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九章 两百多斤的大力士有备而来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5

见李彦坐到了后排,本来有些很紧张,深怕自己位置被挤的贵族子弟们,也完全放松下去,再次看向对面的吐蕃使节。双方遥遥对望,眼神冷肃,一点也不掩藏敌视与恨意。吐蕃所在的高台处,被拱卫在中央的,是个刚成年之后的男子。高鼻骨,大鼻孔,脸型棱角分明,粗燥的皮肤呈酱双方遥遥对视,眼神冷肃,毫不掩饰仇视与恨意。。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九章 两百多斤的大力士有备而来》精选:

见李彦坐到了后排,原本有些紧张,生怕自己位置被挤的贵族子弟们,也放松下来,重新看向对面的吐蕃使节。

双方遥遥对视,眼神冷肃,毫不掩饰仇视与恨意。

吐蕃所在的高台处,被拱卫在中央的,是个刚刚成年的男子。

高鼻骨,大鼻孔,脸型棱角分明,粗糙的皮肤呈酱红色。

标准生于高原寒荒之地的长相。

此人是禄东赞的第五子,勃伦赞刃。

禄东赞是文武全才,曾经的吐蕃大论(宰相),在吐蕃的历史上,这位可谓是至关重要的奠基者,和松赞干布君臣协力,将吐蕃从一个落后的部落联盟,发展成强大的高原帝国。

不过禄东赞的忠诚,仅仅是对松赞干布本人,松赞干布英年早逝,其后代立刻被禄东赞架空,成了傀儡。

此后禄东赞的噶尔家族,把持吐蕃的权力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对唐战争也是由这个家族主持。

之前打败了薛仁贵的将领,就是禄东赞的二子钦陵。

老子英雄儿好汉。

能派出五弟勃伦赞刃,作为此次使节团的副手,可见钦陵获胜后对于大唐依旧重视。

当然,也不免骄狂。

此时勃伦赞刃俯瞰马球场,再眺望远处的巍峨宫墙,眼中满是火热。

原本吐谷浑是大唐的藩国和屏障,现在被吐蕃侵吞,连安西四镇都被大唐撤销了,安西都护府迁至西州。

那么下一步,吐蕃的目标自然是陇右。

长安是怎样的,勃伦赞刃虽然听父亲反复提及,当年求娶文成公主时如何如何,但毕竟没有亲眼目睹。

而一路走来,这连通中西的河西走廊已经遍是膏腴财富,让所有吐蕃人既是震撼,又感贪婪。

我的,我的,这些都将是我的!

对于这份贪婪,贾思博脸色一沉:“吐蕃乃强盗之邦,物产不足自给,只能四处寇掠,对待这等劣民,有什么和谈的必要,理应再出大军,痛击之!”

安忠敬就更直接了:“胡奴粗鄙,该杀!”

这个时期的胡人,其实专指波斯、大食、天竺、罗马(精罗落泪)、粟特等,突厥、吐蕃、回纥要高贵些,是不能统称为胡人的,安忠敬此言,明显就是辱骂了。

不过作为光荣的大唐人,被蕃贼欺负到头上,确实不可忍,安忠敬又道:“马球赛什么时候开始?”

贾思博冷笑:“不急,先热热场子!”

他话音刚落,数名下仆出现,手脚麻利的来到球场中央,铺了一块巨大的圆形毡毯。

两个大力士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站在毡毯边缘,分别向两方的高台行礼。

他们穿的很清凉,除了腰间的一块兜裆布,还有脸上戴着狰狞长角的面具外,再无一物。

显然,开场的不是马球赛,而是一项后世更熟悉的项目。

相扑。

两个力士活动了一下手脚,同时站到毡毯上。

然后突然冲步,狠狠对撞在一起,以力角逐。

两百多斤的壮硕身躯,轰然碰撞,激荡出层层乳波。

看台上的气氛顿时变得热烈起来。

场地四周的木栏外,那些抢占了好位置的百姓,更是开始高声叫好。

李彦的目光则落在大力士的面具上,有些疑惑:“他们为什么戴面具?”

康猛解释:“这是标准的蚩尤戏,其他地方的角抵,头上戴着的都是幞头,唯有我们陇右,喜欢这种古老的蚩尤相。”

李彦恍然:“原来如此。”

相扑的历史远比想象中的要悠久,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盛行。

《史记·黄帝本记》中更是记载【蚩尤氏头有角,与黄帝头,以角抵人,今冀州为蚩尤戏】,自此角抵成了这项运动的官方学名,一直沿用到唐宋。

现在场上则有古老的蚩尤戏那味了,集巫祭、竞技与表演于一体。

“撞!”

他们面具后的眼睛露出悍勇,炯炯有神,好似有火焰燃烧,异口同声的大喝。

一往无前的气势迸发。

顿时间,两人的胸腹四肢,身体的每块肌肉,都将气力聚集,如涓涓细流汇入大海,作用到双手。

角抵劲!

撞力!

直来直往的力量宣泄,目的是将对手轰出场外。

“嘭!嘭!嘭!”

