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千岁

第28章 灭口

发表时间:2022-09-23 17:37:01

惹毛了薛诺,见她将食盒朝着他怀里一塞就气兴冲冲地走了。沈却抱着食盒摸了摸鼻尖。天地良心,他上次是真的会觉得小孩儿个头有点儿矮了,他弟弟长林去年十八岁,个子都了到他耳边了,就连四房那个十七岁的小鬼头瞧着都比薛诺要健壮很多。薛诺眉目本就长得精致优雅,沈却抱着食盒摸了摸鼻尖。。


推荐指数:★★★★★
>>《小千岁》在线阅读>>

《第28章 灭口》精选:

惹毛了薛诺,见她将食盒朝着他怀里一塞就气冲冲地走了。

沈却抱着食盒摸了摸鼻尖。

天地良心,他刚才是真的觉得小孩儿个头有点儿矮了,他弟弟长林今年十七岁,个子都已经到他耳边了,就连四房那个十四岁的小鬼头瞧着都比薛诺要壮实很多。

薛诺眉目本就长得精致,唇红齿白,身材瘦弱,进了柳园这些天好吃好喝养着,也只是脸上长了些奶膘,身上却半点儿肉都没见长,看着风一吹人就能没了。

沈却将人留在身边后莫名就多了一股子老父亲的心理,思衬着莫不是以前过的不好伤了底子?看来等回京以后得找个大夫替薛诺调调身子,要不然这么瘦瘦小小的身板,将来怎么娶媳妇儿?

“公子。”

姜成出去办事回来,去了书房那边没找到沈却,就一路找了过来。

沈却提着食盒走了过去:“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跟人动了手。”姜成低声道。

沈却眉心微凝,这才发现姜成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他神色微沉:“去书房再说!”

两人前后脚进了书房,命人守着外面,关上房门之后,沈却放下手里的食盒就直接问道:“怎么回事?你跟谁动了手?”

他上下看着姜成,“可有受伤?”

姜成摇摇头:“没受伤,不过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见沈却疑惑,他说道,“下午公子吩咐之后,我跟石安去廖家本想找些线索,谁知道去时发现廖家有些问题。”

那个廖家的儿子就是跟扈容合开黑矿的人。

“我们去时廖家大门紧闭,对外也一直宣称廖帆被抓之后廖老爷就病了,我佯装上门拜访被廖家的仆人拒之门外,就想办法偷偷潜入廖家,才发现那个廖老爷是假的,府里也有被人清理过的痕迹。”

沈却脸色微沉:“廖利明跑了?”

姜成低声道:“应该是。”

“那个假扮廖老爷的人说,昨天夜里有人给了他银子让他在廖家住上一段时间,冒充廖老爷躲在房中装病,其他一问三不知。”

“至于廖家那些下人,昨天下午时他们还见过廖老爷,后来廖老爷说他身子不舒服就一直没再见过任何人,所以就他们也不知道那房里的人不是他们家老爷。”

“我跟石安察觉不对就去了县衙,结果撞上几个蒙面的人。”

他们去县衙的时候天色已黑,陡然从大牢方向冲出几个蒙面的黑衣人来。

姜成二人下意识察觉到不对就追了上去,直接跟那几人交了手,只可惜那几人身手极好,手段刁钻,再加上他们拿住了几个县衙的衙差做了人质,最后姜成他们只侥幸抓住了一个,其他的全跑了。

“抓到的那人呢?”沈却问道。

“死了。”

姜成说道,“那人被抓之后还没等问话就服了毒,那手段像是死士。”

“我跟石安问过县衙的人后,才知道廖帆被人灭了口,眼下县衙大牢那边乱成一团,衙差也死了好几个,石安还留在那边。”

廖帆也死了?

沈却脸色冷沉。

先是扈容母子,后又是廖帆,如今连廖帆的父亲廖利明也没了踪迹……

“不好!”沈却心中一惊,“扈家!”

