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26章 逆贼嬴姮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7:01

皇室之中的父子之间参杂了太多的东西,权势利益,朝堂博弈过程,又哪能像是是寻常百姓家中父子天伦。君父君父,先君后父。陛下心中记挂的仅有君字,而太子殿下犯了君威,陛下自然而然憎恶。“公子?”见沈却走神儿,薛诺招招致命手,“再后来怎么了?”沈却心里念头一堆,面上却君父君父,先君后父。。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26章 逆贼嬴姮》精选:

皇室之中的父子之间掺杂了太多的东西,权势利益,朝堂博弈,又哪能像是寻常百姓家中父子天伦。

君父君父,先君后父。

陛下心中惦记的只有君字,而太子殿下犯了君威,陛下自然厌恶。

“公子?”见沈却走神,薛诺招招手,“后来怎么了?”

沈却心里念头一堆,面上却只是讳莫如深:“没什么。”

薛诺:“……”

这狗比吊人胃口!!

见沈却不想多说太子和皇帝的事情,她也不好追问怕他起疑,只能换了个话题:“那公子,那个徐立甄为什么这么针对太子殿下跟咱们沈家呀?就因为老太爷弹劾过他?”

沈却被她话中那句“咱们沈家”给逗笑,见她满脸好奇就解释说道:

“徐立甄那人就是个卑鄙小人,他以前出卖过旧主,害死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然后踩着那人的尸骨爬到了左都御史的位置。”

“他身处高位时仍不肯罢手,想尽办法抹黑那人身后之名,对着当年跟随过她的人赶尽杀绝。”

“徐立甄的旧主与太子殿下和沈家有些渊源,后来我祖父和太子殿下等人联手弹劾,让徐立甄丢了官,太子殿下事后又出手教训过他,他就一直怀恨在心,重新复起之后就把太子殿下和当年弹劾过他的那些人视为死敌。”

薛诺神色微顿:“那徐立甄真可恶,被他害死的是好人?”

沈却抬眼看她。

“怎么了?”薛诺疑惑,“我说错了吗,他不是好人?”

沈却抿抿唇,“这世间的人哪能用好坏二字分的清楚。”

薛诺闻言皱了皱眉头:“那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啊?”

“我也不知道,有人说她是好人,誓死追随,也有人说她歹毒狠辣乱了朝政,是世间极恶之人。”

沈却说着话时神色有些晦涩。

薛诺追问:“那到底是谁啊?”

沈却说道:“先帝之女永昭公主,不过陛下早已废了她封号,如今她是逆贼嬴姮。”

薛诺哪怕早猜到沈却说的是谁,可当听到他说出来时,心中还是一点点沉寂了下去,掐着指尖才能遮掩住眼里的戾气,微垂着眼时讽刺至极。

逆贼。

嬴姮?!

呵!

她眼里有一些血色浮现出来,气血翻涌时脑子里杀意沸腾时,用力掐在掌心的伤口上,那刺痛让她消退的意识重新回归,脑海里也清醒了一些。

“她做什么了吗,为什么是逆贼?”薛诺听到她自己问道。

沈却提起嬴姮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也没发现薛诺的不对劲,只讽刺笑了声:“还能做什么,身处她那个位置,太厉害了就是罪过。”

大业第一位摄政的公主,先帝手中最锋利的刀。

沈却年少时曾跟随祖父见过那位永昭公主,如天人容貌,性情也恣意果决,那般惊才绝艳之人,光芒笼罩整个大业朝堂,也曾替先帝和天庆帝披荆斩棘杀遍朝堂,震慑诸侯。

只可惜身为刀的命运,既要锋利,又要懂得藏刃。

要么永远握于帝王之手为其所用,要么就只有被折断销毁的下场。

永昭公主死的那一年,京中群魔乱舞,朝廷人人相庆。

天庆帝大义灭亲博得朝臣诸侯拥趸,唯独那惊才绝艳的永昭公主,被废其位,除其名,过往皆以恶名所尽,尸骨无存。

沈却当时年仅十三,对于永昭公主的死体会还没那么深,可他永远都记得向来睿明冷静的祖父在得知永昭公主死后,将自己关在书房中两天两夜都没出来。

再出来时,他神色平静,依旧是那个伫立朝堂的沈次辅,可沈却却能感觉到祖父像是苍老了很多。

那时候他不懂,曾问过父亲。

父亲说祖父心中有愧,他亦有愧。

后来祖父将他带到祠堂改了名,取了“却”字,送他到了太子身边当伴读,他当时只觉得不解,可随着年岁渐长,跟在太子身侧时间愈长,知道了一些往事之后。

他好像明白了这却字是什么意思。

却苏。

亦作死而复生之意。

沈却深吸了口气,不想多说已逝之人的事情,只是朝着薛诺说道:

“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永昭公主名讳是朝中禁忌,也是不能碰的存在,我今日跟你说的这些你自己知道就行,别与外人提起,否则会惹来杀身之祸。”

薛诺掐着掌心撑出个笑:“公子放心,我不会跟人说的。”

……

石安领着姜成和龚临过来,薛诺就找了个借口说要如厕离开了廊亭。

等起身背过身后几人时,她脸上就一点一点的冷了下来。

外头庭院里杨柳清新,微斜的夕阳笼罩在院子里时温暖怡人,薛诺手指却是冰凉。

……娘的小阿窈,看到了吗,这就是娘替你祖父和舅舅打下的江山。

……可阿娘,他们都骂你。

……骂就骂呗,娘就喜欢看他们恨我骂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娘呀不喜欢那些老匹夫,这万里河山才是娘心之所向,等你舅舅坐稳了皇位,娘就带你和你爹爹们去朔州打仗去!

阵前烽火战沙场,饮血归巢美人伴。

她永远记得母亲站在山河舆图前指着上面眉眼飞扬快活的样子。

薛诺死死掐着掌心,抿着唇站在廊楼边很久很久,久到天边夕阳落下,天色彻底暗了下来,脸上被夜风吹的苍白,她才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沈却交代了石安他们去办事后,就在书房里写着东西,思索着徐立甄来祁镇的用意。

等着外头天黑时,手边的茶杯空了却没人添茶时,他才蓦的回神发现薛诺还没回来。

这家伙跑哪儿去了?

沈却有些疑惑,这小孩儿这段时间恨不得能时时刻刻跟在他身旁,跟个尾巴似的走哪儿跟哪儿,突然跑不见人影还有些不习惯。

沈却起身走到一旁摸了摸凉下来的茶壶,没了喝茶的兴致。

等出了房门绕了一圈,也没在院子里瞧见薛诺的下落,找人问了一句,才知道那小孩儿好像跑去了厨房。

背着手晃悠到了厨房外,沈却隔着门窗远远就听到里头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

“这就是绣球酥啊,好像太甜了?”

“甜吗?我觉得挺好的,味道刚好。”

“我也觉得有点儿甜,要不把里头的红糖换成花蜜,而且这外面的面线是不是太粗了呀,这哪里像是绣球,瞧着跟马球似的。”

“瞎说,哪有这么好看的马球!”

沈却走进去时就看到薛诺踮着脚站在灶台边上,跟厨房里的两个丫头脑袋凑在一块嘀嘀咕咕的瞧着锅边的东西。

罗叔守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冷不丁瞧见沈却就想张嘴叫他。

沈却连忙挥挥手,示意他别出声。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