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十一章 声名鹊起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6

“李六郎?他来凑什么热闹的场面?”当康猛将李彦请命的消息传递回去,安忠敬怒意上脸,差点就得骂出声来。贾思博也非常愠怒:“骤失势位,不知道天高地厚,打发掉他就是!”的话是正常地的陇西李氏嫡系子弟造访,他们必定是好好的款待,盟约友谊。但李彦这种自小在凉州慢慢长大贾思博也十分不悦:“骤得势位,不知天高地厚,打发他便是!”。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声名鹊起》精选:

“李六郎?他来凑什么热闹?”

当康猛将李彦请战的消息传达回来,安忠敬怒意上脸,险些就要骂出声来。

贾思博也十分不悦:“骤得势位,不知天高地厚,打发他便是!”

如果是正常的陇西李氏嫡系子弟到访,他们必然是好好招待,缔结友谊。

但李彦这种从小在凉州长大的赤贫子,突然间成为比他们出身还好的高门贵子。

哪怕李靖后代目前的处境不太好,可一想到李靖威震天下的威名,他们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我们也想有个战神爷爷啊!

当然,大家素不相识,没必要得罪,维持表面的客气还是没问题的。

可现在正头疼吐蕃的咄咄逼人,这个时候李彦冒出来,实在不知趣了。

不料就在这时,李彦直接走了过来,开门见山:“两位看重康大郎勇武,恰好我对武功也略通一二,故毛遂自荐,还请这位力士配合一下。”

他口中的力士,正是刚刚败阵的大力士蒙腾,蚩尤戏结束后,就作为侍从站在贾思博身后。

眼见李彦找上自己,蒙腾立刻看向主子,请示道:“阿郎?”

贾思博笑了笑:“既然李小郎君要向你讨教,你就指点他几招,注意收着点力。”

“是!”

蒙腾叉手行礼:“小郎君请!”

李彦点头,温和的眸光陡然一变,如若电闪。

他的右手立掌如刀,高高抬起,斜劈而下。

整个动作极为清晰,却快到不可思议。

蒙腾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扑面而来的凌厉劲风刺激得心头大惊,下意识往后退去。

不过他也是身经百战,退避之时依旧摆出守势,虽惊不乱。

可也就是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李彦劈出去的右手猛然攥拳,袖口豁的凸起,鼓荡飞扬。

好似袖中有风云激荡,龙蛇游走。

丹元劲,罡风!

“啪!”

炮仗般的声音炸开,蒙腾头皮一炸,就好像一个响雷落在身侧,耳朵被震得嗡嗡响。

于是乎,他没有看到,李彦握成拳的手掌再度分开,腰身一拧如拉弓蓄力,五指横向抓出。

弓弦劲,满弓!

“唰!”

等到蒙腾清醒过来,自己的守势已经被拍散,肩头被李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擒住。

顺势一提,两百多斤的庞大大力士,双脚直接离地,双手还倔强地扑腾了一下。

角抵劲,擒力!

提了大概三四秒钟,等众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李彦五指一松,蒙腾重新落了回去。

脚踏实地的一瞬间,他只觉得恍如隔世。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肾么事了?

他在台下跟吐蕃的大力士,有来有回打了几十个回合,结果到了台上,被个贵族照面秒了?

“这!”

旁边的安忠敬傻了,两只铜铃般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李彦。

贾思博最干脆,他都没看清。

这位贾诩后人,还在开动聪明的脑子,思索怎么增强己方几分胜算呢。

就见这个过来捣乱的出招行云流水,十个呼吸不到,自己麾下最强的大力士,就跟个小鸡子似的,被拿住了。

双方差距太大,跟逗孩子玩一样。

“请一定要加入我们的马球队!”

他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欣喜的模样,恨不得来个热情的握手:“此战得六郎,大胜可期!”

安忠敬有些下不了台,但为了大局考虑,也道:“还望李六郎助我等一臂之力!”

李彦朗声:“国家兴衰,匹夫有责,吐蕃西岭凶邦,犯我大唐,正该人人出力,驱逐獠奴!”

“好!”

众人纷纷赞叹,安忠敬刮目相看,开始介绍其他三位同伴。

被他选中的,不仅是健勇之辈,还都是出身武威望族的嫡系子弟。

他们纷纷上来见礼。

不过对面的吐蕃已经下去准备,时间紧迫,来不及闲聊,五人组也下了高台,仆从在前引路,来到马球场后的马厩内。

进了里面,就听马嘶声此起彼伏,足足二十多匹骏马分列两侧。

都是皮毛顺滑,四肢有力,善于奔跑,久经训练。

李彦注意到,每匹马的马脖鬃毛,还修剪出相同的纹路,作为凉州队徽。

马尾则被紧紧扎住,避免在比赛中发生纠缠。

其他人都很熟悉了,纷纷走向自己以前骑过的骏马,李彦则是新人,安忠敬鉴于他的武力,指着一头最为高大的骢马道:“李小郎君,这头狮子骢(cōng),你能驾驭吗?”

李彦见这马儿鬃毛蓬松,高大威猛,还未奔跑,就有马鸣风萧之感,确实有股狮子的大气豪迈,不禁赞道:“好马儿!”

