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21章 再加一把火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7:00

陶纪被他一番逼问弄的脸色惨白。沈却镇定眼望着这地方县令,手中猛的放下自己茶杯时,“砰”的一声,像是丧钟似的,让陶纪从石凳上猛的蹿了出来。姜成而立一旁,望着自家公子动气,而陶纪战战兢兢站在那里虽有惧意却不曾张口承认错误时就觉好。自家公子一向看不顺眼官沈却沉着眼看着这地方县令,手中猛的放下茶杯时,“砰”的一声,像是丧钟似的,让陶纪从石凳上猛的蹿了起来。。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21章 再加一把火》精选:

陶纪被他一番逼问弄的脸色苍白。

沈却沉着眼看着这地方县令,手中猛的放下茶杯时,“砰”的一声,像是丧钟似的,让陶纪从石凳上猛的蹿了起来。

姜成立于一旁,看着自家公子动怒,而陶纪战战兢兢站在那里虽有惧意却未曾开口认错时就觉不好。

自家公子向来看不惯官场上的这些伎俩,可这里到底不是京城,公子也并非是督察巡抚,没资格过问地方审案。

陶纪要是胆儿小服软也就算了,可万一真撕破脸,公子也有越权之嫌。

沈却沉眼看着桌上杯盏,他其实发了火之后就已经知道自己冲动了。

扈盛林跟京中扈侍郎是堂兄弟,扈家在祁镇又积威已久,扈容这罪魁已废,陶纪所做的不过是地方官员惯做的事情。

场面僵持着,谁也没开口。

就在这时,亭子外面有脚步声靠近,穿着青色的薛诺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放着几叠点心,直接走了过来:“公子,罗叔知道来客了,让我送点儿点心过来。”

原本僵持的气氛瞬间被戳破,沈却看了眼摆在桌上的点心,又瞧了眼薛诺。

薛诺背对着陶纪朝着他眨眨眼,一脸的快夸我。

沈却:“……”

他心里突然就气不起来,睨了她一眼后,薛诺就笑眯眯的退了下去。

等她走远之后,沈却才对着陶纪说道,“罗叔的师父是御膳房里的,他跟着学了一手好手艺,最拿手的就是各式点心,陶大人也尝尝。”

沈却给了台阶,陶纪自然连忙跟着下,他坐回了桌旁取了块儿点心咬了一口,还没咽下去就先开夸:“果然是好手艺。”

沈却瞧着陶纪圆滑的样子,轻叹了声:“方才的话是我说的有些太过,陶大人莫要介意,只是我也是为着陶大人好。”

“扈容有几条人命在身,扈家这事儿就算他们摆平了苦主,可也未必能遮掩的过去,而且陶大人可知道,扈家之前为什么会先怀疑是柳园的人伤了扈容?”

陶纪皱眉:“不是因为薛妩的死?”

“是也不是。”

沈却说道,“我一直没跟陶大人说过,之前掳走薛妩的人名叫柴春华,是成国公府的人,他曾在苏扬刻意跟扈容偶遇随后与他往来,这次更是借扈家之势搜罗瘦马掳掠美人。”

“陶大人应该多少知道一些扈家在京中的事情,如今那柴春华在我手中,扈盛林那夜唆使陶大人来柳园问罪,想要替他儿子找到真凶是假,最重要的是因为我是太子伴读。”

陶纪官场为官本就是七窍玲珑,他刚开始还听的茫然,可等沈却把话说完之后在心里过了一遍,就咂摸出不对劲来。

他是世家子出身,在京中也有关系,能来江南富庶之地积攒资历,本就不是随便人能做到的,陶纪对于京中的那些事情也知道一些。

那成国公是三皇子的外祖,扈家却是四皇子的人。

三皇子的人借着四皇子的人搜罗美人,这显然是想要拉着四皇子下水,而眼前这位沈家嫡子是太子心腹,三皇子的人又落在了他手上。

扈盛林那天一口咬定是柳园伤人,这他妈哪里是在找凶手,分明是想要试探沈却甚至是他身后太子的态度。

陶纪脸都青了。

沈却神色诚恳的说道:“我原是想要将柴春华交给陶大人处置,可此事牵扯到几位皇子。”

“若将人交给了陶大人就是害了你,可是扈容出事,扈盛林必会去信京中,而柴春华在扈家被抓,京里头也是瞒不过去的。”

“扈家这次的案子陶大人要是不偏不倚也就算了,京中就算知道之后会有人生气,也只会以为你是不知情,可如果你一旦偏向扈家……”

沈却没再说话,陶纪却是冷汗“唰”的流了下来。

他要是偏向扈家,明摆着着就是告诉成国公府和三皇子,他投了四皇子,以三皇子那霸道性子,他哪能饶了他?