伴随着手掌的狠狠撞击,两人身躯前倾,头上的蚩尤尖角抵在一起。

巨大的骨肉碰撞声不绝于耳,就像是野兽在互相撕咬,充满着粗犷暴力的美感。

“好!好!”

看台上响起叫好声,众人兴奋起来。

李彦看着,则有点感慨。

如果家世不变,他的武力再高,所扮演的角色,大致也就和台下两个大力士一样了。

搏命战斗,为仌所赏。

不过他现在变成了仌,看得同样很仔细。

隋唐军中最常见的两种练劲方法,就是李广弓弦劲和张飞角抵劲。

在正史中,三国武将实力最强的,是关羽和张飞,有明确的万人敌头衔,其他诸如吕布、赵云,都缺乏强大的个人战绩。

而张飞军中就常常举办角抵比赛,他本人亦是此中强者,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霸道非常。

这两种劲力的真传,哑叔教的都很透彻,但师徒喂招终究不是真正的实战,李彦很想见识一下外面的强者。

这一看,却皱起眉头。

同时皱眉的,还有凉州贵族们。

场上呼喝叱咤,你来我往,那层厚重的粗毡,在激烈的对抗中扭曲变形,可落于下风的,赫然是凉州一方。

凉州的力士,叫蒙腾,是贾氏从西域买来的健仆,调教成的强者。

吐蕃的力士,叫赤哲,是勃伦赞刃的护卫。

此时赤哲的力量明显要强过蒙腾,正一步一步的将对手往场外逼去。

要输?

贾思博丝毫不慌:“看着吧!”

“喝!”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那位处于下风的力士蒙腾,突然改变了发劲方式。

脊椎如大龙,腰胯似猛虎,身备五弓,连连弹抖。

力量迸发,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掌拨动弓弦,使出了连珠箭法。

骤然而来的反击大势,打得赤哲连连后退,在蒙腾狂风暴雨般的袭击下,都懵掉了。

安忠敬笑了:“同练两劲,有此造诣,天赋不错。”

武将之路,往往先练角抵劲,强筋健体,再练弓弦劲,沉劲入骨,两劲大成,才能称为军中高手。

不过修炼一种劲力,只需让体内经脉脏腑,适应一种气力的流动方式,同练两种,彼此之间就可能产生冲突,难度高出数倍。

此时随着蒙腾的爆发,凉州高台轻松下来,世家子们纷纷露出笑容:“胜负已定!”

唯有李彦暗暗摇头:“输了啊,对方是有备而来。”

似乎是呼应他的评价,被压制得节节败退的赤哲,突然在场地边缘停下,双臂架起,脚下如生根般立住。

蒙腾拼命压榨着体内的力量,接连爆发,如同傲气五重浪,一波更比一波强,拍在赤哲身上。

可此时的赤哲,俨然是抵挡洪水的堤坝,岿然不动,再也没有移动半分。

“咔嚓!”“咔嚓!”

两人恐怖的力量,让脚下的毡毯直接撕裂,就连脸上的面具也不堪承负,直接裂开。

“怎么会!”

“哈哈,唐人不过如此!”

凉州台上发出惊呼,吐蕃台上的勃伦赞刃则哈哈大笑起来。

只因两位大力士的神情,出现了惊人的对比。

蒙腾满脸狰狞,五官都快扭到一起,这是战斗常态。

但赤哲居然一脸平和,眉宇间隐隐有股慈悲之意,口中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什么。

安忠敬脸色变了:“这是怎么回事?”

贾思博神情凝重:“这蕃贼也修炼了两种劲力,第二种是佛门所传!”

安忠敬道:“光明无量劲?少林达摩劲?”

“不对,是禅修涅槃劲!”

贾思博很快看出端倪:“北凉时期,天竺来的高僧昙无谶,在我凉州译出《涅槃经》,定‘禅修’为佛家修炼的最佳途径,并亲自传播了涅槃劲。”

“这门劲力需要苦修,入门艰难无比,可一旦修炼有成,却是擅于久战,号称精力大增,难以衰竭。”

“不好!”

当然不好,场中的蚩尤戏进入白热化,一个连连中拳,气势却越来越旺,另一分毫未伤,气势反而越来越弱。

赤哲就像是暴风雨中的礁石,岿然不动,蒙腾的爆发,则不可避免的走向衰竭。

终于,在蒙腾力量彻底衰败下去的一刻,赤哲顺势反击,再度发动撞力,猛然一推。

凉州力士蒙腾满脸的不甘,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像被狂风刮起的落叶,往后飞抛。

最终落在毡毯之外。

出局!

“吐蕃胜!”

场中安静了片刻,赤哲脸上的宝相庄严褪去,双臂高高举起,对着吐蕃高台狂吼。

“哈哈,我吐蕃的勇士,战无不胜!”

勃伦赞刃站起身来,猖然大笑。

与之相对的,是脸色难看的凉州贵族们。

还有场外激愤的围观群众。

太失望了我敲!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