啪作响,隔着窗棂能瞧见外面月影婆娑,偶有风吹过时,那树影摇晃起来。

而他像是在等着什么似的,轻抿着嘴角,指尖摩挲着手中书页安静出神。

“咚。”

门前一声轻响,像是有人快步走了过来。

沈却被这动静弄的回过神来,抬眼就瞧见从门外进来的姜成。

姜成一身劲装,脚下还沾着些泥土,进来就先开口:“公子。”

“怎么样?”沈却问道。

姜成说道:“属下刚才一直跟着他们,石安和薛诺去了观音庙后,薛诺只与庙中几个难民说了会儿话,然后就收拾了东西回来,途中未曾再去过其他地方。”

沈却问:“可有什么异常?”

姜成想了想:“薛诺在观音庙里好像跟其中一个难民起了争执还动了手脚,不过后来没打起来。”

动手?

沈却心里头微疑惑了一瞬,才皱眉道:“还有其他的吗?”

姜成摇摇头:“没了。”

之前他一路都跟在马车后面,亲眼看到两人进了观音庙。

石安就在一旁守着,而他趴在庙顶横梁上,里头虽然光线昏暗人,可也足以看得到薛诺只与庙中几个衣衫褴褛的难民说过话,除此之外再没接触过任何人。

后来石安唤了薛诺离开,他就就跟了回来,直到马车停在柳园门前,他才先一步翻墙进来回禀公子。

沈却听完姜成的话后沉默下来,他一时间也弄不清楚,自己让姜成跟着薛诺到底是想要知道些什么。

“公子……”

姜成正想问沈却到底想知道什么,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石安和薛诺说话的声音。

沈却忍不住侧头朝着窗外看去,就见到院门前穿着青色衣衫的小孩儿背对着里面倒退着走着。

她怀里像是抱着什么东西,说话时声音脆嫩,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逗得一旁的石安哈哈大笑,伸手去拍他脑袋。

薛诺矮身就躲了过去,随即叽叽哇哇的说不准石安拍头,不然以后长不高了。

沈却收回目光,片刻后就听到两人到了门前,石安朝着里面探了探头叫道:“公子。”

“进来。”

石安领着薛诺走了进来,脸上还残留着笑意:“公子,我们回来了。”

沈却扫了眼薛诺怀中,就瞧出她抱着的像是衣裳,里头还裹着什么东西,他开口问道:“东西都取回来了?”

薛诺点点头说道:“我把姐姐的衣裳取回来了,其他的东西送给之前照顾我跟姐姐的婶婶了。”

“有遇到麻烦吗?”沈却问。

薛诺脸上笑得露出两个梨涡:“有石大哥跟着我呢,没人敢为难我,而且以前我跟姐姐都遮着脸,现在洗干净了他们好多人都不认识我了。”

说话间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皱了皱鼻尖,

“不过有个脸皮厚的,之前借了我东西不肯还我,我去找他的时候他还骂我来着,我就教训了他一顿……”

说着说着,她猛的想起自己现在跟以前不一样,而且公子好像不喜欢她跟人动手,她连忙又急声解释道,

“我就是踹了他一脚,打了他一下,没伤他的,公子别罚我。”

沈却原本听着姜成说薛诺去了观音庙与人起了争执时还有些生疑,可此时见她急声解释,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心头仅剩的那点儿怀疑也散了个干净。

原来真的是他多疑了。

心头放松下来时,沈却扬唇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罚你了,还是在你眼里,我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

薛诺连忙狂摇头,抱着怀里的东西望着他时,眼中润汪汪的跟小狗儿似的:“公子是好人。”

沈却听着她的话忍不住眼底带了笑,只觉得小孩儿到底性子单纯,这世上好人坏人哪有那么容易辨的清楚,怕不是谁给她两个馒头她都能说人家一句好人。

他笑着说道:“既然东西取回来了,晚上就直接搬过来这边住吧。”

沈却看了眼她身上明显不太合身的衣裳,扭头朝着石安说了句:“明天去替他买两身衣裳回来,还有鞋子。”

“啊?”薛诺睁大眼,像是没反应过来。

石安见她傻乎乎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推了她一下:“啊什么啊,那荣济堂原本是客厢,离公子住的地方可远了,公子让你搬过来住就是答应让你以后留在身边伺候了。”

要不是答应让人留下来,哪里会让她搬到近前,还替她买衣裳?

薛诺闻言顿时喜笑颜开,巴掌大的脸上笑出了包子样来:“谢谢公子!”

“以后留在我身边当差,别的不需要你多做,只一点,不准随便伤人,还有,有些事情是底线,坑蒙拐骗的事情不准再做,否则决不轻饶!”沈却警告了一句。

薛诺连忙说道:“我知道了公子!”

沈却拉开书桌前的抽屉,将里面放着的东西取了出来递给薛诺。

薛诺看着格外陌生的刀鞘有些疑惑:“公子?”

“打开看看。”

薛诺接过之后,将里头的短刀抽了出来,等看清楚那刀匕之上刻着的纹路时,她瞬间欣喜,抬头看着沈却眼里的高兴之色几乎压抑不住:“是姐姐给我的刀。”

“这短刀锋利,容易伤人伤己,我叫人替你做了刀鞘,你可明白什么意思?”沈却问她。

薛诺握着手里的刀,看着沈却意味深长的样子,心里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她哪能不明白沈却是什么意思,这短刀在她手中被沈却看到已经伤过好几人,他将短刀还给她却给了她刀鞘封了利刃,不就是劝诫她以后轻易不要再造杀孽,也告诉她让她要懂得收敛锋芒,藏刃于鞘中。

这好为人师的样子,倒有些像是沈忠康。

薛诺面上迟疑,握着短刀没说话。

沈却说道:“藏,而内敛锋芒,慧行表,智在内,藏巧于拙才是聪明人,懂吗?”

薛诺茫然摇头:“不懂。”

沈却:“……”

他突然才想起来,这小千岁年少时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来着。

他忍不住扶额:“算了,以后再慢慢教你,反正你要记住,这刀藏于鞘中归还于你,是为让你自保,不是让你伤人。”

薛诺哦了一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