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十二章 裁判,这不是打球,是打人!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6

“两队准备就绪!”裁判回到场中,大声地叫喊。他的手中,握着一个大小如拳头的鲜红色木球,高高地举起来。这是马球。此外场边立着两根木杆,旁边放着红黄各三十面旗帜。这是计分方式架。大唐进球,会在木杆上,平着插一根大红色旗帜,吐蕃进球,则插一根屎黄色旗帜。谁进他的手中,握着一个大小如拳头的鲜红色木球,高高举起。。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十二章 裁判,这不是打球,是打人!》精选:

“两队就位!”

裁判来到场中,高声呼喊。

他的手中,握着一个大小如拳头的鲜红色木球,高高举起。

这就是马球。

同时场边立着两根木杆,旁边放着红黄各二十面旗帜。

这是计分架。

大唐进球,会在木杆上,横着插一根大红色旗帜,吐蕃进球,则插一根屎黄色旗帜。

谁进第一球,就是拨得头筹。

那对于提振士气,极为关键。

双方各自就位,身为领队的安忠敬和勃伦赞刃位于最前,目光直直盯住球。

没有三二一之类的倒计时,马球突然从裁判手中抛出,先升后降,向地面落下。

“我的!”

安忠敬和勃伦赞刃策马急冲,手中的球杖同时击向那枚朱红色的圆球。

伴随着劲风呼啸,两根球杖月牙状的尖端,同时拍击在小小马球的两侧,正好将之夹在当中。

似乎是用力过猛,连片刻都没有僵持,球杖滑开,斜斜一落,各自抽向对方。

发现对方的目的,两根球杖又飞速回防,碰撞在一起。

“嘭!嘭!啪!”

这几个动作奇快无比,出击角度都是最佳。

方寸之间,两根球杖经过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对攻,使用的都是弓弦劲。

安忠敬显然是个中高手,球杖在他手里使得相当精妙,劲力层叠爆发。

勃伦赞刃的灵活度略有不及,却也以强大的身体素质弥补了不足。

不过终究略逊一筹,被安忠敬旋风扫落叶,最终把球挑高,点给了身侧十步外的队友。

那名队友骑术最精,球杖接到马球的一刹那,胯下的青骢马就开始提速。

吐蕃队见此分了两骑过来,左右围堵。

那人不慌不忙,一记长传,又传到了另一名队员杖下。

不料吐蕃那边又分人来围堵,利用马速,每每保证两个人的防守之势。

在同一时间,都有一名队员保持着高速移动,随时支援。

马球在凉州五人组之间飞速传递,李彦也接了好几次球。

他有武功打底,精妙的战术配合不会,但简单的传接球根本不需要学,既快又准,完全看不出新手模样。

几次漂亮的回传,当马球再度传回安忠敬杖下,他发现双方纠缠的位置一直在中场。

吐蕃队参差交错,组成一堵无形的墙壁,将他们阻挡在外。

“不妙啊!”

安忠敬脸色沉重。

勃伦赞刃的战术很简单,他布置了一个防守阵形,组成铜墙铁壁,要硬生生耗光凉州这边的体力。

这一幕,就像是刚刚热场的蚩尤戏中,吐蕃力士赤哲以守待攻,等到蒙腾力气衰竭,再一举反攻。

仅仅是开局第一球,双方就打得你来我往,激烈争夺。

吐蕃球手粗糙的脸上毫无波动,反观凉州这边,呼吸已经略有急促。

“唐人不过如此!”

“现在不是太宗时代了!”

勃伦赞刃见他脸色难看,再度大笑。

禄东赞十分推崇李世民,跟子女教育的时候,多次用李世民的事迹举例。

比如李世民当秦王东征西讨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先坚壁不出,挫伤敌方锐气,等到敌军心浮气躁,再一波推平。

打薛仁杲、刘武周、宋金刚、窦建德、刘黑闼,每次都是这套战术,隋末群雄被他一招反反复复用,反反复复生效,最终横扫天下。

这是背靠大唐的国体优势,看似简单,实则大巧若拙。

擅于利用自身优势,就是强者,而非什么故作高明,花里胡哨的阴谋诡计。

禄东赞的梦想,是将吐蕃发展成一个像大唐般强大的国家,勃伦赞刃的思路,则是抓住敌我争胜的核心。

“注意保存体力,第一球让给他们也没关系。”

“我们的目标,是耗光唐人的力气,让他们自溃!”

勃伦赞刃甚至开始大声密谋。

“节省力气,保留体力打!”

安忠敬明知道对方不怀好意,还是不得不做出调整。

可如此一来,就失了锐气。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传球中,一人发生失误,马球被截去了。

“攻!”

