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十章 打人我是专业的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5

“伏哥呢,让他率队准备好,这场给我松绑手脚,狠狠地打!”热场结束了后,马球赛要就了。只要你马球赛赢了,小损的颜面立刻就能赚回。因而勃发大怒的安忠敬,但是沉下心,盼咐出来。但贾思博的神情很凝重:“没想起吐蕃藏的这么深,不知道马球队里,除了几位练涅槃劲只要马球赛赢了,小损的颜面马上就能赚回。。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十章 打人我是专业的》精选:

“伏哥呢,让他带队准备,这场给我放开手脚,狠狠打!”

热场结束后,马球赛要开始了。

只要马球赛赢了,小损的颜面马上就能赚回。

因此勃然大怒的安忠敬,还是沉下心,吩咐起来。

但贾思博的神情很凝重:“没想到吐蕃藏的这么深,不知马球队里,还有几位练涅槃劲的好手?”

涅槃劲的续战能力,和任何劲力配合起来,都很强势。

吐蕃是高原之地,又特别适合苦修。

对方既然连一场蚩尤戏都能出动这样的高手,贾思博很清楚,在马球队里不可能反倒没有,就是不知数量多少。

前两场比赛,一胜一负,对面并没有展示,显然是准备到第三场定胜负了。

“无妨,打马球不只是依仗蛮力,还要看策略!”

安忠敬手掌挥舞,依旧自信:“有伏哥作为领队,足以将这些胡奴玩弄于股掌!”

马球这项运动,有一说就是从吐蕃传过来的,李世民见打马球有利于骑兵的训练,才大力推广。

那时吐蕃使臣为了讨好大唐,还在赠送的礼物里特意选了“金颇罗”,也就是金制的马球。

不过源头归源头,华夏民族向来擅长推陈出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马球在大唐兴盛后,改良出了许多战术,不仅对于队员的定位有安排,还设置了统筹全局的领队,比起吐蕃要更专业。

看台后排,康猛也在安慰弟弟康达:“不用担心,此战我们的领队伏哥,是凉州最具天赋的球手,他每次都能洞悉敌队的弱点,做出最漂亮的针对和应变,每场都是差距十筹以上的大胜!”

马球比赛,进一球得一筹,率先进二十筹的队伍,获得胜利。

这项运动对于体力要求极高,两队分数一般都是很胶着的。

能超十筹获胜,那几乎是压倒性的碾压了。

李彦知道他这话也是说给自己听,不由有些好奇:“这位伏哥是?”

康猛道:“他是契丹人,安氏的健仆,打的一手好马球,现在已经是自由身,在众府也是座上宾客,前两场比赛吐蕃藏着,我们也没让伏哥上,肯定能给这些蕃贼一个大大的惊喜!”

“好!”

李彦期待起来了。

这位伏哥听经历,显然是靠打马球改变命运,俨然一位古代的体育明星。

高俅点了个赞。

“该压一压吐蕃的气焰了!”

看着对面勃伦赞刃的猖狂,李彦心中同样不爽,期待着接下来有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狠狠抽吐蕃人的脸。

“什么?伏哥怎么会!”

然而随着一位仆从带着惶恐,匆匆来到安忠敬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话后,这位武威第一豪门的嫡子猛然站起,面色剧变。

很快,一股令人不安的骚动感扩散开来。

“我去问问!”康猛见情况不对,起身往前挤去。

很快他折了回来,脸色阴沉,低声道:“伏哥死了!”

李彦愕然:“怎么回事?”

康猛道:“他似是受不了压力,上吊自杀了,衙门的仵作都赶来了!”

李彦皱了皱眉:“压力太大,崩溃自杀?”

“该死的契丹奴,懦夫行径,害苦了我们啊!”

康猛刚刚对伏哥有多么称赞,此时就有多么痛恨:“这下要输了!”

以马球的盛行,凉州的领队自然不止伏哥一人,但问题是之前的配合演练,都是伏哥带队的。

如今伏哥一死,且不说比赛前临阵换将是大忌,原本打磨出的配合都不能用了,吐蕃队显然又藏着杀手锏,这还怎么打?

旁边的康达难过的垂下头,李彦也不禁叹气。

“凡勇武者,功名爵禄,概弓刀戎马所出,派手下又能显什么本事?”

不料就在这时,前排的安忠敬在听了贾思博耳语后,突然朝着对方的高台吼道:“勃伦赞刃,你这胡奴,可敢亲自下场,与我一战?”

勃伦赞刃其他没听清,只听到对方强调的胡奴,勃然大怒:“你敢辱我!”

理所当然的,双方进入到互喷垃圾话环节。

后排的康达呆了,觉得斯文扫地,康猛却明白了:“这是要激对方亲自下场!”

果不其然,在收获了“胡奴”“蕃贼”“獠子”“犬彘”等一系列称呼后,勃伦赞刃胸膛起伏,冷喝道:“这场我来打!”

身旁的吐蕃贵族劝道:“小心是唐人的陷阱。”

勃伦赞刃冷笑:“是唐人的诡计又如何,我将用强大的实力,给予唐人真正的羞辱!”

刚刚对骂时,双方已经把话说死,扯到了国家荣耀上,无论是唐人还是吐蕃人,都不能回避。

一场马球赛原本没有什么,但考虑到使节团的背景,无形中就彰显出了两国的强弱对比。

而外交谈判的气势,就是在这种细节中,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

“不出动专业马球队,就还有机会!”

凉州高台上,惯有急智的贾思博松了口气,对安忠敬道:“我们只上五个人,再度打乱对方的战术。”

安忠敬捏了捏拳头:“明白,我来选人。”

马球队的双方人数,是上限十人,下限不定。

正常情况,当然是十对十的比赛,但如果一方特别有信心,也能以少战多。

不过只上五个人,那就是完全的瞧不起了。

在势均力敌的竞技中,吐蕃肯定不会出十人,否则赢了都不光彩,必然也是五人对五人。

领队伏哥的突然身亡,彻底打乱了凉州这边的计划,但贾思博临时应变,通过骂战和减员两步,成功逆转部分局势。

不需要面对吐蕃准备良久的专业马球队,不需要面对太多的吐蕃贵族强者。

仓促之间,做到极致了。

但局面依旧不轻松。

相比起在苦寒高原之地成长起来的吐蕃贵族,大唐的高门士族子弟,日子要优越太多。

哪怕凉州尚武,绝大部分世家子都练过劲力,可下的苦功显然是不如对方的。

幸好只选五个人,如果要挑一支十人队伍,以安忠敬对高台上这帮人的了解,都不知道怎么选。

此时他指了三个人,想了想,望向后排:“让康大郎来,他一身武艺不俗,可以对抗吐蕃。”

康猛很快收到消息,脸色微变,但咬了咬牙,还是准备出阵。

身为大唐人,值此关键时刻,没有退缩的道理。

就在这时,李彦问道:“安郎君让你出场,是看重了武艺?”

康猛点头:“五人成队,身体的对抗更加激烈,我打马球的技术平平,但勤练角抵劲和弓弦劲,是能一战的。”

李彦毫不客气:“那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如何?”

康猛回想起自己那个孔武有力的跟班尤七,在对方手中如同幼童般的表现,精神一振,生出希望:“六郎,你有信心打败吐蕃?”

旁边的康达也道:“元芳,事关我大唐荣辱,要慎重啊!”

“大唐人不骗大唐人,我既然请战,肯定是有几分把握。”

李彦笑容挺谦虚:“马球我是不太会打,但是打人嘛,我是专业的!”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