姜成愣了一下,就看到沈却转身就朝外疾走了出去,他也是猛的反应过来什么,连忙跟在沈却身后快步出了门。

躺在耳房那边的薛诺听到外头动静出来时就只看到沈却背影,连忙跟上去:“姜大哥,公子这是怎么了?”

“扈家出事了!”

姜成来不及多说,只叫上了柳园里十几个护卫追了上去。

薛诺眉心微皱,也连忙跟着小跑了出去。

一行人很快到了扈家门外,扈家大门紧闭,姜成上去敲了几下没听到有人开门。

“翻墙进去!”沈却厉声说了句。

姜成纵身从旁边翻墙而入,等开了扈家大门,一行人冲进去时,发现扈家不仅门房处没人守着,前院也连半个值夜的下人也没有。

沈却领着人踏进前厅之后,姜成变了脸色:“有血腥味。”

薛诺虽然没开口,可也一样闻到了血腥味道。

一行人连忙朝着扈家后院而去,绕过前厅时就已经看到地上躺着的尸体,隐约还听到有人尖叫的声音。

“出事了。”

沈却等人走的更快了些,等绕过前后院相连的圆月拱门,那叫声就越发明显,而就在这时,薛诺突然听到一阵极为细弱的破空声。

突如其来的危机让她背脊一凛,猛地伸手朝着沈却用力一推,自己则是朝后闪了开来,动作落下的同时就听到姜成厉喝:

“小心!!”

沈却被推的倒退半步,堪堪避过突如其来的攻击,而姜成手里的长剑“锵”的一声撞上了来人,一脚踹在那人身上,就将人踹飞了出去。

“保护公子!”

姜成喝道,身形已经攻了出去。

扈家后院里突然多出几道黑衣身影,姜成缠上了其中两个,另外三人则是继续朝着沈却这边攻来。

几个护卫纷纷抽刀上前,片刻就跟人战成一团。

薛诺也是脸色瞬变,握着短刀正警惕着有人偷袭时,就感觉到垂着的手腕一热,随即被沈却拉到了身旁,而剩下三个护卫则是快速将他们护在身后。

抓着她手腕的手很大,掌心发热甚至有些烫人。

沈却手里紧紧抓着薛诺的手腕将她扣在身边,身形微侧将人挡在自己身后,嘴里则是朝着身前那几人说道:

“留一个人就行,你们去帮姜成!”

那几个黑衣人手中极为厉害,逼得姜成都有些不如,可却耐不住这边人多,而且打斗了没一会儿。

扈家后院那边像是已经突围也有人冲了出来,正是扈家养的护卫。

“走!”

那几个黑衣人见势不对,其中一人鸣哨示意后,一脚踢飞了身前的人转身就跑,另外那几人也是直接撤退。

“别让他们跑了!”沈却厉喝。

姜成手中长剑猛的掷出,落在其中一人腾空而起的方向。

那人听到破空声时下意识朝后一仰,原本想要离开的去势于半空中停滞了一下,而姜成已经追了上来。

他一把抓住那人的脚踝,朝下用力一扯,生生将人拉了回来,在那人想要回头攻击时一拳落在那人肚子上,直接将人轰落在地。

“砰!!”

一声巨响,那人轰然落地。

姜成像是离弦之箭疾驰而去,一把扣住那人下颚,一巴掌扇翻了他脸上的蒙面黑巾,连带着打断了他原本想要咬碎毒囊的动作。

“还想用这一招?!”

上过一次当的姜成冷哼出声,抓着那人下颚一用力,直接将下巴卸了下来。

他顺手接过身旁护卫的刀,单腿压在地上那人胸口用力一碾,让那人险些窒息,而手中则是极快的挥舞了两下,直接挑断了那人的手筋脚筋。

小千岁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翻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地说:“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七岁的他不得已服毒自尽于沈家祠堂。醒过来后,沈却只想找到了梦里那人,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说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竟然是个女人!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