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22章 公子是好人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7:00

沈却将人带进了书房,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地说:“坐着。”“公子……”薛诺很想说什么,还没张口就被沈却扫了几眼,接着瘪瘪嘴坐了一直这样。沈却见她偏偏很想说话的却又怂不唧唧的样子,差点没被逗乐,举拳掩藏性的放到嘴边压下了笑意后,他才走到一旁拉大抽屉取了些伤“公子……”。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22章 公子是好人》精选:

沈却将人带进了书房,指了指旁边的凳子说道:“坐着。”

“公子……”

薛诺想说什么,还没开口就被沈却扫了一眼,然后瘪瘪嘴坐了下去。

沈却见她明明想说话却又怂不唧唧的样子,险些没被逗笑,举拳掩饰性的放在嘴边压下了笑意之后,他才走到一旁拉开抽屉取了些伤药出来,又拿了一壶清水。

等坐在薛诺身边后,沈却倒了些水替她清理伤口,一边说道:“府里有护卫,也有下人,想要槐花让他们去摘就是,那么高的地方也不怕掉下来摔断了腿。”

“我才不会摔呢……嘶!!”

伤口上沾了水,薛诺疼的脸都皱成了包子,嘴里硬气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泪汪汪的道,“公子你轻点儿!”

“娇气!”

沈却睨她一眼,“当初在我跟前二话不说拿着刀子捅自己那狠劲哪儿去了?”

薛诺疼的直哆嗦,一边吸气一边道:“那敢死又不代表不怕疼,再说要真捅死了,不就不知道疼了吗!”

“胡说八道!”

沈却被她歪理说的无言以对,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手里却是下意识放轻了一些。

将她掌心的伤口清理干净又上了药后,这才将沾了血的帕子扔在一旁,自己鞠水洗着手上沾上的血:“刚才陶纪来时,怎么想着送点心来了?”

薛诺眼珠子一转,还没说话呢。

沈却就道:“不准撒谎。”

“……”

薛诺瘪瘪嘴,垂头丧气:“那个陶大人一看就是个涂了油的滑溜王八,上次他跟着扈家的人来找我麻烦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他是偏着扈家的人的,指不定是收过扈家的好处。”

“公子为人正直,我之前不过抢点儿银子你就想把我送去府衙,那个扈容害了那么多条人命,你肯定不会放过他。”

她坐在那里一边吹着手上的伤口,一边说道,

“我问过石大哥,这几天那个陶大人只管着抓邱长青,根本就没审过扈家的人,连之前抓进府衙的扈夫人也被放回去了,告状的那些倒是都被扣押在府衙大牢。”

“那王八蛋肯定跟扈家是一伙的,收了好处不打算管这事了。”

沈却见她撇撇嘴一脸不屑的样子,朝着她道:“所以你就送点心来了,怕我跟他吵起来?”

薛诺悻悻然的点点头:“陶大人是地头蛇,那个扈家也很厉害的,说不定扈容的事那个扈老爷和陶大人早就知道。”

“公子虽然厉害,可这里又不是公子的地盘,要是真跟他吵起来撕破脸了,万一他狗急跳墙怎么办?”

沈却定定的看着吸溜着鼻子皱着脸吹伤口的小孩儿,眼里神色微怔了怔。

他知道她聪慧,也察觉到她比其他人机灵,可没想到她对事情看的也这么明白,他问:“那换成是你,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薛诺疑惑。

“扈家的事情,陶纪袒护扈家,你会怎么做?”

薛诺眉毛皱了起来,满脸不解:“他袒护就袒护呗,官商勾结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以前在延陵的时候官老爷帮着打死人的都有,再说他们又没得罪我,我干嘛要管。”

“那如果得罪了呢?”沈却追问。

见小孩儿看着他皱着脸,他说,“如果扈容没有出事,或者是陶纪那天夜里被扈家收买冤枉了你,你会怎么做?”

薛诺眼神瞬间凶狠:“弄死他们!”

“我娘教过我,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谁想害我,我就先弄死他!”

沈却看着她跟狼崽子似的呲着牙露着爪子恶狠狠的样子,就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她脸上是凶色,可眼里却是干净的,就好像她生来懂的道理就是一报还一报。

沈却这时候才发现这小孩儿好像完全没有善恶观念,也不懂得为人处事,在她眼里不关自己的事情她完全不在意。

对她好的,她就对人家好,可谁想害她她就先下手为强,睚眦必报到了极点,又小气又凶狠。

这性子像极了梦里那个不讲道理的小千岁。

可是这一次沈却没觉得害怕。

他只是紧紧皱眉看着呲牙的小孩儿,想起她献宝似的捧着柰花香茶给他的样子,突然说道:“我教你读书吧。”

“啊?”薛诺懵逼。

“我说我教你读书。”

读书通智明理,开阔心胸,也能增长见识教会人分辨善恶,沈却越想越觉得教薛诺读书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小孩儿性子通直不辨善恶,可是本性却不坏,以书育人教她明辨是非,有他在身边看着,她也就不会长成梦里那样子。

薛诺抬头看着沈却时,是真的傻了眼。

沈家的人向来自诩清流正直,那沈忠康也自喻是个眼里揉不下沙子的,可真如他们这种世家出身的,哪一个心里还没有一些弯弯绕绕?

她不知道沈却之前为什么会盯上她,试探了几次也不像是知道她身份,可他又隐约对她有着极浓的防备,所以才让自己表现的“单纯”、“纯粹”一些,又表现虽然聪明却在他面前不遮掩性情,想要让沈却对她放心从而带她回京城。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二傻子居然会说教她读书?!

汝彼母之寻亡乎?

曾经身为学渣后来被迫通史明经,每天睁眼就在书堆里的薛诺嘴唇动了动,险些一句骂娘的话出来。

她连忙垂头遮掩着脸上异色:“公子说什么呢,我这种人哪有资格读书。”

沈却见她听到能够读书明明眼睛发亮,却又因为自卑垂着脑袋满是低落的样子,越发生出些怜惜来。

他知道一些平民百姓家中的孩子根本没机会进学,也凑不出钱财去交束脩,这小孩儿已经十五却还大字不识,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来,她家中怕是极为艰难也不可能送他进学。

沈却满是怜惜地摸了摸她脑袋温和说道:“放心吧,我知道你想学,待会儿我让石安准备些东西,我亲自教你。”

薛诺:“……”

不!

我不想学!!

“公子,我…”薛诺张嘴就想说自己不学。

沈却却把她抓着自己袖子的激动当成了欣喜,见她眼巴巴的望着他一副感激至极的样子,他轻笑着说道:“不用这么感激,就当是你刚才冒险替我摘槐花做饭的酬劳。”

薛诺:“……”

她等下就去给槐花饭里下毒!!

沈却压根儿不知道薛诺心里在想什么,只微侧着头说道:

“我来江南也有些时日了,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就得返回京城,到时候路上无事正好教你,说不定等你到京城时,也能认些字了。”

薛诺心里骂娘声一顿,听出了这傻子是打算带她回京,想着自己还得靠着他回京之后做些事情,她默默将要下毒的小人儿掐死,然后假笑着满是感激。

“公子是好人。”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