确实是好马,后世还很有名。

有个著名谣言,李世民有一匹狮子骢,暴躁不易降服,才人武媚娘提出先用铁鞭抽,不行用铁楇锤,再不行用匕首刺,来驯服狮子骢,李世民觉得太残忍,从此不喜武媚娘。

各个版本的武则天电视剧,都采用这个谣言,其中范八亿的最夸张,为了救正太李治,直接把狮子骢杀了,简直离离原上谱。

显然这类谣言,是用后世女子的三从四德,去脑补大唐,实际上这个时代的男子好胜,女子要强,根本不在乎这种。

《资治通鉴》里“太宗壮朕之志”的结局更符合逻辑,虽然也可能是编的。

无论如何,狮子骢算是出圈了,李彦来了兴致,再加上李元芳骑术本就不错,点头道:“行,就它了!”

众人选好坐骑,安忠敬又拍了拍手,一队仆从鱼贯而入,开始给五人穿戴护具,挑选球杖,讲解细节。

马球手都要穿上护腕、护袖和护腿,保护好关节和容易被打击到的部位,手掌则缠好护手布,最后再拿球杖。

球杖整体为长圆柱体,杖头处弯曲成月牙形状,因此也叫月杖。

杖子的表面,包裹着柔韧的兽皮,还刻有灿烂的花纹,配合着流畅的线条,挥舞时兼顾力量和美感。

李彦挥舞了一下球杖,给他换装的马球手,隐隐感到劲风划过,竟有股刀剑般的凌厉,不禁暗暗咋舌。

他立刻明白了定位,开始传授独门秘诀。

怎么样打人,不算犯规。

相比起现代体育项目繁琐的规则,古代的击鞠其实限制很少,但也是有犯规行为的。

不能乱打,真的上演全武行,那就失去了竞技的意义。

后来辽国的萧太后,就把一个恶意犯规,让她情人坠马的马球手给杀了,可见犯规的代价。

当然,这类竞技运动,双方是不可能完全文明的,一个好的马球手,要学会利用规则,保护自己,在合理的范围内痛击对手。

李彦最喜欢听这个,仔细聆听犯规技巧后,就见这个马球手又手法娴熟的编了个绳结,挂在马鞍后:“阿郎,这是得胜结,球杖可以挂在这个得胜勾上。”

绳结的扣法,既美观又牢固,还有得胜归来的寓意,李彦把玩了一下,挺喜欢的。

这玩意到了后来,还发展成环状金属结构,武器长柄可插入,起固定悬挂作用。

众人整备完成,由安忠敬领头,五个靓仔高头大马,英姿勃发,闪亮登场。

“怎么只有五个人?”

“哈哈,我们大唐男子,只上一半,也血虐蕃贼!”

场外原本失望的观众们欢腾起来。

“想要为失败找借口吗?无用的把戏!”

眼见对方先声夺人,被九名吐蕃贵族拱卫的勃伦赞刃脸色一沉,也挥手点了其中四人:“你们随我来!”

在山呼海啸的助威声下,双方策马往中线而来。

每个地区的马球队登场时,规矩都有细微的不同。

有的遥遥行礼,有的近距离挑衅。

在凉州这片武德充沛的地方,双方文质彬彬就太没意思了。

“冲!”

安忠敬高喝,双腿一磕马镫,上身微微前倾,胯下的宝驹就以风驰电射的速度蹿了出去。

李彦轻轻一夹马腹,狮子骢陡然加速。

十个呼吸不到的时间,这马儿就从迈着小碎步出场,到四蹄撒开飞奔。

电射而出的骏马,流畅优美的线条,犹如一道划破地面的青白闪光。

于是乎,不少观众只觉得眼前一花,五匹骏马即将到达场地边缘。

说时迟那时快,五人一勒缰绳,马儿唏律律长嘶,前蹄离地。

虽然由于默契不够,并不整齐,但那高高昂起脖子,仰天长嘶的骏马,太过吸睛。

“大唐万胜!”

五人趁机高喝,舌绽春雷。

阳光斜射,照在他们英姿挺拔的身躯,长枪般的球杖顺势笔直向上,仿佛要刺破苍穹。

这就是凉州队的亮相,武功军威,威名远播!

而安忠敬等四人都是马球场的常客,唯独李彦是陌生面孔。

理所当然的,大部分场外观众都在询问这位是谁。

“那是李六郎,祖父是我大唐英雄,灭了突厥和吐谷浑的李公!”

“好啊!将门虎子!狠狠的打蕃狗!”

张环何竟在人群里,趁机介绍,众人目光聚集,满是期待。

李彦的属性面板立刻闪烁,名望终于再升一个台阶。

【名望:小有名气(凉州)】→【名望:声名鹊起(凉州)】

【成就点+50】

争取出战时,李彦就希望籍此出名,却没想到提升的这么快。

想来李元芳正常戍守边疆十年,都不见有这样的曝光度。

这也是人之常情,一个默默付出,一个万众瞩目。

但越是如此,越要对得起这份期待。

来吧!

这场比赛,吐蕃输定了。

我说的,谁也拦不住!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