勃伦赞刃一夹马腹,伴随着蹄声暴响,吐蕃队悍然发动反攻。

他们哪里是想要让球,分明是对头筹志在必得。

“拦住他们!”

安忠敬怒吼,双方人马,疯狂追着马球紧撵。

“大唐必胜!凉州必胜!别让蕃奴进球啊!”

渐渐的,场外观众的助威声,都变得明显焦急起来。

因为凉州的防守线,显然不如吐蕃那么固若金汤,被不断突破。

距离那丈余高的红色球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不要啊!”

眼见着大唐的球门将要进入威胁范围,一道青白色的光影突然窜了出来。

狮子骢不可思议的加速,仿佛能缩地成寸般,一下子跨越十几米距离。

挥杖。

啪!

这一击从突入到拦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全靠狮子骢突如其来的爆发。

但如此一来,截住球的霎那,胯下坐骑也是刹不住的。

“嘿!”

被截球的吐蕃队员立刻屈起臂肘,如一柄铁锤,狠狠撞了过去。

不料那人不闪不避,胸腹肌肉收缩,绷紧如铁,直接迎上。

角抵劲,横力!

这种劲力技巧,最接近武侠里的横练功夫。

“咚!”

闷响发出,下黑手的吐蕃人感觉自己好像撞到铁板上,臂肘剧痛,惨哼一声,朝后仰去。

反观被攻击者浑然无事,还用空着的左手,漫不经心的掸了掸胸口,开始运球。

“六郎,你没事吧?”

不远处的安忠敬看得心惊胆战,担忧的问道。

“无妨。”

出手的当然是李彦,他由于不会打马球,还耐心观察了一段时间。

结果放心了。

双方毕竟不是专业的马球队,技巧也就那样。

他这个新手混在里面,凭着强大的身体素质,居然没什么违和感。

那就对不起了。

李彦开始运球。

他的劲气技巧早已到了举重若轻,挥洒自如的境地,一颗小小的马球,稍加运使,几乎是黏在球杖上,风回电激,所向无前。

“拿下他!”

没有博得头筹让勃伦赞刃有些不甘,见李彦不顾队形,直接轻敌冒进过来,大喝一声。

马速最快的吐蕃成员,从侧翼冲出,脸上挂着不加掩饰的狞笑,手臂上的肌肉清晰鼓起,积蓄到最大的力量,全力挥杖。

正常挥击球杖,必然是留几分气力,以备随时变化,但这回吐蕃贵族力道用足,角度也极为刁钻,目标显然是人非球。

巧了,李彦也是这样想的。

他的月牙杖尖一挑,马球听话的弹了起来,嗖的一下高高飞起,划过一道弧线,正好跃过吐蕃贵族头顶。

吐蕃贵族的目光下意识的跟着红艳艳的木球移动,然后就感到一股恐怖的劲风从正面袭了过来。

李彦挥杖。

他打的是杖。

也是人。

两人的球杖首先交击,明明是相同材质的木杖,在不同的力道和运劲技巧下,却迎来了截然相反的结局。

李彦的球杖仅仅是滑开,就将对方的力道完全卸去,而伴随着尖利的断裂声,吐蕃贵族手中的球杖完全没有抵抗之力的断开,直接化作两截甩飞出去。

他的虎口更是剧痛,手掌上缠着的麻布被迸出的鲜血染红。

关键是,劲风余势不衰,李彦的球杖一不小心,与对面的胳膊亲密接触了一下。

这个吐蕃贵族直接被抽飞起来,重重摔下马去。

“啊——!”

“嘭!!”

一道听着都疼的混合二重奏下,连用油铺就的地面都禁不住,震得尘土飞扬。

一切发生的太快,包括勃伦赞刃在内,其他吐蕃队员都愣住。

眼睁睁看着李彦混若无事的把球杖往前一探,月牙杖尖精确的接住落下的马球,然后拍马加速。

狮子骢的速度冠绝全场,另一位防守队员仅仅是慢了半拍,就被李彦突破,如入无人之境,来到吐蕃半场。

距离球门还有百步,李彦潇洒挥杖。

抽射!

马球贴地飞出,划出一道笔直的直线,干脆利落的破门而入。

而李彦对着场外观众挥挥手,施施然的调转马身,下垂的球杖尖端,鲜血一滴滴的划落下来,看向场边:“还不计分?”

“裁判,这不是打球,是打人!”

裁判大喜,根本听不见吐蕃那边的吼叫,立刻在计分架上,插上了第一面鲜艳夺目的红旗。

“大唐!得第一筹!”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