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25章 教导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7:00

“公子?”石安吃惊。沈却轻抿着嘴角,忆起上次陶纪着急忙慌的来跟他说徐立甄要来的事情,只会觉得他确实是脑子塌竟然没反应时回来。徐立甄是什么样的性子?那人做事一向不择手段,对太子府一系的人动手也从来不手下留情,他要不然真冲着他来的,当然会悄无声息的来了后沈却轻抿着嘴角,想起刚才陶纪着急忙慌的来跟他说徐立甄要来的事情,只觉得他的确是脑子糊涂居然没反应过来。。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25章 教导》精选:

“公子?”石安惊讶。

沈却轻抿着嘴角,想起刚才陶纪着急忙慌的来跟他说徐立甄要来的事情,只觉得他的确是脑子糊涂居然没反应过来。

徐立甄是什么样的性子?

那人行事向来不择手段,对东宫一系的人下手也从不留情,他要是真冲着他来的,肯定会悄无声息的来了之后暗中搞事情。

可他明知道柴春华在他手里,却人未至消息先到。

要不是徐立甄默许,以陶纪的本事怎么能探听得到巡察御史和州府衙门的事情,还特地赶在徐立甄来之前跟他“通风报信”,给他离开的机会?

沈却摩挲着指尖,他倒不觉得徐立甄是要借着扈家和柴春华的事算计他什么,这不像是他的为人。

他这么做,反倒更像是怕他继续留在祁镇,故意想要惊走他……

沈却抬头对着石安说道:“去把姜成和龚临都叫过来!”

石安满心不解,不知道公子怎么信了薛诺的话,可见自家公子脸色不大好看,也不敢多说话,连忙就转头匆匆出去。

等人走后,沈却才扭头看着薛诺。

薛诺有些心虚地摸摸脸:“公子这么看我干什么?”

她心中急转,想着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应该没露馅吧。

她说的那么粗俗,又故意把徐立甄的目的往栽赃上面扯,一看就是个徒有心眼儿,但是没见过世面不懂得朝争复杂的小废物。

她故意露出得意之色:“公子是不是觉得我很聪明?”

对面沈却意味不明地看着她,眼神越发危险,甚至还带上了几分怀疑。

薛诺摸着自己滑溜溜的脸时笑容有些撑不住:真起疑了?

她脑子里已经在飞速想着是捅死他先溜,还是毒死了跑路,这院子外面守着人有多大机会能逃走,脑门上就突然挨了一下。

薛诺吃痛地伸手捂着额头,就见对面沈却皱眉说道:“我有没有教过你别说粗话?还有人要自谦才能更进一步?”

“你刚才说了多少粗鄙之语,还洋洋得意,这几天教你的东西都白学了?”

薛诺:“……”

“三字经罚抄十次。”

薛诺正想伸爪说她手受伤了,沈却就先说道,“先记着,等你手好了再抄。”

“……”

薛诺想骂娘。

沈却教训了薛诺,见小孩儿气鼓鼓的样子,他说道:“你很聪明,在某些事情上面见识也很敏锐,可是徐立甄的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薛诺没想到沈却会跟她说这些事情,不由捂着额头看着他。

“石安应该有跟你说过沈家的事情吧?”沈却问她。

薛诺点点头。

沈却说道:“我祖父是当朝次辅,父亲是太子少傅,我们沈家上下都绑在东宫这条船上,那徐立甄不仅仅是跟沈家有仇,与东宫那边更是,所以沈家无论出任何差错都会牵连东宫。”

“徐立甄能罢官三年再次复起,就足可见他非比常人,他如果真想惊走了我之后栽赃陷害,也不会选择以扈家事为筏子这种拙劣手段……”

他说道这里顿了顿,朝着薛诺道,

“我说你能听懂吗?”

薛诺没想着这书呆子会突然跟他说起沈家和徐立甄的事情,还提到了东宫,她仔细留意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试探之意,沈却的口气反而更像是在教她。

她迟疑了下才说道:“公子的意思是,徐立甄知道公子因为太子殿下忌惮他,不会在这里被他抓住把柄,所以故意放出消息让公子离开,只是他不是为了栽赃陷害,是有别的打算?”

沈却见她这么快就想到了关键,眼中不由带了些笑。

不愧梦里那个能搅得京中天翻地覆的小千岁,哪怕眼下对于朝中局势半点不知,也能凭着寥寥几语知道他想说什么。

沈却朝着她说道:“扈家跟京城皇子有关,之前抓到的柴春华也是,他们虽不属同一阵营却都跟太子殿下是在对立关系。”

“眼下柴春华在我手里,扈家的事也多少跟我有些关系,不管徐立甄来了之后要做什么,他最终的目的肯定都在沈家和东宫。”

薛诺见沈却居然是真的在认真教她朝中的事情,还与她分析徐立甄的目的,她心里头顿时一阵说不上来的复杂。

这二傻子怕不是沈忠康从野地里捡回去的吧。

他脑子进水了?居然跟一个不知底细来历的下人讨论朝中的事情?

薛诺越来越觉得沈家的这位嫡长孙有些让人看不明白,莫名其妙找上她,坏了她的事情,跟踪她害姐姐落水,又莫名其妙帮她。

她能感觉到在扈家门外初见时,沈却对她是有恶意的,后来小巷里再见到时那恶意依旧还在。

那天她求沈却救姐姐,沈却说要她的命时是真的,可当她动手率先反悔的又是他,事后让她签下二十年卖身契,只让人盯着她却没再为难她,甚至还对她多有照顾。

沈却对她有怀疑有忌惮,也曾生过杀意,可他又没有真正伤害过她或者将她除之而后快,甚至她来了柳园之后,他也待她不错。

如今居然还想教她读书。

他所表现出来的这一切都矛盾极了。

薛诺一时间也有些猜不出来沈却到底想干什么,可也不会错过打探京中消息的机会。

她压下心头跟猫抓似的疑惑,只佯作好奇开口:“太子殿下不是将来的皇帝吗,徐立甄再厉害也就是个当官的,他找太子殿下麻烦,就不怕陛下找他麻烦吗?”

沈却闻言脸色微黯:“陛下待太子殿下并不亲近。”

薛诺眉心一皱,不亲近?怎么可能!

太子是元后之子,自落地就被先帝立了皇太孙,他从小天资聪颖,极得先帝喜爱,先帝驾崩之后天庆帝即位,皇太孙也就顺理成章成为储君,不仅得朝臣拥趸,也颇得天庆帝心意。

薛诺还记得当初母亲还在时,天庆帝最喜欢将太子带在身边,出入御书房也时常让他陪同,怎么突然就不亲近了?

她装着不解问道:“既然不亲近,那陛下怎么还立他当太子啊?这平民百姓家里传家产都得传给喜欢的,何况还是皇位呢,陛下怎么愿意交给自己不喜欢的儿子?”

沈却淡声道:“谁告诉你,当了太子就一定能当皇帝?”

陛下正值盛年,其他皇子又陆续成年。

这几年陛下待太子疏远忌惮,又偏宠三皇子他们,谁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要不是他纵容,三皇子、四皇子他们又哪能养出那么大的胆子和野心?

沈却想到这里脸上神色更淡了些:“而且太子的储君之位是先帝给的,以前有人压着时陛下自然是疼爱太子,可后来……”

“后来怎么了?”薛诺追问。

后来?

沈却神色低沉了些,后来那人死了,太子又屡次替她说话,陛下自然也就厌恶了他。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