陶纪脸色苍白,猛的起身朝着沈却就抱拳行了个大礼:“多谢沈公子提点,是下官糊涂了,扈家的事情下官必定会秉公办理,绝不会与人徇私。”

陶纪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离开时那背影像是有鬼撵着似的。

姜成看他背影消失在园子里,才开口道:“有公子这话,陶纪估计不会在扈家的事情上动手脚了。”

沈却“嗯”了声,端着茶杯正想喝茶,就瞧见隔了些距离的望台那边,本该走了的小孩儿趴在栏杆上不知道在瞧什么,一边还探长了脑袋,伸手扯着旁边树枝。

他眉心一皱,想起自己刚才提起了成国公府,可是转瞬瞧着望台跟这边的距离,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刚才他说话声音不大,又隔了这么远,那小孩儿哪能听的清楚。

薛诺以唇语看着沈却跟陶纪你来我往,嘴里咂摸着“成国公府”几个字,正阴沉着脸想着回头怎么搞死成国公府的人时,就察觉到沈却有些惊疑的目光朝这边看了过来。

她眼珠子转了转。

沈却这书呆子不是蠢人,她虽然暂时得了他信任,可薛诺总觉得沈却莫名其妙的对她有一种防备感。

从最初见时,他好像就在怀疑些什么。

扈家的事情解决,沈却估计也要准备回京了,她得再加一把火,确保沈却带她回京才行。

薛诺想到这里,直接伸手朝着望台边缘攀去,半个身子都作势探出了望台去扯树枝上的槐花。

那边沈却正想扬声叫薛诺下来,谁知道就看到那小孩儿扯着树枝力气太大,那树梢上的槐花没扯掉不说,还反将瘦小的薛诺直接拉了出去,身子一歪直接从望台上栽了下来。

“薛诺!”

沈却手里的茶杯差点儿扔出去,心也险些吓停了。

他慌乱朝着亭子外面走了几步,就看到那掉下来的小王八蛋跟个猴子似的,一把抓着旁边的横栏,另外一只手攀住了望台边的槐树树梢,然后整个人就吊在了半空中。

沈却手里被茶水烫的发红,黑着脸怒声道:“姜成,去把那小王八蛋拎下来!”

姜成没上望台,直接走到树下轻身一纵就跃了上去,树上轻点了两下就到了薛诺身旁,然后抓着她领子拎着人跳了下来。

薛诺像极了失重的人尖叫了两声,落地后踉跄了一下,瞧见沈却黑漆漆的脸转身就想溜,却被姜成一把抓住了腰带,双手双脚还保持着朝前跑的姿势,腰上却朝着后面弯着,直接被生生拖了回来。

“砰!”

沈却朝着薛诺脑袋上就是一巴掌,“你不想要命了,跑那么高找死?!”

薛诺被打的脑袋都嗡嗡作响,看着沈却眼里冒着火就知道他真动了怒气,她特别从心的捂着头说道:“我那是不小心……”

见沈却再次扬手,她忙抱着头缩着脖子叫道,

“罗叔说江南潮湿多雨,公子湿热火旺,眼睛有些赤肿,槐花能够入药!!”

沈却愣了下。

“而且公子这几天胃口不好,我姐姐以前用槐花给我做过饭,清香又开胃,我就想着摘一些做了给公子尝尝看……”

她又怂又可怜,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沈却,小小声地说道,

“我刚才只是不小心没站稳,而且我爬树可厉害了,姜大哥不救我,我也能下来的。”

沈却瞧着双手举过头顶捂着脑袋,缩着脖子可怜巴巴的看他,桃花眼里水汪汪的,他心里怒气突然就散了,手依旧落在她脑袋上,却没敲她,只是用力揉了一把。

“有没有伤着?”

薛诺跟被揉的一晃,站稳才嘟囔:“没有。”

沈却目光扫过她手上,就看到上面擦伤细痕。

薛诺连忙将手塞在背后:“真没事……哎,公子!”

手腕被抓了过去,沈却直接拉着她就走,薛诺连忙扭头朝着姜成求救,姜成那木头却是杵在原地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她只能瞪了他一眼,扭头被沈却半拖半拽着出了园子,朝着书房那边走去。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